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 昔 月 。

吃不到想吃的粮,很忧桑。

【薛洋在全职】君归路 六十四

*穿越狗血

*薛洋中心

六十四

眼见蓝河没完没了兴奋的叨叨了十几分钟还没有消停的迹象,本想直接跑路,可转念想到喻文州和黄少天两尊大佛,又焉儿了。

薛洋肠子都快纠结成麻花了,暴躁得想咬人,脑子蓦地灵光一现,双手手指灵活的翻飞,指尖法诀交错变幻,围绕着整张床瞬时凭空多出一层透明的屏障。

整个世界都安静了。

薛洋吁出一口浊气,在结界内朝蓝河无声的笑了笑,优哉游哉的躺在床上,枕着手臂翘着二郎腿,戏谑的朝他吹了个口哨,一脸挑衅的看着他。

蓝河惊愕得一时失了声,看着微光浮动的结界,好奇宝宝似的凑过去摸了又摸,敲了又敲,对着神奇的结界好一阵鼓捣,孜孜不倦的把耳朵贴在屏障上面聆听,兴奋的朝躺在床上哈哈大笑的薛洋问东问西。

薛洋在结界内看得煞是好笑,看他唇瓣一直开开合合颇觉有趣,索性侧过身子撑起脑袋饶有兴致的看着他挤眉弄眼,也不回应。

蓝河这惊奇的絮絮叨叨了半天也不见薛洋鸟他,摸着下巴在结界外踱来踱去,思索良久,也不浪费口水了,直接转身将电脑桌移到床前,搬了条凳子悠闲的登录了十区会长号,自顾自的玩起游戏来。

你有你的张良计,我有我的过墙梯。

床上的薛洋眼神一亮,继而强装淡定,偷偷拿眼角瞄着显示屏。


蓝河与大过年还泡在游戏里的君莫笑随意聊了几句,也不正眼瞅薛洋,心里跟明镜儿似的,清了清嗓子起身,从背包里翻了套换洗衣服进了浴室。

薛洋躺在床上看着无人操作的游戏备受煎熬,做了不到三分钟的思想斗争就一屁股坐了起来,随手撤掉结界,火烧火燎的蹿到电脑桌前。

蓝河透过磨砂玻璃关注着他的一举一动,也不戳穿他任他去玩,只是憋笑憋得甚为辛苦,果断把水量开到最大,颤抖着身子靠在墙上笑到抽筋。

叶修眼见好不容易逮着的活人,招呼都不打就突然没了声,不甘心的拿伞尖戳了戳蓝河。

嗯?没反应?

我再戳,我再戳,我戳戳戳戳.......


“他娘的,你有完没完??”薛洋怒不可歇的一个拔刀斩就挥了过去。

本来只打算随便看看蓝河号登自己的明月清风练级,却见不要脸的某人乐此不疲的戳啊戳,终于炸了。

一开始看对方只是轻轻戳了两下还有些许好奇,暗暗观察他接下来的举动,结果两分钟过去了,就只见那坨穿得春意盎然的人,手里提着一把奇怪的伞,打着转儿绕着圈儿的在显示屏里凑过来又晃过去的博眼球,搞得满屏都是花花绿绿在晃动,看得人心里一阵反胃。

偏偏那奇葩还不安分,时不时的用伞尖前前后后左左右右的对着蓝河捅来捅去,没完没了简直神他妈烦。

妈卖批,血条都让他戳掉三分之一了还他妈戳。

简直有病!

叶修毫无防备,被陌生的声音这么突兀的一吼也愣了一下,结结实实的挨了这一剑,这货明显不是蓝河啊。

对听着还有些少年音的人问:“你哪位?小蓝呢?”

薛洋今天本就憋着好几顿火没处撒,这时气不打一处来,以往在游戏里谁不是恭敬的称蓝河为会长、团长,再不济也是叫游戏名,小蓝?呵呵......也就自己和黄少天才叫过,你他娘的哪根葱哪根蒜?

薛洋不管三七二十一,冲麦克风怒气冲天的吼:“我是你薛爷爷!你他娘的谁啊?”

薛洋边吵吵双手也操作不停,无奈好多天没有碰电脑,熟悉的技能也就那么几个,键盘也非常生疏,这数个技能打出去,个个歪七扭八失了准头,有点四不像,除了之前出其不意的拔刀斩没一个命中的。

果然三天不练手生,这别说击中了,连人衣角都没碰着。

叶修倒是反应快,转瞬就明白了过来,一边悠闲的摆着鼠标躲技能,一边调侃道:“唷,谁家小朋友火气这么大啊,需不需要哥給你降降温冷静冷静?”

明明是询问的语气,却是不由分说的猛然拍出一掌,劲风伴随着粉色花瓣四下飞舞,煞是好看。

薛洋眼见技能落空,心里本来就着急,现在听到‘哥’这个字就更是抓狂得想宰人,更加无心欣赏唯美的技能特效,看着夹杂风声席卷而来的花瓣,想要闪避,却是不管前后还是左右都已来不及,躲无可躲,避无可避的中了这一记强力吹飞的落花掌。 

蓝河号瞬时被吹至浮空,视角一阵天旋地转。

噗通!!

薛洋这连受身都未开始学,更何况是在水里,吃了这一掌后毫无阻力的自由落体沉入湖底,溅起水花无数,看着波涛汹涌的湖水有些傻眼。

水里要怎样操作?

调整好视角尝试往岸边移动,此时走的动作因为在水里也变成了游,薛洋心下稍安,将角色切换成疾跑,迅速往前游去,然而受到水流阻力的影响并不能像在陆地那般敏捷迅速,颇有些力不从心,这耐力都耗掉一大半了才举步维艰的摸到岸边。

叶修在湖边待了好一会儿,盯着毫无波澜的湖水看了又看,心下狐疑得紧,撑着千机伞踱来踱去,此时终于见到几串气泡往上冒,倒是松了一口气。

人还在,没遁,也没淹死。

很好,还有得玩儿。

叶修心情颇好,饶有兴趣的看着那个在水中扑腾的笨拙身影,好笑得边摇头边叹息,愉悦的朝显示屏吐出一口烟雾,索性操作君莫笑蹲下身子,欣赏起那个刚冒出水面的发旋儿。

薛洋操作着蓝河号露出水面,不自觉的和游戏角色同时大呼出一口气,还未松气就见那个罪魁祸首悠哉的撑着伞蹲在岸边视角正对着他。

明明是面无表情的系统脸,却感觉到来自对方深深的恶意嘲笑。

薛洋心头那个火啊,虎牙都快把下唇咬破了,刚想问候他祖宗十八代却被对方抢了先。

“小朋友,手都残成这样了还不低调点儿?毛都没长齐就这么嚣张,以后那还得了?你这样出门是会被人追杀的知不知道?”叶修收起千机伞,惬意的吐出一口烟圈,看着还在水里的人嘲讽模式全开。


评论(3)

热度(3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