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 昔 月 。

吃不到想吃的粮,很忧桑。

【薛洋在全职】君归路 四十二

*穿越狗血

*薛洋中心

四十二

张叔检查了一下薛洋裹着绷带的伤口又将已经止血的手腕包扎好,抹了抹额头上的汗水火急火燎的往医院奔去了。

徐景熙从浴室里接了盆温水出来,喻文州坐在床头拧了一把毛巾给他擦拭唇角残留的血迹。

整个房间都静默着无人出声。

又是这种糟糕的感觉,像是回到了半个月前,那时薛洋也是这样奄奄一息的躺在床上生死一线。

喻文州轻轻帮他把被子盖上示意大家出去说,拍拍黄少天的肩膀让他留在屋里。黄少天坐在床沿理了理薛洋额上的碎发,指尖在他毫无血色的脸上轻轻摩挲,紧抿着唇,眼眶通红。

蓝河接到喻文州的电话就十万火急的就冲了过来,在门口缓了缓气才走进609,喻文州和黄少天都守在床边,床头还挂着吊瓶,看着地上的已经凝固的血迹蓝河不禁倒抽一口凉气,稳了稳心神上前查看。

薛洋脸色看起来有些苍白,长发也微微有些凌乱,被子盖在肩部看不出其他异样,现在闭着眼睛就像只是睡着了。

喻文州起身走了出去,蓝河跟上喻文州的脚步出了房门。

“张叔刚刚彻底检查过,阿洋现在体征已经恢复正常。不过还是谨慎一点好,之前的事情有些诡异,如果有什么异常你就打我和张叔的电话。”喻文州拍了拍他肩膀慎重的道。

蓝河郑重地用力点头。

下午喻文州和黄少天都去了训练室加训,蓝河一个人守在床边,看着薛洋苍白的脸色心里有些难受,昨天明明还神采奕奕的和他玩着荣耀,现在却了无生气的躺在床上一动不动。

蓝河深吸一口气抹了把脸,起身打开窗户透气。

良久才呼出一口气,替床上的人掖了掖被角搬过电脑桌,心不在焉地登录会长号继续和七大公会的人周旋。


一番大乱战后,看着车前子的垃圾话和君莫笑无耻的压榨与嘲讽蓝河不自觉的揉了揉酸胀的太阳穴,和这些人打交道还真是心累啊。身心俱疲的退出游戏看了看时间已经过了9点,喻队和黄少还没回来。

也对,明天有比赛。

喻文州和众人带着食盒匆匆赶回,蓝河正坐在床边帮床上的人擦拭,见薛洋还是在沉睡,摸了摸他的额头,转身示意大家先吃饭。众人或坐或站索然无味的的吃着饭,边吃边放低音量询问蓝河薛洋下午的情况。

临走前蓝河看了看守在床边一站一坐的喻文州和黄少天,默默把躺在角落里落灰的两张折叠床挪出来清理干净。


第二天晚上蓝雨对微草的比赛蓝雨胜了,然而薛洋还是没醒。

张叔再三检查也都表示生命体征正常没有任何异样,这样的情况即使送去医院也不会比现在好,思来想去后把小瓷瓶的丹药拿了一颗去化验。

三天…

四天……

五天………


薛洋身上的纱布早已经拆下,春节快到了。

喻文州捂了捂薛洋因为长时间吊水变得冰凉的手,黄少天擦着头发推门进来对喻文州道:“队长你去洗澡吧。”

喻文州边应好边帮薛洋掖好被角,刚起身忽然发现床上的人眼睫好像颤了颤,喻文州急忙俯下身急切的唤他,黄少天也连忙上前。

薛洋紧闭双眼眉头微蹙,睫毛轻颤似要苏醒。

黄少天轻轻拍了拍他的脸,急切的在他耳边唤道:“成美快醒醒。”

薛洋皱着眉头缓缓睁开迷蒙的双眼,微微转了转眼珠又慢慢阖上。

好一会儿才又睁开眼睛,眼神清明的看着他们。

喻文州和黄少天喜不自禁的看着他,薛洋揉搓着眼睛疑惑的问道:“怎么了?”久未开口的嗓子有些沙哑。

喻文州连忙去倒了杯温水过来,黄少天垫高枕头扶他起身。

喻文州拿开水杯担忧的问道:“现在感觉怎么样?有没有觉得哪里不舒服?”

