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 昔 月 。

吃不到想吃的粮,很忧桑。

【薛洋在全职】君归路 六十八

*穿越狗血

*薛洋中心

六十八

叶修心中已然知晓,机械的拿掉唇间早已燃尽的烟头,指尖微不可查的抖了抖。

看了看眼前竖立的森寒长剑,又看了看面色不善的薛洋,艰涩的咽了咽口水,绷直了身子僵在座椅上一动不动,直觉此人非常危险。

薛洋缓缓弯下腰身,极尽温柔的拨了拨他杂乱的碎发,骨节分明的手指顺着发梢抚上他白皙的脸庞,掌中的剑茧轻轻滑过面颊,曲起修长的指节捏起他的下巴与他对视,眸中的阴鸷挥之不去。

叶修不禁打了个寒颤,无形的压迫感压得他透不过气,像是被人扼住了咽喉般,下意识屏息凝神,攥紧了扶手。

恐慌,已呈一触即发之势。

薛洋居高临下的欣赏着此刻叶修脸上的表情,继而扬起一抹妖异的笑,一字一顿的吐出让叶修胆战心惊的几个字:“我!是!你!薛!爷!爷!”

叶修虽已做了心里建设,却还是在被印证的这一刻如同挨了一记真实的巴雷特狙击,抑制不住想要拔腿就跑的冲动,反射性的猛然起身,却被薛洋单手箍着肩头强制性的按了回去。

感受钳在肩上的力道叶修脸色大变,心中惊骇不已,咬紧牙关强忍着才没痛呼出声。

好在薛洋把他按到座位上就松开了他,随意的拨了拨额前的碎发,反手握住剑柄拔出降灾,拂开键盘随意的坐在电脑桌上。

惬意的蜷起一条腿踩在叶修座椅的扶手上,手肘撑着膝盖身子微微向前倾,将降灾横在他眼前,曲指弹了弹黑气缠绕锋芒森然的漆黑剑身,朝仓皇不已的叶修笑了笑,

“别急着走啊, 我这还等着斗神教我如何做人呢。”

“我呢,从小就无父无母,是个孤儿,自然是缺管少教。”

“不过我这个人特别好学,这不,翻山越岭紧赶慢赶的从大老远过来,卑躬屈膝的求斗神赐教呢吗?”

“而且.........”

叶修抓住了他话里的重点,心里咯噔了一下,已无力吐槽他所谓的卑躬屈膝,第一次觉得这戳人心窝子的垃圾话确实有那么一点不厚道,这是有多深恶痛绝别人才会堵上门,这可不就是戳到人伤疤了吗?

叶修心中大叫不妙,十年荣耀征途信手拈来的垃圾话嘲讽了无数对手,这不只是耍耍嘴皮子而已,更是战术策略,扰乱对手心理的手段,反正哪里痛往哪里戳,有效就行,现在小命被人拿捏在手里,才生出那么一丢丢的罪恶感。

这脸对脸真枪实弹的真人pk还真的是头一遭,想想自己这线上战力max线下战五渣的宅男体不禁泪流满面,悔不当初。

尼玛真是祸从口出啊,这次真的是踢到铁板了,直觉他接下来的话才是重磅炸弹。

薛洋顺了顺滑至身前的马尾直起身子,随手将降灾又放回桌上,盯着脸色变了又变的叶修看了好一会儿,才慢吞吞的接着说:“而且,我还想让斗神帮我检验一下,看看我是不是真的手残。”

继而摊开健全的双手在叶修眼前晃了晃,一个指节一个指节的掰着纤长白皙的十指。

骨骼发出的声声脆响在诺大的网吧内显得特别清晰响亮。

叶修惊恐交加,脸色惨白,每听一次如同魔咒般的声响恐惧感就增加一分,心道这下是真的药丸。

试图活动一下僵硬的四肢防御未遂,却不甘心坐以待毙,抖着一向利索的嘴皮子垂死挣扎道:“大家可都是斯文人,咱们君子动口不动手啊。”

怎料薛洋仿若听到了一个天大的笑话般,蓦地喷笑出声,撑在桌上笑得浑身颤抖,抖得差点从桌上跌落下来。

薛洋笑了许久才揉了揉肚子,抹掉眼角笑出的泪花儿:“君子?真是差点把我笑死, 没想到我这当了几十年的流氓居然也有被人称为君子的一天,啧啧啧啧,不得不说还真是活太久了什么都能遇见啊。”

继而狂傲的看着仍在震惊中的叶修,话锋骤然一转:“我虽不是什么君子,不过.......”

突兀的停顿了几秒,舔了舔小虎牙,扯出一抹邪肆的狞笑:“我杀过许多君子!”

指了指叶修的手臂说:“既然你以君子自居,那么我想你应该只用动动嘴皮子就行了,至于胳膊嘛,呵呵........”

“就甭要了。”

叶修惊愕的睁大双眼,心中掀起惊涛骇浪,有些消化不良反应不及。

薛洋也没给他时间消化,睥睨一眼满脸惊恐的叶修从桌上跳下,手掌搭在他双肩的关节处,施力一拧。

咔嚓!

