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 昔 月 。

吃不到想吃的粮,很忧桑。

【薛洋在全职】君归路 七十六

*穿越狗血

*薛洋中心

七十六

叶修忍了又忍,终于忍到陈果和苏沐橙放弃自己思考催促薛洋解惑。

薛洋将红彤彤的果实抛进嘴里尝了尝,不禁蹙起了眉头,嫌弃的扫了一眼盘中让人垂涎欲滴却远不如外表那般可口的果实,咂咂嘴说:“意思就是使死人复生,将白骨生肉。”

“什么!!”几人同时惊诧,连心中已有猜想的叶修也不禁乱了心跳。

苏沐橙尤为激动,瞬间清醒了不少,死死抓住薛洋的手腕不放,之前的嬉笑之色全无,眼中满是惊愕和慎重,还有一丝怎么也掩藏不住的期待。

“阿洋,你说的是真的吗?真的有这种能让人死而复生的方法吗?”苏沐橙慎之又慎的开口,小心翼翼的看着薛洋等待答案,生怕薛洋的答案将刚刚升起的一丝希望变成泡影。

叶修与苏沐橙的状态如出一徹,惴惴不安的紧绷着身子死死盯着薛洋,不放过他脸上任何一个细微的表情。

薛洋刚刚也不过顺着话题那么随口一说,此时见几人认真起来,也敛了敛随性的态度,放下盘着的双腿,看着几人正色道:“我钻研此道多年,自是不假。”

得到薛洋肯定的答案苏沐橙顿时惊呼出声,下意识与叶修相视一眼,两人同时为之一震,激动和欢喜溢于言表。

苏沐橙眼中已有湿意,迫切的想再次向薛洋确认,可话刚到嘴边薛洋的下一句话便将两人的所有希翼全部冲散,

“前提是有肉身和魂魄,缺一不可。”虽说肉身也可用秘术重塑,可完整的魂魄是必不可少的。

薛洋一笔代出先决条件,未说太细,却不知已经将叶修和苏沐橙刚刚点燃的希望彻底浇灭。

苏沐秋早已过世多年,又何来肉身和魂魄,如今剩下的也不过一副骨灰而已。

前后简短的几句对白落差起伏却如此之大,叶修和苏沐橙被这盆冰水浇得彻骨寒凉,如坠入谷底般绝望,一时之间都无法接受这残酷的结果,心脏如压了一块巨石般难以承受。

苏沐橙仍旧不死心,艰涩的咽了咽口水,抱着最后一丝希望,鼓起勇气近似祈求的口吻颤声问:“还有别的方法吗?”

薛洋正拿糕点的手蓦地顿住了。

如果还有其他的方法,又何来当初义城的殊死搏斗,又何至于连最后的霜华和锁灵囊都没能留住,一并失去的还有那颗被捧在心上的糖,那些曾经是他生命的全部,也是他至今也无法淡去的残念.........

酸楚和悲凉在心头弥漫开来,薛洋无意识的摩挲着指尖的糕点碎屑,直到苏沐橙无声的拉了拉他的衣袖才缓缓抬起头,看着神色惶惶的苏沐橙只苦涩的笑了笑,未说话。

薛洋虽未表明,但他脸上的表情已经说明了一切,叶修和苏沐橙将之尽收眼底,竭力掩藏的哀伤终究以失败告终,苏沐橙不禁绝望的捂住脸,滚烫的眼泪决堤而下,顺着白皙的手指无声滑落,失落和悲伤感萦绕在心头挥之不去。

叶修抹了一把脸强打精神努力让自己平静下来,调整好脸上的表情拍了拍仍旧低着头情绪明显低落的苏沐橙,将身子斜了斜把苏沐橙往自己肩头带了带,一下一下抚着她的背脊无声安慰。

