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 昔 月 。

吃不到想吃的粮,很忧桑。

【薛洋在全职】君归路 五十五

*穿越狗血

*薛洋中心

五十五

客厅三人翘首以盼多时薛洋才磨磨蹭蹭的开了房门出来。

许妈妈立马欢喜的将杵在房门口的薛洋拉了过来,蓝河和许爸爸起身打着转儿,绕着圈儿,看了又看,然后相视一眼安静如鸡的回到位置,各自端起酒杯一饮而尽后两颗脑袋凑一块儿低声私语。

薛洋平时穿惯了宽松的衣袍,无拘无束自由畅快,现在身上这套金星雪浪袍虽不至于说紧但绝不宽松,本来心里就不自在,现在看他俩的反应更是浑身不对劲儿,挠着脸窘迫的说:“我还是去换了吧.......”

许妈妈立马拉住他:“换什么换!多好看啊,别换。”

说着还理了理外面的浅色轻纱,把他转了个面,撩开遮住腰线的长发,拢了拢他的腰身称叹:“你们两个快看,啧啧这身段儿简直绝了,先前那身黑的完全看不出来,这身形都可以去走秀了,嗯.....要是再胖一点就更好了。诶诶诶!和你们说话呢,你们嘀咕啥呢?”

许爸爸看了眼薛洋凹凸有致的腰臀,清了清嗓子说:“好是挺好的,不过让孩子穿成这样会不会太.......那个?”

许妈妈颇为不解,疑惑道:“太哪个?”

许爸爸挠头想了想:“这么说吧,他要是穿成这样在街上走,绝对会被哪个阔太太直接迷晕了绑走的,间接的引人犯罪啊。”

许妈妈听得眼皮直跳:“胡说八道什么,我们小洋身材好,长得帅,人见人爱,穿什么都掩不住魅力,她们垂涎那不是很正常的么?难道还不许出门了吗?再说了谁能绑得了他?找揍呢吧。”

“好好好,你俩最大,你们喜欢就好,我不过是为了社会治安着想。”许爸爸无奈道。

会绑他的不止阔太太吧.......蓝河一言不发暗戳戳的想。

“好了好了小洋快来继续喝。”许爸爸催促道。

“我能先把它换下来么?”薛洋扯了扯领口问。

“不行!”许妈妈斩钉截铁的拒绝。 

薛洋缩了缩脖子,乖乖的坐回位置上,许妈妈拿了梳子给他梳头:“小洋你发带呢?”

薛洋从乾坤袋里摸出好几条颜色各异的绸带随她挑。

“哟!这么多,看不出来我们小洋还挺爱美的嘛。”许妈妈边挑边调侃。

薛洋悄悄翻了个白眼:“是沐沐和云秀买的。”

“谁家姑娘眼光不错啊。”许妈妈赞许道,突然话锋急转:“怎么样?有没有中意的?”

薛洋抽着眼角缄默不语,直接和许爸爸碰杯。

蓝河见梳头的那位隐有爆发的趋势,预感到这是又要躺枪的节奏,便不假思索的连忙转移话题:“阿洋,你之前说牡丹酿喝得最多么,那你家是在金麟台吗?”

“不是,我没有家,我只是金家的客卿。” 薛洋平淡的答,好像只是在讲明天早上吃什么。

桌上瞬间寂静无声,蓝河恨不得把舌头吃了,这不是哪壶不开提哪壶么?

许妈妈绑发带的手也顿住了。

薛洋脸上不见任何异色,还笑眯眯的拿过酒瓶帮许爸爸斟满酒和他碰杯,一饮而尽。

许爸爸看了看气氛也一饮而尽,很随意的搂过他的肩膀爽朗的开口:“好孩子,以前没有家不代表以后没有,你要是不嫌我们老两口烦人做我们儿子如何?以后这里就是你的家,我和你婶婶就是你的父母,许博远就是你的哥哥,以后看谁敢欺负你,老头子我的拳头可不是吃素的,看我不揍得他屁滚尿流哭爹喊娘的,你们娘儿仨就在后面给我加油助威,再一人一口唾沫淹死他。”

