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 昔 月 。

吃不到想吃的粮,很忧桑。

【薛洋在全职】君归路 七十九

*穿越狗血

*薛洋中心

七十九

“不能剪!!”蓝河被薛洋的动作给吓了个哆嗦,连忙制住他不安生的双手,生怕他从哪里掏出一把刀啊剑啊什么的直接把头发给削了。

蓝河咽了口唾沫才看着满脸问号的薛洋接着说:“你可千万别剪啊,大不了我帮你洗还不成么?虽然我不知道你把头发剪了喻队和黄少会是个什么反应,但是老妈和经理是一定会哭的。”

“.......会吗?头发而已,哪有那么夸张。”薛洋不信。

蓝河非常肯定以及确定的点头,无比认真无比慎重的看着他说:“先不说经理了,就说咱妈吧,你说她是不是每次都抢着帮你洗头?是不是经常夸你头发长得好?是不是经常摸着你的头发把玩?还抢着帮你梳头对不对?”

薛洋被问得一愣一愣的,张着嘴呆呆地点头。

“这些都足以说明她是真的真的很喜欢你的头发对吧?所以呢,你要是把它们剪掉她是真的会哭给你看的。你瞧.......”蓝河将他披散的长发拢到身前,苦口婆心的劝导:“长这么长多不容易,剪了多可惜啊,应该养了很多年了吧,你舍得吗?乖啊听话,你也舍不得老妈哭吧?”

话都说到这个份上了还能怎样呢,薛洋只得作罢。

蓝河这才放下心来大呼一口气,虽然老妈会不会哭蓝河不确定,但他很确定的是经理一定会被气到吐血。

蓝河欣慰的摸了摸他的长发说:“我去调水,你快些脱了过来,洗掉酒味儿就好,早完早睡。”

薛洋吐掉嘴里的漱口水乖乖应是。

蓝河将外套放在浴巾架上,鞋子一脱裤腿一捲,挽起袖子就拉开浴室门忙活起来。


“阿洋你好了........没?”蓝河看着将衣物踩在脚下的薛洋,眼皮忽然跳了好几跳,“.......你带换洗衣服了没?”

薛洋边扯内裤边抬头看了他一眼反问:“衣服不是都在你包里吗?你和妈一起收拾的么,你忘了?”

蓝河一脸哀伤的说:“可我什么都没带,就带了一钱包一手机,口罩还是在机场买的呢。”

薛洋看着被踩在地上的衣服也有些无语。

“要不我去找叶神借来穿着先?”蓝河试探性的问。

“谁要穿他的啊!切!”薛洋激动的拒绝,满脸嫌弃。

“那你是想裸奔吗!”蓝河郁闷。

“裸就裸!都是男人怕什么?”薛洋插着腰豪迈的说。

“这不是在蓝雨啊大侠!真是败给你了!”蓝河捂脸,寻思了一下说:“算了,你乾坤袋呢?应该还有衣服的吧?”

薛洋想了想,开始蹲在地上翻找:“好像还有一套吧......金星雪浪袍之前脱在喻家了,应该在文州那里,那套黑的又被爹娘扣在了家里,喏.....就剩这一套了。”薛洋起身抖了抖那套白袍。

蓝河将花洒固定好,光着脚丫蹿过来,摸了摸中衣和内衣的面料和厚度:“那今晚就先穿这个睡吧,在屋里应该也不冷,别出门就行,等明天再给你买。”

蓝河将衣袍接过手,小心翼翼的挂好,生怕薛洋大咧咧的又给弄脏弄湿了。


两人一个搓澡一个洗头,一个穿衣一个吹发,双管齐下倒是捯饬得很快,蓝河梳了梳他顺滑的长发,将外袍取下给他搭在肩上才开门,把站着都快睡着的薛洋往卧室里拽。

“阿洋先别睡,你有药膏没?”蓝河拍了拍薛洋的脸蛋。

薛洋眼皮子都快撑不住了,困倦的趴在床上口都懒得张。

蓝河扒下他的亵裤,在本来就红红的屁股上不轻不重的拍了一巴掌。

薛洋瞬间酸爽得直抽抽,捂着屁股睁开眼,气急败坏的转头看着蓝河说:“你干嘛啊?”

