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 昔 月 。

吃不到想吃的粮,很忧桑。

【薛洋在全职】君归路 四十六

*穿越狗血

*薛洋中心

四十六

黄少天边操作不断,边果断在团队频道刷屏:“我是黄少天!全部听我指挥!”

几秒内连刷了十几遍,团队信息已经被霸屏,瞎子都看到了。来自四面八方的惊呼此起彼伏,团队频道里一片惊叹号,就这手速和刷屏的气势定是剑圣大大本尊无疑啊。

春易老立刻给了蓝桥春雪副团长职位,黄少天迅速打出一排字:“现在禁言,听我指挥。”

喻文州将薛洋挂在脖子上的麦克风关掉,坐到黄少天身边道:“除主T和副T外所有人停止对BOSS的一切攻击,你带上一个守护使者一个拳法家往霸气雄图的方向开路,魔道上天干扰把霸气雄图往中草堂的阵营轰,暗夜斗篷先别用。所有远程移至最左边攻击,拉开和霸气雄图烟雨楼的距离,呈小扇形把中草堂围起来,召唤师召唤兽补缺口。所有远程大招全部留着,牧师注意保护自己和主T的血条状态,准备圣诫之光待命。术士的六星光牢留着,弹药师闪光弹掩护两个气功师两个骑士和一个守护使者潜进战场附近的暗礁隐藏起来,备好捉云手和挑衅随时待命。主T注意与捉云手技能的距离调整位置,其他近战优先清理左边战场和对方的骑士,多用击退和吹飞技能。”
随着喻文州话音落下黄少天已经将指挥信息在频道里发出,还随手劈飞了两个中草堂的玩家。

黄少天大致明了默契的没有刷文字泡,喻文州仔细的给他讲解了一遍战略运作。

“嗯…?烟雨楼的也要灭?”黄少天有些不解,一般来说boss归属明确后,其他公会都会自动停战不会再做无用功,为什么还要赶尽杀绝?

喻文州指着团队成员列表里的各个急速下滑的血条说:“现在虽然以单对单来说我们仍有一些优势,但那只是表面现象,你看,近半的人员血线都已经下到50%,而我们的牧师只剩下6个,其中3个精英队的血线在70%上下,另外几个已是危于累卵,等下硬冲中草堂的时候难免还会有伤亡,你再随便点几个烟雨楼的红蓝条看看,他们的远程几乎满血,而且远程职业占了百分之八十,其中元素法师居多,如果在我们的远程用掉所有高伤大招后烟雨楼发现中计对我们出手,我们的远程势必无法大力掩护,那时近战冲不上去我们将毫无还手之力,本来和他们距离就拉得就开,即使杀开一条血路勉强冲了上去,那他们的元素法师还是能够瞬移再拉开距离,为了将损失降到最低只能先下手为强。”

薛洋摸了摸脖子上的耳机听得目瞪口呆。

此时蓝溪阁众人的热血又重新燃烧了起来,个个斗志昂扬,对黄少天唯命是从,统一停止了对BOSS的轰炸,一心一意的奋力扫除身边的危机。

喻文州接过薛洋递过来的耳机把麦递到黄少天嘴边。

黄少天看了下蓝桥春雪的血条,对旁边春易老从精英队点出来的两人开口道:“我先上,你们两个小心。”

话音刚落就风一样的冲了出去,同时春易老也破天荒的在团队信息里打字指挥:

“牧师刷血,远程准备开火。”

“近战左侧控场开路。

“魔道上天轰霸图右翼。”

“弹药师闪光弹掩护。”

“你们五个准备潜入。”

随着春易老命令下达,蓝溪阁所有近战开着各种免疫BUFF,气势如虹地冲向中草堂左侧。

春易老开着狂暴带头加速冲上,手指在剑锋上一抹,手臂一挥,数支血箭激射出去,暗红色的血影狂刀,劈头盖脸横劈而至,风口浪尖的数个中草堂玩家被劈得倒飞出去砸翻了一群。

随后跟上的近战们霸气十足的冲上,各种吹飞技,控场技不断,中草堂左侧瞬时无数玩家被掀飞,有直接被劈飞撞进人堆砸倒一片的,有被吹至浮空狼狈挣扎的,一时惊呼声此起彼伏,阵型已大乱。

蓝溪阁远程再接再厉大开地图炮,一通狂轰乱炸四下扫荡,各种绚烂的技能在人群里炸开,还辅以激光炮空气压缩机等强力吹飞击退技,各种技能音和哀嚎声求援声不绝于耳。

蓝溪阁众志成城有条不紊的各施其职,在其他三家公会眼里却是毫无章法混乱不堪。

三家公会看着蓝溪阁突兀的变动有些不明所以,都在心里暗自揣测,莫不是蓝溪阁已经杀急眼了吧,眼见BOSS无望红着眼睛要跟他们拼命来了,所以中草堂才会首当其冲?

