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 昔 月 。

吃不到想吃的粮,很忧桑。

【薛洋在全职】君归路 七十一

*穿越狗血

*薛洋中心

七十一

叶修凄厉的惨叫声从楼下传来。

三人迈开步子的腿脚猛然一僵,这才惊觉叶修还在楼下呢,怪不得总觉得好像忘了点什么。

苏沐橙和陈果赶忙又挽着薛洋咚咚咚的直往楼下跑。

两人刚气喘吁吁的站定,就见叶修满头大汗,一脸惊恐的模样,脸色难看极了。

苏沐橙连忙松开薛洋的胳膊,摸了摸叶修汗涔涔的额头问:“叶修你怎么了?”

叶修惊魂未定苦不堪言,听到苏沐橙的声音这才敢把紧闭的眼睑睁开,看了看已经退到旁边等待指令的几只小鬼,僵硬的扭过头,眼里满是惧色,望着薛洋一通哀嚎:“英雄啊!你就放过我吧!我再也不敢了!真的不敢了!以后你说什么就是什么还不行吗?你就绕了我这一次吧!”叶修可怜巴巴的求着饶,真是闻者伤心听者落泪。

苏沐橙和陈果听着他一连串的哀嚎诧异极了,下意识都看向薛洋求解惑。

陈果打量了一阵近乎声泪俱下的叶修,更是纳闷,之前不还一声不吭挺爷们儿的吗?怎么这才没一会儿就这德行了?好像也没有新伤啊,奇怪。

薛洋看着苏沐橙担忧的神情咂巴咂巴嘴,朝几只小鬼挥了挥手说:“去玩吧,一个时辰的时效。”

几只鬼魂顿时欢天喜地的朝薛洋拜了又拜,才各自散去。

叶修大呼一口气,整个人都筋疲力尽的瘫软在椅子上,一动也不想动,手臂真的.......不疼。

两位女士颇为不解的看着薛洋和叶修,忍不住好奇的对两人问东问西。

薛洋挠挠头含糊其辞的说:“我吓唬吓唬他,没事了。”

也不用她们发话,转过叶修的椅子立在他面前,并起两指在他身上轻点几处穴位,双手放在他一边肩膀和胳膊上,利索的轻轻一扭,脱臼的胳膊又瞬间拧了回去。

苏沐橙和陈果都不自觉的缩了缩脖子,赶忙捂着眼睛西开一条缝,眯眼看着薛洋在另一条胳膊上动作。

........好像很疼啊。

叶修倒是松了一口气,完全不觉得这两下有多疼。感觉又活过来了,小心翼翼的活动了一下手臂,还是有点酸疼,不过相比之前的惊魂夺魄命悬一线,那些都是浮云。

胳膊还在,命还在,还能玩荣耀,万幸。

苏沐橙前前后后的检查了叶修一番才敢松气,看着脸色好转的叶修谨慎的问:“叶修你还好吗?”

叶修缓了缓,慢慢的站起身活动了一下才说:“没事儿,现在挺好的。”

苏沐橙见他确实没什么异样,这才放下心来,又笑嘻嘻的说:“我们准备带阿洋去吃宵夜,你也一起去呗,先上楼去洗个澡,你这一身汗的一会儿该感冒了。”

吃宵夜?吃什么宵夜?现在吃龙肉都没啥味儿啊妹子,庆祝一下你哥大难不死还差不多。

吐槽归吐槽,却也不想在大过年的扫了几人的兴,叶修叹出一口气说:“行,走吧。”

一脸复杂的瞄了瞄旁边神色如常一脸平和的薛洋,还是有些心惊肉跳,小心翼翼的摸了摸还健在的手臂,后怕的缩着脖子轻飘飘的跟在后面,整个人都有些浑浑噩噩,只觉得刚刚好似做了一个怎么都做不完的噩梦。

蹭了蹭脸上的汗水,情不自禁的吁出一口气,心有余悸的活动下十指。

还好,噩梦已经醒了。


“阿洋,既然来都来了,就多玩几天再回去吧。”苏沐橙开心的拉着薛洋说。

“是啊是啊,多玩几天嘛,你可以住小唐那间房,一会儿我去收拾一下就行了。”陈果立马兴奋的附和。

薛洋眼神一亮,有些心动,随后又挠了挠脸说:“可是我是偷偷溜出来的,他们都不知道,太久不回去他们会着急的。”

苏沐橙说:“我给他们打个电话就可以啦。”

“不行!!”薛洋脚步一顿,慌忙说。

“为什么??”两人同时问出声。

“要是被他俩知道我偷溜出来,我会死很惨的,现在已经是三禁了,保不齐这次连饭都不给吃了。”薛洋可怜巴巴的望着她们,夸大其词的说。

苏沐橙和陈果一脸惊诧,皱着眉头问:“哪三禁?”