蓝河叹气说:“屁股不要了吗?有没有消肿化瘀的药?你喝太多酒了,屁股不擦点药明天会肿的。”

薛洋抽着嘴角从乾坤袋里摸出一盒药膏丢给他说:“明明是你下手太重了好吗?也不知道轻点儿!痛死我了。”

蓝河瞧着那个红印也觉得有些狠了,打开盒子挖了一小块边涂边说:“怪我?谁叫你喝那么多的,不痛你记得住吗?你再敢喝这么多下次还掐!”

薛洋默不作声,将脑袋埋进软软的枕头里当作没听见。

蓝河无奈的在他头上撸了一把,拉好被子给他掖了掖,把外袍和腰封平整的放在床头,又将空调调低了些才关灯进了浴室。


蓝河冲了个热水澡,把薛洋扔在地上的衣物匆匆收拾了一下,拿了药膏咚咚咚的下了楼。

楼下只开了一盏节能灯,叶修正专注在电脑前和一队人分着Boss的战利品,蓝河默默拉开旁边的椅子安静的坐下,没出声打扰。

“上来玩会儿?”叶修将随手组的野队解散后扭头问蓝河。

蓝河看着已经49级的君莫笑免不了有些心潮澎湃,能和顶尖大神面对面的玩儿游戏是多少玩家们梦寐以求的幻想,蓝河也不例外,现在却只能遗憾的摇摇头:“不了,明天要早起,也没带卡。”

叶修眉头一挑,说:“那你还不去睡?特地来看哥?”

蓝河不好意思的笑了笑,挠着脸说:“啊,来看看你,阿洋手下没什么轻重,你还好吗?”

叶修抖了抖烟盒递给他:“抽吗?”

蓝河摇头。

叶修耸耸肩,点了支烟操作着君莫笑往主城走,看着屏幕轻描淡写的说:“你这不看到啦,好手好脚的,没啥事儿。”

就算叶修不说蓝河也知道今天的事情远没有他本人的态度那么轻松,蓝河心中过意不去,歉疚的看着他的侧脸问:“那手腕呢?我拿了阿洋的药膏,擦点儿吧。”

叶修停下操作,撸起一小节袖子看了看手腕那几个指印说:“你不说我都忘了,那就来点儿呗.......”

叶修拉起袖子,理所当然的将手腕凑到蓝河面前等伺候,蓝河也没什么异议,开了药盒将他袖子又往上推了推,叶修也顺势箍住厚厚的衣袖配合他上药。

蓝河挖了一块药膏涂在他手腕上,再细细的均匀的抹开,力道拿捏得刚好,不轻也不重,叶修本来想哼哼两声逗逗他都没好意思,倒是忽然想起一件不太美好的事情来。

叶修扯起嘴角笑得一脸奸诈,看着兢兢业业涂抹药膏的蓝河意味深长的说:“蓝河啊,哥一直以为你是个厚道人,没想到也挺贼的嘛,呵呵.......”

蓝河茫然的抬起头:“.......我怎么了?”

叶修松开衣袖,拿下叼在嘴上的香烟,慢悠悠的弹了弹烟灰才出声调笑道:“哟,别告诉哥你忘记了啊,你小子居然套我信息,让你弟弟来找我寻仇,你不厚道啊!本来以为你是难得的一股清流呢,没想到居然也这么阴险啊,真是看错你了,亏得哥这么信任你,唉!还真是受打击啊。”

叶修满脸哀伤的连声叹息,却不动声色的欣赏蓝河脸上风云变幻的神情。

“你辜负了我的信任。”蓝河有些理亏,刚张嘴想说点儿抱歉的话补救就被叶修插了话。

“你不厚道。”

“你欺骗了我的感情。”

“你深深的伤害了我。”

“停.......!!”蓝河每次试图出声都被叶修噎回喉咙,这些话更是越听越不对劲儿:“大神你也太夸张了吧?”

