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 昔 月 。

吃不到想吃的粮,很忧桑。

【薛洋在全职】君归路 四十五

*穿越狗血

*薛洋中心

四十五

忽地上空又是投下两枚熔岩烧瓶,薛洋不假思索的操作着蓝桥春雪高高跃起,一招银光落刃劈开下落的熔岩烧瓶,嗖地一声,一支黑色箭矢从烟雾中破空而来,正中蓝桥春雪胸口,蓝桥春雪有些踉跄的落地后就地一个翻滚,狼狈的躲开在脚边炸开的酸雨干冰。

薛洋盘坐在床上,全神贯注的盯着屏幕,调高耳机音量转动视角戒备的查看起这危机四伏的战场。

蓝溪阁之前就派出了四个队,再加上春易老带领的两支精英副本队,相较于其他三家公会平均只有四到五支小队来说蓝溪阁的优势相当明显,而且还有总会长带领的精英队坐镇,毫无争议的抢到BOSS仇恨。

在蓝溪阁抢先建立起仇恨值的时候其他公会也不太着急,野图BOSS谁不想要?这不都想着怎么后发制人把BOSS捞在自家手里么?

这可不是一对一的战争,旁边可不还有两家公会虎视眈眈的盯着呢么,这时候谁当出头鸟谁傻逼,指不定就被另外两家居心叵测的家伙黄雀在后去了,虽都心照不宣的一致把烽火对准蓝溪阁,却也只是做做表面功夫保留实力,全都在暗戳戳的琢磨着怎么让对方去火拼自己好坐收渔翁之利呢。

此时眼见蓝溪阁又来了支援,还是蓝桥春雪带队,蓝溪阁五大高手这个战场就来了两个,简直欺人太甚!就一个60级的小BOSS而已,你们至于吗?几大公会这下子急眼了,再耗下去这BOSS就真没戏了,谁也捞不着好白白便宜了蓝溪阁,三家公会这会儿心知肚明也不打内战了,一致把炮口对准抗BOSS的骑士和在后方加血的牧师营,火力全开。

蓝溪阁之前面对这面和心不和各怀鬼胎的三家公会一时之间虽落下风,还不至于被就地放倒,此时却是受到了重创,队里已经灰掉了两个牧师,好几个牧师的血线也是岌岌可危,蓝溪阁后方的阵型已然被几家的远程打乱。

春易老一看这个阵势心下已然明了,这免不了是一场硬仗,只是蓝桥的号怎么也来了?明明几分钟前他人还来办公室打了个招呼。

........是阿洋。

看着在地上翻滚的蓝桥春雪春易老内心一阵复杂,好想抹一把额头上的汗,无奈腾不出手,倒是很想抽调人手去护驾,却是心有余而力不足,这BOSS虽小,但有哪家公会会嫌材料多的?全都巴不得能把所有大小BOSS都攥在手里才好,此时BOSS已经下去一半的血量,仇恨早就拉稳,绝不能半途而废便宜那些贼黄雀了,春易老现在只盼着蓝桥赶紧归位。

薛洋看着被一个流氓按翻在地猛揍的牧师刚想去帮忙,突然有两个蓝溪阁的剑客和骑士被掀飞过来,耳机里已然听到身后一阵劲风呼呼作响, 一个战斗法师以势不可挡的气势冲进人群,赫然是战斗法师物理攻击最高的豪龙破军。

薛洋虽大多技能还不太熟悉,但凭就无数次以命相搏的厮杀换来的战斗经验和意识瞬间便判断出身后的危机,操纵蓝桥春雪回身就提剑格挡在身前,战矛刺了个正着。

前方直线处,蓝溪阁玩家被这一记威猛无比的豪龙破军冲得歪七倒八,可想而知如果这一下没格挡住那战矛一定会破膛而过,身后的牧师们也会受到重创。

电光火石间,剑身与矛尖碰撞擦出阵阵火花,满级格挡虽是抵消掉了绝大部份伤害却是未能阻止对方一往无前的前进脚步,蓝桥春雪被矛尖压制得直滑步后退,直到豪龙破军的技能时间到了才堪堪停下后退的身形,好在蓝桥春雪的装备足够好,这记豪龙破军掉血不算多。

薛洋一看血条底气就足了,正要迎面而上,岂知豪龙破军的收招如此之快,想还击却是慢了半拍,对方闪着寒芒的战矛已然刺来。

薛洋心道不好,急忙将蓝桥春雪侧身后退两个身位格,擦着枪头惊险地避过这一击,差点就被圆舞棍抡了个正着。

薛洋不敢松气,趁着对方反应不及反手就是一招迎风一刀斩,果断向前冲刺出去,挥出猛力一击,剑气瞬间四溢,战斗法师的圆舞棍抡空刚想补上一记龙牙就被迎风一刀斩反劈了个僵直。

