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 昔 月 。

吃不到想吃的粮,很忧桑。

【薛洋在全职】君归路 四十八

*穿越狗血

*薛洋中心

四十八

蓝河紧紧抓着薛洋的手臂,心都快跳出来了,说不害怕那是骗人的,一路上死死闭着眼睛,只听烈风在耳畔呼呼作响。

薛洋手臂被他抓得生疼,看他双目紧闭胆战心惊的样子有些于心不忍,收了恶作剧的心态,放缓了速度,把手臂往上移了移,圈在他胸口,把温热的胸膛紧紧的贴上他僵硬的背脊,将他整个人都圈在了怀里。

亲昵的在他耳边安抚道:“别怕,没事的,睁开眼睛看前方。”

炽热的呼吸被呼啸的冷风瞬间冲散。

感受来自身后的温暖蓝河鼓起勇气,缓缓地睁开眼睛。

视野所及之处阴云密布,天色暗沉,连冷风都带着潮湿,是暴风雨来的征兆。身边的乌云不断被落在身后,周围连只飞鸟都没有,只有阴沉的云雾,也许连飞鸟都去避雨了吧。

从几千米的高空看下去,房屋街道山峦都渺小的如同蝼蚁,与在飞机上的感受完全不同,这是真正俯瞰大地,真正的自由翱翔,让人不由生出壮志豪情,心境也开阔起来。

如果是晴天就完美了,蓝河心想。

蓝河适应了一会而也不害怕了,开始兴奋的拿出手机各个角度拍照,还时不时的让薛洋停下来合影,薛洋笑眯眯的极其配合。

蓝河刚查看了一下地图天空就哗哗下起倾盆大雨来,蓝河瞬间被浇了个满脸满身。

有蓝河挡在身前薛洋倒是没那么狼狈,单手揽着他,脱下羽绒服穿到他身上,拉起帽子遮住脑袋,把他翻了个面按进怀里。

薛洋抹了把脸上的雨水,从乾坤袋里摸了个墨镜挂在自己脸上,把蓝河的脑袋按进自己的肩颈窝,掖了掖他的帽檐道:“我要加速了,抱紧。”

蓝河双手紧紧抱着他回应。

薛洋把高度降下,一手搂着他的背,一手操控着降灾,以最快的速度向蓝河指的方向飞去。

蓝河即使戴着帽子也能听见耳边呼啸的风声和打在帽檐上发出砰砰响的雨声,不禁有些担忧起来。

好在没过几分钟薛洋就告诉他快到了,蓝河小心翼翼的掏出手机拨了出去:“妈,把客厅的窗户打开,我们马上就到......哎呀您就先别管了,打开就行了,先挂了。” 

蓝河撑着他的肩膀拉开了一些距离,抬头看着薛洋迎着暴风雨依旧挺拔的身姿有些鼻酸。

来势汹汹的雨水不断地拍打在他俊美的脸上连成线,不断往下流,碎发湿漉漉的贴在额头上,身上就剩一件被雨水湿透的白衬衣紧紧贴着,蓝河不自禁的抬手帮他抹了抹脸上的雨水,出声问道:“阿洋你是不是很冷?”

薛洋紧了紧他的腰身,眉头都没皱一下,透过墨镜看着他道:“没事儿,我不冷。”

蓝河抿着唇紧紧搂着他的脖颈,把脸埋进胳膊和脖颈之间,薛洋蹭了蹭他的羽绒帽无声安抚。

“小蓝到了,你看看。”薛洋停在空中,拍了拍他的脊背道。

蓝河直起身子扭头查看,薛洋搂着他的腰轻巧的把他转了面,蓝河指了指迎着暴风雨窗户大开的一处楼层。

薛洋操纵降灾缓缓飞了过去,刚进屋里蓝河就大喊:“妈!妈!快煮点姜汤!”

许妈妈听到喊声瞬间就从厨房里冲了出来,看着刚飞进屋的两人手里抓的盘子哐当摔了个粉碎,许爸爸听到动劲从卧室里蹿出来:“怎么......了?”看着刚落地的两人也是一阵目瞪口呆。

蓝河顾不上他们的反应,边交代许妈妈煮姜汤,边冲进浴室去拿了张毛巾给薛洋,自己又风一样的去浴室里忙活了,留下薛洋和两老在客厅里大眼瞪小眼。

薛洋也有些不知所措,不知该如何与长辈相处,摘下墨镜抹了把脸,看着他们干巴巴的开口道:“叔叔好,婶婶好,我是薛洋。”

这两老也从震惊中回过神了,看着薛洋全身都还在滴水许妈妈连忙手忙脚乱的跑去屋里准备姜汤,许爸爸也不闲着:“小洋快过来,小远应该在放洗澡水了,你们快去泡个热水澡吧,我去给你们拿衣服。”

说着就把薛洋塞进了浴室,还体贴的帮他们关上了门,热情得不得了。然后自己撑着墙壁做深呼吸。

啊,好玄幻,让我缓缓。

蓝河正弯着身子试水温,身上的羽绒服都没来得及脱,薛洋走过去蹲在浴缸旁看着他,蓝河把他拉起来,帮他解扣子,薛洋也帮他把他羽绒服的扣子解开。

蓝河看着他的动作皱眉道:“你先洗,该感冒了。”

把滴水的衬衣丢到一边的篮子里,俯身去脱他粘在腿上的休闲裤,薛洋也配合,自觉的脱掉内裤跨进浴缸。

蓝河把他头上的发簪取下,湿漉漉的长发争先恐后的垂下,纠结成一团。

“水温怎么样?”蓝河问。

“嗯,挺好。”薛洋深吸一口气,把自己沉入满是泡沫的浴缸里。

蓝河起身脱掉身上的羽绒服和自己的外套,拿过洗发水,撸起袖子准备帮他洗头发,见薛洋还沉在水里一动不动吓了一大跳,心慌意乱的把他从水里大力捞出来。

薛洋抹了抹脸上的泡沫,呆呆的看着他。

呼.......掐了掐他脸蛋儿,笑吟吟的说:“趴过来,帮你洗头。”

薛洋乖乖的趴过去享受蓝河的服务。

蓝河拿着浴巾洗洗搓搓,像煎咸鱼样的把他翻了个面,继续洗洗搓搓,薛洋枕着脸惬意的眯着眼,舒服得都快睡着了。

蓝河看他享受的模样嘴角也不自觉上扬,手下也更矜矜业业的伺候起来。

真像只慵懒的猫儿。

评论(4)

热度(4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