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 昔 月 。

吃不到想吃的粮,很忧桑。

【薛洋在全职】君归路 七十

*穿越狗血

*薛洋中心

七十

叶修好想揉一揉酸疼的脸颊,看着笑得一脸狡黠的薛洋下意识缩了缩脖子,眼皮跳了好几跳,用力的眨了眨眼,试图挤出辣眼睛的汗水把面前这个人从里到外的看个清楚,提心吊胆的试探:“........你想做什么?”

薛洋随手把玩着散落在身前的长发,看着惶恐不安的叶修笑得满面春风,一改之前的暴戾模式,特别友善的说:“我不做什么呀,我什么也不会做。”

怎么可能?鬼才信啊!你先收起你的阴笑好吗?明明刚刚还暴跳如雷喊打喊杀,这会儿怎么可能这么友好??总不可能说是被感动了吧?我关键词还没说出口呢!!!!

叶修虽然理智的得出结论,心中却还是抱了一丝侥幸,小心翼翼的问:“……真的?”

薛洋笑容不改,用力点头肯定:“真的。”

叶修顿时呼出一口浊气,如获得重生般的振奋起来,觉得自己现在完全可以用脱臼的双臂再去给兴欣抢几个boss回来。

然而这样的激情并没有存在多久,叶修还未从劫后余生的欣喜中回过味儿,薛洋的下一句话又把他打回万丈深渊。

“我什么都不用做也可以让你生不如死。”

说完就突兀朝身后打了个响指。

叶修瞬间又绷紧了身子,一脸警惕的看了看薛洋,又胆战心惊的瞄了瞄无甚异常的四周。


一阵静寂的大眼瞪小眼之后,

叶修:“.........”

薛洋:“..................”

薛洋这才惊觉周围毫无异动,满脸诧异的回过头,抽着嘴角无语的看着缩在阴影处瑟瑟发抖的几个灵体一阵风中凌乱。

妈的,这什么年代啊!和平得过头了吧?没有走尸尚能理解,连个厉鬼都没有的吗?玩儿我呢吧?

看着寥寥无几的几只小鬼薛洋倍感凄凉,突然好怀念他的尸鬼大军。

闭了闭眼深呼吸数次才勉强接受现实,瞧了瞧依旧在角落战战兢兢不敢靠近的小猫两三只无奈的叹了口气,敛了敛暴戾气息,朝他们平和的勾勾手指。

藏在晦暗处的几个灵体这才诚惶诚恐哆哆嗦嗦的上前,薛洋吐出一口浊气才说:“给我好好伺候他。”

“..........”旁边的几只鬼魂你推我,我推你的才派出一胆子稍微大点儿的代表小心翼翼的问,“.......要怎么伺候?”

薛洋抽了抽眼角,耐住性子说:“随便你们怎么伺候啊。”尼玛,还是走尸比较好使。

叶修一脸茫然如坐针毡,眼见对着空气自言自语的薛洋完全一头雾水,更加不安起来。

薛洋抱着手臂准备欣赏接下来的好戏,却许久都不见旁边有所动静,有些不耐烦的朝几只小鬼皱了皱眉。

鬼魂们立马胆战心惊的又缩到一边,抱在一起抖成筛糠,薛洋眉头皱得更紧了。

“可是......我们碰不到他。他也看不见我们啊。”之前那鬼魂这才顶着恐惧惶惶不安的赶紧出声。

薛洋一拍脑门儿反应过来,差点忘记了这一茬,利索的咬破食指往叶修眼睑上弹了两滴滚烫的血液。

叶修眼见薛洋诡异的举动更加忐忑,也非常不解,用力眨了眨眼,定睛看了看逆光的人,依旧困惑不已。

薛洋阴测测的朝他笑了笑,扬起下巴努了努嘴:“喏,看那边。”

叶修顺着方向看过去。

“........妈呀!!!”

看着蜷缩在阴暗处颤栗不止的半透明生物,叶修再也沉不住气了,惊慌失措的大叫出来。

薛洋噗地喷笑出声,被他的反应逗得哈哈大笑。

妈蛋,这招比刀枪棍棒都还管用啊。

薛洋被叶修的表情狠狠的愉悦到了,心情忽然大好,觉得叶修的反应着实有趣得紧,再接再厉的伸出刚刚咬破的食指,清了清嗓子示意旁边的小鬼们过来。

几只鬼魂眼中亮光一闪,兴奋不已的蹿到薛洋面前,情不自禁的使劲咽了咽口水,却不敢妄动。

薛洋呵呵一笑,好脾气的把手指往上抬了抬,轻快的说:“喝吧,喝了好好干活。”

小鬼们双眼放光,点头如捣蒜,非常有秩序的排队各自轻轻的吸吮了一口,顿时精神焕发,舔了舔唇,意犹未尽,如饮琼浆玉液,却是不敢贪多。

薛洋收回手指,看着已经呆若木鸡的叶修,扬了扬下巴示意他们干活。

小鬼们遵照指令,立刻精神抖擞的忙活起来,捶腿的捶腿,揉肩的揉肩,忙得不亦乐乎。

这个时代到底怎么回事?连鬼都那么单纯!让你们伺候还真的伺候啊!可不可以不要那么天真!