薛洋趁对方僵直期间衔接一记上挑,将战斗法师挑至空中,紧追着跃向空中补上一记银光落刃,将浮空的战法重重劈向地面,银光铺洒了一地,血花随着下落的身体划出一个优美的弧度。

受身未成功的战法连吃三招,顿时血线下去一大截。

待蓝桥春雪落下后,果断使出剑客70级的大招幻影无形剑,薛洋连击无能只意在吹飞,战斗法师眼见不好,立刻想翻滚躲开却是已经来不及,被剑气吹了个正着,刚好吹飞至春易老脚边。

春易老开着狂暴就是一顿砍,重剑卷起阵阵旋风,战法身上瞬时血花四溅,没挺几秒就嗝儿屁了。

蓝桥春雪却是在收招僵直间被一个开着钢筋铁骨的拳法家猛地近了身,只见对方左手前托右手成拳,架在腰间的蓄力模样,猛然一拳挥出,劲风挟着一声虎啸,拳法家身后朦胧地出现了一个仿若猛虎咆哮的图腾,当胸一拳狠狠地轰到了蓝桥春雪身上。

屏幕里的视野骤然一晃,蓝桥春雪瞬时被重重掀翻在地,还未调整好视角对方拳脚就已高速落下,腿脚舞得虎虎生风。

薛洋想操作蓝桥春雪就地翻滚却是在对方连续攻击下已经造成了小僵直而动弹不得,听着虎啸声不绝于耳,却只能眼睁睁看着蓝桥春雪被拳脚击中,试图反击,然而剑还未出鞘就被高速的拳脚打断了。

薛洋心中不免浮躁起来,急得满头汗。

这还没完,蓝桥春雪被猛虎乱舞的最后一击的强力吹飞吹得倒飞了出去,薛洋落地后急忙调整好视角,还未起身又被对方不依不饶的缠上,刚半起身就被对方撩起的一记窝心脚踢中,随即又飞身而起旋出一脚,蓝桥春雪被踢的连连倒飞,好不狼狈。

被连续高速的攻击击中,完全被压制着还手无能,薛洋不由有些慌神,已经乱了章法,脑子里一团浆糊,之前那几招技能是用了很多次才能够轻松用出来,其他技能的操作方法和按键完全不熟,面对这种被控制的情况完全不知道该用什么方式来化解脱困。

周围已经是剑影刀光,火星四处飞溅,又是几道法术大招在周边炸开,光的、暗的、冰冻的、燃烧的、爆炸的,硝烟散开,平地陡然变得坑坑洼洼。

蓝桥春雪血条急速下降,薛洋只恨不能钻进屏幕里去。

春易老也发现了薛洋那边的紧急情况,只是自己也是被重点炮轰的对象,完全抽不开身,只能干着急。
忽听一直静默的蓝桥春雪突兀地大喊:“黄少天救命!!”

周围的玩家不管是自家的还是对家的都愣了愣,和黄少天此时的状态一模一样。

黄少天本来杀气腾腾地冲进门就要修理薛洋,结果被他喊了一脸懵,薛洋盯着屏幕心急如焚的催促:“快点快点都快死了!!”边说边让出键盘和鼠标往旁边挪了挪,黄少天反应过来,边过来坐下边放着狠话:“别以为转移我注意力就没事儿了啊,一会儿看我怎么收拾你!”嘴上嚷嚷着手下却是一点儿不墨迹。

蓝桥春雪血量还剩百分之三十五,蓝条却还有百分之八十八,看了看技能栏心中了然,敢情基本都在挨揍呢。

黄少天甩动鼠标轻松避开一记威力无比的霸皇拳,随手撩出一剑,将还在愣怔的拳法家挑至浮空,随即一个升龙斩将剑提至头顶,霎时华光一道人已经飞身而起,靠着这技能强力升至空中。

黄少天在空中不断转动视角查看战场局势,下落时才凌空斩出一记剑落长空,只见一道剑光璀璨的破空而去,剑光挥洒犹如银河落地,还在浮空的拳法家顿时被劈得倒飞出去撞到BOSS身上又反弹到地上滚了好几圈,春易老本来就担心后方的情况时刻注意着,此时又是顺手捞过黄少天扔过来的拳法家一通狂砍。

黄少天落地后并未直接冲锋陷阵,而是嗑了一颗红药回血,随手几个普通攻击挑翻缠着牧师们的几个近战职业,抬头看了一眼旁边的喻文州。

蓝溪阁面对三大公会不遗余力的围攻,形势岌岌可危,虽是有两支精英队在前方奋力抵挡却也奈不住对方人多势众,就这一会儿功夫队伍里已经灰下去好几个头像,情势堪忧。

如果不能快速击杀BOSS势必只有一个结果,团灭。

喻文州看着有些骑虎难下的局面不禁皱了皱眉,BOSS还剩不到30%的血,现在放弃的话未免太可惜了,好在60级的野图难度并不算大,看着队伍成员的信息对黄少天开口道:“要指挥权。”

评论(4)

热度(4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