薛洋看着喻文州和黄少天忧心的表情咂咂嘴道:“没有。”

喻文州蹙着眉头一脸怀疑的看着他:“真的?”

薛洋立马挺起胸膛,还活动了下左手做证:“真没事儿,这不挺好的吗。”

黄少天看着他无力垂下的手臂捏了捏他装腔作势的脸蛋儿气呼呼的说:“这还叫挺好?到底是哪里好了?一睡就是十多天你知道我们有多担心吗?你到底知不知道你当时的情况有多吓人?一屋子的人都快被你吓跪了好吗?小命都差点没了还挺好?你骗鬼呢你?你是为了修复手臂才差点把命搭进去的吧?不是说好等伤势痊愈才开始的吗?”黄少天死死盯着他。

薛洋听着黄少天连珠炮的反问愣了一下,挠着脸把头转到另一边躲开他探究的眼神。

黄少天那个气啊,看他那心虚样,一看就不对,气势汹汹地掰过他的脸:“说!老实交代到底怎么回事?为什么那么凶险?地上那个图案是个什么鬼东西?还有为什么伤还没好就胡来,你到底在急什么?”

薛洋看着黄少天不问清楚誓不罢休的样子张了张嘴还是不吭声。

黄少天双手扯住他两边脸颊凶巴巴的道:“你说不说!!”

薛洋眼神四处乱飘,低下脑袋心虚的小声道:“想快点玩儿荣耀……”

后面几个字几乎低不可闻,但两人都听清楚了,同时惊愕的看着他,半天合不拢嘴。

“你说什么!你再说一遍!!”黄少天猛然起身愤怒的咆哮道。

薛洋被他吼得耳鸣,反射性抬头看了他一眼吓得猛地紧紧闭上眼睛,脸都皱成一团。

黄少天气得脸色涨红,怒不可遏地指着他的鼻子训斥道:“难道游戏比你的性命还重要吗?几天你都等不及了?你急什么急?非要把命搭进去才甘心吗?”

薛洋紧紧闭着眼睛垂死挣扎地为自己辩解:“就算等伤完全好了也不会比现在好多少的。”

这话不说还好,黄少天顿时气得发抖:“呵呵……是吗?这话听着可真是够新鲜的啊!真不记得当初是谁信誓旦旦的和我们拍着胸脯保证说没有问题的?你这叫没问题?我记得当初你可是说的很轻松啊,一副信手拈来言之凿凿的样子,我怎么就没听你提过会有这一茬?啊???”

薛洋这才意识到给自己挖了个坑,连忙望着喻文州求救。
喻文州接收到他的求救信号,定定的看着他,扯了扯嘴角微微一笑,眉头一挑:“其实我也挺想听听……”

这下直接掉坑里爬都爬不出来了。

薛洋顿时觉得现在还是晕过去比较好,索性放弃治疗破罐子破摔,看着他们梗着脖子回道:“都说是禁术了当然是要付出代价的嘛。”

“那你还敢用?”黄少天怒斥道。

薛洋立马为自己正名:“我只是超之过急才会被禁术反噬的!”

又哪壶不开提哪壶。

“你还敢说!!!”黄少天恶狠狠地瞪着他。

薛洋缩了缩脖子选择闭上嘴,埋着头准备硬扛黄少天的狮吼功。

忽听黄少天有些疲惫的声音传了过来
“你就不能爱惜自己一点吗?你到底有没有考虑过我们的感受?”

“如果今天躺在床上昏迷不醒的是我们你会是什么样的心情?”

“别拿自己的性命当儿戏,对我们来说.......你很重要。”

“起码对于我来说,比起你能想象到的还要重要很多、很多。”

“所以,别再这样了。”


评论(6)

热度(4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