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 昔 月 。

吃不到想吃的粮,很忧桑。

【薛洋在全职】君归路 七十三

*穿越狗血

*薛洋中心

七十三

待锅底烧开几人还在围绕着泡面的话题争讨不休,薛洋心思已经不在话题上了,闻着勾人食欲的香味儿更觉得饿得心头慌,一眨不眨的盯着煮得咕噜咕噜直冒泡的锅底,眼珠子都快掉进去了。

苏沐橙见他巴巴望着锅底可怜兮兮的样子直接烫了一堆肉食下锅,拌了拌他的味碟,利索的拿起漏勺捞出满满两勺放到他的空碗里。

薛洋看着还冒着白烟的食物馋得直咽口水,抓起筷子沾了点儿酱料就往嘴里送,被烫得嘶嘶抽气也不松口,着急忙慌的用手扇扇,胡乱嚼几下便囫囵咽下了肚,吃得头都不抬,一个劲儿的边呼烫边呼好吃。

这都饿成什么样了,苏沐橙在心里又把喻文州和黄少天给骂了个遍,拿起勺子又涮了两勺放到自己碗里给他晾着。

叶修见薛洋吃得津津有味的模样,也不禁摸了摸肚子,咂咂嘴,拿起快子准备庆祝一下自己劫后余生。

怎料本就还有些哆嗦的手对于这种小操作更是把控不好,这刚夹起来还没送进锅里就掉了。

反复多次无一不是。

薛洋正狼吞虎咽吃得满嘴油,无奈叶修那只爪子在他眼前抖过来又抖过去的很是煞风景,斜眼瞄了瞄碗边掉落的几块生食,青筋跳了跳,一巴掌将筷子拍到桌上,抬起头,不耐烦的瞪着他。

叶修被他突然的动作吓了一跳,刚夹起来的牛肉又掉了,偏头小心翼翼的看了看薛洋。

嗯,眼神不错,气势也不错,可惜鼓着两个腮帮子嘴巴还在不停的嚼啊嚼,特别像某种动物,一点杀伤力都没有啊。

叶修笑嘻嘻的说:“您吃您吃,不用管我,我自己来就行,甭客气啊。”说完又继续不折不挠的开始夹啊夹抖啊抖。

“........"薛洋青筋跳了又跳,却没嘴说话。

苏沐橙抽了几张纸巾给他擦了擦鼓鼓的脸蛋儿,对旁边的陈果说:“果果,你坐过来,我去叶修那边。”

陈果立马心花怒放的拼命点头应好。

苏沐橙起身将位置让给满心欢喜的陈果,给叶修涮了一勺子菜放到碗里,见他实在抖得厉害,便开始一口一口的投喂。

薛洋看得直翻白眼,一把掰过正张嘴等投喂的叶修,一脸煞气的从乾坤袋里摸出装丹药的瓷瓶,倒出一颗,二话不说捏住他的下巴就把丹药塞了进去,松开手紧盯着他说:“吞下去。”

叶修不明觉厉的眨眨眼,卷起舌头感受了一下口中微凉的丹药才咽下去。

“衣服脱掉。”薛洋接着说。

“........啊??"叶修愣住,一脸茫然。

“啊什么啊!难道又要我帮你脱不成?”薛洋有些不耐烦。

“不不不不用!我自己来,自己来。”叶修心有余悸的直摆手,赶紧手忙脚乱的脱衣服。

俩妹子一边一个满脸好奇的紧盯着两人互动,眼都不眨。

“露出胳膊就行了!不用脱光!!谁想看你的赘肉啊!!!”薛洋咆哮。

“.........."一脸无辜的叶修。

“噗…..哈哈哈哈!!!”陈果和苏沐橙又是靠着椅子好一阵前仰后合。

薛洋气呼呼的端起桌上的酒杯仰头就喝,白了叶修一眼,一把拽过他手臂,指尖在胳膊上的经脉上游走,按了按有些涩滞的血脉为他舒活经络,扣起拇指和食指,翻手为掌,将灵力缓缓渡了过去。


一刻钟后。

叶修舒展着完好如初的双臂,心中震惊不已。

起身,活动一下身子,只觉通体舒畅精神百倍,伸展着胳膊久久称奇,不禁对之前的小魔王另眼相看起来。

抛开之前脑海里挥之不去的狠辣印象,透过明亮的灯光把薛洋从头到脚重新审视了一番,眼前的少年面色仍旧不太友善,眉头微蹙,紧抿着唇有些不耐,可即便如此,眼中却已经没有那时让人压抑的阴冷了,整个人所散发的气息都是平和的。

