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 昔 月 。

吃不到想吃的粮,很忧桑。

【薛洋在全职】君归路 六十七

*穿越狗血

*薛洋中心

六十七

薛洋总觉得蓝河过于小题大做,摸着下巴直勾勾的盯着他,良久才似问非问的出声:“我怎么感觉你护叶秋护得很紧啊?”

蓝河身子蓦地一僵,霎时脸红脖子粗的大吼:“我哪有!你胡说什么!!我还不是怕你被抓去关小黑屋吗!!!”

薛洋哼哼一笑,不置可否,摊手道:“我不过随便一说,你那么紧张做什么?”

蓝河气,凶巴巴的劈手夺过他手机给他查好位置定位,一言不发。

薛洋见他恼羞成怒的模样煞是好笑,接过蓝河忿忿递来的手机放回兜里,看了看渐暗的天色,觉得此地不宜久留,估计不出一炷香的时间喻文州和黄少天就要来擒人了,还是趁机赶紧开溜吧。

薛洋刚抬腿往外走却被蓝河一把拽住。

“你就这么去?墨镜呢?口罩呢?你想被人拍成连环画吗?外面那么冷外套也不穿?”

蓝河简直操碎了心,拿起床上的黑色外衣往他身上套。

薛洋挠了挠头,配合他的动作伸展手臂,看着蓝河脸上掩不住的担忧故意逗他:“你放心,我一定会给他留个全尸的。” 

蓝河大惊,帮他整理衣服的双手猛地一顿,睁大双眼惶惶不安的盯着他。

薛洋甚为满意,朝傻兮兮的蓝河哈哈大笑,紧接一个闪身不见了人影,徒留狂放的笑声还回荡在房间里。

“........."又被耍了。

 蓝河望着满地残骸的屋子叹了叹气,认命的收拾起案发现场。


陈果洗完澡穿着一身毛茸茸的睡衣出来,美滋滋的敷了张面膜,刚在沙发坐定就听到楼下乓乓响的敲门声,皱了皱眉,也没去理睬,反正叶修在下面,优哉游哉的把玩手机,翻着这几天和偶像的合影,乐开了花儿。

刚翻了没几张楼下的敲门声又响起了,不对,这应该已经算是砸门了。

陈果大怒,大晚上的要死啊!

顶着面膜起身,风风火火的蹿出房门,边向楼梯阶走边朝下面的叶修含糊不清的吼:“叶修快去开门!”

然而叶修并没鸟她,戴着耳机心不在焉的刷着副本儿,满脑子都是蓝河不久前没头没脑的四个字:大神保重。

偏偏蓝河说完就下线遁,叶修百思不得其解。

陈果见叶修没吱声,听着吵死人的敲门声加快脚步,怒气冲天的扯开嗓子吼:“叶修叶修叶修!去开门看看啊!!”

陈果边吼边伸长了脖子往楼下瞧了瞧,瞧见那货正叼着烟吞云吐雾,戴着个耳机如老僧入定般对着电脑玩儿得出神。

陈果那个气啊,对着叶修的后脑勺狠狠地剜了一眼,小心翼翼的拉了拉脸上的面膜,将刚刚吼出的褶子一一拉平,认命的往楼下走。

薛洋明明听到这里面有动静却迟迟不见人应门,不耐烦的用剑鞘加重力道可劲儿的捅着门,烦躁得想把门一脚踹飞。

真他妈的费劲!

听着震天响的敲门声陈果大为光火,顶着满身怒气快步过去猛然拉开门。

“嘶........”门内门外的两人同时倒吸一口凉气。

陈果看着眼前大晚上一身黑衣还墨镜口罩加身的可疑分子,条件反射的往后疾退了好几步,下意识曲起手臂防御,一脸戒备。

薛洋即使驭尸无数,此时也是被她脸上白惨惨的面膜骤然惊了一瞬。

尼玛,这简直堪比女鬼啊!抽了抽眼角,朝露出两只眼睛的陈果疑惑的开口:“你是谁?”