骨节错位声刹时响起,在静寂空旷的网吧里显得特别的响亮和诡异,不禁让人毛骨悚然,头皮发麻。

叶修瞬间痛呼出声,脸唰的煞白,豆大的汗珠争先恐后的往下掉,大脑一片空白。

薛洋对他的反应甚是满意,曲起手指愉悦的朝他吹了个口哨,惬意的抱着手臂欣赏起他脸上的痛苦表情。


叶修的惨叫声把陈果从花痴的状态中扯了出来,边跑边对着只冒出个后脑勺的叶修问怎么了。之前一直沉浸在薛洋的美色中无法自拔,满心满眼都是他的身姿,叶修的座椅又刚好挡住他整个身子,这会儿完全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

叶修满脸痛苦的窝在沙发椅中,眉头拧得死紧,头发已然汗湿,额头的汗水滑过眼睫,顺着面颊滑至颌尖要落不落,毛衣下的白衬衣都已经浸湿,紧咬着唇,惨白着一张脸望着陈果无声的求救。

陈果一脸懵逼,完全在状况外,试探性的碰了碰他耷拉着的手臂。

叶修瞬间倒吸一口凉气,疼得直哆嗦。

陈果被他的反应吓了一跳,倏地收回手,看着他自然垂下的双臂一阵心惊肉跳。

这可是职业选手宝贵的手啊!!张着嘴,偏过头,一脸不解的看着薛洋。

薛洋已然忘记这里还有第三个人, 眨眨眼,挠了挠头说:“这是我和他的私人恩怨,你别管。”

陈果下意识偏头看向叶修求证。

叶修拧紧眉头一声不吭。

陈果急得直跳脚:“你倒是说话啊!”

叶修还是无法说出口,沉默的咬着牙忍痛。

陈果焦急不已,扯着他的耳朵大吼:“你到底说不说?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都这副样子了还不说吗???”

叶修深吸一口气,忍住疼痛,努力让声音平稳:“……之前.....在游戏里.......嘲讽了他几句。”

就这样?

陈果目瞪口呆,难以置信。

这叶修满嘴跑火车逮谁嘲讽谁的模式她已经见怪不怪了,虽说也经常都觉得他特别欠修理,但真正被怼到要找他线下PK的还从未有过,肯定还有其他的因素在里面。

陈果蹙紧了眉头,一脸凝重的看着脸色苍白的叶修:“只是这样吗?真的只是嘲讽了几句?”

叶修不答。

陈果看他反应心中直打鼓,尼玛,果然不止。深吸了一口气,紧盯着他的脸,眼都不敢眨:“你都说人家什么了?”

叶修还是咬牙不答。

这要怎么说?回想自己之前的狂言,以现在自己的处境就算再没脸没皮也难以启齿啊!这种情况下怎么还能说得出口???

陈果抓狂得大吼:“说啊!!!”“你倒是说啊啊啊!!!”

叶修想死的心都有了,一向睿智的双眼死气沉沉的看着心急如焚的陈果,声音如同蚊呐:“........我说教他做人。”

陈果惊呼出声。

叶修绝望的紧闭上眼,把心一横,咬牙一口气说完:“我说帮他爹娘管教他,还说他......手残。”

最后二字已经低到听不见了,但两人还是听清了。

陈果大惊失色,苏沐橙视频和照片中的薛洋一直都是独臂,这可是大大的犯了人家忌讳啊,光这二个字都够叶修死几十次,更别说其他混账话了。

陈果脸色变了又变,也跟着仓皇起来,刚想对薛洋说点什么挽救一下就听见叶修的惊呼声。

只见眼前一花,座椅上的叶修已被薛洋单手拧过头顶就要往墙上砸。

陈果尖叫出声,慌忙踮脚抱住他的手臂大喊:“阿洋住手!!”

薛洋蓦地一顿,歪头困惑的看着她:“你.......认识我?”

这下要是真的摔过去,以叶修的身体素质少不得要断几根肋骨,陈果脸都吓白了,骇然不已,死死抱着他的手臂不撒手,急切的说:“你不认识我,但是我认识你,苏沐橙你还记得吧?我和她是好朋友,我在她手机里看过你的照片,而且叶修是........她的哥哥。”

薛洋听到苏沐橙的名字惊讶不已,听到后面那句更是诧异,抬头看了看惊惧的叶修,继而危险的眯起那双桃花眼看着陈果:“那他怎么姓叶不姓苏?你想骗我?”

陈果被他一瞬的狠厉嚇了一跳,连忙摆手说:“我没有骗你,我手机里还有和沐沐的合影,还有叶修的,你不信的话我可以给你看,真的!我发誓!而且沐沐现在就在楼上洗澡,我马上叫她下来?”

薛洋思索了一下点点头示意她去。

陈果着急忙慌的跑到楼梯阶又刹住了脚步,回头看着汗如雨下无法动弹的叶修,小心翼翼的对薛洋说:“你可以先把他放下来吗?”

薛洋蹙了蹙眉,一把将叶修丢回座椅中。

两人同时大呼一口气,陈果抹了抹被吓出的冷汗咚咚咚的往楼上跑。


评论(14)

热度(3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