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 昔 月 。

吃不到想吃的粮,很忧桑。

【薛洋在全职】君归路 五十三

*穿越狗血

*薛洋中心

五十三

“喂,小远啊,你们怎么还不回来啊?买个酱油怎么去了那么久,我等着用呢,菜都快上桌了,赶紧回来。”

“喂.....你那边怎么这么安静?小洋呢?”

“喂喂.......你们怎么了?说话呀!喂喂喂........”

“他爸他爸,快点过来........”

蓝河听着许妈妈焦急的语气也不开腔,把手机递给薛洋。

薛洋动作的手早就停了。

“喂,小远?小洋?你们干嘛呢?说句话呀!喂喂喂.......”

薛洋听着许爸爸着急的声音警告的瞪了眼壮汉,松开钳住脖子和胳膊的手,捧过手机,挪开压在胸前的腿,站起身,清了清嗓子,笑眯眯的看着手机,也不管对方看不看得见,甜丝丝的开口:“叔叔婶婶.......”

许妈妈一把夺过手机的主权道:“哎呀!小洋啊,你们怎么半天不说话啊,急死我们了,还以为你们出什么事了呢,你叔叔差点就冲出门找你们去了。”

薛洋依旧笑吟吟的甜甜回道:“没事儿,小蓝就想问问还有没有其他的东西要买。”

“没有啦,你们买好了就快回来吧,菜都快上桌了。”许妈妈催促道。

薛洋正儿八经的点点头道:“好的好的,您把窗户打开,我们几分钟就到。”

许妈妈立马欢喜雀跃起来:“哇哇哇!小洋你要飞回来吗?我在窗口等你们好了,他爸快去开窗户,呵呵呵........”

薛洋把手机递还给蓝河,拿过旁边一漂亮姑娘手里一直攥着的酱油,朝她俏皮的眨眨眼道:“小姐姐谢啦~”

转身把酱油放到收银台结账,拉过蓝河上下左右前前后后,翻来覆去的检查一通才把东西拿过来让蓝河抱着。

从袖子里抖出降灾,揽着蓝河的肩膀,看着杵在那里捂着胳膊一脸不甘的壮汉,用降灾的剑鞘轻佻的拍了拍他脸上的横肉,乖戾一笑:“以后见了你薛爷爷记得绕道走,知道了吗?”

壮汉怒目圆睁,极力控制脸上表情,还是掩饰不了眼中的愤恨。

“怎地?不服气呀?”薛洋挑起一边眉毛,呵呵一笑,又拿起降灾拍着他的脸道:“不服也给爷爷憋着!以后这个地方你薛爷爷罩了,给我有多远滚多远,别让小爷再见到你出现在这个地方,不然.......呵呵。”

清脆的少年音回荡在偌大的超市,围观群众不管男女老少都在心里默默鼓掌叫好,以后出门打酱油再也不怕碰到这个恶霸了,围观群众包括收银小妹都大松一口气,不禁赞叹出声。

壮汉听着薛洋威胁的言辞和周围人群的反应捂着手臂目眦欲裂,却是不敢发作,鼓着充满血丝双眼怨毒的瞪着他,憋得满脸通红也没敢还嘴。

薛洋甚为满意,把降灾往身后一负就护着蓝河往外走。

高高束起的马尾和黑红相间的剑穗随着主人的步伐摇曳生姿,好一派少年风流,随意别在腰间的黑色长剑,配上一身黑色装束衬得整个人都更加英姿飒爽,霸气十足。

呃.......如果没有脚上那两只镶着狗耳朵的逗比拖鞋就完美了。 

薛洋把降灾召出悬在空中,搂着蓝河就往降灾上跳。

“噗........”

本来还惊愕的看着凌空长剑啧啧称奇左右交谈的围观群众纷纷喷笑出声。

这人是跃上去了,狗耳朵拖鞋也跟着主人随性的飞了出去。

薛洋一脸懵逼的单脚踩在降灾上,看着光裸的脚丫子发呆。

“怎么了?”蓝河看他没个动静转头问。

薛洋呆呆的回答:“鞋不见了。”把凉飕飕的脚底板往衣摆上蹭了蹭。

蓝河张嘴啊了一下,下意识看向他的脚。

薛洋一手搂着他一手挠着头四下寻找。

“这里这里.......”悦耳的女声传来,两人都看了过去。

之前帮忙拿酱油的那位漂亮姑娘手里拿着拖鞋,朝着空中的他们直晃。

薛洋降下高度, 姑娘连忙踮着脚把拖鞋递到他脚边,薛洋咂咂嘴穿上,把降灾降到地面,笑嘻嘻的看着眼前的美人随口调侃道:“谢谢小姐姐,要不要我送你回去呀?”