苏沐橙一动不动的倚在叶修肩上被秀发隐去了所有表情,叶修也未发一言,包厢里的气氛一下子变得沉重起来,陈果有些无所适从,直觉自家偶像心情不太好,迷糊中想要起身查看苏沐橙的状况,却被叶修摇头婉拒了。

本来热热闹闹的包间此刻鸦雀无闻,陈果下意识将目光投向薛洋,却被他豪饮的架势吓了一大跳。

薛洋心情郁郁,沉寂在自己的世界里并未发现几人的异样,仰头把壶中的酒一口气喝干才将酒壶放下,纤细的十指毫无章法地在脸上胡乱搓了搓便虚望着前方,紧抿着唇一声不吭,也不知在想些什么。

气氛实在太诡异了,怎么连一向活泼的阿洋都变得有些........落寞?陈果绞尽脑汁才在快变成一团浆糊的脑袋里搜索出这个形容词,满腹疑惑的看看这个又看看那个,神色担忧欲言又止,揉了揉酸胀的太阳穴最终还是没有出声打扰。

房中几人各怀心事,各自沉郁在自己的世界里难以自拔,也不知沉默了多久,叶修才小心翼翼的从苏沐橙手提袋里摸出钱包,低声的叫了一下快要睡着的陈果去买单。

陈果迷迷糊糊的努力睁开眼,有些分不清今夕是何日,使劲拍了拍脸蛋儿才醒过神。

巴掌的脆响声充斥在沉静已久的包房里显得特别突兀,却也把薛洋唤回了神。

薛洋揉了揉酸涩的眼眶,深吸一口气吐出,瞬间隐去脸上所有的表情,转身,换上笑吟吟的模样看着陈果说:“果果,是去结账吗,要不要我陪你去?”

陈果立马欣然的拉上他说:“好啊好啊,走吧。”

薛洋笑了笑,利索的套好衣服和陈果手挽手的就往门外蹿,却被叶修一把拽住。

叶修无奈的指了指他的脸说:“会不会被认出来?要不要把口罩戴上?”

薛洋名气有多大他是不知道,但怎么说这都是上过热搜的人还是谨慎些比较好,免得节外生枝不是,何况这里还有个苏沐橙,在自家地盘更得小心着些。

差点忘记这茬,薛洋咂咂嘴,从外套兜里摸出口罩,毫无异议的戴上。

叶修松出一口气,看了一眼被关上的房门,低头拨开苏沐橙脸上的发丝,抽出纸巾为她小心翼翼的擦拭脸上的泪痕。


陈果和薛洋出了包间才发现大厅已经人满为患三五成群的坐满了客人,好不热闹,喧闹之声不绝于耳,有些嘈杂,却正是吃火锅该有的气氛。

候在包间外的服务员很有眼力见的迎了上来,正是之前往里送果盘的小姑娘,只是二人那时未曾注意。

小姑娘眉开眼笑的领着两人绕过熙熙攘攘的人群来到前台,与收银台两人打了个招呼便报出房间名字,没有丝毫拖沓怠慢。

听到房名正专注于账单的两妹子都惊喜的望了过来,将二人上上下下打量了个遍,立即向小姑娘去了一个眼神询问,在得到对方点头确认后差点欢呼出声,目光专注在薛洋戴着口罩的脸上眼都不眨,掩面也难藏内心的激动。

薛洋被她们盯得有些不自在,下意识摸了摸脸上戴得好好的口罩,暗暗扯了扯一旁满脸睡意的陈果无声求救。

收银台的灯光极亮,但陈果似乎没有发现薛洋的不适,难以抑制的捂嘴打了个呵欠,蹙着眉头揉了揉眼眶,抹掉眼尾的生理泪水才懒懒的催促:“麻烦帮我们买单。”

