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 昔 月 。

吃不到想吃的粮,很忧桑。

【薛洋在全职】君归路 六十二

*穿越狗血

*薛洋中心

六十二

“我回来啦。”薛洋边掀门边喊。

训练室几人都惊讶的从电脑前抬起头,惊喜的蜂拥而上,围着他问东问西。

喻文州宠溺的摸了摸他脑袋问:“怎么不多陪陪伯父伯母?”

薛洋嘟着嘴,气呼呼的说:“我也想啊,小蓝不让。”

“你还委屈了是吧?那你和喻队黄少说说你这几天的丰功伟绩吧?”蓝河面无表情的说。

薛洋撇撇嘴,底气不足的小声抗议:“不就喝了点儿酒么,至于这么大惊小怪的吗。”

不说还好,一说蓝河就狠狠的掐着他脸蛋儿开始扯,瞪着他咬牙切齿道:“你那叫一点吗?你敢不敢把你酒壶拿出来给大家展示一下?我现在给你算算你的一点是多少,你那个酒壶至少能装上八两酒对吧?你说说你有哪一天没喝上四壶的?那可是53度的白酒啊!白酒!你以为那是啤酒吗?”蓝河毫不犹豫的拆他台,打他小报告。

卧槽卧槽卧槽!!!这不光是白酒,还尼玛是高度白酒!我去! 在场能喝上半斤不倒的那已经算是酒中豪杰了,这不服不行啊!郑轩几人悄悄在心里给薛洋点了N个赞。

“我靠!薛成美你把我的话当耳旁风了是不是?这几天电话都没一个我当你陪伯父伯母玩儿得开心呢,敢情是在酒桌上忙活呢!没人管得了你了是吧?把酒壶给我交出来!”黄少天拧着他耳朵,劈头盖脸的就开始训。

薛洋眼看一左一右杀气腾腾要和他算账的两人,慌忙挣扎掉脸上施暴的魔爪就往喻文州身后躲。

喻文州笑吟吟的缓缓转身,揉了揉他被捏红的脸颊唤他:“阿洋。"

薛洋看着他温柔得都快滴出水的神情下意识嗯了一声回应。

喻文州轻柔的顺了顺他的碎发,微微一笑:“禁酒一个月。”


经理得知薛洋回来后马不停蹄的跑去609,结果连个鬼影都没看到,稍稍思索了一下就果断去了训练室。

果不其然,门一开就见薛洋生无可恋的瘫在沙发椅上,耷拉着脑袋不甘的看着专心致志训练的几人。

这祖宗又是怎么了?经理忐忑的走过去叫了他一声,薛洋懒懒的掀起眼皮子,无精打采的瞟了他一眼后眼神一亮,从椅子上跳起来就抓住他的胳膊,指着电脑前的几人愤愤的控诉:“他们不许我喝酒!”

经理一时没反应过来,薛洋急不可耐的扯了扯他胳膊,经理愣愣的哦了一下,顺着他的手指转身看着几位职业选手有些莫明。

几人充耳未闻,依旧心无旁骛的操控着鼠标和键盘,无波无澜。

薛洋气得直跺脚,拽着经理的胳膊直摇晃:“他们欺负我!”

经理被他晃得头晕眼花,一脸懵逼。

“薛成美你还没完了!”黄少天炸了,鼠标一丢,怒火中烧的起身,指着他鼻子斥:“我没把你酒壶砸了就已经够仁至义尽了,你还敢不满?找经理来给你撑腰?你还真挑对了人,你自己和他说说你这几天喝了多少酒?你看看他是禁你一个月还是禁你一年?你知不知道你这个喝法一般人早就抬进医院抢救了!你还敢在那里叫屈?”

薛洋不服,气势汹汹的死拽着经理的胳膊,扬着下巴,瞪着黄少天为自己据理力争:“我可是修仙之人,是一般人吗?怎可拿那些羸弱的凡夫俗子来与我相提并论!”

一句话嘲讽了一屋的凡夫俗子,当然也包括喻文州和黄少天。

看戏的几人直摇头叹息,纷纷向他投去同情的目光,各自在心里为薛洋点了一排蜡。

薛洋浑然不觉。

喻文州微微一笑,迤迤然从电脑前起身,抱着手臂,煞有介事的摸着下巴思考道:“嗯,阿洋说的没错,确实不应该拿你和‘我们’这些羸弱的凡夫俗子相提并论。”

明明是肯定的语气,薛洋却是听得莫名的心惊肉跳。

果然,喻文州看着他呵呵一笑道:“既然如此,那么我想.....修仙之人应该也是不用吃我们凡夫俗子吃的食物,比如.......糖果什么的,更加不用玩我们凡夫俗子玩的游戏,比如......荣耀什么的,这才合理吧?”

“............"什么叫祸从口出。

黄少天看他一副被雷劈过的表情,决定扮演压垮骡子的最后一根稻草,从鼻子里哼哼两声,没好气的说:“队长说得很有道理,修仙之人可不就应该清心寡欲的一心向道么?那就一起禁了呗。”

黄少天的话犹如晴天霹雳,这真是偷鸡不成蚀把米,赔了夫人又折兵啊,现在说修鬼道还来得及吗?薛洋欲哭无泪。

爹,娘,孩儿想回家.......