感受着灵活依旧的十指,叶修此时才算真正的放松下来,眉眼舒展开,笑意毫不掩藏的涌现在脸上,眼瞧着眉头越蹙越紧一脸不爽瞪着他的少年,心头一乐,作妖的因子开始活络起来,存了几分逗弄的心思又开启了口无遮拦的模式。

薛洋从鼻子里哼了一声,果断扭头理都不理,马尾甩了叶修一脸。

叶修嗷的惨叫了一声,双手捂住又痒又疼的脸,使劲揉了又揉,搓了又搓,随即又不屈不挠的把脸凑了过去,特别浮夸的讨好说:“洋哥大恩大德小的没齿难忘无以为报,以后有事儿您尽管吩咐,小的一定竭尽所能为您肝脑涂地死而后已。”

薛洋听他没个正行儿的满嘴胡说八道,搭在桌上的手指不自觉的动了动,阴恻恻的转头看着他放大的脸说:“拿开你的脸,我怕我会忍不住想扁你。”

叶修现在只把他当成脾气古怪的大小孩,又仗着有两座靠山在,更是有恃无恐,毫不畏惧他威胁的言词,依旧嬉皮笑脸的凑过去说:“别呀,你多看看嘛,多看几次也就顺眼了。”

薛洋太阳穴跳了好几跳,现在特别想一巴掌呼死他,顾及陈果和苏沐橙却也不好发作,忍了又忍,气呼呼的端起面前的酒就往嘴里倒,恨恨的磨着小虎牙,不搭腔。

小子,有种你别落单。

“看你干什么?你有什么好看的?你以为你是周泽楷吗?出门忘照镜子了吧?看你还不如看自己呢!阿洋别理他!他就那德行,咱们来干杯。”陈果见薛洋憋屈,果断跳出来帮腔,瞪着叶修就是一通怼。

薛洋瞬间乐了,朝叶修抛了个挑衅的眼神,笑眯眯的和陈果对饮,这酒刚下肚叶修欠抽的声音又传来了,

“诶老板,你这样说可就违心了啊,虽然哥和小周的颜值确实相差了那么一根发丝的距离,但这哥要是随便拾掇一下绝对能甩电竞圈内百分之九十九的选手好几条大街好吗?哥也很帅的好吧,再说了,哥的粉丝可是遍布了荣耀整个地图,仰慕哥的人海了去了不知道多受欢迎,你当初不还巴巴的找我要签名呢吗?唉,这人长帅了真是想低调都不行啊。”说着还自恋的摸了摸自己脸颊和下巴,无奈的叹着气。

陈果见他如此不要脸又被揭了黑历史,气得抓起盘子里的青瓜片就往叶修脸上糊:“还要不要脸了!你现在送我都不稀罕!哼!”

老板还真是一如既往的容易炸啊,叶修看着脸红脖子粗的陈果心头好笑极了,悠哉的从脸上摸了一片青瓜,送到嘴里嚼得嘎嘣脆响,脑袋凑到一个劲儿灌酒的薛洋跟前,扯起嘴角贱兮兮的说:“唷!这位同学是不是也很想要哥的签名啊,别不好意思说嘛,哥特别能理解你们这些小粉丝紧张又期待的心情,没事儿,哥可是很随和的人,你要多少张哥都给你签,怎么样?激不激动?开不开心?”

薛洋这下至地痞流氓上至仙门子弟形形色色的人见得多了,不管是无赖泼皮还是清高孤傲什么样的人没见过,但如此厚颜无耻之人却是当真没见过几个,心头那个气啊,牙齿磨得声声作响,忍无可忍的一爪子把酒瓶怼到桌上,朝还顶着一脸青瓜片的叶修吼:“我作甚非要你的签名不可!简直有病!!再废话信不信我毒哑你!!!”

“好啦好啦,叶修你就少说两句吧,阿洋都还饿着呢,你之前不也喊饿吗?赶紧吃吧。”苏沐橙看着两人直摇头。

“就是,吃都堵不上你的嘴!少说两句会死啊!!”陈果抓紧机会补刀。

叶修眼底的玩儿味挡都挡不住,状似无奈的摊了摊手表示妥协,颓然地靠回椅背坐正,懒懒的点了一支烟叼在嘴上,单手托着腮,一脸生无可恋的模样望着天花板,自顾自的叹息:“唉,果真是女生外向啊,还没嫁出去呢这亲妹子的胳膊肘就往外拐,真是女大不中留啊,更何况是其他人呢,你说是不是啊老板?可怜我含辛茹苦的把她拉扯大,还手把手的教她玩荣耀,现在长大了翅膀硬了会飞了就不稀罕我这个哥哥咯,如今我这孤家寡人的,连个说话人都找不到,真是凄凉啊,唉!这日子没法儿过咯......”