收银小妹这才惊觉回神,收回落在薛洋脸上的目光,不好意思的看着陈果,时不时的拿眼角偷瞄只露出眉眼的薛洋,清了清嗓子红着脸说:“老板之前交代了,酒水苏小姐之前已经有转过账,您的所有菜品均打六折,这是您的账单,另外,老板额外赠送了几份点心,厨房正在准备中,都是按照薛......咳,按照各位口味喜好做的,请再稍等几分钟。”

六折?老板这次还真慷慨啊。陈果拿着账单眯眼扫了扫,爽快的摸出几张毛爷爷乐呵呵的递上:“那谢谢你们老板啦,点心就帮我们包起来吧,一会儿帮我们送过来可以吗?我们从后门走。”

几人自然应好,倒是薛洋四下扫了几圈也没瞧见老板的影子,有些纳闷儿:“呃......你们老板人呢?”

由于戴着口罩声音闷闷的,有些失真,却不妨碍妹子们兴奋雀跃,都争相着为他解惑:

“老板喝醉了,现在不在。”

“对啊对啊,老板从你们包间出来后匆匆给我们交代了一下就回去休息了。”

“.......哦。”薛洋愣愣的哦了一声一时无语。

“哈哈哈他看上去挺能喝的呀,之前还喝得那么干脆豪爽,怎么一出门就醉倒啦哈哈难怪走得那么急。”陈果撑着台面捧腹大笑。

旁边的小姑娘见她笑得那么畅快也有些忍俊不禁,轻掩着唇为老板解释:“一般情况下应酬方面的都是经理在负责,我们老板平时除了常来的亲朋外很少敬酒的,每次也都只是表达一下意思意思,毕竟还要招呼客人不能多喝,像今天这样坐下来喝我还是头一次见,而且你们喝的还是白酒.......”

两人这一听,明白了,敢情人家这是舍命陪君子呢。

陈果抹了抹眼角说:“你们老板人真是不错,够耿直够朋友。”陈果歪头笑呵呵的看着薛洋说:“怎么样阿洋,这里味道够好吧?咱们改天还来咋样?”

薛洋弯着眉眼说:“好啊。”

陈果立刻挽着他说:“那说定了哦,咱们过两天又来这里吃。走,回包间去。”

“嗯。”薛洋笑着回应。


陈果挽着薛洋咋咋呼呼的推开包间门,房间里却仍旧静默着,气氛莫名有些压抑,苏沐橙依旧静静的倚在叶修身上,像是睡着了。

薛洋进门愣了一瞬,拉开口罩低声问叶修:“沐沐怎么了?”

叶修神色如常的笑答:“大概是醉了吧,睡着了,账结了吗?”

陈果点点头,拉着薛洋晃悠悠的坐回位置上,摸出手机抹了抹屏幕,眯着眼看了又看才说:“等点心送来就回去吧,都1点多了。”

随着话音刚落陈果就捂着嘴呵欠连天,这酒劲一上来睡意挡都挡不住,干脆就着薛洋的胳膊也呼呼大睡起来。

薛洋只得梗着脖子微微调整了一下身子让她靠得舒服些,转头看着同病相怜的叶修咂咂嘴不知道说什么好,叶修一时也找不到什么话题可聊,两人就这样你看着我我看着你的大眼瞪小眼,一阵无语颇为尴尬,直到之前的小姑娘送打包好的点心过来两人才同时松了一口气。

“酒水需要帮您存起来吗?”小姑娘看了看桌上未开封的酒,笑眯眯的问薛洋。

薛洋一时不太能明白小姑娘话中的意思,张了张嘴也不知道该怎么回答,看着小姑娘有些懵,下意识看向唯一存活的叶修求助。

叶修勾了勾唇角,一秒变回之前吊儿郎当的模样,稍稍清了下嗓子嬉笑说:“简单啊,你要觉得你能拿得了那么多就都带回去咯,拿不了就存起来呗,下次过来的时候再取出来就是,不过嘛........”

