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 昔 月 。

吃不到想吃的粮,很忧桑。

【薛洋在全职】君归路 六十九

*穿越狗血

*薛洋中心

*有几句diss(那是洋洋说的,不是我,我是叶粉啊QWQ

六十九

薛洋火气稍微下去了些,敛了敛眉间戾气,又一屁股坐回电脑桌上,一眨不眨的盯着叶修,盘起两条大长腿摸着下巴开始思索现在的状况。

虽然在蓝河碎碎念的影响力之下已经打消了要他性命的念头,但也绝对不打算让他好过就是了,可这要真是和苏沐橙有关的人那就得重新考量了,固有不甘却也不能太过火,至少不能真的让他缺胳膊少腿儿。

薛洋这正思考着手机却突兀的振动起来,摸出来一看,又被哥哥两个大字糊了满眼,眉心跳了跳,特别想一爪子挂掉。

指尖微动,降灾铮地从桌上悬浮于空中,警示叶修。

薛洋眼见叶修一副见鬼了的表情满意的点点头,纠结的接起电话走到一边,蓝河焦急的声音传了过来:“喻队和黄少刚刚来我这找过你了,你赶紧回来!”

薛洋倒吸一口凉气,心都快跳出来了,惶惶不安的问蓝河:“你没暴露我吧?”

蓝河气呼呼的说:“当然没有!”

薛洋大呼一口气,拍了拍胸口说:“那就好。”

蓝河大吼:“好什么好!去了那么久!赶紧给我回来!”

薛洋抽了抽眼角郁闷的反驳:“哪里久了?广州到杭州那么远,我这飞了一炷香的时间才赶到,你以为是咱家几分钟就到的吗?你行你来啊!我话都还没说完呢,我才不回去。”

蓝河着急忙慌的说:“还要说什么!是那几句说完就得了,磨磨蹭蹭的,喻队和黄少已经去找经理拿你手机号了,估计用不了一会儿就打过来了,你再不回来他们肯定会回头盘问我的,到时候我可不敢保证能守口如瓶啊!赶紧给我回来!”

薛洋看了看旁边半死不活的叶修,呵呵一笑:“我看你是怕我折磨叶秋才对吧?你要是敢泄漏我的行踪,我现在就剁了他你信不信?你就等着给他收尸吧!哼!”

薛洋边说边走过去抓住凌空的降灾,握着剑柄把剑锋横在叶修的肩颈处,也不管蓝河看不看得见。

叶修僵在那里听着别人口中轻言自己的生死心里很不是个味儿,却是一动不敢动,感受搁在肩上的冰凉剑身,绷紧了背脊大气都不敢出。

蓝河又被他唬住了连忙说:“别别别,我不会告诉喻队和黄少的,你......没伤他吧?”

薛洋心情好转,爽利地把降灾又扔回桌上,挑起眉眼,一本正经的说“没伤,血都没见呢。”

蓝河大呼出一口气,刚想说点什么就被薛洋打断了

“我只是卸了他胳膊而已。”

“什么!!!”蓝河大惊,“我不是让你别伤他手吗?”

薛洋朝天花板翻了个白眼:“我答应你了吗?再说了我也没伤他手啊。”

“你!!!........把手机给叶秋,不然我立马去举报你,你就等着被喻队和黄少打屁股吧!”蓝河咬牙切齿的威胁。

薛洋撇撇嘴,不情不愿的把手机开了扬声,恨恨的剜了一眼叶修,从鼻子里哼了一声说:“小蓝要确认你死了没,说句话。”

蓝河不自觉的抹了抹汗率先出声:“......大神,那个......你.....还好吗?”

叶修顶着薛洋的眼刀子有苦难言,盯着手机屏幕上偌大的俩字儿脑子一片混乱,内心一阵复杂,却不敢多言什么,只哆嗦着虚弱的回应:“........小....小蓝。”

蓝河哪里听过所向披靡威风凛凛的叶秋大神要死不活的声音?这尼玛是快断气了吧?这都被折磨成什么样了啊??

刹那间,数个叶修遍体鳞伤血肉模糊的血腥画面从脑海里蹦出来挥之不去,蓝河心神俱震,不自觉的打了个寒颤,而后怒火冲天的扯开嗓子朝电话这头的薛洋大吼:“薛成美!你把我的话当成耳旁风了吗?你都干了什么!!”

薛洋听到那三个字已经忍不住青筋暴起,偏偏一向对他温言软语把他宠上天的蓝河还一反常态的凶他心头更是憋屈,不禁开始烦躁起来:“大惊小怪!我哪有干什么!我还什么都没来得及干呢!我就废了他胳膊而已,他自己不耐疼关我屁事啊!!”

