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 昔 月 。

吃不到想吃的粮,很忧桑。

【薛洋在全职】君归路 四十七

*穿越狗血

*薛洋中心

四十七

黄少天看着薛洋呆呆的样子戳了戳他的脸,薛洋看了看黄少天又看了看喻文州道:“你们......”

咽了咽口水发自肺腑的赞叹道:“好厉害......”

这话很是受用,黄少天心里乐开了花儿,嘴上却说:“别以为随便夸两句就能放过你了啊! 自己说要怎么罚吧?”

薛洋秒收崇拜的表情一脸痛苦的说:“哎呦我肚子疼。”说着往床上一倒就捂着肚子打了几个滚儿。

黄少天看他那副无赖样不禁嘴角直抽抽,薛洋瞄了他一眼后嚎得更加凄惨,滚得更加卖力了,演得贼起劲。

黄少天看得直翻白眼,撸起袖子就扑上去掐住他脸颊往两边扯,痛苦脸瞬间变成汤姆猫式逗比脸。

喻文州看着闹作一团的两个大小孩不禁直摇头:“别闹了,先吃饭一会凉了。”

黄少天使劲揉了揉他脸颊这才罢手,薛洋立马弹坐起来,看着喻文州布满一茶几的食物直流哈喇子,光着脚丫子就蹿了过去。
黄少天过去拧着他耳朵:“刚刚不是还肚子疼吗?”

薛洋拍掉他的手翻了个白眼:“饿疼的不行啊!” 

“蓝桥呢?”喻文州边给他盛汤边问。

“去对面打印图纸了。”抓起筷子就夹了块糖醋里脊放嘴里嚼。

“什么图纸?”黄少天问。

“键盘的。”嚼着菜含糊不清不清的回到。

刚说完蓝河就拿着图纸进来了,一看喻文州和黄少天都在屋里,内心一阵忐忑,完了完了这下死定了,阿洋肯定被抓了个现形。

喻文州看他一脸天塌下来的表情不禁好笑:“蓝桥快过来吃饭吧。”

“诶......?”居然没被批斗好不真实。

“诶什么诶?好多好吃的快过来吃啊。”薛洋豪迈的喝完汤催促。 

蓝河看了看几人,不安的过去坐下,小心翼翼的看着他们。

“吃啊!看什么看!看就看饱了吗!” 脸都埋进碗里了还顾着说话。 

“诶!我说你倒是慢点吃,又没人和你抢!”黄少天看他一副饿死鬼投胎的模样忍不住提醒。

薛洋把头从碗里抬起来,鼓着两个腮帮子,边嚼边看着他,没嘴说话。

黄少天看他一脸饭粒忍不住又想掐他脸蛋儿,可这脸都鼓得没地儿下手了,掐脸就变成了擦脸:“你慢点儿,小心噎着。”

薛洋咽下嘴里的食物道:“你试试十多天不吃饭看看。”

擦脸的手顿时又变成掐,黄少天没好气的道:“你还敢提?”

薛洋瞥了他一眼立马噤声,不动声色的在心里嘀咕着这人可真是记仇。

黄少天见他态度良好,便大慈大悲的放过他说:“还有几天就是春节,俱乐部已经开始放假了,大家也都陆续回家啦,你打算去谁家过?”

薛洋看他写着一脸的快选我快选我,果断道:“我去小蓝家。”

“不行!!”黄少天和喻文州异口同声道。

蓝河惊得饭都快掉下来了。

“为什么不行?不是你们让我选的么??”薛洋郁闷道。

黄少天剜了他一眼:“别以为我们不知道你那点小心思, 让你去他那儿可不就没人管得着你了吗,小蓝还那么纵着你,你岂不是无法无天了? 想都不用想,没门儿!”

