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 昔 月 。

吃不到想吃的粮,很忧桑。

【薛洋在全职】君归路 六十三

*穿越狗血

*薛洋中心

六十三

薛洋这心情一愉悦,不自觉的脚下轻快走路都带着节拍,屁颠屁颠的跟着经理意气风发的进了训练室,满面春风的看着喻文州和黄少天,扬起唇角,也不说话。

喻文州和黄少天看他180度的大转变都一头雾水,相视一眼,眼皮都不自觉的跳了几跳,心里没底。直觉这货的反应太反常,不知道是不是又要整什么幺蛾子了。

经理看着贼精的两人有些忐忑,心虚的咳了咳,试图转移他们的关注点,忙拿起桌上的手机给薛洋交代,“这两支手机,一部公用一部私用,我的号码两台都存进去了,常用的软件也已经帮你下好了。”

又将桌上的身份证递给他叮嘱:“身份证和手机都要随身带着,等过两天联盟比赛结束就去荣耀总部签约。”

薛洋鼓捣着新手机乖乖的点头应是。

黄少天看着面前和谐的两人更是狐疑,悄悄的拉了拉喻文州的袖子,拢手在他耳边低声说:“队长这两人肯定有猫腻。”

喻文州深表赞同,一瞬不瞬的紧盯着两人,眼都不眨。

经理本就做贼心虚,被两双精明的眼睛盯得汗毛倒竖,僵着身子也不敢拿正眼看他们,用眼角余光瞄着黄少天的小动作,更加觉得如芒刺在背,直冒虚汗。

薛洋倒是泰然自若,把连看都没看一眼的身份证往乾坤袋里一扔,将手机揣进外套口袋里,抬头见经理胆战心惊的模样有些不解,偏头瞅了瞅一旁虎视眈眈的喻文州和黄少天,心下了然。

望着对面两人嘿嘿一笑,揽过经理僵硬的背脊,恣意的将马尾甩到身后,哼着小曲儿摇头晃脑的往外走,留了两个后脑勺给屋里几人。

黄少天那个气啊,撸起袖子就要去逮人,喻文州急忙拉住他,摇了摇头,示意他少少安毋躁。


“小蓝小蓝小蓝。”薛洋边敲门边轻快的喊着。

蓝河正在房间整理着背包,听到薛洋的声音转身去开了门,薛洋冲他咧嘴一笑就跨进了屋,随意脱掉外套,颇为惬意的往床上一坐笑嘻嘻的看着他。

蓝河心下疑惑,这家伙之前才被喻队和黄少修理得郁郁寡欢,怎么这才一会儿功夫又精神抖擞了?

这也太奇怪了,总感觉有哪里不对啊,难道喻队和黄少解他禁了?这个念头刚冒出来就立刻被否定掉了。

怎么可能!

薛洋摸出外套里的手机,朝走神的蓝河晃了晃:“我的手机,把你的还有家里的号码都存一下,还有爹娘的手机号也存上。”

蓝河这才刚被他晃回神,又被他这一句家和爹娘弄得又有些跑神。

这短短的几天年假就多了一个家人,而整个过程的展开快得有些猝不及防,却是让人欣喜若狂,彼此都如获至宝,简直像在做梦一样。蓝河看着薛洋稚气未脱的俊美脸庞,心中不禁有些小自豪。

这个人,是我的家人。

美滋滋的接过手机,寻思了一小会儿,满心欢喜的存上爹娘的号码,再是家里的座机号码,最后才是自己的号码,乐呵呵的递还给他。

薛洋愉悦的接过手机翻看,被联系人里‘哥哥’两个醒目的大字糊得眼睛酸疼,下意识掖了掖放得好好的乾坤袋,紧绷着身子,心虚的指着哥哥俩字儿,无甚底气的抗议:“快给我换掉,我才是兄长。”

蓝河立刻收起脸上的笑意装傻充愣,望着天花板,不予理会。

薛洋气得直跺脚,凑到他跟前,咬牙切齿一字一顿的重复:“我!才!是!兄!长!”

蓝河终于赏了他一个正眼,哼哼两声道:“等你有了身份证再来和我讨价还价吧,贤!弟!”