蓝河一听更是忧心如焚,火烧火燎的朝薛洋吼:“这还不够么?那你还想干什么?杀了他吗?立刻把手臂接回去!现在!!马上!!!”

面对蓝河如此强硬的态度薛洋特别来气,暴躁得不行,倔强的朝手机那头的蓝河大吼:“我不!!!”

“你接不接!”

“我就不!!!”

“你!!!行!那我现在就去找喻队和黄少!”

“有本事你就去啊!我现在就让叶秋血溅当场!”

“你敢!!!”

“我长这么大还真没什么不敢的,你看看我今天敢不敢!你就买好棺材立好碑替他收尸吧!!”

“你别乱来啊!!!”

“我这就叫乱来了???我还想把他大卸八块剁碎了喂狗呢!他不是想让我刻骨铭心长记性么?我今天就让他体会什么才是真!正!的!刻!骨!铭!心!”

“薛成美!!你别太过分了!!!”

“我哪里过分了!!明明是他欺人太甚!!!我才卸了他两条胳膊而已你就心疼了?你到底跟谁是兄弟??”

“你胡说八道什么!!你信不信我给爸妈打电话!”

“打就打!谁怕谁!又不是只有你有号码,我现在就给他们打电话,我就说你帮着外人欺负我!你看他们会帮谁!”

“你!!!”蓝河语塞,郁闷至极,气得吹胡子瞪眼,尼玛!这完全吵不过啊。

还是得黄少和喻队才镇得住啊。


叶修听着两人争吵不休的对话,看着满身戾气的薛洋脸都快绷不住了,汗水簌簌往下掉,心都揪紧了,耷拉着眼皮内心一阵咆哮,突然觉得胳膊已经不那么疼了。

蓝啊!你确定你真的是我队友吗?你真的不是霸图派来的卧底么??你是嫌我死太慢了吧???你这样激怒他最后遭殃的不还是我吗!!!明明刚才已经平和很多了啊,我这才刚刚看到生机呢,尼玛就接了个电话的功夫眨眼间就快成泡影了,快别刺激他了啊啊啊啊!!!哥还想留着小命与荣耀女神携手到老共度余生呢,蓝河大大求放过啊!!!

“你什么你!别怪我没提醒你,你要是敢暴露我,我分分钟弄死叶秋,再把他曝尸荒野,哼!!!”薛洋怒火中烧,心头莫名火起,放完狠话一指头就挂了电话,忍了又忍才没把手机摔了,将两部手机通通扔进了乾坤袋里,眼不见为净。

烦躁的踱来踱去,越想越窝火,越想越憋屈,倏地执起降灾就朝座椅中瑟瑟发抖的叶修展臂一挥。

叶修大惊失色,看着瞬间寒芒大盛的漆黑长剑满心骇然,惊惧的死死闭上眼睛,只叹我命休也。

然而降灾并未斩下,薛洋暴跳如雷的把降灾咣当砸到地上,看着铮动不已的降灾,烦躁得一脚踢飞。

长剑刹时以破风之势嗖地射向收银台,剑身瞬时全部沒入坚硬的大理石,发出铮铮声响,只剩下剑柄和剑穗还孤零零的留在外面。

“妈的!!!”

心烦得又是一脚踹翻旁边的沙发椅,骤然一个转身,五指用力钳住叶修下颚骨,眼里满是狠戾,看着惴惴不安的叶修咬牙切齿的说:

“你知不知道老子现在真的很想宰了你?”

“你又知不知道有多少像你这种不知天高地厚的杂碎死在我手上?“

“像你这种嘴欠的渣滓一刀切了才解恨!”

“真他妈想不明白为什么还有那么多人保你!”

叶修颌骨阵阵作痛,看着浑身充斥着暴戾气息的薛洋艰涩的咽了咽口水,颤抖着声音含糊不清的开口:“你.....冷静冷静.........”

“冷静什么冷静!!!怎么冷静???这也碰不得那也伤不得我冷静个鸟蛋啊!!!”薛洋愤怒的冲口而出,吼完之后猛然一顿,呆愣的傻在那里一动不动。

叶修被他吼得耳朵嗡嗡作响,看着突然没了动作的薛洋眼睛滴溜溜的转,觉得自己也许还可以抢救一下。

先服个软示好吧,保住小命要紧啊,能屈能伸才是大丈夫!

深吸一口气,鼓起勇气一脸诚挚,有些口齿不清的说:“.......我之前也就那么随口一说,真没想那么多,我没有恶意的,真的!你看着我真诚的双眼,我向你发誓!你别放在心上了,你大人有大量就原谅我的无心之失吧,不会再有下一次了,我......”

‘向你道歉’这几个字还没说出口,薛洋忽然收回还箍着他的手,突兀的冲叶修嘿嘿一笑,也不知道有没有听到叶修的剖白。


评论(15)

热度(4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