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 昔 月 。

吃不到想吃的粮,很忧桑。

【薛洋在全职】君归路 六十六

*穿越狗血

*薛洋中心

六十六

这刚刚关掉花洒薛洋气急败坏的怒吼声就传了过来,

“操!!!”

“那贱人居然是斗神!真他妈见鬼了!!”

“老子今天非要宰了那臭不要脸的不可!操他娘的!!!”

蓝河在浴室听到他爆了一连串粗口心头一跳,以往再怎么生气都从没听过他说脏话啊,包括上次超市事件也不曾听到过,这叶秋大神到底对自家宝贝弟弟做了什么丧尽天良的事情?

迅速卷了衣物冲出去,边跑边套裤头,死死拽住杀气腾腾的薛洋问:“君莫笑到底怎么你了?”

薛洋火冒三丈,气得一脚踹飞面前的凳子:“你别问那么多,你先告诉我你到底能不能弄到他地址?要是弄不到我就去问喻文州和黄少天,大不了我向他们服个软,我就说我去瞻仰斗神英姿,反正我有的是办法让他们告诉我。”继而咬牙切齿的道:“这个君莫笑,老子宰定了!”

蓝河暗道不妙,以他的聪明劲儿这撒个娇卖个乖,估计要不了一会儿就能把不知情的喻队和黄少给糊弄过去,那样简直不能再糟糕。

先不管什么原因,以他现在暴怒的状态冲过去,这叶秋大神非得缺胳膊少腿儿不可,不死也残了啊!那可是斗神啊,这怎么行!!!

蓝河已经开始脑洞大开的想象叶秋大神各种惨绝人寰的凄惨下场,边想边搓鸡皮疙瘩,脑补得自己都打了个寒颤,惊出一身冷汗。

用力甩掉脑子里奇奇怪怪的画面,心惊胆战的说:“我有办法拿到他的地址,但是你要答应我几个条件。”

薛洋顿时眉头紧皱,一脸不爽的瞪着蓝河:“什么条件?”

蓝河见他面上明显不喜,心中忐忑不已,却不得不开口:“你不能真的砍了他,也不可以伤他。”

薛洋勃然大怒,立马暴起:“为什么不能!!!凭什么不能???我现在就是要去把他五马分尸剁碎了喂狗!!连伤都不能伤那我去找他还有何意义?难道你让我和他讲道理不成???”

蓝河听得心惊肉跳却又不知如何疏导,一时语塞,急得直冒汗。

寻思良久也硬抗不下这个尖锐的话题,只好曲线救国,耐心的对他道:“你要知道,我们现在生活的这个法制社会和你以前血雨腥风的江湖不同,打架斗殴都属于恶性事件,更别说伤人性命了,在法律面前人人平等,不管你身份如何,只要犯了法那就要受到舆论的谴责和法律的制裁。”

薛洋对这套说辞极为不屑的嗤之以鼻,刚想开口反驳蓝河就迫不及待的打断了他:“或许你觉得没有人能奈何得了你,但是爸妈呢?我呢?我们要怎么办?而且黄少和喻队也势必会受到牵连,甚至整个蓝雨俱乐部都会跟着遭殃,以你现在的知名度随便一调查就能查到咱家和蓝雨,这些你想过没有?你总不能因为一个虚拟游戏里的恩怨而毁了自己的大好前程吧?爸妈可是都指望你承欢膝下养老送终呢,为了一个素不相识的君莫笑这样值得吗?你自己好好琢磨琢磨。”

薛洋眉头都快皱到一块儿去了,知道蓝河并非完全唬他,从来到这个世界起就觉得周遭一切过于平和,人人严守自律,这自然是有它的一套体系在约束着这个社会的人群,而自己现在已经不再是孤家寡人,有爹有娘有兄弟还有许多珍视的人,再也没有随心所欲恣意妄为的资本了,无论此刻有多么不愿意承认,但这是不争的事实。

薛洋这头心思百转千回,也是想明白了其中的关联,眉头越皱越紧,拳头攥得指节声声脆响,愤慨又委屈的看着蓝河说:“难道让我就这么算了?我咽不下这口气!”