“你有完没完!!”薛洋和陈果同时出声,一字儿不差,听他张嘴就来满嘴雌黄,越扯越没边儿越扯越离谱,两人简直神烦。

叶修惬意的吐出一口烟雾,取消对天花板的关注,漫不经心的拿开叼在嘴上的香烟,弹了弹烟灰,夹在白皙的指节间,这才偏过头,耷拉着眼皮一脸惋惜的看着已经烦不胜烦的两人摇头说:“完了,完了,真完了。”

“........."同阵营的两人郁结不已。

你到底几个意思,你说啊,你说嘛,你说出来保证不打屎你。

苏沐橙赶忙夹了一筷子菜堵住他的嘴。

陈果气呼呼的揽过还在瞪着叶修磨牙的薛洋说:“甭理他,咱们吃咱们的,来喝酒。”

薛洋收回眼刀,朝被堵上嘴的叶修不屑的嘁了一声,又把注意力放回美酒佳肴上。

然而树欲静而风不止,叶修咽下嘴里的食物,侧过身子抱着手臂翘起腿,一脸严肃的看着苏沐橙,俨然一副曾经的队长范儿,煞有介事的说:“我告诉你啊沐橙,在任何一支优秀的职业队伍中,搞小团体,搞分化,这种不利团结的行为都是直接导致场上配合出问题,致使比赛失利的直接原因,是不可取的,看看他俩就是最好的反面教材,你.......”

叶修正口若悬河的谆谆教诲着,薛洋忽然拍了拍他的肩膀,笑得一脸和煦,向他友好的招了招手。

叶修被他脸上圣母式的微笑悚得心头一跳,脑中拉响了警报,生生忍住撒腿就跑的冲动。

薛洋见他不配合也不着急,抿了一口酒,舔了舔唇,仍旧温和的重复刚才的手势,示意叶修转身。

叶修进退两难,忐忑不已,悄悄拉了拉苏沐橙衣袖,朝她挤眉弄眼的求救。

然而苏沐橙捂着嘴笑而不语,看着一脸大难临头的叶修,笑得眼睛都眯了起来,挪开手向他做了一个点蜡的动作。

这一定是别人家的亲妹子别人家的亲队友啊。

眼瞧苏沐橙见死不救,叶修把心一横,雄赳赳气昂昂的挺直腰杆,抬起下巴转过身子,气势汹汹的看着薛洋,一副士可杀不可辱铮铮傲骨的模样说:“你..........”

这刚开口,就被薛洋脸上瞬间变味儿的笑意给惊得消了音。

薛洋挑了挑眉,并起两指在他身上轻点了一下,朝正愣怔的叶修狡黠一笑,随即跟什么事都没有发生一样转头继续胡吃海喝。

薛洋动作太过迅速,以至于几人都只看到一丝残影,桌上的人此时都一头雾水,只有被触碰到的叶修确确实实的感受到了他指尖的落点,却也是有些懵逼。

叶修本来已经做好英勇就义慷慨赴死的准备,此时却是满脸问号不明所以,暗自活动了一下身体,然而并无任何的异样,心中更加困惑不已,茫然的眨眨眼看着薛洋小心翼翼的开口。

“..........”嘴唇无声开合的叶修。

“.........."满脸好奇紧盯着叶修反应的两妹子。

“........................!!!"被点了哑穴还竭力发声的叶修。

“........噗!!!”陈果和苏沐橙看着表情终于定格一脸惊愕的叶修,很不厚道的喷笑出声。

“哈哈哈哈哈都让你少说几句,这下终于变成哑巴了吧!真是活该啊你!”陈果幸灾乐祸的捶桌大笑,还兴奋的拍了拍把脸埋进碗里的薛洋表扬:“阿洋干得漂亮,下次他再叽叽歪歪就直接用这招,让他嘴欠!让他不要脸!哈哈哈哈!”

苏沐橙耸动着肩膀依旧笑而不语,一切尽在不言中。

“..........”还在奋力开口发声的叶修一脸蛋疼的看着幸灾乐祸的俩姑娘,很干脆的打消了求援的念头,看了看埋头苦吃连个眼神都没给他的薛洋,心塞满满的闭上开合的嘴巴,直接放弃了治疗。


评论(8)

热度(3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