叶修完全脸不红心不跳:“我在实事求事,哪里夸张了?你看哥的脸就该知道哥是个多么正直的人了。”

蓝河看着他白得近似病态的虚胖脸已无力吐槽,最终还是无奈的问:“那么,最后你想要表达什么呢?”

叶修看着他一脸“你小子真不上道”的表情说:“我意思表达得很清楚了啊,你伤害了我对吧?”

蓝河使劲搓了一把脸,将快要扭曲掉的表情给扭了回来,才说:“你继续.....”

叶修一本正经义正辞严的说:“所以你不应该补偿补偿哥吗?”

原来在这等着他呢,蓝河深吸一口气微笑着说:“那您想怎么补偿?”

叶修搓了搓手腕,迅速从文档里调出一份材料清单,清了清嗓子正色道:“材料照这个来一份,就当心理补偿了,还有你来兴欣帮我带带呗,就半个月,权当精神损失费。”

妈蛋!就知道会是这样!!!

蓝河愤怒地拍案而起:“我靠!你怎么不去抢!敢不敢再黑点儿!”

叶修见他激动的反应着实好笑,准备再添一把火,佯装思索后调出千机伞下级完整的升级材料清单扫了几眼,指着屏幕转头认真的对蓝河说:“还有这几个.......”

“没门儿!一个都别想!”蓝河现在特别想把药膏糊到他脸上。

“别呀,咱再商量商量呗,哥退一步好了,后面这几样不要了,看哥多大气。”叶修欠揍的说。

蓝河不断的深呼吸,一再提醒自己要冷静:“趁火打劫的行为也能叫大气?真是长见识了,你开的这些材料大部分都是野图Boss掉落的高级材料,你当那是副本Boss每天都可以刷的吗?何况现在整个十区的等级都没上去你让我上哪给你弄去,你不如去抢好了。还有啊,上次帮你管理公会只是一次特例,现在想都别想,而且月中眠他们不是已经在兴欣了吗?为什么还要我去?你也太贪心了吧,要了材料还要劳力。”

阿洋,我后悔了,你还是把这祸害给带走吧。

叶修呵呵一笑,整个人都惬意地往椅背上靠了靠,枕着手臂面不改色的望着蓝河说:“难得有这样的机会嘛,不贪点儿多对不起自己,这些材料我不急的,你们什么时候刷到什么时候给,我还信不过你么?哥这段时间冲神领实在一点儿时间都抽不出来,月中眠他们虽然都是老手,可是论管理公会这方面还是你比较有经验啊,帮我带带呗,你传授他们些经验,以后不也省了你很多事儿么?你说对吧?”

蓝河简直被气笑,一屁股坐回椅子上说:“材料又不是我私人的东西,那是公会财产,就算刷到了也是上缴战队不可能因为个人的原因给你,想都别想。”

叶修无所谓的说:“这个好办啊,你可以来兴欣嘛,带着兴欣的人去刷不就两全其美了。”

“您考虑得真是周到啊,我组织兴欣的人去帮你们抢Boss,到时候Boss抢到了材料也有了,你们兴欣就名利双收了,还顺便帮你管理了公会,一石多鸟皆大欢喜,那都帮你去了我蓝溪阁还要不要了?”蓝河一秒拆穿他的如意算盘。