薛洋撇撇嘴不置可否。

黄少天一脸我就知道的表情瞪着他。

蓝河砰砰跳着的心也平静下来了,嘘出一口气埋头吃饭,努力降低自己的存在感,这太拉仇恨了。 

黄少天抱着胳膊盯着他:“队长和我你自己选一个。”

薛洋左看看右看看,挠着脑袋想了好一会儿,往喻文州那边挪了挪。

答案不言而喻。

黄少天了然,垂下眼没说话。

饭后薛洋拿着键盘图纸在沙发上记,看着一堆乱七八糟的枯燥符号有些抓狂,其实就这么几个符号远没咒文和术式复杂,只是心情太过迫切不免有些心浮气躁。

一巴掌把图纸拍到茶几上,抓着头发哀嚎道:“烦死啦!我什么时候才能像你们一样厉害啊!”

黄少天在旁边给他做着手操,看他抓狂的样子抽出手就曲起食指使劲弹了弹他脑门儿道:“急什么急?爬都没学会就想学跑?即使你是天纵奇才也得先把键盘记劳了,了解了技能才能发挥不是?哪里就能一步登天? ”

薛洋泄气的瘫在沙发上,捂着额头郁闷的看着他。

黄少天再接再厉打击报复:“翻滚会了吗?弹跳会了吗?受身会了吗?跑步熟练了吗?基本操作都够你学的,更别说技巧上的操作,你个电脑白痴想站在本剑圣这个高度练个百八十年再说吧。”

薛洋忿忿的瞪着他,特别不服气:“哼!你给我等着!看我有一天不把你打趴下!”

黄少天手下的功夫也没停,挑眉看着他:“等我七老八十的时候你有机会的。”

薛洋那个气啊!磨着牙恨不得咬他几口。

黄少天舒坦了。

第二天吃过早饭一伙人就开始各自拾掇行李了,蓝河边收拾茶几边对躺在沙发上用图纸糊住脸的薛洋叮嘱:“张叔开的维生素一会儿记得带上,还有抽屉里那瓶去疤痕的药膏也别忘记带了哦,我老爸用过,祛疤痕很有效的,还有这几天还是不要吃太刺激的东西,要多喝营养汤,玩游戏不要太久,手臂要多用热毛巾敷敷,促进血液循环,你......”

薛洋一把拿下糊在脸上的图纸,连忙打断他老妈子的花式叨叨:“小蓝你家离这里远吗?要坐多久车?”

蓝河愣了下道:“我家不远,只是要转几趟车比较麻烦,也不久两个多小时就到了。”

“我送你吧。” 薛洋忽然道。

蓝河愣了愣,眨眨眼问:“送?哪个送? ”

薛洋指了指被蓝河挂在墙上的降灾。

蓝河使劲咽了咽口水,有些期待的道:“可以吗?”

薛洋笑嘻嘻的道: “啊,你不怕就行。”

蓝河立马拍拍胸脯把腰杆挺得笔直。 

薛洋拉着蓝河就风一样的去了队长室报备,喻文州正收拾着薛洋的外套,见他俩风风火火的跑来疑惑道:“怎么了? ”

“阿洋说送我回家,用飞的。”蓝河兴奋得手舞足蹈的边说边比划。

喻文州看他兴高采烈的样子,也不好扫他们兴致:“那一会儿注意点,天气预报说今天有雨。 要是下雨了就在蓝桥那里等雨停了再走,别着急。”

摸了摸他头发,拿出手机给他定好位:“我家里有客人等着,一会儿就先坐车回去了, 你可以在蓝桥家吃了午饭再回来。”

说着从柜子里拿出两袋土特产给他拿着,拍拍他的肩膀道:“替我向叔叔阿姨问好。”

两人看着他开心的使劲点头,有点像被家长批准出去玩耍的小朋友。

薛洋拉着蓝河去黄少天那里告别,结果顶着一脸红印出来,把黄少天塞的两包吃食收进乾坤袋,搓了搓脸才陪着蓝河去宿舍收拾行李,走之前又去了公会大楼。

公会部门都走得差不多了,就剩笔言飞和梁易春两个家近的还在, 两人看着他俩两手空空询问道:“你行李呢?空着手回去?”