突然好想把扔在乾坤袋的狗屁身份证给毁尸灭迹啊,怎么办?如果被发现了那就真的彻底败北,永无翻身之日了。

不行不行!必须现在就得把兄长的位置给坐稳了。

薛洋心下很是焦躁,决定直接用武力威胁,撸起黑色体恤儿的袖子,装腔作势的炫了炫没几两肉的胳膊,竭力鼓出二头肌,恶声恶气的说:“我才不管!兄长这个位置我今天是坐定了!反正你又打不过我,能怎么地?”

蓝河可是直面过薛洋揍人的案发现场,那时的他整个人不怒自威,霸气十足,气场强大得让人窒息,无不仰视,而现在这浮夸且明显虚张声势的演技又哪里唬得住。

蓝河好笑的看了看他有些可怜巴巴的小肌肉,又戏谑的瞄了一眼他的通讯录,指了指那倆字儿,呵呵一笑道:“行啊。喏,你有能耐自己改呗。”

“.........."真的好想爆粗口啊有没有!超想掀一百遍摊子啊有没有!

薛洋那叫一个憋屈啊,这打又打不得,骂就更骂不得了,现在他俩可是有连带关系,骂什么不得骂着自己?心里憋着气没地儿撒,看着蓝河银牙都快咬碎了,也就只能抓着他双肩干巴巴的摇晃,心急火燎的嚷嚷:“我是哥哥!”

蓝河被他摇得有点眼晕,立场依旧坚定:“是弟弟才对。”

薛洋吃了秤砣铁了心,今天势必要把这事儿给敲定,要知道过了这个村或许就没这个店了,身份证是硬伤啊!不依不饶地跟摇求签筒似的晃他:“是哥哥!”

蓝河头晕眼花,捂着脑门儿缓解头晕的症状,楞是不改口:“是弟弟。”

薛洋郁结,心头火烧火燎,已经接近暴走的边缘,可劲儿摧残蓝河,暴躁得字儿都不带换:“是哥哥!”

蓝河觉得隔夜饭都快被这货摇出来了,强压翻腾的胃液,虚弱却坚定的一字一顿道:“弟!弟!”

薛洋见他打死不松口,更是心急如焚,抓狂得边摇边跳脚,反射性的也跟着蓝河一字一顿的大声嚷:“哥!哥!”这下自己刚嚎完就僵住了,傻不拉几的看着蓝河目瞪口呆。

操,被带跑偏了。

一世英名尽毁啊,妈蛋!怎么办怎么办怎么办.......

蓝河见他忽然没动作了,也是一愣,瞧他瞠目结舌的模样继而反应过来,噗地喷笑出声,无力的撑在他肩上哈哈大笑,喷了薛洋一脸唾沫星子。

欣慰的拍着他脑袋,俨然一副兄友弟恭的画面:“嗯嗯,弟弟真乖, 来,再叫几声给哥哥听听。”

薛洋抹了抹脸上的唾沫,觉得干脆拿降灾就地刨个坑把自己埋了算球,崩溃的捂住脸,往床上生无可恋的一倒,翻了个身把脸埋进被子里,绝望的一声不吭。

蓝河捂着肚子笑得腰都直不起来,蹲在床边直抽抽,拍着薛洋萧索的背脊再接再厉,一个劲儿朗声直喊着弟弟。

蓝河的趁火打劫无疑是雪上加霜,薛洋一把扯了被子把自己裹成个茧,捂住耳朵直嚷嚷着:“不听不听不听......”

蓝河顿时笑得更欢了,跟打了鸡血似的几下把他从被子里刨出来,脸对脸的哈哈大笑,肆意的戏谑笑道:“弟弟弟弟弟弟,快再叫一声给哥哥听听嘛!来嘛来嘛,别害羞啊。”

真的真的好想pia飞他啊!!!

薛洋脑门儿青筋突突的跳,感觉已经快要抑制不住体内的洪荒之力了,愤愤的看着蓝河威胁道:“你信不信我点你哑穴!”

蓝河面不改色,毫不畏惧,揉着肚子抖成筛糠,颤巍巍的摸出手机,指着父母明晃晃的号码,朝他晃了晃,给了薛洋数个眼神让他自行体会。

“........."薛洋又哑火了,虎牙越磨越尖。

算你狠,君子报仇十年未晚,咱们走着瞧。


评论(5)

热度(4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