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 昔 月 。

吃不到想吃的粮,很忧桑。

【薛洋在全职】君归路 五十二

*穿越狗血

*薛洋中心

五十二

脱下羽绒服给他穿在外面,把帽子拉起来戴好,舔了舔红艳艳的唇,附在他耳边轻声道:“别看。”

蓝河蓦地睁大双眼,惊愕的看着他,薛洋一手捂着他的眼睛,一手往旁边随手一抓,随意一抛。

一直站在旁边耀武扬威的大块头瞬间从人群上方凌空飞了出去,高大的体格伴随着众人的阵阵惊呼重重地砸到货架中间的空地上,身体与地面碰撞发出砰的一声闷响,听得人心头一颤,大块头顿时发出一声惨叫。

薛洋拉了拉蓝河的帽檐,面无表情的转过身,弹了弹宽大的黑色袖袍,旁边的人都自觉的让开道路。

薛洋缓缓踱步过去,满脸横肉的壮汉凶狠的瞪着他,骂骂咧咧的从嘴里飙出些不堪入耳的污言秽语。

周围顿时嘘声四起。

薛洋毫无起伏,充耳未闻。

大块头有些狼狈的站起身,朝薛洋猛地挥出一拳,身后的围观者们都不禁倒吸了一口凉气,薛洋抬头看着高出他大半个头的男人不怒反笑,扯出一抹妖异的笑容,脑袋一偏,躲开迎面而来的生猛拳头,陡然朝他腹部飞出一脚,男人高大健硕的身躯霎时倒飞了出去,狠狠地砸向横着的货架。

货架轰然倒塌,伴随着震耳欲聋的巨响,货架上各式各样的物品乒乒乓乓的散落了一地,周围的惊叫声此起彼伏,好些拿着手机录相的人都惊得镜头晃了几晃,却没有人报警。

并非他们冷漠,而是之前这个斯文的小年轻被欺凌的一幕他们可都看在眼里的,稍有正义感的人谁不想出面阻止说句公道话,只是对方凶神恶煞的样子实在太瘆人才没人敢轻易站出来,刚刚听几个婶婆科普,这欺负人的大块头可是地方一霸,无人敢惹。

作为安分守己的良好市民,哪家平头老百姓不用出来采购的,遇上这种恶意插队,还嚣张跋扈恃势欺人之徒哪个不深恶痛绝?谁人不想教训?只差没有当场拍手叫好。

薛洋低头看着光裸的脚丫子,蜷着脚趾在裤腿上蹭了蹭凉飕飕的脚底板,张望着找了找不翼而飞的毛拖鞋,咂咂嘴,一个闪身一晃眼的功夫就到了在货物堆中狼狈挣扎的壮汉面前,倏地一脚把他踩趴在地,赤着的右脚狠狠的踏在他后腰上,大块头咬牙发出一丝隐忍的闷哼。

薛洋摸着下巴饶有兴趣的俯下身,掰过他的脸欣赏起他脸上的表情,舔了舔小虎牙,居高临下的看着他,笑眯眯的开口道:“骂呀,怎地不骂了?再骂两句听听。”

大块头被压制在地上动弹不得,只要他稍有动作踩在腰上的脚就加重力道,抽搐着满脸的横肉看着他凶相毕露,瞠目欲裂的恶狠狠道:“操你妈!有种给老子等着!看老子不撕了你!”

薛洋毫无波澜的直起身,掏了掏耳朵,呵呵一笑,白皙的脚掌在他后腰骤然施力。

大块头瞬间仰头痛呼出声,薛洋猛地抬脚将他狰狞的脸狠狠踩在地上,地上的人条件反射地抓住糊在脸上的脚裸用力拽,嘴里还在不干不净的咒骂着,薛洋纹丝不动,身子晃都没晃一下,脚下施力碾了碾他的脸,悠闲的抱着手臂看着他,笑呵呵的道:“不错,挺硬气的嘛。”说着活动了一下脖子和肩膀俯身就要开揍。

蓝河着急忙慌的拿着他的拖鞋跑了过来,拉着他,惶惶不安的说:“阿洋我真的没事,就一点点小伤而已,算了吧。”说着就蹲下身,手忙脚乱地掰掰他光裸的脚丫子,又掰掰抓着脚裸的手,一个都拉不开,急出一身汗。

薛洋看他蹲在地上慌张的样子不禁皱了皱眉,俯下身把他拉了起来,冷漠的俯视地上的壮汉:“还不把你的脏手拿开!”

