、梦 昔 月 。

吃不到想吃的粮,很忧桑。

【薛洋在全职】君归路 七十五

*穿越狗血

*薛洋中心

七十五

叶修独自心塞了好一会儿,眼瞅对面只差斩鸡头烧黄纸当场结拜的好哥俩心里哇凉哇凉的,眼珠子左转右转,清了清嗓子准备去薛洋那里搅和搅和,可他这还没来得及出声老板就起身准备告辞了。

真是计划赶不上变化啊,叶修嘴角不自觉的抽了抽。

这一盏茶的功夫大半瓶茅台下肚老板仍旧面不改色,依然笑容满面的招呼着几人吃好喝好,还细心的把门给带上。

老板这量,已经算得上酒中翘楚了,反观薛洋脸上倒是沾了些许薄红,仍旧时不时的喝上一口,也还中规中矩,未见醉态。

陈果嘻嘻哈哈的拉着薛洋又坐回了原来的位置,通红着双颊兴高采烈的挽着他说:“阿洋阿洋快给我们接着讲呗。”

薛洋点点头,继而摩挲着下巴问:“我讲到哪儿了?”

“讲到你和小蓝去超市打酱油遇到那个恶霸准备揍他那里。”陈果积极的抢答都不带停顿的,将之前暂停的那段视频递到他跟前。

薛洋一看,像是想起了什么特别好笑的事情,拍着大腿笑得合不拢嘴,本来微红的脸蛋也蒸发了起来,乐不可支的揉了揉肚子起身,拉开凳子,边撸袖子边口沫横飞的讲述当时的情况,还时不时的比划几招还原视频里的经典动作为两位美人助兴。

就这架势,说书先生的饭碗都该让他抢了。

陈果和苏沐橙转过凳子,扒着扶手听得津津有味,听到精彩处更是拍手称快大声叫好,兴奋得不能自已,连声叹惜自己不在案发现场。

而叶修作为过来人就没有妹子们那么投入了,虽然和‘受害人’还算不上感同身受,可每见薛洋飒爽的比划一下,这刚被遗忘的阴影就又涌了上来,心里头怵得慌,默在那里魂儿都不知道飞到哪儿去了。


“讲完啦,要不是小蓝总拉着一定要让那家伙多吃几脚,后面的就跟那个,嗯......”薛洋挠着脑袋想了想,“哦对了对了就和那个视频里的差不多了,与爹娘通完电话之后就和小蓝回家啦。”

薛洋欢快的为剧情画上句号,这手舞足蹈了好一会儿酒劲也有些上来了,此时已经有些微醺,乐呵呵的顺了顺马尾又往嘴里倒了一口酒,才飘飘然的坐回位置上,将心思又扑在了被冷落多时的点心上。

陈果和苏沐橙今天可是没少喝,这会儿晕呼呼的感觉正好,半醉半醒间更是活跃,一左一右挽着薛洋,嘻嘻哈哈的扒拉着网友疯传的各种图片问来问去,两人这好奇心一上来千军万马都挡不住。

薛洋酒意正浓,对于陈果和苏沐橙的深扒倒是知无不言言无不尽,绘声绘色的讲述这几天走亲访友的那些新鲜事儿。

叶修已有多时未出声,这眼见已有醉态的俩姑娘说到兴奋处还时不时的拉着薛洋喝上两杯,不禁担忧起来,终是忍不住出声:“喂喂喂,你们两个差不多行啦,哥可扛不动你们啊。”

闻声,聊得正酣的三人同时极为诧异的转头,一脸‘你居然还活着’的夸张表情难以置信的盯着他。

“........"这几人的表情实在太露骨,以至于叶修想装作看不懂都没有机会,“.......过分了啊你们。”

“哈哈哈哈谁让你半天都不说句话,一点儿存在感都没有好吗,关我们什么事。”苏沐橙捂着嘴还没来得及说话陈果就撑着桌子犀利的接了过去,一点儿也没大舌头。

薛洋也憋笑着颔首表示同意陈果的说法。

叶修无力的捂了捂脑门儿,耷拉着眼皮看着没心没肺的几人,“我说你们几个,我开口你们嫌烦,我闭上嘴你们又直接把我当空气,还能不能愉快玩耍了?”

“谁让你那么嘲讽!能怪谁!!”陈果秒怼。

“就是就是!!”薛洋和苏沐橙也嬉笑着附和。

“那还怪我咯?”叶修磨牙。

“嗯嗯嗯!!!”三人异口同声的回答,齐刷刷的看着叶修用力点头肯定。

“...........我这不是问句!!!" 叶修头疼的看着三个醉鬼白眼都快翻到天上去了。

“哈哈哈哈.........”三人霎时笑声震天,个个笑得东倒西歪,仪态尽失,都快喘不上气儿了。

“..........."有那么好笑吗?