蓝河见他松了口,心下略安,看着一脸隐忍和不甘的薛洋于心不忍,摸了摸他的脑袋安抚:“你先告诉我之前发生了什么事。”

薛洋眯了眯眼,面无表情的看着一地的碎片,仿佛那就是君莫笑的尸体,开始平静的讲述事情的原委。


“靠!这叶秋大神也太不要脸了吧,平时压榨我们这些大公会也就算了,怎么现在越来越没个下限,对着个新人都能下得去手,这嘴上还没个把门儿的,什么垃圾话都敢往外放,逮谁嘲讽谁,还有没有点节操了! 他奶奶的!简直太嚣张了!我现在举双手支持你去狠狠修理他,还真当没人治得了他了,气死我了!”蓝河气得直嚷嚷,一改之前的和平主义派,义愤填膺的怒斥君莫笑,撸起刚刚穿好的衣服袖子一副随时要去干架的阵势。

薛洋见他气得面红耳赤,心头的委屈感稍微下去了一些,继而问道:“他经常欺负你?”

蓝河回想被君莫笑压迫的日子,气更是不打一处来,简直怒火中烧深恶痛绝,趿拉着拖鞋在满目狼藉的房间里踱来踱去,踩得碎屑嘎吱作响也不管不顾,口沫横飞的愤愤数落了叶修大半个小时还没完。

薛洋听得青筋直跳,敢情那臭不要脸的还是个惯犯,这都欺负到自家人头上了,叔能忍婶儿都不能忍, 薛洋从鼻子里哼了一声,恨恨地说:“怪不得他当时还让你拿材料来赎我,原来剥削材料这事儿已经由来已久啊!他娘的!老子今天就让他吃不完兜着走!”

蓝河用力点头附和,从柜子里翻出笔记本,正色说:“我现在就去套他地址,应该没有什么问题。哼,大不了我用那五天义务劳动挟恩图报。”

两人相视一眼,不约而同的扯出一个阴险的坏笑。

蓝河从一堆碎屑中刨出账号卡,想好说词便登了游戏。


刚上线君莫笑的千机伞就戳了过来,蓝河慌忙提剑格挡住往后跳。

我操!这叶秋大神是闲得蛋疼了吗?还守在这里搞毛呢?

“大神......”蓝河可不准备自取其辱的和他过招,赶紧出了声。

叶修愣了愣,本无聊得查看起挑战神之领域的任务流程,打算边看边堵那小崽子却等来了蓝河,心下一喜:“哟,小蓝来啦,刚刚那小孩儿呢?”

蓝河下意识的偏过头,眼见薛洋的脸黑了又黑,眉心一跳。

谁让笔记本有外放功能呢,呵呵,大神你就自求多福吧。

蓝河清了清嗓子,一本正经的胡说八道:“谁啊?我家里现在亲戚蛮多的,不知道你说的是哪个。”未免对方还追着这个问题不放,立马切入正题:“大神啊,你是在H市吧?”

“嗯是啊,怎么,你要过来玩儿?”叶修又点了一支烟愉悦的调侃道。

没想到叶秋大神如此上道,蓝河轻松了不少:“是啊,我准备过来玩几天,到时候找你吃饭啊。”

叶修愣了一瞬,继而窃喜不已,这兴欣小保姆自动送上门让他奴役哪有往外推的道理,心里的小算盘已经打得咔咔作响,满心欢喜的说:“行啊,我就在嘉世俱乐部对面的兴欣网吧,你直接来网吧找我就行。”

这准备好的说词还没用上呢,就这么愉快的解决了?这也太快了吧?叶秋大神这么干脆?

薛洋与蓝河惊讶的相视一眼,看着笔记本里的君莫笑目瞪口呆。

蓝河内心一阵复杂,面对如此耿直的叶秋大神良心有些不安,慌忙说“那好,我这还有事情,先下了。”

蓝河打了个招呼就拔了账号卡退出游戏,长吁一口气,看着笑得一脸荡漾的薛洋不禁开始担忧起叶修的安危来,连忙拽住他胳膊再次的慎重叮嘱:“咱们可说好了的不能伤他啊,你吓唬吓唬他就行了知道吗?”

薛洋翻了个白眼,这家伙怎么一会儿一个态度?敷衍道:“知道了知道了。”

“尤其不能伤他手啊。”蓝河急吼吼的又补了一句。

薛洋嘴角抽了抽:“这也不能碰,那也不能伤,难道你让我像泼妇一样的去骂街吗?能用武力解决的问题我何必要和他浪费口水?莫非你还指望我坐下来与他举杯对饮再握手言和不成?傻了吧!!”

蓝河竟无言以对。


评论(16)

热度(4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