壮汉这才愤愤的松开手,薛洋移开脚穿上拖鞋,执起蓝河的手看了看,叹了口气,揽着他的肩向人群走去。

围观者们自动让开一条道路,薛洋把扔在一旁的购物篮捡起来,对着收银员小妹甜甜一笑道:“小姐姐帮我结账,砸坏的东西......”指了指从地上爬起来对着他咬牙切齿的壮汉:“他赔。”

小妹呆呆的点了点头,蓝河扯了扯他的袖子说:“酱油还没拿呢。”

薛洋反应过来咂咂嘴说:“我去拿。”话音刚落,一个眨眼人就不见了。

蓝河余光瞄了瞄后方的大块头一脸复杂,拿着旁边的笔在一张收银单上写了自己的号码,悄悄对收银员的小妹说:“要是他不愿意赔偿就算了,你不要激怒他,打我的电话我来赔。”做了个噤声的动作,谨慎的看了看酱料区的方向。

收银小妹感激的看着他点头。

蓝河顶着周围大片大片的好奇目光抹了抹汗,极力忽视周围的探寻视线,低头看着薛洋购物篮里五花八门的物品眼皮直跳,风口浪尖上也不好把那什么拿出来,尴尬的重新拉起帽子,努力把自己缩成一团,降低存在感。 

蓝河正低头掏钱准备付账,收银小妹突然看着他的后方惊恐的叫出声,周围的人也是惊慌的大叫小心,蓝河下意识转身,只见刚刚那个彪形大汉凶神恶煞的抄着一瓶啤酒对他高高抡起。

蓝河骇然,惊惧的死死闭上眼睛缩着脖子,用手臂死死护住头大惊失色。

惊呼声此起彼伏,预想中的痛楚并未落下,蓝河心下仓皇不定,紧闭的双眼不安的眯开一条缝,猛然睁开眼。

薛洋仿若天神一般无声无息的挡在他身前,左手紧紧的抓住与头顶一拳之隔的啤酒瓶,宽大的袖袍随着主人的动作滑下,手臂光裸的暴露在空气中,宽大的黑色衣袍衬得光洁的手臂更加白皙纤瘦。

难以想象这样一只瘦削的手臂拥有如此惊人的力量。

薛洋阴沉的看着面前虎背熊腰,满脸狰狞的男人,眼中的狠戾一闪而过。

随手把酱油瓶递给旁边的围观群众,眼神未动。

对面的大块头已经有些傻眼了,他分明看到对方在相隔好几条道的货架挠着头苦恼的挑酱油,怎么忽然就出现在了这里?摔出幻觉了?

薛洋反手拉开身后有些发抖的蓝河,森然的看着高出他不少的大汉说:“你找死。”

抓着瓶子的手微微一施力,瓶子砰然碎裂,碎片落在地上发出清脆的响声,酒汁带着泡沫喷洒了一地,薛洋抓住他的胳膊陡然踢出一脚,一把卡住他脖子按在地上用腿压制住,抓住胳膊的手用力往上一拽一拧,骨骼瞬间发出清脆的咔嚓声。

嘶.......好些人都不自觉的发出抽气声,摸着自己的胳膊缩了缩脖子,好像很痛啊。

男人被扼住脖子无法出声,本能的扭动身体挣扎,满脸痛苦的掰扯掐在脖子上的手,整张脸都涨成了猪肝色。

围观群众没人劝阻,那大汉拆成三个都比人家壮,人家赤手空拳又没动刀动枪的劝什么,刚刚那恶霸可是抄起酒瓶子就往那小年轻头上砸,凶暴多了,这种欺软怕硬的人就该教训一下。

蓝河可是知道薛洋徒手拆高达的本事,慌忙去拉住他的手臂焦急的劝阻:“阿洋快松手!再掐就断气了!”

薛洋弯着身子把挡脸的马尾甩到一边,看着他说:“他都没管你死活,你管他做甚?”

“我这不没事吗?教训下就行了。”蓝河忙道。

薛洋眉头微蹙,手下的力道未松:“教训?有用吗?你之前不是还帮他求情来着?他是怎么回敬你的?你现在没事并非他手下留情,我要是没来得及现在躺在地上的人可就是你了。”

蓝河张着嘴不知该如何反驳,看着男子的怨毒眼神他知道薛洋说的是事实,可是也不能就这样放任不管,虽然薛洋也未必真的想要那人性命不然以他的能力对方哪有挣扎的余地,但如果事情闹大了对谁都没有好处,这要是再进个局子什么的可就麻烦了,而且现在连身份证都没有,他可是蓝雨力捧的新人,大好的前程就摆在眼前,可不能因为这种事情留下黑点。

蓝河心急如焚,脑子里纷繁杂乱,一时间不知道要怎么劝阻,只能死死拽着他的胳膊,掏出手机搬救兵。

电话接通,按下扬声器。

评论(8)

热度(4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