薛洋颇觉委屈,不自觉的抱着经理的胳膊,把脑袋埋在他肩上不出来。

经理大致也听明白争论的内容,无奈的摸着肩上的脑袋,偏头看了看喻文州和黄少天,思索了一下刚想开口帮他求求情,黄少天就从鼻子里哼了一声,望着天花板留了个下巴尖儿给他,经理咽了咽口水看着喻文州。

喻文州面不改色的说:“禁酒一个月,其他的看他表现。”

经理眼角跳了跳,看着埋在肩上的脑袋无奈的叹了口气,拍拍他的背说:“阿洋乖,一个月很快,忍忍就过去了。”

薛洋从肩上抬起头,睁着那双水汪汪的桃花眼可怜巴巴的看着他,眼里尽是委屈。

经理哪里招架得住,情不自禁的抹了抹他眼角憋出的泪花儿,转头看着喻文州和黄少天:“要不.......”

“不行!!”话还没说完就被两人斩钉截铁的否决了。 

黄少天皱眉道:“你是不知道他喝了多少酒,你让他把酒壶拿出来给你瞧瞧。”而后指着薛洋怒斥:“天天泡在酒缸子里你到底修哪门子的仙?修仙?怎么不见你六根清净无欲无求?”

“我又不是和尚。”薛洋嘴都快撅到天上去了,看着他郁闷的反驳。

“好了好了,阿洋乖,先来看看你的证件。”经理看这两人又快吵起来了连忙转移话题。

“不看!”薛洋撒手就气呼呼的往沙发椅上一坐,留了个后脑勺给众人。

经理无奈,转身把一应证件和两部手机放到黄少天和喻文州的桌上,屋里几人都好奇的围上来看。

黄少天拿起身份证看了看,故意朝薛洋的后脑勺提高嗓门儿,慢吞吞的道:“薛洋,生日12月26,18岁。”然后清了清嗓子,呵呵一笑:“未!满!”

薛洋整个人蓦地一僵,眉心突突的跳,爪子都快把沙发椅挠废掉了,憋得脸红脖子粗强忍着没搭理他。

黄少天嘴角一勾,朝他的后脑勺再接再厉:“哟哟这户口的所在地有些眼熟啊,嗯.......好像是冯主席家的地址啊!”

薛洋再也坐不住了,从沙发椅上跳起来看着一众人怒吼:“这都什么乱七八糟的,我现在可是许家的人,全部给我改了改了改了。”

黄少天和喻文州对视一眼,看着经理呵呵一笑,抱臂不语。

之前不还帮他求情么?现在自己摆平吧。

经理胆战心惊的看着三人,忐忑道:“我之前不是问过你们么,你们自己说让我处理的呀,我本来考虑把户口上在你们两人中的一家,不过上次冯主席来的当晚就确定了阿洋的身份信息,生日也是因为之前不确定阿洋手臂什么时候能恢复,怕太提前来不及做宣传,干脆把日期订在12月26日,也就是阿洋来到这里的第一天,有重生的意义,虽然就当前计划来说晚了一些,但总的来说也是一个噱头啊,好过浪费一个吸粉的大好时机嘛。现在改的话已经来不及了,这过几天就得去网游总部签合同试妆,等有时机再改吧,冯主席那天也会过去的,到时候你俩也跟着一起去。”

“我才不去,我要回家。”薛洋不等其他人作答,赌气的看着喻文州和黄少天,从鼻子里哼了一声,气呼呼的拿出降灾就要开溜,脸上写满了‘让你们禁我酒,我跑路给你们看’。

喻文州和黄少天还未作声,经理就连忙追了过去,拉住他直往走廊一边拽,离训练室远远的。

朝训练室的方向观望了一下,对嘴巴撅得老高的薛洋叹道:“你这孩子平时这么聪明,怎么这事就不知道转下弯?他们说禁你酒就能禁得了吗?不管是过几天的签约宴,还是之后五花八门的各种活动能少得了酒宴么?他们能说什么?更别说糖果和游戏了,上边培养你荣耀的兴趣都来不及,禁什么禁?吓唬你的你也信?你答应了上面的人都不会答应,怎么就忽然一根筋了呢?”

经理一语惊醒梦中人,薛洋震惊的看着他,嘴巴张得老大。

是啊,想我堂堂夔州小霸王怎么忽然就成了个傻子,是生活过得太安逸脑子太久不用生锈了?

薛洋眼珠滴溜溜的转,摸着下巴自我检讨了好一会儿掉智商的原因,总结下来,也只能说依赖和习惯这种东西太可怕了,幸好在彻底变成智障前给抢救了回来。

呼出一口气,美滋滋的摸了摸乾坤袋里爹娘塞的糖果和吃食,心情大好。

经理刚松了一口气,心里又蓦地一紧,刚刚拆台拆得挺利索,拆完之后看着薛洋不安分的样子,突然想到训练室那两位也是不好惹的主,只觉得背后凉风阵阵,莫名打了个哆嗦。

经理试图挽救一下,清了清嗓子,毫无说服力的正色道:“我可不是支持你喝酒啊。”继而提心吊胆的补了一句:“不能喝太多,也不能喝太频繁,知道吗。”

“哎呀,知道了知道了。”薛洋喜笑颜开的挽着经理胳膊往回走。


评论(8)

热度(4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