陈果双眼警惕的盯着面前的可疑人物,语气不太友好的答非所问:“我们还没营业,上网的话去别家。”

什么鬼??

薛洋困惑的歪着脑袋看了她好一会儿,也不执着她话里的意思,琢磨了一下便单刀直入:“我找叶秋。”

陈果一听找叶修懵了一下,盯着他脸上的道具看了老半天,差点把口罩和墨镜都盯出几个窟窿,依旧防备的问道:“你哪位?找他有什么事?”

薛洋对着一张辣眼睛的白板脸心里堵得慌,再见她此时的作态更是不耐烦起来,蹙着眉头一把扯掉脸上的墨镜和口罩,让她看个够。

陈果顿时惊呼出声,惊愕得合不拢嘴,一爪子撕下面膜,用毛茸茸的袖子往脸上胡乱抹了一把,使劲揉了揉眼睛,猛地捂着想要放声尖叫的嘴巴,满脸震惊不可思议的看着薛洋,有些慌乱无措。

眼见对方变戏法儿似的从惊悚女鬼骤然变为活脱脱的大美人儿,而过程只用了两秒,薛洋一脸懵逼。

两人就这样大眼瞪小眼的对视许久。

薛洋先回过神,清了清嗓子放缓神情出声:“叶秋在哪里?”

陈果还没缓过神,依旧在震惊中,捂着嘴下意识给他指了指。

薛洋点头示意,将墨镜和口罩仍进乾坤袋,拿着降灾慢慢踱步过去。


叶修正目不转睛的看着屏幕,思想有些放空,兴致缺缺的单挑着副本里的最后一个Boss。

蓝河之前那不明所以的几个字还时不时从脑子里蹦出来,搞得他都有点心神不定。

突然从旁边罩下一片阴影, 叶修从恍惚中回神,叼着烟下意识偏头瞄了一眼,随后诧异的往大门的方向瞧了瞧,继而淡定的转头,继续漫不经心的杀着他的BOSS。

薛洋见他如此态度,危险的眯了眯眼,也不说话,抽出降灾往他电脑桌上一戳,随手将剑鞘丢在叶修还不停操作的键盘旁,铁器与桌面碰撞发出咣当脆响。

叶修被突兀的状况蓦地吓了一跳,条件反射的收回搭在键盘上的手往后靠,烟灰被抖落在了裤子上也无暇顾及,看着已然穿透电脑桌的漆黑长剑倒抽一口凉气,有点反应不过来,满脸错愕的抬起头。

只见身旁的少年逆着光,无声的抱着手臂,顺滑的马尾用暗色绸带高高束在发顶垂至腰间,衬着一身黑色运动装显得人劲瘦高挑,英姿飒爽,额前的碎发微乱,些许遮住纤长浓密的眼睫,眯着一双勾魂摄魄的桃花眼,一瞬不瞬的看着他。

这是男的还是女的?

叶修狐疑得紧,直觉此人来者不善,下意识戒备起来,收起一贯的慵懒,清了一下嗓出声试探:“你.......”

“你是斗神叶秋?”叶修刚开口就被清脆的少年音打断。

是男的。

不过这声音为什么听起来有些耳熟?貌似在哪里听过?而且好像就在不久前?

叶修绞尽脑汁致力在脑海里搜寻有关的记忆,莫名的开始心绪不宁。

然而薛洋并没有给他多少回忆的时间,不紧不慢的确认对方的身份:“君莫笑是你没错吧?”

叶修听着对方的声音,竭力筛选与之吻合的人选,脑子蓦地闪过一个一模一样的声音。

叶修猛然绷紧了身子,死死的靠在背椅上,惊愕的瞪大双眼,难以置信的望着身旁面容俊美的少年,震惊得一时失了言语。

薛洋把他的表情尽收眼底,从鼻子里哼笑一声:“看来是没错了。”

唇角一扬,扯出一个乖戾的笑容:“你知道我是谁吗?”


评论(12)

热度(4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