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 昔 月 。

吃不到想吃的粮,很忧桑。

【薛洋在全职】君归路 六十五

*穿越狗血

*薛洋中心

六十五

薛洋一听手残二字如遭雷击,身子蓦地一僵,血液瞬间凝固了。

常慈安的嘴脸和断指的疼痛刹时在脑海里一一重现,刚刚愈合的伤口就这样被人猝不及防的撕开,血淋淋的呈现出来,薛洋顿觉心脏如被针扎似的抽痛着,不禁眉头紧蹙,下意识摸了摸左手小指,面色铁青,阴鸷的看着游戏里的君莫笑,眼里的狠戾久久未散。

以前但凡有多看几眼他小指的人,下场无一不是被大卸八块就是变成了走尸,像这么明目张胆直言他手残的人还是头一个。

“呵呵.......”薛洋无甚喜怒的轻笑了一声。

如果是任何一个熟知他的人听到这声冷笑必定吓得肝胆俱裂。

偏偏叶修毫无所觉,用那张无时无刻不在嘲讽的嘴实力作死:“年轻人,你赚到了,哥今天心情好,就免费帮你爹妈好好管教管教你,教教你今后该怎么做人!”

爹妈?管教?还教做人?

叶修的嘲讽技满级,这随口而出的垃圾话却是句句戳到了薛洋的要害之处,字字都让他痛得抓心挠肝,锥心刺骨。

薛洋霎时怒火攻心,气到极点,反而对着游戏里的君莫笑扯出一个诡异的笑,活动了一下左手,一招银光落刃从水里利索的跃了起来,直直的朝着在岸边一动不动站得笔直的君莫笑劈了下去。

叶修眼看快要被剑气波及到才开始操作起君莫笑,手中的伞随意一抖,千机伞瞬间切换形态,枪口朝着空中高高跃起的人一记反坦克炮轰了过去,刹那间便被反坦克炮的后坐力推开了银光落刃的技能范围,抬手又是格林机枪朝被命中的蓝河号哒哒哒的扫射。

薛洋才堪堪落下,看着直吐火舌的枪口急忙闪身躲避,却还是中了几发,刚想回身拉近距离还击,对方闪着寒芒的银色战矛已然刺到。

刚刚不是枪吗?怎么突然变成矛了?

薛洋眼见被圆舞棍戳在矛尖又被抡在地上蹂躏的剑客望着居高临下的君莫笑一阵凌乱,很是茫然。

他这一愣神叶修更是毫无阻力的戏耍着他玩儿,肆无忌惮的一招接一招,龙牙、天击、落花掌.......

屏幕里的视角被猛然掀浮空薛洋才回神,然而并没有什么鸟用,随他如何挣扎,随他用何种技能,都没有改变一直被浮空的命运,随他怎么转换视角硬是连对方的身影都找不到。

看着血线快清零的蓝河号薛洋暴躁不已,心头窝火得要死,额角青筋突突的跳,捏得鼠标咔咔作响,眯着眼一瞬不瞬的盯着还剩百分之五的残血戾气大盛。

忽地一道白光洒在身上,蓝河号血量噌噌往上涨,薛洋有些纳闷,不禁疑惑的嗯了一声。

有人来支援?

叶修听见他困惑的声音,行所无忌的喷笑出声。

停下遮影步,居高临下的站在毫无防备摔了个大马趴的人面前, 一副俯视蝼蚁的模样,随手一抬,一道白光便沐浴在了蓝河号身上,蓝河号血量顿时又噌噌往上涨。

“哥说了要教你做人,在教会你做人之前怎么会让你挂掉呢?不让你刻骨铭心又怎么能长记性?小朋友,感谢哥吧。”叶修漫不经心的说。

操你妈!!!