姑娘马上面红耳赤的摆手:“不用不用,你们不是要吃饭了吗,不用麻烦,我和妈妈一起回去就好了。”

薛洋有些惊讶的看着面前这个娇滴滴的小美人,敛了敛有些轻佻的表情,弯着眉眼笑道:“没事儿,几分钟来回耽搁不了的,等我两分钟。”

说着就目不斜视的搂着蓝河缓缓升空,嗖地消失在众人的视线里。

底下一片哗然,涌在超市门口围观的人群纷纷围在一起手舞足蹈的议论这叹为观止的一幕。

许妈妈和许爸爸站在窗口探头张望,远远的就看见两人飞了过来,连忙让开,伴随两口子啧啧称叹的声音两人钻进了客厅。

薛洋放下蓝河恭敬的对许妈妈许爸爸说:“叔叔婶婶我去送下人一会儿就回来。”

两人都诧异极了:“谁啊?”

薛洋眼珠一转,朝他们调皮的眨眨眼,嬉笑着说:“刚刚在超市认识的美人小姐姐,就住在附近。”

两人秒懂,同时给他竖起大拇指,许妈妈欣慰的拍着他的胳膊说:“不错!不错!我们小洋真是了不起,不光人长得俊,还聪明机灵讨人喜欢,出门打个酱油都能交到女朋友,我跟你叔叔在这一带住了十多年,对周围的情况很了解,这附近基本都是好人家的孩子,你俩要是都有意思就把人带回来让我们见见。”

然后哀怨的看着旁边的蓝河忿忿道:“许博远就你这个木头,打了这么多年的酱油,瓶子都能把你活埋了也没让我们瞧见半个儿媳妇的影子,你对得起那些酱油瓶吗?”

无辜躺枪的蓝河瑟瑟发抖,赶紧转移话题:“阿洋,喻队给你的手机呢?下午你睡觉的时候喻队来过电话了说是打不通。”

薛洋挠挠头说:“我放在乾坤袋里了。”

蓝河眼皮跳了跳:“那你拿出来吧。一会儿吃饭也好叫你。”

许妈妈一听就指着他鼻子劈头盖脸的训斥:“许博远,怪不得你到现在都没个对象,不开窍的木鱼脑子!这个时候急什么吃饭?饭菜好好放在家里又不会跑了去,现在紧要的是和人家女孩子多交流相处,相互了解加深感情,最好一举拿下带回来见家长,争取明年让我们抱上孙子才是头等大事,吃什么饭?饭哪个时候不能吃了?”

蓝河被怼得有点凌乱,什么家长什么孙子这都什么乱七八糟的。

许妈妈摸着下巴想了想,在兜里摸索一阵,又急匆匆的跑去卧室拿出许爸爸之前上缴的工资卡,塞到薛洋手里:“这卡你揣着,一会儿带人姑娘逛逛街什么的。”

薛洋也有点凌乱了,呆呆的看着手里的卡问:“……这是什么?”

呃........

蓝河率先反应过来:“这个是银行卡,相当于你们的银票, 银行就是钱庄,用它可以去银行取款或者直接在ATM机上提钱,吃饭购物什么的都可以直接用银行卡支付,还有手机上.......”

“行了行了!没完没了的要说到什么时候去了,人家姑娘该等急了,回来再慢慢科普,快去!”许妈妈着急的催促,说着又从兜里摸出好几张红色的毛爷爷塞到薛洋手里:“银行卡你揣着,先拿点现金去用,.......这个就是钱和银子,用它付账就行了。”

薛洋拿着毛爷爷好奇的翻来覆去的查看,一脸怀念的咂着嘴在那小声嘀咕,几人也没听清。

“哎呀!快点去吧,别磨蹭了,有话回来再说。”许妈妈急不可耐的催促。

薛洋收回飘走的思绪清了清嗓子应是。

许爸爸拍拍他的肩膀给他加油打气。

目送了薛洋飞走许妈妈突然跳脚:“他是不是还穿着那双蠢拖鞋?”

蠢拖鞋的主人未免又被怼,安静如鸡的望着天花板不搭腔。

心道还不是让你一个劲儿给催的,之前拿拖鞋的时候也是跟催命似的才着急忙慌的随便拿了一双,能怪我?

许妈妈一脸狐疑的看着蓝河,蓝河暗道不好又要躺枪了.......

许妈妈却指着他的羽绒服问:“怎么又穿着小洋的外套?你很冷吗?”

蓝河呼出一口气,这才把一直抱着的购物袋放到茶几上脱下外套,露出一身污渍的衣裤.......

评论

热度(4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