“你们蓝溪阁财大气粗的,不在乎这点儿。”叶修说得云淡风轻。

“没门儿!材料没有,命就有一条,你要就拿去吧。”蓝河咬牙切齿的拒绝。

“呀,蓝河,你这是要跟给哥耍赖啊,你给哥挖了这么大一个坑,哥找你要点儿心理补偿怎么了?你这是肇事逃逸不负责任你知不知道?”叶修坐直身子一脸难以置信。

蓝河之前的那点歉意已经被叶修的厚颜无耻给彻底淹没了,没了顾虑头脑反而清晰起来,他笑了笑说:“哦?那就算我是那个肇事者,这责任也不全在我吧?我承认我是给你挖了个坑,但是别忘了,挖坑的工具可是你自己准备好的,如果不是你平白欺负阿洋谁吃饱了撑的给你挖坑?有因才有果,是你欺人太甚在前,阿洋报复你在后,你完全是自食其果,怪不得别人。”

这小子怎么突然变机灵了,居然套路不了他,叶修暗戳戳的想:“你这是强词夺理,哥不过嘲讽了他几句而已,你也太护短了吧蓝河?”

“他是我弟弟,我不护他难道护你不成!”蓝河一脸你能拿我怎样,抱着手臂靠在椅背上呵呵一笑,接着说:“还有,你敢说你只是嘲讽几句而已?你当我不知道吗?我也万万没想到啊,咱们堂堂的荣耀教科书居然欺负一个刚入门的新人小白,您也真是够威风的了,斗神的风采真是让我等凡人望尘莫及叹为观止啊。”

我去!!!太特么扎心了。叶修自讨了个没趣,脑子转了转,试图把蓝河又往补偿方面引导:“不管怎么说,哥精神上和肉体上都受到了严重打击,难道不应该拿点儿补偿吗?”

“应该的应该的。”蓝河欣然接受,继而悠闲的敲着桌子说:“既然如此那我们也来算算账好了。”

叶修一愣,问:“什么账?”

“当然是你刚刚说的这笔账喽,既然堂堂斗神都清要索赔,我们小家小户的当然更不能客气了是吧,这可不得计算一下我们的损失才能得出应有的赔偿么?”

“你有什么账可算的? 哥才是受害者好吗!”叶修额头滴下几滴汗来,这里明显有个大坑。

“不能以偏概全,你站在你的立场自然觉得自己是受害者。整件事情是因你而起,虽然中间发生了什么我不清楚,但是你现在明显安然无恙并没看出来有任何损失,所以,你把自己定位为受害者怕是不妥吧?反而是我们这边损失得比较多。”蓝河气定神闲的说。

叶修张了张嘴还没想出如何反驳,蓝河就伸出手掌摊到他眼前,微微一笑,一根一根的掰着手指说:“一,因为你的原因阿洋砸了我一台高配电脑,现在已经尸骨无存。二,从广州到杭州的来回机票,提醒:现在是春运期间。三,因为你所谓的嘲讽,阿洋受到了精神上和心理上的双重刺激,对他的心理造成了一定的伤害。四,因为担忧你的安危,我操心劳神的开导劝解阿洋,甚至因为你而引得我们兄弟不睦。五,因为怕你身首异处,我火急火燎的赶过来在门外吹了近两个小时的风雪从而导致我身体不适,这是精神上和肉体上的双重折磨。”

“我姑且想到这么多,我们也不用物质上的赔偿,材料更不需要,你只需要免费帮蓝溪阁刷一个月的副本记录就成。”蓝河悠闲的做出总结。

叶修被反将一军,看着一本正经胡说八道的蓝河一阵目瞪口呆。

这场谈判显然已经完败。

“蓝河啊,没想到你比哥还能讹。”叶修不禁抹了一把脸啧啧称叹。

“近朱者赤,跟你学的。”蓝河笑着说。

“真是青出于蓝啊。”叶修竖起大拇指。

“不及叶神万分之一。”蓝河谦恭道。

两人互不相让,针尖对麦芒,气氛剑拔弩张,一触即发。

一阵静寂的眼神较量后........


“噗哈哈哈哈哈........”

