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 昔 月 。

吃不到想吃的粮,很忧桑。

【薛洋在全职】君归路 五十九

*穿越狗血

*薛洋中心

五十九

饭到中旬喻文澈也下了酒桌,看着被画成花猫的薛洋不禁失笑,直接席地和他并肩而坐,指着他手里的牌说:“这个防御马要先出,如果他们没有加攻击距离的装备就杀不到你啦。”

薛洋感觉打开了新世界的大门,茅塞顿开,看着他笑颜如画。

喻文澈看得有些失神,不自觉的用拇指摩挲他唇角画出的胡子,情不自禁与他拉近距离,附在他耳旁悄声低语。

薛洋认真的点头,主动在他耳边低声询问。

温热的吐息拍打在耳畔挠得人心痒难耐,喻文澈咽了咽口水,顺着薛洋的姿势自然而然的搂着他的腰,一本正经的解答他的疑问。

薛洋不觉有何不妥,兴高采烈的投入到了游戏中。


喻文州陪着酣饮后的长辈们过来时,看到的就是这样一副画面,长辈们看到几个小的玩得开心自然喜闻乐见,喻文州心里却是蓦地一沉,莫名火起。

极力控制好脸上的表情,仍是看着喻文澈难以抑制的面色不善,缓了缓才走过去,冷冷的看了一眼薛洋旁边的喻文澈。

喻文澈回敬了一个有些得意又有些戏谑的表情,却也识趣的移开圈着薛洋的手臂,挪了位置。

喻文州微微蹙眉,解了薛洋快散落的发带问:“怎么坐在地上玩?”

薛洋无知无觉,看着他咂咂嘴说:“凳子太高,懒得弯腰。”

长辈们看着他的花猫脸,听着他犯懒还带押韵的理由不由哄然大笑,倒也缓解了喻文州的低气压,大厅里的老老少少一时有说有笑的聊开了,气氛非常活跃。

听着春晚里将近的倒计时,小辈们迫不及待的翻出装备,整装待发。


直到12点的钟声响起陪长辈们跨了年,小堂妹拉起薛洋就往外面冲,喻妈妈看喻文州视线紧追他们的方向眼都不眨,拍拍他的肩说:“你去陪阿洋吧,也看着点他们的安全。”

喻文州难掩喜色,起身和长辈招呼了一声就追了上去。

几人到了顶楼的天台,空中已是烟火漫天,五彩缤纷的烟花汇聚在黑暗的夜空不断绽开,绚烂多姿,华丽又璀璨。

几人都不自禁的仰头观赏了一阵色彩斑斓的火树银花。

顶楼已经来了好些人,三五成群说说笑笑的围在一起拿着烟花指向空中,小堂妹急不可待的拉着薛洋跑到边上扶栏就塞了一支到他手里,喻文州也跟了过来教他如何燃放。

看着第一束烟火从手中放飞,在空中灿烂的绽放,薛洋不禁发出由衷的赞叹:“真好看,比金麟台的都好看。”

喻文州抚了抚他披散的长发:“喜欢就多放几支吧。”

薛洋兴致勃勃的点点头,又燃放了几支,看着漫天的烟花随着或尖锐或沉闷或清脆的声音在空中炸开,眼珠子一转,朝他们调皮的眨眨眼,舔着小虎牙饶有兴趣的道:“你们说要是我去空中放会不会更好看?”

“哇塞!薛洋哥你要去天上放烟花吗?”喻文州还未来得及开口小堂妹第一个出声,兴奋的拽着薛洋胳膊问。

薛洋朝她抛了个俏皮的媚眼问:“想看吗?”