薛洋笑眯眯的表情终于定格了。

家?很普通的一个字,人人都有。

在七岁以前看到街上的小孩有爹有娘牵着玩耍买吃食,磕着碰着有人心疼有人哄,总会羡慕不已,在孤单寂寞饥寒交迫的时候也曾幻想过,也许有哪一天自己的爹娘也会突然出现在他面前,牵着他的手给他买糖葫芦,问他疼不疼。

直到被常慈安碾碎手指时才幡然醒悟,那真的就只是在做梦而已,任你如何痛彻心扉,任你如何撕心裂肺,任你如何哀求哭嚎,至始至终蜷缩在角落里舔舐伤口的人都只有自己。

锥心刺骨的痛过才知道以前不切实际的幻想有多么荒谬,有多么可笑。

薛洋给自己斟了杯酒,仰头,一饮而尽。

许妈妈几下把发带绑好,弯下身子掰过他的脸,看着他有些发红的双眼,心里有些忐忑却无比诚挚的说:“小洋,虽然有些冒昧但我还是想说,我和你叔叔之前就在商量这个事了,就怕你嫌我们老两口啰嗦来着,叔叔婶婶一见你就喜欢得不得了,你看小远也那么喜欢你,你愿意吗?”

喜欢?低头看着已经完好的左手,那里曾经有着丑陋的伤疤,那是他曾活在地狱的证明。

薛洋努力平复心绪,扯出一抹淡淡的笑:“可我并没有什么值得你们喜欢的。”

许妈妈看他强颜欢笑的模样心中很是难过,鼻尖骤然一酸,一把把他搂进怀里抚着他的背说:“傻孩子,说什么傻话呢?喜欢就喜欢,哪有什么值不值得一说,对于我们来说只要你和小远安好我们老两口也就欣慰了。我们知道你以前一定吃过很多苦,受过很多委屈,但那都过去了,以后有爸爸妈妈,还有哥哥让你依靠,绝不会再让你吃半点苦,再受半点委屈。”

没有华丽的词藻,没有过多的修辞,只有平淡无奇的简单陈述,却让人感到无比的温暖无比的窝心。

薛洋埋着脑袋在她怀里蹭了蹭,抬起头看她,许妈妈抹了抹他眼角残留的泪花儿,温柔的看着他轻声问:“小洋你愿意吗?”

薛洋看着她良久才破涕为笑。

“不行!”

话里的内容和脸上的表情极为不符。

桌上几人像是被一盆冰水浇了个透心凉,都各自僵在那里失了言语。 

“我要做哥哥。”

直到他甜腻腻的声音传来,几人才如释重负的吐出一口气。

许妈妈揉了揉他得意洋洋的脸蛋儿,佯怒道:“臭小子,都快让你吓出心脏病了。”

许爸爸也趁机掐了掐他脸颊,被许妈妈一巴掌拍掉。

薛洋挑着眉,满脸戏谑的看着对面呵呵傻笑的蓝河说:“以后我可就是你兄长了。”

蓝河立马收起傻笑,拍着桌子表示不服,义正言辞的说:“我比你大!”

薛洋刚张嘴,蓝河就果断的打断了他:“别再说你比我大,我不信!你有证据证明吗?你去照照你那张还未成年的脸?有说服力吗?”

薛洋看着他的反应乐不可支,撑着脸笑嘻嘻的说:“哦,那好吧!算你比我年长好了。”

蓝河还没来得及欢呼,薛洋下一句就来了:“可.......那又怎样?”

蓝河横眉怒目的指着他的鼻子,忿忿不平道:“什么叫那又怎样?长者为兄,这还要我教你吗?”

薛洋呵呵一笑,支着下巴一脸促狭的看着他,颇为无奈的慢悠悠的道:“可是呢.......我身高比你高........武力比你强........嗯......长得还比你好看。” 

“你!!!”

蓝河顿时泪流满面,可不是吗?颜值身高没一样比得过,战力更是直接被甩了八百条大马路。

“好了好了,看看你俩,别人不知道的还以为是在争皇位呢。”许妈妈宠溺的摸了摸他的头无奈道。

许爸爸一把揽过薛洋的肩看着几人,脸上笑出好几道褶子,豪爽的道:“今天可是我们家的大喜事啊,来来来全部满上,不醉不许下桌。”

“行,今天可是个好日子,难得这么高兴,喝吧喝吧,我去热一下菜,你们先喝着。”许妈妈爽快的应允,美滋滋的去厨房忙活。


评论(5)

热度(5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