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 昔 月 。

吃不到想吃的粮,很忧桑。

【薛洋在全职】君归路 十四

*穿越狗血

*薛洋中心

十四

所有人被这反转惊得心脏骤停魂飞天外。

 

 喻文州看着缓缓向他走来的人。

 

长发纷纷扬扬,自顾自地在风中摇曳。白色衬衣上已经浸出不少血迹,红得刺眼,刺得人眼睛酸疼。腿根以下光裸着,被降灾划破的脚底鲜血直流,步履蹒跚却不偏不倚的走向他,身后已经被血色拉出一条惨烈的路标。

 

 啊。是又把我当成了那个人了啊。

 

喻文州在心里苦笑,脸上看不出什么表情,只有攥紧的双手背叛了他。

 

薛洋越走越慢,步子越迈越小,双腿沉重不堪,像是系了千斤负重。

 

每走一步都像是在跨越万千沼泽。

 

就快到了……

 

晓星尘在等我,再往前一点就好。

 

再往前一点……

 

再往前一点…….

 

终是眼前一花就要倒下……..

 

膝盖接触到地面的瞬间慌忙用降灾拄地,撑住身体。

 

坚硬的地面与膝盖碰撞,在这静寂的寒风中发出‘嘭’的一声闷响,分外清晰,震得人心尖发颤,膝盖已然见红,所有人都倒吸一口凉气,却无人上前搀扶,在那个人眼睛里只有他眸中倒映的人。

强烈又执着,没有别人介入的余地。

仿佛万物皆虚,唯有他眸中的人才是唯一的真实。

 

薛洋双膝跪地,拄着降灾,发丝随风乱舞。

 

倔强的不肯低头。

 

用通红的双眼微笑着,坚定地看着他眼中的晓星尘,张嘴无声的说了两个字

 

‘等我’

 

 黄少天已经蹲在地上捂着嘴泣不成声。

 

撑着降灾颤颤巍巍的缓缓站起,血从惨不忍睹的膝盖流向小腿,流过脚背,流在他到过的地方。

 

喻文州再也忍受不了了,红着眼眶冲上去一把将他抱住。

 

薛洋丢掉手里的降灾用仅存的右手紧紧回抱着,头靠在他的肩上。

甜腻腻的说

“道长~”

“我想吃糖~~”

 

呼吸打在耳边极为炽热。

 

喻文州弯腰,右手捞过腿弯将人打横抱了起来。

长发随波逐流地散在风中飘摇。

 

蓝河迎面奔来,将羽绒服盖在他身上,眼眶泛红。

“打电话。”

意外的简洁。

一众人着急忙慌地跟上喻文州的步伐,却在出电梯门的时候怔住了,大半条走廊都是血迹,队长室的门横尸当场,简直就是惨绝人寰的案发现场,宋晓提着降灾的手不禁抖了抖。

郑轩慌忙扶住摇摇欲坠的黄少天。

喻文州眉头紧蹙,抱着薛洋站在门口看了眼报废的房门开口:“帮我拿下电脑旁的钥匙。”

蓝河迅速冲进屋里拿出一大串钥匙。

“609”

蓝河边找房间号边查找钥匙上的标签,手忙脚乱的开了门。

空气有点闷,赶忙整理了一下床铺开了空调。

喻文州将薛洋平放在床上解开衬衫,整个腹部的白色绷带早已被血色浸透,胸口的纱布也没好到哪里去,惨不忍睹。

这双电竞选手的手此刻抑制不住颤抖,小心翼翼地拆开这刺眼的鲜红绷带。

黄少天撑坐在床头,身体在微微颤栗。

蓝河红着双眼,咬着唇冲出了房门。

一旁的几人心惊肉跳的看着这一幕,不自觉都屏住呼吸,喻文州深吸一口气,谨慎地解下覆在伤口的最后一片纱布。

狰狞的伤口争先恐后地挣扎出来博人眼球,整片皮肤都是刺目的血色,众人满眼除了红色什么都不见。

蓝河小跑着进门正好看到着让人胆战心惊的画面,端着的水撒了一地。

喻文州在盆里拧了一把,小心翼翼地擦拭伤口周围的皮肤。

血液在清水里绚烂地晕开,惊艳又惊悚。

蓝河慌忙跑出去又端了一盆清水,身后跟着匆匆赶来的张叔。

 

评论(9)

热度(4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