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 昔 月 。

吃不到想吃的粮,很忧桑。

【薛洋在全职】君归路 六十

*穿越狗血

*薛洋中心

六十

吃完早饭和长辈们一一拜了年,收了鼓鼓的压岁钱,两人便御剑到了蓝河家附近的一处还在营业的甜品店。

“去接少天吧,路上注意安全。”

薛洋点点头,就近找了个偏僻的地方就上了降灾。

黄少天收到薛洋出发的消息就开始在阳台着急张望,好几个亲友兼粉丝的年轻人也都跟着他雀跃的翘首以盼。

几分钟后模糊的身影就出现在视野,几个年轻人开始大声的尖叫,屋里的亲戚也都好奇的过来观望,黄少天朝薛洋的方向大力的挥着手。

薛洋老远就看到那团奋力挥舞着手臂的金黄色,踏着降灾瞬息间就停在了他的上方,俯下身向他伸出双手。

黄少天朝他眨眨眼,呵呵一笑,伸手过去。

薛洋还未使力将他拉上降灾就被他猛力拽了下来,扶着他稳住身形一脸懵逼。

黄少天抬手就掐住他脸颊:“急什么急,先进来拜年,压岁钱都不要了吗?”

薛洋搓了搓被掐红的脸蛋儿,看着屋里的长辈们咂咂嘴,指尖微动,将还在空中盘旋的降灾归鞘。

黄少天整理了一下他身上的黑色休闲小西装,顺了顺被风吹得有些乱翘的头发,牵着他的手进了屋。

黄妈妈在见到薛洋的那一刻就果断冲回房间,把本来就厚厚的两个大红包又加了尺寸,直到塞不下了才作罢。

黄少天牵着他走到一对有些高龄却健朗的老人面前介绍:“这是我的爷爷奶奶。”

薛洋将手里的降灾递给黄少天拿着,看着两位已有些白发的老人,双手交叠平放于胸前,恭恭敬敬的弯腰行了个大礼,直起身子乖巧的开口:“爷爷奶奶新年好,我是薛洋,祝你们年年岁岁康健喜乐,长寿如意。”

爷爷奶奶乐开了花儿,笑得满脸褶子,递过大红喜庆的压岁钱,拍着他的肩膀直称赞。

薛洋接过厚厚的红包甜丝丝的道谢:“谢谢爷爷奶奶~”

黄少天又拉着他介绍旁边一对颇为俊美的中年夫妻:“这是我爸妈。”

薛洋照样恭敬的施礼道:“叔叔婶婶新年好,祝你们事事顺心,幸福安康。”

两位长辈心花怒放的递过鼓得快要撑破的两个大红包:“小洋真乖,以后可要常来家里玩啊,婶婶给你做好吃的。”

薛洋笑得满口白牙。


待黄少天一一介绍完毕都过去大半个小时了,薛洋将早已经装不下的压岁钱全部小心翼翼的收进乾坤袋里,搂着黄少天站在降灾上向他们道完别才动身。

喻文州一个人坐在甜品店里倒是一点也不急,看他们到了门口才起身结账,三人肩并肩的行至门口按了门铃。

“琪琪,快去帮我开下门。”蓝河戴着橡胶手套在厨房与盆里的螃蟹搏斗,伸了个脑袋对着挤在客厅沙发最边上的表妹开口。

“嗯。”表妹抱着零食利索的去开门。

“啊啊啊啊啊”

“干嘛呢?唱国歌呢你?”蓝河好笑,解决完最后一只螃蟹,伸头看了一眼,瞬时兴高采烈的对着旁边忙活的两老说:“爸妈阿洋到了。”

几人急吼吼的冲了下手就跑了出去,看着站在门口和琪琪大眼瞪小眼的薛洋忙道:“小洋快进来快进来,这是文州和少天吧,都快进来坐。”

许妈妈边在围裙上擦手边热情的招呼。

蓝河把抱着零食傻愣愣堵在中间的表妹挪开:“喻队黄少快进屋坐。”

薛洋笑嘻嘻的拉着两人进了屋,沙发上坐着的几个年轻小辈都是荣耀粉,看见三人瞬间弹跳起来就向他们冲了过来,各种求签名求合影。

许妈妈捂着脸,无奈的提醒:“你们先让客人坐下再慢慢聊行不行?”

几人这才反应过来拥着他们在沙发坐下,许妈妈执起蓝河还包着纱布的左手看了看,理了理他的头发说:“你就别忙了,去陪他们吧。”

蓝河乐呵呵的过去,却是连边儿都靠不拢,眼巴巴的看着他们围着喻文州和黄少天要签名,不禁泪流满面,自己好歹已经在他们身边混了一两个月,却还没拿到一张签名呢,各种羡慕嫉妒恨啊。


“薛爷也给我们签嘛......好不好嘛.........”琪琪不依不饶的拽着薛洋的袖子一个劲儿摇晃,殷切的看着他,倒是一点也不生分。

薛洋看了看面前这几个年轻人期盼的眼神,又看了看黄少天和喻文州龙飞凤舞的签名,再想想自己那狗爬式的字体不禁挠了挠脸,面露赧然。

“你们几个给我消停会儿,折腾半天了,让客人休息下啊,琪琪来帮我端果盘。”琪琪妈妈霸气的声音从厨房传来,这破孩子怎么没点儿礼数,回去非得好好教育教育不可。

琪琪嘟着嘴松开薛洋的袖子,不情不愿的去厨房帮忙。

薛洋顿时松了一口气。

其他几人见连这如花似玉的姑娘都打动不了薛洋,也就死了心,只安静如鸡的在一旁默默瞻仰薛爷的风采。

这可是薛爷啊,谁敢造次?总不能也去拽着人袖子撒娇吧?绝对会分分钟被踹出银河系爬都爬不回来的。

“阿洋,把礼品拿出来吧。”喻文州拨了拨他额头的刘海出声提醒。

薛洋颔首,从乾坤袋里拿出七大包八大盒堆满整个茶几,笑眯眯的看着蓝河。

黄少天拉了拉愣怔的蓝河,欢快的抱了几个礼盒在手上:“走,先把东西拿进去。”

蓝河连忙抱起茶几上的礼品,带着黄少天去了小库房,黄少天笑嘻嘻的在他耳边不知道嘀咕什么。

不一会儿,蓝河从小库房兴高采烈的跑出来奔着厨房去了。

喻文州看着被蓝河拉着往卧室走的许爸爸许妈妈,附在薛洋耳边说:“等下你去给伯父伯母敬杯茶吧。”

薛洋愣了一瞬才反应过来,笑眯眯的点了点头。


评论(7)

热度(4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