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 昔 月 。

吃不到想吃的粮,很忧桑。

【薛洋在全职】君归路 十九

*穿越狗血

*薛洋中心

十九

让蓝河先看着会,喻文州心塞的去了队长室收拾明天要带的东西。

 

收拾得七七八八,忽地想起被放在小柜子里的破碎衣裤,是第一次见薛洋穿的那套黑色古装。

当天太过混乱,随手就放在不怎么使用的小柜子里,现在打开小柜子一阵腥味飘出,喻文州拿过垃圾袋把已经变得破破烂烂的衣服装进去准备一会丢了,忽地从衣物里掉出个东西,拾起来一看,是个黄色的小袋子,像以前用的钱袋,很是精致。

整个袋子呈金黄色,倒是和少天的发色有点像,上面用金线和银线勾勒出一朵金星雪浪,金色为蕊,银色为瓣,花瓣争相交错层层叠叠地绽放着,好不精美,袋口用一条金色丝线编织而成的绳子系着,不知道有什么用途。

 

把破碎的衣物装好丢到垃圾桶,拿着明天要带的东西去了609,路过黄少天门口只听里面一阵嚷嚷,估计是又跑去骚扰叶秋了。

“少天,你东西收拾好了没?”喻文州推开他虚掩着的门。

“还没。”刚刚被薛洋噎了一肚子气,实在气不过,从床上爬起来通过骚扰叶秋发泄发泄。

“那个是什么?”黄少天眼尖的发现喻文州手里的金色袋子。

“不知道,阿洋的东西。”

“给我瞧瞧。”黄少天拿过喻文州手里的袋子,摸着下巴翻来覆去的看了好一阵:“和我头发颜色一模一样。”

“……..”等了半天你就给我说这个。

喻文州果断回了609,黄少天也跟过来凑热闹。

 

二人进门薛洋头都没抬,连眼神都没分个给他们。

“……..”喻文州

“……..”黄少天

“……..”蓝河

你还记得当年大明湖畔的保姆小分队吗?被始乱终弃的三人顿觉好心酸啊!这个世界究竟怎么了…….

 

喻文州果断夺过负心洋的手机。

薛洋嘟着嘴一脸委屈的望着他。

“咳”把手里的东西给他看:“这东西是你的吧?”

“……..”薛洋一脸惊讶。

“我还以为丢了呢。”喜笑颜开的接了过去,拇指轻轻地摩挲着那朵金星雪浪,似在怀念着谁,整个人都变得神采奕奕,与之前的态度相差了十万八千里。

喻文州见他终于正常了便问道:“是什么?”

“乾坤袋啊。”一脸你这问题真傻。

“乾坤袋..……是那个乾坤袋?”喻文州一脸震惊的问道。

“…….哪个乾坤袋?”薛洋茫然。

“……….”不知道该怎么回答,想了想,指着他手里的东西换了个说法道:“它有什么用途?”

薛洋翻了个白眼,拿着乾坤袋就开始往外倒,顿时床上多出一堆东西,瓶瓶罐罐,杂七杂八的书页和符篆,黑白黄色的衣物,还有些不认识的东西晶晶亮亮,琳琅满目,让人目不暇接。

三人好一阵惊讶。啊!这比看御剑还新奇……

 

只见薛洋拿了一个白瓷瓶,呲牙咬掉瓶口塞着的红绸,往手里倒出一颗莹白色的小药丸,张开嘴就往里扔。

“……..”好想问那是什么。

只见他咽下那颗药丸就闭上眼睛开始盘腿打坐。

三人就这样傻傻的看着。

 

半小时后……

薛洋调息过后顿感神清气爽,先是活动了一下脖子,手臂,再到腿脚,心里感叹,有丹药辅助就是好啊。

三人只见他面向床边坐着,把双腿放到地上。

……..开始拆膝盖的纱布

喻文州抓住他的手用眼神询问。

薛洋笑笑道:“没事儿,应该好了~”

喻文州放开他的手,开始帮他拆解绷带,蓝河也开始拆另外一条膝盖的绷带。

拆完一看,果然已经好得七七八八了,只剩些淡淡的青紫。

“仙、仙丹啊!”蓝河结结巴巴的表示惊叹。

薛洋翻了个白眼:“仙什么丹啊,这里本来就是皮外伤,看着吓人而已,养都养了这么多天。”

喻文州连忙问:“那你身上的伤呢?”

“有丹药辅助的话大概也要大半个月了。”说着摸了摸左肩上的绷带“脚的话也就三两天的事。”

三人当初可是见证过那双惨不忍睹的脚丫子,顿感这药丸和仙丹比也差不了多少了。

 

薛洋开始整理床上的东西,三人在一边好奇的问这问那。

蓝河指着一个小瓷瓶问:“这个也是丹药吗?”

薛洋看着他笑得一脸阴邪:“你要试试吗?”

蓝河看他阴笑的表情缩了缩脖子,直觉那不是什么好东西,赶紧连忙摆手说不用了。

喻文州看蓝河的表情甚是好笑,伸手拿过那个瓶子观看,连瓶子都没看清楚就被薛洋劈手夺了过去。

薛洋眉头紧皱的吼道:“不要乱碰!”

 

房间里瞬间安静得如针落有声。

 

…….卧槽!队长被吼了!

 

…….卧槽!喻队被吼了!

 

…….世界末日要来临了吗?

 


评论(4)

热度(5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