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 昔 月 。

吃不到想吃的粮,很忧桑。

【薛洋在全职】君归路 七十四

*穿越狗血

*薛洋中心

七十四

没了叶修无休止的骚扰,又有两位大美人伺候在侧,薛洋这顿火锅吃得特别舒爽畅快,这会儿终于舍得放下了筷子,摸着肚子毫无形象的打了个饱嗝儿,靠在椅背上一脸餍足。

陈果和苏沐橙在一旁乐此不疲的投喂还时不时的陪着他饮上几杯,此时脸上都染了些许桃红。

两姑娘这会儿聊得正欢,越喝越兴奋,眼瞅两瓶茅台见底薛洋仍旧面色未改,心有灵犀的看了看放在空位上还未拆封的几瓶酒,默契的相视一笑,陈果便乐颠乐颠的起身抱了一瓶过来。

被撵回边上的叶修看着俩妹子的举动眼皮跳了好几跳,虽除夕夜就见识过两人的酒量,与自己一杯就倒的量相比堪称海量,简直地别天差,本也没啥可操心的,可这三人已经喝干两瓶白的了,要再开一瓶那肯定也要醉了。

呃.......虽然绝大多数都进了他薛大爷的肚子。

叶修拉了拉兴致高昂的苏沐橙,指了指陈果手里的酒,无声的张了张嘴。

苏沐橙呆愣了一下,随即扬起笑脸,朝他调皮的眨了眨那双灵动的美眸,笑嘻嘻的说:“叶修你是不是也想喝?”

“.......”你一定是故意的吧?叶修抽抽着嘴角翻了个白眼。

苏沐橙瞬时趴在他肩上笑得花枝乱颤,一旁的陈果已经把酒开瓶,利落的为两人又斟满了小酒杯,嫌弃的瞅着叶修面前仍旧七八分满的酒杯,撇撇嘴象征性的给他倒了几滴。

被剥夺了发言权的叶修发挥不了嘴遁这项神技,颇觉力不从心,眼瞅面前相谈甚欢的三人也懒得浪费表情劝说随他们去了,恹恹的点了支烟叼在嘴上,听着几人天南海北的话题瞄了瞄仍未上脸的薛洋,无聊得开始盘算着一会儿是让他背苏沐橙呢还是陈果。

一旁几人才没空理会叶修的心理活动,苏沐橙挪了挪凳子点开手机里最近被炒得火热的视频,兴高采烈拿给他看。

“阿洋快给我们讲讲那天的情况呗,当初看到这个视频的时候差点炸了,我当时还打了那两个家伙的电话来着,结果都是一问三不知,还有还有,这个人是谁啊?我好像没见过。”苏沐橙疑惑的指着视频问。

一旁的陈果也把椅子挪近了些,伸长了脖子看看视频又看看薛洋,也是满脸好奇。

薛洋将杯中酒喝光,咂咂嘴回味一番馥郁的浓香,看着画面里的蓝河露出一个大大的笑容,弯着眉眼对两人说:“他是.......我的家人。”

薛洋的情况苏沐橙是大致了解的,自然陈果也知道,听他如此回答两人都诧异极了。

薛洋看着满脸求科普的俩姑娘,乐呵呵的将在许家发生的事情桩桩件件事无巨细的一一道来。

百无聊赖的叶修也渐渐被他们的话题吸引,看着眉飞色舞叙说的薛洋有些好奇的拿过苏沐橙的手机观看起来。

这一看不打紧,眼见视频里被各种虐且毫无还手之力的高大男子,叶修只觉汗毛都竖起来了,背脊阵阵发凉,心中百味陈杂,刚刚才刷新过的印象又被颠覆了。

不得不说,相比视频中被花式踹飞的‘受害者’自己的待遇简直不要太温柔,真的。

想起自己刚刚好了伤疤忘了痛的作死行为,不自觉的抹了一把额上的冷汗,在心里头牢牢谨记以后再也不能轻易招惹这暴力小魔王了,自己这把老骨头可受不起这任何一脚啊!也默默为视频中被各种血虐还能自己站起来的硬汉悄悄的点了个赞。

这边的叶修心情复杂而陈果和苏沐橙却是听得津津有味,一旁的薛洋正绘声绘色的讲述到与男子搏斗的那一段,不知不觉的又掏出沉寂多时的酒壶,在几人惊愕的目光下,将瓶中还剩下大半的酒装进了自己的酒壶,随即执起酒壶豪迈的饮了一大口,而后抓起袖子抹抹嘴,一脸满足的吐出一口气,自顾自的说:“酒还是要这样喝才痛快。”

一旁的陈果和苏沐橙看呆了,惊讶得合不拢嘴,虽是听他说过酒量不错,可这也太豪放了吧!看了看他手中的酒壶再对比他的小身板,不禁同时竖起两个大拇指。

真的是人不可貌相啊。

陈果果断另外开了一瓶放到桌上,捂了捂有些发烫的脸颊,拍拍薛洋的肩膀起身说:“阿洋等等我,我再去加几个下酒菜,等我回来再接着讲啊。”

薛洋惬意地扬了扬手中的酒壶,笑眯眯的点头应好。

叶修瞧着薛洋的阵势心中不免忐忑,暗暗扯了扯苏沐橙的袖子,用下巴示意她看正在牛饮的薛洋。

这样喝真的没问题吗?