除了中草堂,其他两家都暗戳戳的下令停手,准备坐山观虎斗坐收渔人之利。

刚刚混战中也是牺牲了好几个近战弟兄,现在正好休整一下,两家公会眼下只盯着BOSS的位置和血量也不着急了。

现在BOSS的血线停留在在百分之二十三然后就不怎么动了,除了中草堂的还在奋力抢仇恨,蓝溪阁就只剩两个骑士可怜巴巴的不甘心地对着BOSS疯了一样的狂砍,在这个硝烟弥漫的战场里显得尤为悲壮凄凉。

哥们儿你这又是何苦呢?两家公会的人边惬意的欣赏着蓝溪阁和中草堂对轰边在心中叹息,为那敬业的两人鞠一把同情的泪。

黄少天操作着6个残影的剑影步迎着枪林弹雨冲进中草堂和霸气雄图的阵营,对着抽手看戏的霸气雄图一通扫荡。

霸气雄图一看6个残影都倒吸一口凉气,吓得心肝儿颤,反射性地以为是黄少天来了,但又立马强力自我否定,那个话痨怎么可能会这么安静?

本以为对方只是冲着中草堂而来只是杀红眼了才无差别攻击,然而这个想法刚冒出来就被瞬间打脸。

一堆熔岩烧瓶自上方砸至身上和脚下,地上顿时成为一片火海,霸气雄图被打了个措手不及,所有人都下意识调整视角抬头往上看,结果被驱散粉糊了满脸满身,这下十秒内攻击无力,逃跑无能,负面状态简直不要太多,咒骂声顿时连绵不绝。

天上还在陆续落下一道道闪着电光的锁链,绞得人心寒,酸雨烧瓶还在不断的在脚边炸开,硬吃伤害不可怕,驱散粉才可怕,中了驱散粉的人不禁大喊着牧师。

牧师刚抬起十字架就被黄少天一剑砍翻在地,拳法家和守护使者开着免疫buff顶着伤害冲进霸气雄图的阵营中就是一阵拳打脚踢。
天上还在不断的撒下驱散粉,身处边缘的人眼看着就要奔出酸雨火海,却要么被地上的几人拦截,要么被天上的扫把抽飞。

霸气雄图的人这下全下意识地往旁边没有驱散粉的地方龟速挣扎。

哪里?中草堂!

看着团队信息里就位的报告黄少天嫌他们跑得太慢,把两个牧师撩进中草堂人堆里,一个三段斩从火海里左滑右绕地避开来自没有中毒玩家的炮轰,冲到霸气雄图的尾巴上使出一招仙人指路,边打字叫后面两人跟上。

仙人指路带着强力吹风的刺杀技,几个还在火海边缘苦苦挣扎吊车尾的玩家瞬间就被吹飞到一片混乱的中草堂附近。

“捉云手准备!”顺手一剑劈飞一个借反坦克炮退出战圈的枪炮师。

看着已经冷却好的幻影无形剑继续打字道:

“捉云手捉BOSS进战场,主T副T别动。”

“骑士准备挑衅,守护使者跟上。”

“暗影斗篷,圣诫之光准备。”

随手取消幻影无形剑的连击,伴随强烈的吹飞霸气雄图的数个玩家瞬间被吹飞出去砸倒一大片。

旁边的拳法家也火力全开,左一记击退,右一记窝心脚踹飞对付起漏网之鱼。
守护使者则是开着圣盾,贴着霸气雄图的尾巴开启了天使威光,霎时带出血花一大片,并将周围霸气雄图玩家直接击退到战场中心。

随着黄少天命令下达,两个气功师突然顶着念气罩从后方冲进只有中草堂和霸气雄图的战场,双手一摊。

伴随着阵阵惊呼BOSS已然瞬移至战场中心,三方战场顿时更加混乱。

本来看着三家公会混战心花怒放的烟雨楼众人此时有些慌了神,看着傻愣愣杵在原地风中凌乱的两个蓝溪阁骑士,而boss却没有回头的迹象心道不好。
黄少天疾跑着往看戏的烟雨楼方向奔去,喻文州将麦克风递到他嘴边:“靠靠靠BOSS被中草堂和霸气雄图抢走啦!”黄少天面不改色地大喊道。

此话一出便从耳机旁听到无数人在骂娘,烟雨楼绝大部分都是远程以元素法师为主,本来近战就少得可怜刚刚还被蓝溪阁的精英队灭了几个,指挥果断下令所有远程对着中草堂和霸气雄图开火。

“所有近战全部撤离!”

“暗夜斗篷放! ”

“圣诫之光放!”

黄少天立马在频道里命令。

暗夜斗篷伤害不高但是抓取范围大,随着黄少天指令下达,数张巨大的黑色斗篷在两家公会的头顶罩下,形成大片大片的阴影,被暗影笼罩的人群瞬间被圈住,斗篷再一收束,各个斗篷内所有人都被捆缚在了一起,两家公会的人顿时叫苦不迭。

霸气雄图的人更是憋屈,尼玛,眼见驱散粉时效刚过,又来这招,这是把我们当怪聚了吗?还让不让人活了!真尼玛糟心!