两人再也绷不住同时喷笑出声。

叶修在蓝河脑袋上撸了两把说:“你小子也太逗了,这伶牙俐齿的不去当律师简直浪费了。”

蓝河不好意思的挠挠脸说:“叶神见笑了。”

叶修收起烟盒,拔卡关掉电脑,仍旧止不住笑意的拍了拍他的肩膀说:“走喽,睡觉去。”


两人肩并肩的往楼上走,叶修突然说:“诶我说蓝河,你弟跟你的性格怎么相差这么多,他那个脾气火爆得哟,哥都还没开始点呢他就已经炸了。”

蓝河捂嘴直乐:“阿洋性情是有些乖张跳脱,跟初相识时性情已经温顺了许多,我身边的人也都和他相处得很融洽,是不是你们的沟通方式有问题?”

“也许,他心里对你还存有敌意也说不定?”蓝河想了想又补充了一句。

叶修随手关掉走廊的壁灯,坐到沙发上摸着下巴回想了一番之前出口的垃圾话:“有这么严重?”

蓝河打开饮水机拿出两个纸杯倒了两杯开水,在他旁边坐了下来,耐心的为叶修解释:“我之前说阿洋还是新人小白,这个真不是忽悠你,他才刚接触荣耀三两天,确切来说是刚接触网络,还没把网络和现实区分开来,我听他说起事情的经过,你的那些垃圾话我们听着心里郁闷郁闷磨磨牙也就过去了,本来嘛,这种游戏里的纷争在我们的眼里再稀松平常不过了,可他从没遇到过这样的情况,我们也还没来得及给他普及这方面的常识,所以他把你说的话当了真,觉得你是带着恶意在针对他,而且........”

叶修捧着纸杯暖手没插话。

蓝河小心翼翼的抿了一口滚烫的液体接着说:“而且你说的那些话每一句都是他的禁忌,结果会变成这样也就不难想象了,你们只是在错误的时间遇见了,如果事情发生在一个月后两个月后,同样的情形也许会有完全不同的结果。”

叶修捧着纸杯深思,蓝河半开玩笑的说:“事情都过去了,而且我看阿洋也没那么抵触你了啊,别担心了,他可能只是单纯的看你不顺眼而已。”

叶修直接朝蓝河丢了个眼刀子:“你这也叫安慰啊?”

蓝河抿嘴直笑:“我说真的啊,你之前说我护短,其实最护短的人不是我,而是他,只要是他在意的人,他才不会去管谁对谁错呢,对事不对人这句话在他那里完全就是反过来的。他不喜欢的人,做什么都是事倍功半,何况你们之间本来就还有嫌隙。”

“真的假的?他真这么任性这么不讲理?你真的不是在故意打击我?”叶修半信半疑,同时也惊讶这朵奇葩。

“啊,我也没办法。”蓝河也表示很无奈。

叶修犯愁了,捂着脑门儿颓废的往沙发上一倒:“那这要怎么搞?鬼知道什么时候又不小心犯了他忌讳,他总阴晴不定的,指不定就能给你来个特技,哥这把老骨头可经不住他拆的,你赶紧给支点招呗,不然哥这几天就难熬了。”

叶修表示对于之前的‘空中飞人’事件仍心有余悸。

蓝河见他一脸苦大仇深的样子着实好笑,使劲憋着笑一本正经的建议:“我觉得你少开口比什么都管用。”

“喂,够了啊,损上瘾了你。”叶修嘴角直抽抽。

“咳........好不容易抓到为自己报仇的机会,哪能就这么白白浪费了。”蓝河豪不客气的揶揄,憋笑憋得甚是辛苦:“再说了,阿洋的雷区基本都被你踩了个遍,你总不至于在同一个坑里摔两次吧。”

踩了个遍?这尼玛是得有多衰!

“那你到底有招没招?你是他哥,难道还不清楚他的脾性好恶么?别小气嘛,指点一下呗,大不了哥下次副本攻略给你们蓝溪阁免费咋样。”叶修不耻下问,不惜以利益诱导。

蓝河眉头一挑对这个意外的收获颇为心动:“这个嘛........”


评论(20)

热度(4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