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 昔 月 。

吃不到想吃的粮,很忧桑。

【薛洋在全职】君归路 七十七

*穿越狗血

*薛洋中心

七十七

薛洋气冲冲地拐了两个转角也发现好像路不对,借着昏黄的路灯打量了一阵空无一人的小巷有些傻眼。

空中依旧悠哉的飘着雪花,刺骨的寒风在空巷里刮得尤为激烈,远处似乎暗影重重,时不时的传来几声狗叫声绞得人心烦,薛洋郁闷的踹飞脚下的石子,使劲甩了甩逐渐开始昏沉的脑袋,暗自骂了一声后认命地观察周围的环境。

薛洋紧了紧怀里的陈果,身子微微下沉,脚尖着力,轻轻一点便跃上了一幢六层高的楼房。

“啊!!”陈果突然惊醒,被吓得不轻,反射性的搂紧了薛洋的脖子惊魂未定。

“醒啦.......”薛洋低头看着怀里的陈果略带歉意的开口。

陈果凝了凝神,抽手拍了拍狂跳不止的胸口,说:“.......是阿洋啊,我还以为在坐过山车呢,吓死我了......”

陈果吁出一口气,揉着眼眶看了看昏暗的四周问:“我们这是在哪儿?”

“在.......楼顶。”薛洋说。

“啊?.......楼顶?怪不得那么冷。”陈果不自觉的缩了缩脖子,睡意被吹走了一大半,整个人清醒了不少,拍拍脸问:“怎么没看见沐沐和叶修?”

.................


叶修背着苏沐橙一路小跑往薛洋的方向追,这追了两条巷子仍没见着人影,好在苏沐橙体重够轻,不然以这样的方式追人怕是早就歇菜了,眼瞅着又是无人的空巷叶修心下不免焦急起来,这小子不认路怎么就敢乱跑呢,何况还带着个人事不知的陈果,这天寒地冻乌漆嘛黑的要上哪儿找人去。

叶修这下可犯难了,一着急也顾不得大半夜的扰民了,背着苏沐橙站在原地清了清嗓子伸长了脖子张望,试探着叫了一声:“薛洋.......”

四下静寂如常,根本无人应答,声音小得连个回音都没。

叶修无语的对着空气翻了个白眼,索性把心一横,深吸一口气,扯开嗓子朝空寂的四周大喊:

“薛洋......”

“薛小洋......!”

“薛洋洋.......!!”

“薛大爷.........!!!”

他这几嗓子嚎出去声音一浪高过一浪,在夜深人静的夜晚显得特别凄惨瘆人,原本静悄悄的四周顿时民怨沸腾,骂娘声此起彼伏,灯光霎时明亮了不少,估计下一刻臭鸡蛋就该破窗而出了。

叶修不禁打了个哆嗦,立刻闭上了嘴,拿出吃奶的劲儿开足了马力借着灯光撒腿就跑。


薛洋老远就听到他的鬼哭狼嚎声了,此时和陈果悠闲的坐在楼顶边缘,两人暗戳戳的吃着糕点喝着小酒看戏看得津津有味。

叶修跑到转角处才停下来,蹭了蹭额上密密麻麻的汗水,抵着墙壁喘得上气不接下气。

“呃......叶修..........”苏沐橙无力的拍了拍叶修的肩膀。

“沐橙醒了啊。”叶修气喘吁吁的说。

“嗯,放我下来吧........有点反胃。”苏沐橙有气无力的说。

叶修一听连忙小心翼翼的将苏沐橙放下来搀扶着,“估计是刚刚跑太急颠着了。”

苏沐橙摆了摆手示意自己没事,倚着墙静静的缓了好一会儿。


“沐沐也醒了,咱们下去吧。”陈果嚼着点心口齿不清的说。

“好。”薛洋点点头,合上手中的点心盒递给陈果拿着,舔舔唇边的酒汁,拍拍屁股扶着陈果起身。

“沐沐!叶修!我们在这里!”陈果兴高采烈的朝下面两人喊。

静寂的空巷声音特别清晰明亮,叶修和苏沐橙同时往声音的源处看去,借着暗淡的灯光只能看见两个模糊的身影,二人却不疑有他。

苏沐橙朝楼顶两人开心的大力挥手,叶修也如释重负的长出一口气。

薛洋一手抓着酒壶,一手搂着陈果的腰身提醒她说:“要下去咯。”