蓝河一脸高深莫测的看着他俩笑道:“哪儿能啊,在阿洋那儿。”

薛洋从包里摸出乾坤袋在指尖上甩了甩:“在这儿。”

两人不解,一脸懵逼的看着他。

薛洋挑挑眉,眨眼间就从乾坤袋里捞出一个大大的背包。

梁易春和笔言飞惊讶的看着他手里的行李,揉了揉眼睛不可思议的道:“阿洋会变魔术?”

“噗......这不是魔术,是.......法术。”蓝河看着他俩的表情,控制不住大笑起来,想当初我们几个也没少被这个神奇的宝贝震惊。

梁易春和笔言飞一脸你在逗我的表情瞪着蓝河。

蓝河挑挑眉道:“不信啊? ”

笔言飞嘴角直抽抽:“你这不废话吗?”

“那跟我们去顶楼。”蓝河道。

“去顶楼干嘛?”两人狐疑。

“你们不是不信吗?去见证奇迹啊!”蓝河笑得颇有深意。

薛洋把背包重新纳了回去,两人又没看清。

蓝河嘻嘻哈哈的拉着梁易春和笔言飞上了顶楼,狡黠的看着他俩:“别眨眼哦。”

薛洋从乾坤袋里抖出长剑,拇指微微一动,降灾铮然出鞘。

梁易春和笔言飞惊愕的望着在空中威风凛凛盘旋的黑色长剑,张着嘴半天说不出一个字。

蓝河看着他们夸张的表情,捧着肚子在地上笑得不能自已。
薛洋见他蹲在地上笑得直抖成一团,作妖的心顿起。

把剑鞘往乾坤袋一塞,拿了根苏沐橙和楚云秀买的发簪,利索地把长发往头顶挽成了发髻,唇角一勾,弯下腰就把他打横捞了起来抱在怀里。

蓝河身体骤然悬空顿时惊呼出声,双手紧紧搂着他的脖子,满脸错愕的望着他。

薛洋对他的表情甚为满意,像抱只鸡一样轻松的抱着他愉悦道:“走咯......”
说着脚尖轻点就抱着他跃向空中的降灾。

蓝河这才反应过来,慌忙抓着他的肩膀道:“阿洋快放我下来。”

薛洋居高临下的看着他,笑得特别灿烂:“你确定不用我抱?” 

蓝河脸唰的红到了耳根,梗着脖子道:“当、当然!快放我下来!”

薛洋保持微笑,从善如流的慢慢放他下来,蓝河摇摇晃晃地抓着他的胳膊,脚都不知道该往哪里踩,剑身太窄啦。

薛洋看他局促的样子哈哈大笑道:“怎样?还是抱着飞比较稳妥吧?”

蓝河立马脸红脖子粗的反驳:“怎么可能?我又不是女生!”

薛洋翻了个白眼:“这跟性别有何关系?”

蓝河颤颤巍巍的抓着他没说话。

薛洋看他明明害怕得要命,还强装镇定死要面子的样子,叹了口气:“你这样真的会掉下去的,要么你在后面搂着我,要么你站前面我搂着你,你自己选。”

蓝河考虑到安全系数,还是决定先把男子汉尊严抛到脑后,低头面红耳赤的小声道:“还是站前面吧......”

薛洋看他扭捏的样子觉得好笑,清了清嗓子管理好表情,揽着他的肩,在空中微微旋了个身就和他调换了位置,双手圈住他的腰身,把他紧紧锁在身前,故意低头贴在耳边戏谑的提醒道:“准备出发了,可要抓紧咯......”

蓝河下意识抓住横在腰腹的手臂,僵硬的点点头回应。
薛洋满意的勾勾唇,指尖微动,连人带剑嗖地飞了出去。

春易老和笔言飞从震惊中回神,笔言飞指着远方的残影不可置信的道:“就这样飞走了?我怕是在做梦吧?”

梁易春也久久不能平静,喃喃道:“怪不得.....怪不得......”

笔言飞还望着那个早就连个黑点都不剩的方向,机械的问:“怪不得什么?”

“好像要下雨了......”梁易春摇摇头答非所问。

笔言飞忽然跳起来,双目圆睁地看着他:“阿洋手臂怎么好了! ”

春易老翻了个白眼,果断转身走人。

评论(11)

热度(4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