有很多人说酒是穿肠毒药,其实也不尽然,酒这个东西很奇妙,它能将人所有的内心情绪都激发出来,从而放大后尽情的发泄,若是开心了就想放声大笑,觉得悲伤了便会痛快大哭,它能助兴,亦能让人忘掉烦忧,所以才会有那么多的红尘男女都对它执迷不已,也许人们所追求的也是这种能恣意发泄情绪的畅快感觉,可不就是所谓的一醉解千愁么。

叶修叹了叹气,看着面前仍旧大笑不止的三人颇为无奈,这年头谁心里还没点儿无法言说的事儿呢,醉了也好,这笑也好,哭也罢,发泄出来就好,随他们去吧,唉......

人生难得几回醉不是。

叶修暗自着磨一会儿要怎么把这几只醉猫给弄回去,寻思了一下便不动声色的仔细观察了一阵薛洋,发现他脸颊泛红,眼神时而飘忽时而清明,可神态好像无甚差异,倒是多了几分少年人该有的样子。

这是醉了还是没醉?叶修狐疑得紧。

这时原本抱着薛洋胳膊放声大笑的苏沐橙忽然突兀的起身,对着他的胳膊摸了又摸按了又按,爪子以惊人的手速三两下把他袖子撸到最高,抓着他的手臂不撒手。

另外几人也都被她突兀的举动弄懵了,薛洋更是不明所以,抬头望着苏沐橙一头的雾水。

苏沐橙盯着他完好的手臂眼都忘记眨,急不可耐的一爪子抓着薛洋的领口就往肩头扒拉。

“咳咳咳......沐橙,矜持矜持。”叶修连忙出声,锤着胸口差点咳岔气。

叶修这一出声陈果晕乎乎的脑袋也反应过来了,她自然知道苏沐橙在看什么。

之前俩人都被网络疯传的各种视频和图片夺去了所有的眼球和关注点,反而忽略了原本最在意也是最不可思议的地方——薛洋的手臂。

其实在此前听到叶修说出‘手残’二字而对象是薛洋时陈果就知道事情要糟,那是因为她知道那是薛洋的痛处,同时脑子里也闪过片刻的疑惑,只不过还未来得及抓住关键点就被叶修当时的惨状把这个疑问给冲散了。

陈果一个激灵,嗖地蹿起身帮着苏沐橙扒拉着薛洋的体恤儿,大有饿狼扑食的架势,恨不得一把将袖子给撕了。

“.......怎、怎么了?”薛洋被她俩搞蒙圈儿了,看看这个又看看那个,脑袋晕得找不着北。

“你俩够了啊,姑娘家家的能不能矜持点儿!”这两姑娘醉起来怎么比薛洋的喝法还豪放啊,叶修简直没眼看。

体恤儿领口并不宽,薛洋愣在那里也没个配合,俩姑娘扒拉了半天也没扒到肩头,这会儿急得想挠墙,连服务员送果盘进来也没分半个眼神,这阵仗倒是把人小妹给惊了一跳。

叶修赶忙捂着脸又是道歉又是道谢的,后悔没比几人先醉,不知道现在喝还来不来得及?

小妹看着纠缠在一起的几人先是从迷茫到诧异,从震惊再到狂喜,紧接着强装淡定的呵呵一笑,同手同脚的退了出去。

叶修一看妹子风云变幻的脸色哪里还不知道这是被认出来了,其他人有没有被认出来不知道,反正苏沐橙是没跑了,这还好没让人拍了去,不然明天铁定该上电竞头条了。

叶修吁出一口气,敲了敲桌子提高音量正色道:“沐橙,你俩收敛一点,注意点儿形象啊,人小妹都被你们吓跑了。”

“啊?什么小妹?”苏沐橙顿了顿,终于舍得转头问叶修。

“能不能先撒手啊你俩,你们到底想干啥?还能好好说不?”叶修苦口婆心的好说歹说,无奈极了。

陈果和苏沐橙动作的手僵了僵,瞅了瞅一脸茫然愣在那里一动不动的薛洋这才惊觉确实有些唐突。

两人立马松开薛洋的领口,却仍旧拉着他的胳膊你来我往的捏来捏去。

“阿洋你这手臂是怎么回事?你以前不是........不是那什么吗?怎么突然好了?这怎么看都是原装的吧。”陈果性子急,实在是憋不住了。

薛洋被她们折腾了好一通也没明白过来此时一听才恍然大悟,看着一站一坐的陈果和苏沐橙,摩挲着肩头笑嘻嘻的问:“你们是想看它?”

“嗯嗯嗯嗯!!”两姑娘急切的点头表态。

薛洋咯咯直笑,冲两人俏皮的眨眨眼,利索的拉着体恤儿领口微微一耸肩,光洁的肩头就呈现在了几人面前。

陈果和苏沐橙满脸惊奇的对着他肩头摸了又摸看了又看,翻来覆去的仔细观察了一番也没发现半点疤痕或接口。

叶修听着几人没头没尾的对话满腹疑惑,瞧着几人之间诡异的互动不禁好奇起来,瞄了瞄薛洋的肩头,发现除了有些瘦削外便无甚新奇心头更是万分不解,终是忍不住悄悄拉了拉旁边的苏沐橙问:“你们在看什么?”