薛洋撅着嘴,气呼呼的掰着手指头说:“禁酒、禁糖、还禁游戏。”

“........”两人同时张大嘴难以置信的看着薛洋,好一会才出声:“.....为什么?”

薛洋低头盯着脚尖,不答。

苏沐橙一直都知道喻文州和黄少天盯人盯得贼紧,没想到还管得这么严,此时见薛洋不作答,只当他是受到了压迫才不说,而且看薛洋瘦了那么多,更是把两者联系到一块儿去了。

苏沐橙顿时气愤不已:“哼!那两个家伙简直太过分了,管得也太严了吧?禁酒也就算了,禁糖禁游戏算怎么回事儿?真是气死我了!你别回去了!就在我们这里,急死他们才好!”

苏沐橙忿忿不平的数落完,大脑开始飞快的运作,眼珠滴溜溜的转,继而看着薛洋笑得如沐春风,“阿洋,既然他们禁你这禁你那的,那就更别回去啦,你在这里放心的玩儿,咱们想吃什么吃什么,想玩儿什么就玩儿什么,天高皇帝远,他们管不着!要是他们敢找上门,我给你顶着。”

陈果也反应过来,在心里大叹偶像机智,连忙拽着薛洋煽风点火:“对对对,就得让他们着急着急,看他们下次还敢不敢虐待你。”

两人相视一眼,默契的拉着薛洋天花乱坠的推销起各种美酒佳肴。

薛洋本就肚腹空空心志不坚,哪里受得住这般诱惑,听到各种美酒的名字更是心动不已,使劲咽了咽哈喇子,攥着袖子擦了擦嘴说:“......这样真的可以吗?”

两人见他松了口,顿时喜上眉梢的拼命点头:“放心吧,没事的,万事有我们呢。”

薛洋把心一横,也做不挣扎了,彻底放开朝她们露出一个大大的笑容,点头说好。

“那咱们就这么说定啦!!”两人急不可耐的盖章认证,悄悄在身后比了一个剪刀手。

叶修活动着胳膊在一旁安静如鸡的听着几人的对话,已经完全不想发表什么意见了,这俩妹子还真是看热闹的不嫌事儿大啊,真不知道是哪两个倒霉蛋。


远在蓝雨俱乐部找人找翻天的喻文州和黄少天各自打了一个喷嚏。


苏沐橙从储物间里帮叶修找了一套换洗衣服出来,把另一件同叶修一模一样的黑色羽绒服给薛洋穿上,翻出手机给他:“阿洋,你先玩会儿手机,我们去收拾一下就来。”

薛洋乖巧的点头应好,看着苏沐橙笑得眉眼弯弯,一副乖宝宝的模样。

苏沐橙摸了摸他脑袋这才和陈果进卧室。

叶修颤着双臂抱着衣服看得目瞪口呆,这还是之前喊打喊杀的小魔王吗?真尼玛见鬼了!不过开心了就好,你开心我这阵子也就好过了。

叶修手臂还有些酸软,无精打采的抱着衣服进了浴室,没两分钟又萧瑟的踱出来,站在浴室门口忐忑的看着薛洋,一脸窘迫的扯了扯身上的毛衣尴尬的说:“........脱不下来。”

薛洋正坐在沙发上玩着手机,听见他的声音从手机里掀起眼皮子看了他一眼,继续埋头专注起游戏,面无表情的说:“要我帮你脱?”

“.........”那不然呢?这里不就只有你在吗?难道我要冲进房间叫俩大姑娘给我脱吗?叶修真是欲哭无泪,低着头,咬牙梗着脖子说:“.......手臂抬不起来。”

薛洋‘哦’了一声眼都没抬。

哦?

尼玛!你是走高冷路线的吗?还能不能好好沟通了?我手臂还不是拜你所赐吗?这举手之劳而已,还有没有点同情心了?虽然是我嘴欠我活该,但是你就一点负罪感都没有的吗?还有没有点人性了!真是世风日下人心不古,这都什么人啊!

叶修怨气冲天的在心里咆哮个没完。

薛洋像是知道他心里在想什么一样,头都没抬,鼓捣着手机冷冷的说:“收起你不满的眼神,我要是你就不会那么愚蠢,你应该庆幸有小蓝和沐沐保你,不然你现在就算还活着,可能也不会太完整了,你要知道.......”

从手机里抬起头阴沉的瞄了叶修一眼,一字一顿的说:“现!在!我!依!旧!非!常!讨!厌!你!”

继而不屑的嗤笑一声道:“斗神?不想变成死神的话就给我收敛一点。”

叶修听着他阴冷的话语瞬间被寒意袭遍全身,从身体寒凉到心里,下意识往后退了两步。

刚刚明明还高高兴兴的啊,怎么说翻脸就翻脸,这人究竟怎么回事?这打也打了,骂也骂了,事情不是应该翻篇了吗?为什么还要揪着不放?

