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 昔 月 。

吃不到想吃的粮,很忧桑。

【薛洋在全职】君归路 五十一

*穿越狗血

*薛洋中心

*真.打酱油

五十一

等蓝河洗完澡出来那三人已经打成了一片,有说有笑的围在厨房谈笑风生,别提有多和谐了。

“小蓝~”薛洋叼着棒棒糖马尾高高束起,挽着宽大的袖袍切着萝卜丝,看着他笑眯眯的喊道。

许妈妈见蓝河出来对他道:“小远去超市买瓶酱油回来。”

“哦。”蓝河愣愣的回应道,阿洋居然在切菜,别是出幻觉了吧?

“我也要去!”薛洋唰唰几下把萝卜丝切好就放下菜刀洗手。

“行行行,你俩一起去吧。”许妈妈应允,拿过一旁的干净毛巾给他擦手,查看了下手指,确认没事才理了理他的袖子和腰带,对蓝河道:“去拿件外套给小洋穿上。”

蓝河转身就去卧室拿了件黑色的呢绒大衣过来给他穿上。

“小洋,你把墨镜戴上看看。”许爸爸摸着下巴说。

薛洋不明所以的眨眨眼,乖乖的把大大的墨镜掏出来挂在脸上。

“噗!!!”三人同时捧腹大笑。

蓝河边笑边指着从头黑到脚的薛洋说:“阿洋你好像黑社会大佬!”

“就是就是!你这根棒棒糖简直就是神来之笔啊!就像叼着烟准备去炸国防的恐怖分子!哈哈哈你这样都可以直接去抢劫银行了!就这造型和小远去买东西肯定没人敢收你钱,说不定还可以顺便捞点保护费什么的回来给我们养老呢哈哈哈哈!”许爸爸捶着灶台狂笑。

“瞧瞧你俩说的这都叫什么话?我们小洋这叫气场强大懂不懂?两个文盲!”许妈妈恶狠狠的批评大笑不止的两人,拿开捂着嘴的手,一人赏了一个暴栗。

你敢说你不是这样想的?两位男同胞捂着脑袋各自在心里腹诽。

蓝河摸了摸头上的包说:“还是把里面的衣服换下来吧,这样不好搭啊。”

“不许换!!”两口子异口同声的说。

“为什么?”蓝河诧异。

“这样多养眼啊!你平时看得到古装吗?看得到吗?再说了只是去楼下打个酱油换什么换?瞎折腾!”许妈妈振振有词,许爸爸也深表赞同。

蓝河顿时无语,看着这对活宝翻了个白眼。

许妈妈清了清嗓子,把薛洋挂在脸上的墨镜拿下来,瞪着蓝河:“还不快去重新去拿一件过来。”

“是是是!”蓝河立马应道。

薛洋半懂不懂的听着他们跳脱的对话,有点蒙圈儿。

蓝河拿了件灰色的羽绒服给他换上,理了理他额前的刘海,忐忑的看着二老:“这样可以了吧?”

许妈妈点点头,整理他羽绒服上的帽子说:“挺不错的,就这样去吧,有什么喜欢的就让小远给你买。”

薛洋乖乖的点点头,趿拉着毛拖鞋就和蓝河出了门。

许妈妈关上门良久,拉着许爸爸认真的说:“小洋这孩子又懂事又乖巧,真是讨人喜欢,对小远也好得没话说,我挺喜欢的,让他做我们干儿子怎么样他爸?”不等许爸爸搭腔又自顾自的叹息:“从小到大也没个人照顾,这么多年也不知道遭了多少罪,真是想想都让人心疼。”

许爸爸拍拍她的肩膀道:“别想了,一会儿吃饭的时候问问他的意思吧。”

出了小区右转一条街就是一家四百平米左右的超市,年关将至家家户户都忙着采办年货,超市里面熙熙攘攘不少人。

蓝河眼皮跳了跳,这阵仗得排到猴年马月去了,牵着薛洋去拿了瓶酱油后取了个购物篮给他,指了指前面排队结账的人群说:“我先去排队,你去挑些自己喜欢的拿过来。”蓝河想了想连忙拉住他慎重的叮嘱:“这里面的东西要结完账才可以吃哦,包括糖果。也不可以装进乾坤袋里。”

薛洋撅着嘴不情不愿的点了点头。

好险好险,差点就忘记了这茬,蓝河想象超市被乾坤袋搬空的恐怖画面,不禁打了个哆嗦,简直想戳瞎自己双眼。

拍拍胸口呼出一口气,抹了抹惊出来的汗。

薛洋看了看蓝河的位置,提着购物篮,欢喜雀跃的看着周围琳琅满目的物品,好奇的左看看右瞧瞧,全是些没见过的稀罕玩意儿。

薛洋有样学样的照着旁人挑选物品的样子,拿起来翻过来覆过去的端详一会儿才放进篮子里,如果不是旁边几位阿姨鄙夷的眼神还真就像模像样了,完全毫无违和感。

转到糖果区时更是脚都移不动了,使劲咽了咽快流成河的哈喇子,拼命忍耐着拿乾坤袋的冲动,无比纠结,无比煎熬。

忽然听到收银台那边吵吵嚷嚷的声音传来。

砰!有些沉闷的玻璃碎响声。人群声更加嘈杂了,薛洋提着篮子把被糖果全部吸引走的眼神分了一点看过去。

只见收银台那里围了一大圈人,一个满身横肉的大块头耀武扬威的站在人群里,身高让他鹤立鸡群,非常扎眼。

薛洋撇撇嘴翻了个白眼,继续关注糖果,刚伸手准备拿糖果猛然一顿。

好像没有看到小蓝?

薛洋提着篮子一个闪身过去扒开人群,蓝河正狼狈的从地上爬起来,酱油洒了一地,混杂着玻璃瓶的碎片,浅色衣裤上沾了不少酱汁,特别碍眼。

周围人群叽叽喳喳的低语,时不时的指指点点,薛洋皱眉,扶着他胳膊问道:“怎么回事?”

蓝河连忙把另一只手背在身后,闪烁其词道:“没.....没什么事,就是不小心滑倒了......”

薛洋盯着他,眉头蹙得更紧了:“有没有人告诉过你,你一点也不擅长撒谎?”

蓝河垂下眼没说话,听着四周还在谈论纷纷的人群不禁烦躁起来,薛洋把篮子砰地扔到地上,冷漠的扫视了一圈。

围观者不自觉的都噤了声,薛洋强硬的掰过他身子,拽着他的手查看,左手手掌被玻璃碎片划了一条口子,正往地上滴着血,和褐色的酱油混在一起,并不明显。

薛洋眯了眯眼,没出声,拿起他还沾着些酱油的手放到嘴边吸吮。

蓝河慌忙道:“没事,小伤口。”

薛洋吐掉一口血沫,头都没抬的道:“别动!” 又吸了一口吐出,从衣襟里摸出一个瓷瓶往伤口上撒了点白色粉末,变戏法似的拿出一条绷带,利索的包扎。

脱下羽绒服给他穿在外面,拉起帽子戴好,舔了舔红艳艳的唇,附在他耳边轻声道:“别看。”

评论(10)

热度(4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