叶修愉悦的伸出食指,指了指一大包点心和还未开封的两瓶茅台,随后又指了指依旧睡得很沉的陈果和苏沐橙,无奈的摊了摊手:“如果你叫不醒她们的话,那我还是建议你选择后者,当然你非要带走也可以啊,随便你,但是,千万别指望我帮你拿啊,哥自身难保。”

薛洋明白过来后嫌弃的瞥了他一眼道:“你想太多了,我就算指望一头猪也不会指望你的。”

薛洋收回鄙夷的目光将陈果轻轻靠在椅背上,起身,拿起桌上的一大袋点心直接就往外套内塞,继而又将两瓶未开封的酒也往里塞,然后拍拍依旧直溜儿的衣服把桌面上还剩一半的茅台拿起来晃了晃,麻溜的装进了空酒壶,掏出红绸木塞塞住瓶口,往外套兜里一放,转身拿下衣架上的外套看着已经目瞪口呆的叶修催促:“还不走,等着吃早饭吗?”

薛洋将外套丢给叶修,有些笨拙的给软成一团的陈果穿外套,一旁的小姑娘倒也机灵,看他手忙脚乱的应付不来便主动过来帮忙,没三两下就穿好了,薛洋松出一口气,偏头看着同样笨拙的叶修差点儿没笑出声,小姑娘赶忙上前,帮忙扶着仍然睡得很沉的苏沐橙,叶修这才将衣服给套好。

叶修看着靠在椅子上呼呼大睡的两妹子无奈的叹出一口气,将苏沐橙的帽子拉起来掖了掖,整理了一下自己的羽绒服认命的弯下腰身,在小姑娘的帮扶下倒是很轻松的背了起来。

薛洋看着紧贴在叶修背上的苏沐橙有些懵,又看了看陈果,总觉着有些不妥,挠着脑袋着磨了一下,这才弯腰将靠在椅背上的陈果小心翼翼的打横抱起来,“走吧。”

“口罩......”叶修心累的提醒。

薛洋撇撇嘴一脸嫌烦,却也只能妥协,笑眯眯的朝艳羡不已的小姑娘抛去一个媚眼道:“好姐姐,帮我一下呗。”语毕便低头躬身凑到她眼前。

小姑娘唰地羞红了脸,有些手足无措的帮他把挂在一边的口罩小心翼翼戴好,都不好意思用正眼看他。

一旁的叶修看得直抽嘴,这货简直就是祸害啊,真该拉去人道毁灭了。

小姑娘带着两人从后门出来,娇羞的看了一眼薛洋,低下头绞着手指小声问:“.......你们还会来吗?”

薛洋毫不犹豫的回答:“会啊。”

小姑娘激动的抬起头,笑得特别开心:“真的吗?”

薛洋自然点头,小姑娘心花怒放的捧着心口呵呵直笑,体贴的问:“那需不需要我帮你们叫车?”

“好啊。”

“不用!!”

叶修和薛洋同时回答。

两人对望了一眼,叶修对于意料之外的答案万分不解,现在这一背一抱的两人都没闲着,虽然他薛大爷臂力惊人但坐车不是更省时省力么,真是奇了个怪,“为什么不打车?”

薛洋不耐烦的蹙紧了眉头,劈头盖脸的就朝叶修喊:“什么为什么哪有那么多为什么我想怎样便怎样关你什么事还是你自己不行几步路都走不了还是不是个男人了要打车你自己去我又没拦着你少管我!!!”

薛洋以黄少天的语速一口气吼完,抱着陈果气呼呼地转身就走,只留下瞠目结舌的小姑娘和叶修在风中凌乱。

我有说错什么吗?平白无故被吼的叶修脑子有点转不过来了,目瞪口呆的愣在原地一动不动,直到小姑娘提醒薛洋已经走没影儿了才恍惚着回神。

叶修朝小姑娘匆匆道谢,背着苏沐橙小跑着追上去:“祖宗诶!你走反啦!!!”



评论(15)

热度(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