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 昔 月 。

吃不到想吃的粮,很忧桑。

【薛洋在全职】君归路 六十一

*穿越狗血

*薛洋中心

六十一

许爸爸和许妈妈摘了围裙,眉开眼笑的从卧室里出来,蓝河一人一边拉着他们在椅子上坐下,转身去倒了两杯茶端了过来。

喻文州和黄少天理了理薛洋身上的小西装和马尾,拍拍他的肩膀说:“去吧。”

其他人也都起了身,在一旁安静的站着。

薛洋看着正襟危坐的许爸爸许妈妈,收起嬉笑的表情,目光灼灼的看着位上的二老走过去。

站定,手掌并拢,左手叠于右手之上,掌心向内,平置于胸前,无比诚挚的开口:“爹娘在上,请受孩儿三拜。”

看着两人保持着揖礼跪了下去。

许爸爸和许妈妈顿时坐不住了,慌忙起身去拉他:“你这孩子,行这么大的礼做什么!”

薛洋挺着腰杆,跪得笔直。

喻文州和黄少天也没想到,愣怔了一瞬,连忙把两老安抚回座位上。

薛洋待两老重新归位,将交叠的双手掌心向下,弯腰,俯身,叩头。

暗红色发带和微翘的马尾随着主人的动作在两老脚边铺洒开。

一下,一下,一下。

虔诚的在他们脚边叩了三个头,直起腰,跪在地上接过蓝河递过来的茶,恭敬的递到许爸爸面前,笑眯眯的说:“父亲请喝茶。”

许爸爸有些手忙脚乱的接过茶,一口气喝光,拿出一个鼓鼓的大红包递给他,笑得见牙不见眼,一时也欢喜的说不出什么其他的好听语句,拍着他的肩膀直说乖乖乖。

薛洋端起另一杯茶,递到许妈妈面前甜丝丝的说:“母亲请喝茶。”

许妈妈抹了抹眼角,心花怒放的接过茶,豪爽的喝光,同样递了一个大大的红包给他,起身将他扶了起来,理了理他微乱的头发,激动的将他拥他入怀中,一下一下的抚着他的头,声音微微颤抖:“好孩子,以后咱们可就是一家人了啊。”

薛洋喜笑颜开的回抱着她,眼眶泛红,微微俯身,脸颊在她耳畔轻轻摩挲,有些哽咽的说:“嗯,从此以后我也有家了。”

一旁的亲友们也都被这温馨的气氛包围着。

许爸爸一把拉过在一旁傻笑的蓝河,搂着他们娘儿仨乐不可支的哈哈直笑,看着三人无比真挚不失爽朗的道:“以后咱一家四口一起闯荡江湖,不离不弃,同去同归。”

一屋子的亲戚都被许爸爸逗笑了,几个晚辈边笑还不忘拍照,黄少天早就在一旁拿着DV记录下这历史性的一刻。

许爸爸笑嘻嘻的拍拍薛洋:“怎么样?今天还能喝吗?”

薛洋立马昂首挺胸,霸气的回应道:“那当然。”


两人这一喝又是把亲戚们都喝跑了还没下桌,喻文州和黄少天也未能幸免,两人都被这爷儿俩劝了不少酒喝得面红耳赤。

“阿洋你这几天就在家好好陪陪伯父伯母, 我和少天初五就要回战队准备比赛的事情,你可以等过完年假再和蓝桥一起回俱乐部。”喻文州趁还清醒的时候交待。

薛洋嬉笑着应是,斟酒的手却是一点也不含糊。

黄少天拍了拍红通通的脸颊,拽过薛洋的胳膊说:“这几天陪家人玩儿开心点,记得给我们打电话知道吗,没事的时候也可以来我们那儿串串门, 反正你也就几分钟来回,不许天天呆在家里打游戏,也不许把糖果当饭吃,会蛀牙的知不知道,酒也#&¥.........“

薛洋夹了一大筷子青菜堵住那张喋喋不休的嘴巴,整个世界都清净了。


事实证明黄少天的唠叨并非无的放矢,这游戏薛洋确实是连碰都没碰,天天被欢天喜地的两老拉着走街串巷的拜年,拜完东家拜西家,一遇上熟人就迫不及待的拉着薛洋骄傲的介绍:这是我儿子,亲朋们哪里还有不慷慨解囊的,两老满心欢喜,脸上都笑开了花儿。

薛洋这红包没少收,酒可也没少喝,他倒是满面春风乐在其中,有吃有喝还有红包拿惬意得不得了,苦了蓝河天天在他耳边苦口婆心的劝,口水都能淹死一万头河马了,无奈薛洋的后援团太过庞大,这实在是胳膊拧不过大腿啊, 只能磨着牙干瞪眼儿。

连续劝了几天无效蓝河就不折磨自己了。

呵呵.......我治不了你总有人治得了你。


评论(8)

热度(3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