“好啊好啊!”陈果借着酒劲儿兴奋的应道,完全没有一丝怯意。

薛洋甩了甩脑袋,拿着酒壶的手使劲揉了揉有些发花的眼睛,眨眨眼目测了一下与地面的距离也不磨叽了,揽着陈果利落的纵身而下。

“哇.......!”看着二人翩飞而来苏沐橙惊艳的叫出声。 

两人在苏沐橙的呼声中瞬息而至,除了落地时身形有些不稳,脚下有些踉跄外倒也没出什么问题。

“你小心些.......”叶修看得倒吸一口凉气,替两人狠狠捏了一把冷汗。

“哈哈对不住,光线太暗没看清。”薛洋笑嘻嘻的打着哈哈。

“是吗??”叶修满脸不信,这货明显已经醉了嘛。

“沐沐要吃点心吗?老板送的哦,这会儿还是热的呢,刚刚我们在楼顶尝过了,特别好吃。”薛洋直接无视了叶修的质疑声。

陈果乐呵呵的打开一盒刚刚尝过的点心,递到苏沐橙面前。

“真的吗,那我尝一下,叶修你也尝尝看。”叶修刚想拒绝嘴里就被苏沐橙塞了一嘴,苏沐橙则另外拿起一块送进嘴里品尝。

“呃.......”

香是挺香的,不过满口都是齁死人不偿命的甜味儿,简直让人开始怀疑人生。叶修敢打包票,这糖分含量绝对是正常点心的两倍以上。

“怎么样?好吃吗?”薛洋开心的咀嚼着嘴里的糕点,还不忘问几人的意见。

叶修保持着沉默,不动声色的暗中打量苏沐橙的脸色。

苏沐橙咽下嘴里的糕点,摸出纸巾给薛洋擦了擦嘴:“很香很酥挺好吃的,稍微甜了一些,你喜欢就多吃一点,下次过去我们再点。”

“嗯。”薛洋仰头将酒喝光,抹了抹唇角残留的酒液,将空掉的酒壶随手放回兜里开心的回应着苏沐橙。

“走吧回去了。”


昏黄的路灯将身影拉得老长,几人迎着风雪嬉闹着往回走,叶修心累的紧跟在后面,踩着三人的影子手忙脚乱的扶扶这个又扶扶那个,嘴上也没闲着的时候,一个劲儿提醒几人小心看路,反倒惹得三人哈哈大笑变本加厉的手挽手小跑起来,惊得叶修出了一身冷汗,连忙撒腿追上跌跌撞撞的仨醉鬼,心都快操碎了。

好在一路上有惊无险,也没谁磕个头撞个树什么的,叶修利索地抢了陈果的钥匙打开网吧的大门,迅速开了几盏灯这才有空喘息。

三人倒是不用叶修招呼,相互搀扶着迎着明亮的灯光嘻嘻哈哈往里蹿。

“阿洋.........”有些暗哑的声音毫无预兆的从阴影处传来。

几人同时诧异的回过头,好奇的望着声音的来源处。

薛洋愣了愣,抬腿往外走了几步,往阴影处定睛一看,突然一个闪身过去。

“小蓝!”薛洋惊呼,声音透着欣喜。

屋里几人一听也连忙往外快走了几步,陈果和苏沐橙直接蹿到阴影处,围着蓝河好奇的打量起来。

“阿嚏!”蓝河不合时宜的打了个喷嚏。

“抱歉啊.......阿嚏阿嚏!!”这刚说完又无法抑制的连打了两个,看着俩大美女窘迫的挠了挠头。

“还不进来等着结冰吗?”叶修见几人完全没有一点挪动的迹象,点了支烟背着灯光站在大门口提醒。

醉酒三人组这才反应过来,赶忙拉着蓝河往里带。

借着屋里的灯光蓝河也快速扫了两眼叼着烟的人。慵懒的神情,欠揍的口吻,熟悉的声音,无一不说明这货就是叶秋,蓝河一直悬着的心也放了下来。

很好,还活着,没缺胳膊没少腿儿。

待几人进屋后叶修就麻利地将大门给锁上了,反正闲来也无事便懒懒地站在一旁悠闲的吐着烟雾,默默围观这出兄弟重逢的戏码。

薛洋将羽绒服脱下披在蓝河身上,搓着他冰凉的双手眉头都蹙到一块儿去了:“这大半夜的,天还这么冷,穿这么单薄你也敢出门?”薛洋没好气地责问,捧起蓝河冰凉的双手一边哈着气一边揉搓。