薛洋忽然抬起头,突兀的朝他露出个乖张的笑容:“忘记告诉你了,我这个人心眼儿特别的小,还有个怪毛病,那就是有仇必报,就冲你说的那些狂言妄语,我剐你十次都不嫌多,你现在还有命在,那是看在沐沐和小蓝的份上才放你一马,你别会错意了。”

叶修呼吸一窒,心底沉了又沉,也有些火气蹿上来,不禁蹙起了眉头:“我说了我是无心的,而且我已经向你道过歉了。”你还想怎样?

薛洋倒是一愣,终于拿正眼瞧他,眨眨眼,歪着脑袋说:“有么?”

“........."你妹啊!敢情我之前鼓起勇气说了一大堆,你一个字都没听进去吗?那我刚刚岂不是受了冤枉罪?

叶修郁结不已,却不敢抱怨什么,好不容易抓到沟通的机会,就算为了自身安危着想也一定不能放过,必须要刷刷好感度才行,清了清嗓子正色,明亮的双眼直勾勾的看着他说:“之前没听到也没有关系,我现在可以再说一遍。我之前并不认识你,所以我不知道我说的那些话对你而言意味着什么,可能确实犯了你的忌讳冒犯到了你,但是我并无恶意,我当时只是顺口一说,不管怎样,我现在向你道歉,对不起!”

薛洋又是一愣,心里有些复杂,脸上也看不出什么表情的说:“哦。”

又哦?

你的‘哦’到底是个什么意思?是接受?还是不接受?你倒是表个态啊妈蛋!这人实在太难沟通了,叶修打从心底生出无力感,刚才还炯炯有神的双眼又黯了下来。

忽然好羡慕黄少天啊,如果是那个话痨即使对方一声不吭也能巴拉巴拉说个没完吧。

当然,前提是不会被砍。

看着叶修风云变幻的神情薛洋心里乐了,面上却不显,咳了一下清嗓。

叶修立马掀起耷拉的眼皮子,看着薛洋站直了身子,一副认真听教的模样。

薛洋挑起一边眉毛,摊手道:“好吧,我接受你的道歉了。”

啊,终于解放啦。

叶修喜上眉梢,郁结已久的浊气终于吐了出来,感觉自己就像是被刑满释放的囚犯,整个灵魂都得到了升华,禁不住开始畅想未来了,笑嘻嘻的看着薛洋说:“......那我们.......”算不算是和解了.......

“但这并不代表我原谅你了。”薛洋又笑呵呵的打断了他。

叶修蓦地一僵,笑容冻结在脸上,嘴唇还无声的张着,看上去有些滑稽。

薛洋笑得春风满面,翘起二郎腿,整个人往沙发上慵懒的一靠,手肘撑在沿上支起脑袋,一副地主大爷的模样,颇为惬意的看着叶修,大慈大悲的说:“不过,我可以先考虑考虑减少对你的讨厌,看你表现咯。”

谢主龙隆恩......个屁!

难以想象要如何表现您老才会满意啊,你这样说我完全高兴不起来好吗?要是你一个不顺眼一掌把我劈死了算谁的?你妹的,这货实在是太难伺候了,完全捉摸不透啊,笑着笑着就能给你来一刀,完全不知道下一刻给你的会是糖果还是毒药。

叶修顿觉乌云盖顶前途一片黯淡,一脸苦大仇深的看着喜怒无常的薛洋,心里叫苦不迭。

叶修正在心里碎碎念,薛洋放大的俊脸忽地凑到了他眼前。

叶修被他突兀的闪身吓得反射性往后退了好几步。

薛洋紧跟着上前,整个人直冲冲的站到他跟前,朝他狡黠一笑:“跑什么?你不是让我帮你脱衣服吗?”

叶修不禁打了个寒颤,边退边摆手说:“怎么敢劳......您........”

话还没说完,然觉身上一凉,下意识低头一看。

“......."我的衣服!操!哥都没有衣服穿了你还撕!能不能不要这么暴力?就不能好好脱吗?叶修看着地上已经变成破布的衬衫和毛衣一脸痛心疾首。

薛洋挑眉:“怎地?嫌我太粗暴了?”

叶修敢怒不敢言,抽抽着嘴角强颜欢笑:“没有没有,怎么会呢。”

薛洋见他满脸都写着‘你这个暴力狂’呵呵一笑,吊儿郎当的说:“不是你自己说手臂抬不起来的吗?那你要我怎么脱?我倒是不介意帮你把胳膊斩!下来再脱,但能不能装!回去我就不敢保证咯。”

“........"

叶修不自觉的摸了摸胳膊,又起了一身的鸡皮疙瘩,怎么感觉这货句句话都让人瘆得慌啊,居然要和这种家伙相处不知道多少天,怕是有三头六臂都不够他拆着玩儿的吧。



评论(3)

热度(3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