薛洋霎时暴跳如雷的操作角色猛然起身反击,却是又被眼疾手快的君莫笑一战矛戳中。

叶修乐此不疲的逗着他玩儿,又开始循环龙牙、天击、落花掌,连技能都不带换的。

至从被轰到空中就没落过地,薛洋眼巴巴的看着蓝河号浮空上不去也下不来,心里跟被猫挠过似的难受,却又无能为力,偏偏那人还贼贱的奶他,死都死不成。

薛洋狠狠的咬着牙关,已经忍到极限,此时格外的暴躁,全身血液直冲大脑,火气顿时噌噌往上翻了好几番,只想现在、立刻、马上把君莫笑剁碎了喂狗。

“小朋友,还不叫小蓝拿材料来为你赎身吗?”叶修见他久久不出声有点无聊,又开始火上浇油的可劲儿刺激。

嘭嘭嘭!哐!!

薛洋勃然大怒,气得发抖,终于忍无可忍的爆发了,右手陡然一掀,电脑连同电脑桌和键盘齐飞了出去,伴随着乒呤乓啷的巨响猛力砸到墙上,电脑桌瞬间四分五裂变成一堆木屑,电脑已然摔成了玻璃碎片和孤零零的破败零件,键盘更是凄惨,按键跟天女散花似的落得到处都是,鼠标却是连个残肢都不见。


蓝河听见响声,顶着一头泡沫捞了块浴巾随便一围就冲了出来,看着满屋的木屑和电脑残骸好一阵目瞪口呆,已经彻底傻掉了。

缓了好一会儿才机械的转过头,看着脸色都快黑成锅底的薛洋干巴巴的问:“......怎么了?”

薛洋现在满腔怒火,看着蓝河也敛不住暴戾的气息:“君莫笑是谁?”

蓝河大脑当机中,下意识答道:“叶秋大神。”

薛洋怒不可遏的追问:“知不知道他的地址?”

蓝河愣了愣,终于回过神,然后摇头。

摸着下巴想了会儿才说:“黄少和喻队应该知道。”继而才惊讶的反应过来问道:“他怎么你了吗?”

薛洋听到喻文州和黄少天有点犯怵,但是完全不想罢手,有些答非所问的看着蓝河,沉声问道:“他叫你小蓝,你和他关系很好吗?能不能要到他地址?”

“......啊?”蓝河懵逼。

薛洋烦躁不已,蹙着眉头满脸不耐的冲他嚷:“啊什么啊?我问你能不能要到他的地址!”

蓝河被他吼得浑身一震,缩了缩脖子如实回答:“那可是叶秋大神,荣耀教科书,我哪能和那种人物有什么关系。”

薛洋嗤笑,颇为不屑:“荣耀教科书是个什么玩意儿,不懂,听都没听过。”

蓝河震惊,一脸恨铁不成钢的看着他:“斗神一叶之秋你都不知道吗?”

“知道啊,孙翔嘛。”薛洋提到这个名字眼皮子不自觉的猛跳了几下。

为什么你知道孙翔而不知道叶秋?蓝河嘴角抽了抽,捂着额头无奈的纠正他:“不是孙翔啊,孙翔只是这个赛季才接手的一叶之秋的账号卡,叶秋叶秋,斗神一叶之秋是叶秋啊!荣耀教科书,荣耀第一人,斗神叶秋啊!”

薛洋哦了一声,然后歪头不解的看着他:“那又怎样?他不是已经退役了吗?关我屁事!”而后焦躁的直跺脚,横眉怒目的朝蓝河大吼:“我不是问你君莫笑吗!怎么越扯越远了!!”

蓝河无语,忍不住朝天花板翻了个白眼,捂着眼,无力的说:“我不是告诉你了吗,君莫笑就是叶秋啊,你怎么还是不明白?”

薛洋被绕得有些蒙圈儿,脑子有些短路,总感觉有什么已经呼之欲出,然而一时又找不到到底是哪里的结系错了,眨巴眨巴那双挑花眼,傻愣愣的看着蓝河求解。

蓝河抓狂,深吸一口气,扯开嗓子对着他嚎:“君莫笑就是斗神一叶之秋的那个叶秋,君莫笑和斗神是同一个人,懂了没!!!”

薛洋唇瓣微张,被惊雷劈了个僵直,定在那里一声不吭。

蓝河看他傻样眼角一阵抽抽,顶着一身鸡皮疙瘩把空调开高了些,调头继续洗白白,让他自个儿消化。


评论(8)

热度(4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