苏沐橙的关注点还在薛洋肩上,不假思索的说:“看手臂啊。”

叶修无语极了,抽抽着眼角说:“........我是问他手臂到底有什么好看的!”

苏沐橙听到他的问话不自觉噫了一声回头,看着明显状况外的叶修眨眨眼,忽然像是幡悟了一般的拍了下脑门儿,继而哈哈一笑,悠哉的靠回椅背上抱着手臂,手指一勾,一脸高深的示意叶修附耳过来。

叶修眼皮跳了跳,点了支烟叼在嘴上,深吸一口吐出烟雾才慢悠悠的附耳过去。


“.........真的假的?说得也太玄乎了吧?你忽悠哥呢??”叶修虽然惊愕但仍旧理智的表示不信,觉得苏沐橙言过其实夸大其词。

苏沐橙伸出食指在他眼前晃了晃,一脸你还是太年轻了的表情朝他笑了笑,迅速拿过手机翻出全明星周末期间与楚云秀一起拍摄的大量照片,一张一张的翻给他看。

叶修难以置信的看着一张又一张超清图片,震惊得哑口无言。

这不科学啊,无论怎么说这种事情都太过荒谬,无疑就是天方夜谭,真的有可能发生吗?怎么想都太不真实了,可单薄的衬衣一目了然,能隐藏住什么?这空荡荡的袖子就是铁证啊,事实摆在眼前,由不得人不信。转念一想,之前薛洋用来对付他的那些招数又何尝不是让人匪夷所思呢。

叶修调节许久,才从冲击中缓过来,眯着眼对薛洋已经拉好领口的肩膀好一阵打量,说不震惊那完全就是骗人的,同时也终于明白为何之前会被修理得那么惨了。

苏沐橙十分满意叶修的反应,乐不可支的拍了拍他的背,回头看着薛洋兴奋的问:“阿洋你是怎么做到的?”

薛洋愣了愣,面上有些犹疑,看着陈果和苏沐橙挠了挠头说:“这个.......解释起来比较复杂,我说了也许你们也不太能理解。”

陈果和苏沐橙对他手臂着实在意,此刻也正在兴头上又哪里肯依,一站一坐不依不饶的拽着他直摇晃:“你说嘛,也许你说了我们就明白了呢,好不好嘛。”

薛洋本就有些晕乎乎的脑袋被她们晃得眼里全是小星星,只得捂着脑门儿妥协:“呃.........好吧。”

叶修一听,也不动声色的竖起了耳朵。

“等下!!”薛洋还没张嘴陈果就连忙出声,手忙脚乱地把椅子搬到两人后面的中间坐定,找准好位置准备听大戏。

薛洋也配合的调整了一下自己的位置,将凳子挪了挪,倒也省得来回左右张望,盘起两条腿挠着脑袋想了好一会儿,抓起酒壶又喝了一大口,胡乱抹了抹嘴角,才说:“我用了禁术。”

“禁术???”

这个词太过深奥,莫名让人感觉有些玄妙,几人一时都不太能理解这个词语的意思。

叶修作为三人中头脑唯一清醒的人,思索良久也只能从字面上的意思来理解这个词,见两妹子仍旧一脸茫然只好倾身向前,小心翼翼的试探着问:“禁术的禁是指禁止的意思?”

薛洋瞅了他一眼微微颔首:“嗯,就是禁忌禁用的意思” 

“那术是指……”叶修顿了顿,在脑中搜索了一个比较贴近的词:“法术?”

薛洋挑了挑眉,冷不丁的扯出一抹诡异的笑,故意阴恻恻的看着他说:“啊,对的,连起来理解就是‘被、禁、止、使、用、的、术、法’”

我去,怎么感觉有点邪门儿啊,叶修不由自主的联想到之前的幽灵,使劲搓了搓手臂上突然冒出来的鸡皮疙瘩,不说话了。

“那你的手臂就是用那个禁术恢复的吗?”虽然依旧一知半解似懂非懂,但这丝毫不妨碍姑娘们的好奇心。

“对啊。”薛洋弯着眉眼点头。

“哇,这个禁术这么厉害??”陈果惊叹。

薛洋笑呵呵的抿了一口酒,随手从果盘里拈了一颗红艳艳的果实放在手中端详把玩,不甚在意的说:“再生一只手臂算不得什么,有种禁术可以生死肉骨。”

“生死肉骨?”果然好难懂啊,两姑娘突然觉得脑子有点不够用了,有种秒变文盲的感觉,甩了甩变成一团浆糊的脑袋瓜依旧想不明白。

‘生死肉骨’叶修反复咀嚼着这个词,如果从字面意思来理解,再结合他的前半句话,那不就是........

叶修蓦地睁大双眼,不自觉的抓紧了衣角,一瞬不瞬的注视着与圣女果交流感情的薛洋,心都快跳出来了。

........会是自己想的那个意思吗?



评论(11)

热度(2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