看着眼前勤勤恳恳忙碌的几只小鬼薛洋一阵无语,张了张嘴,最终什么都没说。

这都叫什么事儿啊?捂住眼,自欺欺人的把脸扭到一边,脾气都快让几只小鬼给磨没了。

揉吧,揉吧,你们喜欢就好。

叶修被疼痛从惊惧中扯了出来,难以抑制的发出几声闷哼,眉峰蹙得死紧,唇瓣咬得都快破皮了,疼得直抽抽。

薛洋听见他的声音疑惑的拿开手,瞧着又开始直冒冷汗的叶修有些纳闷儿,这表情和反应好像不太对啊。

摸着下巴直勾勾的盯着他看了许久,直到叶修忍受不住又发出一声闷哼,薛洋这才恍然大悟。

看着在他耷拉着的胳膊上游走的爪子下意识的说:“胳膊不用揉。”说完就猛地闭上嘴。

呸呸呸呸!这他娘说的什么啊!!

抬眼瞧见一脸不可思议感激涕零盯着他猛看的叶修,更是郁结,一爪子挠飞旁边的键盘,自暴自弃地抱着脑袋往桌上毫无形象的横着一躺,气呼呼的一言不发。

感受到来自一旁探寻的灼灼目光,薛洋不禁蹙起眉头,磨着牙恨恨的翻了个身,垫起脑袋把整个后脑勺对着叶修,便撒手不管。

爱咋咋的。

叶修见薛洋不搭理他了自然而然的把注意力又放回到身边。

身边所见之处尽是没有实体的半透明灵体,还个个对他点头微笑,极尽殷勤,这画面要多恐怖有多恐怖,要多惊悚有多惊悚。

叶修被吓得肝胆俱裂魂不附体,猛然闭上双眼,脸都皱成了一团,气都不敢喘,可这一失去视觉,触觉就更加敏锐,一切感官都被无限放大。

叶修顿觉周围阴风阵阵,背脊一片寒凉,感受到来自非自然生物的爪子在身上四处按摩揉捏更是瞬间就起了一身的鸡皮疙瘩,连打了好几个寒颤,头皮一阵阵的发麻。

尼玛!这还不如被暴打一顿来得痛快!!


“阿洋!”

苏沐橙兴冲冲的蹿到楼梯阶,身上胡乱裹着一件浴袍,湿漉漉的长发还滴着水,陈果在一旁着急忙慌的抓着毛巾给她擦拭。

躺在桌上扮咸鱼的薛洋一下子弹了起来,冲楼上的苏沐橙展颜一笑,脚尖轻点,提气一跃,眨眼间便跃过障碍飞到了她的身边。

“沐沐~你真的在这里呀~~”薛洋甜丝丝的说。

苏沐橙开心的抱了抱他说:“好久没见到你啦,怎么瘦了这么多?没好好吃饭吗?”

薛洋笑眯眯的揉了揉鼻子:“说来话长,一会儿再告诉你,你怎么会在这里呢?”

苏沐橙理了理他的马尾,透过窗户指了指对面气势磅礴的大楼:“嘉世俱乐部就在那里。”

薛洋这才想起苏沐橙好像有说过她是嘉世战队的选手来着。

苏沐橙欢喜的拉过在一旁看着薛洋直冒星星眼的陈果说:“这是果果,我的好朋友,我今年就是在她这里过的年。”

薛洋呆了几秒,想起之前对陈果凶巴巴的态度有些不好意思,挠着脸干巴巴的出声招呼:“........你好啊。”

陈果性格本就直爽,一点儿也不在意,捧着脸蛋儿心花怒放的看着他说:“阿洋你刚刚那个飞来飞去的好帅啊, 是叫轻功对吧?好厉害啊,可不可以再来一次,一会儿我们多拍几张照片行吗。”

薛洋被她的反应弄得一愣,随后才笑眯眯的点头说好。

陈果完全是自来熟,拉着薛洋兴奋的开始balabala说个没完,苏沐橙在旁边呵呵直笑,往他身后看了看,有些疑惑的问:“你一个人?”

薛洋眨眨眼嗯了一声。 

苏沐橙惊奇的咦了一声问:“文州和少天舍得让你一个人出来?”

听到喻文州和黄少天的名字薛洋反射性的往身后瞧了瞧,又缩着脑袋扒到窗口警惕的四下张望了一阵,跟个做賊的似的,拢手对她们低声说:“我偷偷溜出来的,他们不知道,别告诉他们。”

两人边笑边点头应好。

苏沐橙一脸我就知道的表情捂嘴直乐,理了理他不太厚实的衣服又握了握他的手问:“怎么穿这么一点,外面还下着小雪呢,冷吗?”

薛洋这才惊觉温度是有点低,扯了扯领口和袖子说:“那边挺暖和的,走得急,其实也不是太冷。”

刚说完肚子忽然咕咕叫了起来,薛洋摸了摸空空的肚腹一脸赧然。

“饿了?没吃饭?”苏沐橙和陈果同时讶异的问。

薛洋一脸窘迫的点点头。

苏沐橙看了看时间说:“那我们去吃宵夜吧。”

薛洋咽了咽口水开心的点头。

苏沐橙说:“等我去收拾一下,你也要再加件衣服才行,外面可冷了。”

说着就欢欢喜喜的和陈果一人一边挽着薛洋往屋里奔,边走边介绍杭州的美食。


“沐橙救命!!!”




评论(3)

热度(4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