手心传来的温热让蓝河心中一暖,之前在电话中情急之下话说得有些冲,两人语气都不太好,闹得有些僵,本以为薛洋没那么容易消气,一路上都忧心忡忡,深怕就此影响这来之不易的兄弟情谊,此时见薛洋眉眼间担忧关爱之色不减之前焦虑忐忑的心情也一扫而光。

蓝河喜出望外,抽手摘掉口罩笑得满口白牙,揉了揉阻塞的鼻子瓮声瓮气的说:“这不走得急么,忘记这边的天气了。”

薛洋愣了愣,忽然眉头一挑,面色不善地追问:“你走那么急做什么?”

“呃........”蓝河闻言,下意识往叶修那儿瞟了一眼。

“哦.....我知道了.........”蓝河话刚到嘴边就被薛洋截了去,突然一把拽过身后的叶修,看都没看他一眼,勾起一边唇角,皮笑肉不笑的望着蓝河说:“你是急着来看他的吧?”

叶修猝不及防的被拽了个趔趄,烟都掉到地上去了,虽然已经见识过薛洋阴晴不定的变脸速度还是狠狠地吓了一跳。

这小子怎么老是不按常理出牌!!这又是唱的哪一出?叶修盯着掉落在地上的香烟,满脸怨念。

蓝河也被这突兀的转折弄得有些措手不及,下意识想要上前拉开二人,可动作了一半便见薛洋面色开始往下沉,蓝河心中暗道不妙,直觉又要糟糕了,以免火上浇油明智地及时收住了动作,一时间愣在那里没了主意。

薛洋把蓝河的反应尽收眼底,恨恨地瞪了一眼被拽住的叶修说:“哼!我就知道是这样。”

叶修顺势回应了一个满脸无辜的表情以示清白,不过被薛洋彻底无视了。

蓝河连忙摆手说:“不是的,不是你想的那样。”

薛洋从鼻子里哼哼两声,压根儿不买账:“是吗?那你说是怎样的。”

随着话音落下,薛洋拽着叶修的手微微一施力。

叶修霎时倒抽一口凉气,郁闷的看着面前突然发难的薛洋颇为不解。

照理说两人已经渡过了势同水火剑拔弩张的危险阶段才对,之前因为自己作妖把他给逗急了也只是警告再三后才小惩大诫,尽管里面有陈果和苏沐橙的因素在,但也间接说明了两人之间的关系已经有所缓和,不然以他的脾性完全可以不动声色地使出让人痛苦万分的神鬼手段,绝没轻饶的道理。

相较于之前的主动找修理,自己现在明显就是被迫的承受迁怒,这货却是一言不发的就动粗,怎么说他与薛洋也算是勉强和解了,事情也早已经翻篇了,怎么蓝河一出现两人的关系又立马回到了解放前?这有些说不通。

“别动气,你们兄弟俩有什么话坐下来好好说。”真是神仙打架凡人遭殃,叶修简直欲哭无泪,绞尽脑汁也没把逻辑捋顺,眼瞅蓝河一时也没招儿,为避免悲剧再次发生在自己身上不得不谨小慎微的开口自救。

哪知薛洋一听更添怒意,眯眼劈头盖脸的就朝叶修吼:“闭嘴!关你什么事?轮到你说话了吗?”

原来您老也知道不关我的事?不关我的事那你还抓着我不放?叶修低头抹了一把脸上的唾沫星子敢怒不敢言,只得在心里腹诽。

这刚腹诽完叶修突然悲催的想起一件要命的事情:这、货、是、醉、鬼!

谁能和醉鬼讲道理啊?况且这位还不是一般的醉鬼,是动动手指头就能要人老命的醉鬼啊!真心惹不起啊!就说好像有哪里不太对,现在这种借酒撒泼的行为完全可以理解为是在耍!酒!疯!