“想看想看想看!”小堂妹手舞足蹈的大声欢呼,引来顶楼其他人的频频侧目。

薛洋呵呵一笑,从乾坤袋里拿出降灾,装了几支烟花进去,小堂妹心急如焚的拉了拉喻文澈催促道:“哥快把DV拿出来拍。”

喻文州连忙拉着兴致高昂的薛洋提醒:“注意烟火,别被火星溅着了。”想了想又道:“还是把口罩和墨镜戴上吧。”

薛洋挠挠头说:“没事的。”

喻文州将他的白色外套拉起来,理了理背后的帽子说:“离烟火太近了,必须得注意一点,特别是眼睛。”

薛洋咂咂嘴将披散的长发高高的束起,拿出口罩和墨镜,把剑鞘递给喻文州,看着他们露出一个大大的笑容:“那我去了哦~”

几人都咽了咽口水点头。

薛洋戴上墨镜和口罩,将降灾掷于空中轻灵一跃就踏了上去,向他们潇洒的挥了挥手,转身寻着最灿烂的那朵烟花而去。

一旁在楼顶放烟花的人都惊愕的跑过来围观这玄幻的一幕,拉着几人猛八,拿出手机开始刷屏拍照录像,之前灯光有些昏暗,也都顾着燃放自己的烟花没细看,天知道薛爷为什么会突然出现在身边?

薛洋飞到空中反而不好查看位置,只好往更高处飞去,保持在其他烟花的高度之上,左右看了看,拿出一支烟花拉开引线,指向空中。

烟火直冲云霄,流光溢彩的烟花在无边无际的夜空中恣意的绽放,陆离斑驳,绚烂非常。

“哇!!!”

在顶楼观看的众人都不自觉的惊叹出声,色彩斑斓的烟花在无尽的夜空中不停燃放,五颜六色的烟火不断在他脚下硕然绽开,又悄然寂灭,从远处遥望过去,那人仿若踏在一朵朵绚丽的烟火上一般。

如梦似幻。

此时烟花已沦为背景,空中那人远比光彩琉璃的火树银花更为夺目,耀眼,让人不由自主的屏住呼吸,目不转睛的凝视着空中美轮美奂的画面,心驰神往。

众人都看得失了神,直到薛洋放完烟花飞身回来方如梦初醒。

薛洋跳下降灾,拿下墨镜和口罩,眉眼弯弯的看着他们几个问:“好看吗?”

“好看好看!!!”众人齐出声,随之兴奋的喊着:“encore!encore!! encore!!! ”

薛洋茫然的看着这群人眨眨眼,不解的望着喻文州。

喻文州笑了笑在他耳边低语了几句,薛洋看了看翘首以待的人群,咂咂嘴说:“那好吧.......”

众人瞬间爆发出欢呼,积极的将烟花全部上缴到他手中。

“............”薛洋抱着一眨眼就堆到下巴的烟花青筋狂跳,妈的!这么多要放到什么时候去了!

抓狂的看着喻文州用眼神询问‘我能直接扔掉吗'。

喻文州看他快要发飙的样子不禁捂了捂嘴,清了清嗓子说:“阿洋拿十支去放就好,其他的就大家一起放吧,这样效果会更好。”

喻文州将烟花分了些回去,薛洋这才松出一口气,把烟花往乾坤袋一丢,重新戴上墨镜和口罩就洒脱的飞身走了。


一群人在顶楼热情的围着薛洋吹了两个多小时的冷风,才恋恋不舍的回去。薛洋逃也似的拉着喻文州往家里蹿,进门才呼出一口气,心有余悸的拍着胸口。

喻文州向还在大厅里守岁的长辈打了声招呼,摸了摸他的头说:“去洗个澡睡觉吧,明天去蓝桥家拜年。”

薛洋愣了愣,呆呆的问:“拜年?”

喻文州叹了口气,转身去拿睡袍无奈的提醒他:“下午蓝桥来过电话了,他说明了昨天超市的事情还有现在你与他们家的关系,明天又是大年初一,理当去拜年,我叫了少天一起,你明天过去接他。”

薛洋恍悟,挠了挠脸,今天一觉睡到下午,又玩得姓什么都忘记了,本该一家团圆的除夕夜连个电话都没打回去,心中有些惭愧。

现在自己可是有家,有亲人挂念的人了啊。

薛洋一时感慨万千,心里却是十足的欢喜,心情好得飞起,不禁哼起不知名的小调美滋滋的去洗漱了。

评论(10)

热度(4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