这还没完,看着牧师们伤害提高30%的圣诫之光在头顶铺洒开来,众人心里大叫药丸,这是要准备绝杀的节奏啊!!

黄少天迅速下令:“大招轰!!”

一时间来自烟雨楼和蓝溪阁两家公会远程的各种高伤大招群伤技能在战场中央绚烂炸开,各种激光炮、花式手雷、炸弹、毒气轰炸,硝烟刹时冲天,天上电波雷劈不断,火海熊熊燃烧,技能层出不穷。

十数道来自蓝溪阁的死亡之门瞬间笼罩了整个战场,阴森的黑气更是为战场增添了死亡气息。

烟雨楼的元素法师们尤其狂野,各种魔法在波动雷电在咆哮,一道道闪着寒芒的电光从空中劈头盖脸的砸下,混杂着无数烈焰和暴风雪,风暴卷起飞沙走石,在气流冲击下周围的一切事物形同枯槁。

战场早已分不清谁是谁,身处中心的两家公会已经完全绝望了,面对好几十号远程的狂轰滥炸毫无还手之力。
他们本来就不是精英队,装备都只能算过得去,高伤大招能顶几下?即使火力并非集中在一个点,被大招波及到那也够喝几壶的,吃上几记大招的人都已残血,好些装备不怎么样的已经阵亡,未被暗夜斗篷束缚的人情况也没好到哪里去,开着BUFF四下逃窜却被满屏死亡之门的触手抓个正着,逃出升天的不过寥寥二三人,战场一片鬼哭狼嚎,惨绝人寰。

“所有人停止攻击,后退五个身位格。”黄少天突然命道。

蓝溪阁众人正轰得畅快,被他的指令弄得呆愣了一下却也乖乖的退后。

刚站定只见BOSS甘烈挥舞着大剑往地上重重一插,送出的寒冰波动剑意,剑身瞬间寒芒大盛,剑气霎时四溢,凝成冰晶磅礴的铺地而过,无比壮观夺目。

赫然是魔剑士的技能:寒冰波动剑。

BOSS狂暴了!

BOSS生命下降到10%时会红血,红血时BOSS会暴走,这是荣耀中恒古不变的规律,此时所有人看着只剩8%血的BOSS都有些错愕,十秒不到的时间就掉了15%的血,而且BOSS8%才开始暴走,连BOSS都被轰得僵直成这样更别说中草堂和霸气雄图,啧啧.......

“六星光牢准备!”

“所有近战待命。”

众人还没来得及欣赏地上的尸体黄少天命令又下来了:

“烟雨楼方向准备!”

“六星光牢放!近战冲!”

随着黄少天指令下达,只见烟雨楼方向凭空降下数道光柱,光柱上的咒术不断闪烁着光纹,光纹更像是一个个难解的古文字,神秘又诡异。
不过瞬息之间光柱便凝成一道道光牢。

六星光牢,荣耀第一禁足技能,封禁一切没有伤害却也无法破坏。

想解除六星光牢,只有一种可能,光牢的时间到自己消失。除此以外,即使是施术者死亡,光星光牢也依然会存在。 它不属于状态技能,所以什么净化、驱逐、专注等统统无效。同理,角色的精神属性再高,抗性再好,也没有办法提前冲破六星光牢。

蓝溪阁什么职业最多?

剑客和术士。

喻文州和黄少天看着满屏的金色光牢大叹浪费,烟雨楼尚在对着BOSS愣怔,六星光牢已铺天盖地而至。
蓝溪阁的近战们以锐不可当的气势冲入人群,大招早已蓄势待发,安静了两秒的战场顿时又杀声震天。

被近身的远程们毫无招架之力,随着黄少天直冲云霄的文字泡和声波攻击中烟雨楼已哀鸿遍野,溃不成军。

战争宣告结束。

薛洋瞠目结舌地看着化作焦土的战场,一脸震惊。

.......这就被灭光了?

迎空海峡硝烟散尽,蔚蓝的天空中悬浮着几朵绸缎般的白云,几只海鸟自由的在空中翱翔,波光粼粼的海面被阳光点缀成淡淡的金色,海浪一波接着一波拍打着岸边的礁石,绽放出无数纷飞的礼花,一望无际的海面与天相接,蓝溪阁人人高声欢呼,剑圣二字响彻云霄,久久不息。

让人顿生万丈豪情。

从一开始蓝溪阁被全力压制到三家公会全灭,总过程薛洋参与了不到十分钟,看着屏幕中一个个雀跃的身影,听着耳机里欢快的声音,他们的喜悦带给他全新的体验,最直观的感受,透过游戏里手舞足蹈的角色好像已经看见了每台显示器前开心的笑脸。

薛洋被他们的情绪感染着,原来有人一起并肩作战的感觉是这样的。

评论(6)

热度(4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