苏沐橙秒懂他的意思,眨巴眨巴眼,通红着小脸儿看了看一脸淡定从容明显习以为常的薛洋,转头看着叶修耸耸肩,侧过身子让出空间让他自行鉴定。

有没有问题这不是很明显么?

叶修顿时语塞,瞥了一眼喝得舔唇咂舌如饮琼浆甘露的薛洋开始怀疑他们喝的是否同一种液体了。

叶修有些狐疑,瞄了瞄自己小酒杯,踌躇着端起面前一直未曾饮过的酒放到鼻下嗅了又嗅。

嗯,这味儿闻着确实挺香的,叶修感叹着国酒的魅力不自觉的咽了咽口水,将杯子送到唇边浅尝了一口。

想像总是是美好的然而现实是残酷的,辛辣的酒液入口完全不是那么回事儿,叶修脸瞬间皱成了一团,努力将酒汁咽下,哈着嘴夹了一筷子菜塞进嘴里,这才感觉找回了自己,吁出一口气,耷拉着眼皮生无可恋的靠回椅背,偏头看着饮得甚是酣畅的薛洋直抽嘴。

薛洋半壶酒下肚陈果才匆匆忙忙的开门进来,老板有说有笑的跟在身后,手里还端着几份下酒菜和点心,客气的直道招呼不周,麻利的将点心和汤菜摆上桌,笑容可掬的为几人斟酒,瞅着薛洋霸气的酒壶着实吃惊不小。

够大气!怪不得两姑娘会在电话里连连叮嘱要多准备几瓶了。

老板陪着说笑间从餐柜里拿出一只备用酒杯为自己倒上一杯,与桌上四人共饮,看着抓起酒壶饮得豪放的薛洋不禁由衷的称赞道:“没想到小哥年纪轻轻的酒量就这么好,真是后生可畏啊,佩服。”

老板看着薛洋不吝言词的夸赞,然而薛洋满心满眼满嘴都是点心,眼神粘在几盘点心上撕都撕不下来,压根儿没反应,陈果和苏沐橙连忙拽了拽他。

薛洋这才捡回落到点心上的眼珠子鼓着腮帮看着两人直眨眼。

苏沐橙轻柔的抹了抹他嘴边的糕点碎屑,示意他看对面的老板,提醒他说:“正夸你呢。”

薛洋双颊鼓鼓竭力做了一个口型表示知道了,嚼了嚼满嘴的点心,抓起酒壶灌了两口咽下肚,晃了晃左手层层叠叠色泽美观的糕点,看着老板笑得满口白牙:“掌柜的,这个点心不错,叫什么名字?”

“咳咳咳咳.......”叶修刚往嘴里送了一口汤去酒味差点没给喷出来,这都什么奇葩称呼。

陈果和苏沐橙也是忍俊不禁,老板对这个称谓愣了片刻,随即爽朗笑声道:“这个叫千层酥,煎炸烘烤都可以,既然小哥这么喜欢那我一会儿再送你们一份。”

薛洋一听顿时喜上眉梢, 对这个爽快的老板好感度呈直线上升,将点心送进嘴里,随意在运动裤上胡乱拍了拍残渣,美滋滋的抓着酒壶起身蹿到老板身边拉着他坐下,自来熟的把他空酒杯满上与之对饮。


这几口酒下肚便两人便勾肩搭背称兄道弟的你一句我一句聊得忘乎所以,一副天涯遇知己,相逢恨晚的模样。

两妹子也时不时的接上几句,而丧失语音功能的叶修都快憋出内伤了,一个人闷闷的叼着香烟面无表情的看着相处融洽聊得甚欢的薛洋和老板更是心酸不已,开始反思自己刷好感度的方式到底是哪里不对。

苏沐橙见他心不在焉的样子与包厢里人人谈笑风生的画面格格不入,便拍了拍他。

叶修有些走神,反射性的托着下巴转头:“.......嗯?是沐橙啊,怎么了?”

苏沐橙见他又是那副懒洋洋的模样叹了叹气:“怎么不和大家一起聊,你不无聊么?”

叶修半掀起眼皮子无奈的摊了摊手说:“你以为哥不想么,这不是说不了.....噫.......??”

叶修蓦地睁大双眼,后知后觉的发现声带已经恢复,激动的拉着苏沐橙说:“沐橙哥能说话了!哥能说话了!!”

苏沐橙瞧他有些孩子气的傻样不禁失笑,捧着滚烫的脸颊温柔的插刀:“你之前不就能说话了么?”

叶修脑子有些短路,迷茫的眨眨眼问:“嗯?......什么时候?”

苏沐橙说:“就你咳嗽那会儿啊。”

“........"好像是哦,叶修无语凝噎,看着笑得如沐春风的苏沐橙心都快碎了,哀怨的脸上分明写着‘为什么不提醒我’几个加粗的大字。

苏沐橙再也绷不住了,倚在他肩上笑得泪花儿都出来了,本就红彤彤的脸蛋儿此时更是添了几分艳色,捂着嘴再次温柔的补刀:“对了,忘记告诉你了,阿洋说过那个只有一炷香的时效。”

一炷香?一炷香是多久?半个小时?

叶修劈手夺过苏沐橙的手机看了看时间,顿时捂住胸口差点怄出一口老血。

心好塞。



评论(5)

热度(3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