尼玛!!!叶修头疼的捂了捂脑门儿,脸上大写的卧槽都快具现出来了,生无可恋的看着神色自若醉态毫无的薛洋心头直打鼓。

一个人喝醉了还能随心所欲的控制表情和神态么?不不不,那只能说明要么压根儿没醉,要么就是自控力极强极善伪装。

叶修比较希望是前者。

蓝河眼瞧叶修脸色突变,慌忙上前去解救他被箍住的手腕,无奈薛洋的手指楞是纹丝不动。

“阿洋你先松手,我话跟你说,我们去一边聊好吗?”蓝河急得直冒汗,一心只想先把叶修解救出来再计。

“哼!少来!有什么话在这里不能说吗?”薛洋手下再施力,完全不进套。

蓝河带着不安和歉意从广州一路直奔而来,只恐兄弟间生了嫌隙有了隔阂,本来有一肚子话想说,现在被薛洋这么一搅和完全一句都说不出来。

在薛洋一怒之下挂掉电话后蓝河就开始后悔,开始坐立难安如坐针毡,无论怎样宽慰自己都无法心安,生怕他在盛怒状态下做出什么无法弥补的事情,思索再三火急火燎地匆匆忙忙买了机票赶过来,为了叶修更为了薛洋。

其实他打从心底并不认为薛洋真的会在自己百般提醒下做出什么过分的举动,从薛洋一开始在电话中游刃有余的戏谑调侃说明他心中自有丘壑,能自己拿捏好分寸,只是当时在对话过程中被他口无遮拦的恶劣言辞和叶修奄奄一息的状态所冲击,才下意识自以为的自我判断出事态严重,从而导致自己开始变得强硬急躁起来,也因为自己强硬的态度才将他刺激到暴怒的状态。

这整个事件的发展自己真的厥功至伟,蓝河冷静许久后才理明白,也许自己在无意间放了一把大火。

而现在这把火的死灰让风轻轻一吹,又轻易的被撩燃了。

叶修额角也开始见汗了,即使隔着厚厚的羽绒服也能清晰的感觉到薛洋手下的力道,眼瞅蓝河愣在那里不出声,生恐事态又要往不可控的方向发展,连忙转头向两妹子紧急求救。

可这身旁哪里还有陈果和苏沐橙的影子。

叶修顿时傻眼了,一脸懵逼的左看右看,才在吧台那头搜寻到两妹子冒出来的脑袋瓜。

两人此时正毫无形象的趴在吧台边儿上看着这边三人,嗑着瓜子儿时不时交头接耳贼笑着低声窃语,完全就是置身事外看戏的大爷样,瞧着叶修望过来还开心的朝他挥了挥手互动。

完了,又是两个醉鬼。

叶修瞬间便打消了向两妹子求救的念想,继而重新把希望放回蓝河身上,看着一动不动的蓝河真是替他着急,可又怕蓝河一个冲动做出什么不当的举动反而激怒他,虽说这解铃还须系铃人,可别忘了对方还是个醉鬼啊,无理取闹可是他们的特权啊,道理什么的在他们面前那全是浮云,能听得进去才有鬼呢。

叶修权衡利弊脑子飞速运转,忽然灵光一闪计上心头,既然这讲道理没用那就别讲了,不如让蓝河施个苦肉计什么的,绝对分分钟奏效,肯定比自己讲一百句都要来得有用,只要薛洋转移了注意力那自己就得救了,只是看蓝河一脸呆愣的傻样恐怕很难开窍。

叶修在心中计较,打定了主意想趁薛洋注意力不在自己身上时找机会给蓝河打信号。

薛洋见蓝河许久不出声,心中很是不爽,呵呵一笑道:“怎地不说话?你不是有话和我说么?”

“我.......”蓝河张了张嘴,不知该从何说起。

“我什么我!你不就是来看他的么?”薛洋忽然攥起叶修的手腕在蓝河面前晃了晃,挑衅意味十足。

叶修和蓝河心头一紧,脑中顿时拉响了警报,都绷直了身子提防薛洋突然暴走,戒备的模样如出一辙。

薛洋冷冷的瞥了一眼满脸防备的两人,突然扯起唇角淡淡的笑了笑,一把松开一直箍着的手腕,看着蓝河说:“你现在看到了,他完好无损。”

蓝河和叶修同时被这突兀的转折弄得有些懵了,一时都呆若木鸡般的看着薛洋反应不过来。

而薛洋面无表情的静静看了蓝河几秒,突然就这么一声不吭的转身走了。

叶修愣神回来只见薛洋的背影,揉了揉手腕心中不免松出一口气,却也觉出一丝异样来。

薛洋异样的反应让蓝河措手不及,他黯淡的眼神和冷漠的神情刺得蓝河心脏一阵疼痛,强烈的恐慌感莫名油然而生,心慌意乱中下意识冲上去焦急地一把抓住已经上了梯阶的薛洋。

“对不起.。”蓝河冲口而出。


评论(6)

热度(3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