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 昔 月 。

吃不到想吃的粮,很忧桑。

【薛洋在全职】君归路 四十四

*穿越狗血

*薛洋中心

四十四

薛洋噌地从床上翻身起来,一脸讨好的看着蓝河,脸都笑开了花儿。

蓝河看得好笑,忍不住在他脸上捏了一把。手感真心不错,怪不得黄少总喜欢蹂躏他脸蛋儿。

起身将电脑让给薛洋,继续收拾起房间。

没到十分钟薛洋就对着蓝河的后脑勺嚎叫起来:“小蓝啊啊啊啊啊”

蓝河被他喊得心头一跳,忐忑的转身看着嘴巴都快撅上天的薛洋问:“.....怎么了?”

薛洋郁闷的哀嚎:“我怎么找不到怪啊?”

“啊?”蓝河不解。

“你过来嘛!”薛洋招手催促。

蓝河眨眨眼过来看了一眼:“你不是要打怪么?怎么跑到这里来了?”

薛洋疑惑:“不可以......吗?”

“你是不是还不会看地图?”

薛洋点头。

“用没用过传送?”

薛洋摇头。

蓝河坐下准备把号往传送点跑,呃......跑不动。

看了看蓝桥春雪的耐久,看着薛洋咂咂嘴。教导小白什么的任务其实也蛮艰巨的。

蓝河操作着蓝桥春雪慢慢往传送点的方向走,按出地图开始对薛洋普及大地图小地图及地图标识,待蓝桥春雪耐久恢复了些,边示范边开始讲解疾跑、小跑、行走三种移动方式的切换技巧。

薛洋认认真真的听着,觉得受益匪浅,原来简单的跑步里也有这么大的学问啊。

蓝河将蓝桥春雪传回大地图后就让薛洋自行操作,在一边指着技能栏兢兢业业的讲解一些有特殊作用的强力技能和常用技能。

“除了之前讲的三种移动方式,技能也可以用来移动。三段斩,我们剑客经常用来快速走位的,你试试。”蓝河指了指技能栏说。

薛洋咽了咽口水,左手搭在键盘上,蓄势待发。兴奋的看了看技能的符号,然后.......然后就没了动静,一脸错愕的看着显示频,一动不动。

蓝河看他发愣,拍拍他问:“怎么了?”

薛洋回过神,慌忙低头在键盘上寻找对应的符号按键。

蓝河也明白过来了,张了张嘴不知道说什么,鼠标是用熟悉了,这键盘恐怕还是第一次碰吧?

看着还在无措寻找的薛洋指了指:“.......是这个。”

薛洋此时已经无心技能了,犹如被人迎头浇了一盆冷水,从头凉到脚,满腔的热情瞬间被灭了个干净。

蓝河看他情绪低落揽着他的肩安抚:“记键盘是每个玩家的必经路,你才玩荣耀第二天呢,别着急,日子长着呢,你记性这么好,要不了两天就能记熟,我一会儿去给你打印张键盘的图纸,你这两天就先在床上默一默熟悉熟悉,不着急的。”

薛洋沮丧的发了个鼻音嗯了一声,蓝河摸摸他的头安慰:“别不开心啦,慢慢来,先记熟我刚刚说的那些技能的按键和作用,现在去找几只怪杀杀,找找感觉吧。”

薛洋用力的点了点头,专心致志的记技能和按键,没一会儿就斗志昂扬的杀起怪来。

蓝河看他被转移了注意力便把那句只能玩一会儿抛到脑后去了,拍拍他的肩随口交代了几句便起身去了对面大楼打印键盘的图纸。

薛洋杀怪杀得兴起,左手却是有些手酸麻,只得放下鼠标按按手臂揉揉手,歇了一会也不打怪了,操纵着蓝桥春雪往溪山城走。

一路走走停停,偶尔闭起眼睛回想技能的按键位置,时不时的对着空气释放几个技能,一会儿高高跃起对着地面来一记银光落刃,一会儿又对着路边的树叶花草放一招幻影无形剑,看着瞬间被技能吹得光秃秃的枝桠傻呵呵的咯咯直笑,乐此不疲的来回切换蓝河指导的移动技巧,时不时的还用三段斩和迎风一刀斩加加速,待到达溪山城时蓝桥春雪的蓝条已经见了底。


溪山城是蓝溪阁的驻地,城外高山流水,绿荫环绕,景色很是怡人。

薛洋边走边转动视角欣赏起周围的景致,远远看见一处高耸入云的山崖,山峰若隐若现,高不可攀,上方云雾缭绕,好似与天相接,喷涌的瀑布在朦胧的云雾笼罩中飞流直下,恣意澎湃又神秘莫测,让人情不自禁的想拨开云雾一窥究竟。

薛洋不知不觉就操作着蓝桥春雪朝着瀑布的方向走去。

清风迎面徐徐吹来,周围的树叶和地上的花草都在轻轻摇曳,沙沙作响,仿佛已经闻到了花草的清香,让人心旷神怡,心情舒畅。

薛洋不禁加大了耳机音量,依稀已经能够听到湍急的水声,路过城门口时水流声却突然被闹哄哄的嘈杂声盖住。薛洋愣了片刻便往城门走去,隐约听到什么海什么的。

忽地听到嘈杂声中一声高呼,便见围在门口的众人以百米冲刺的速度向他冲过来,边惊喜的喊着蓝团长,男声女声混杂。

只见杂乱的步伐下尘土飞扬,拟真的脚步声从耳机里乱哄哄的喧闹而至,薛洋被吵得耳朵嗡嗡作响,条件反射的移开耳机,操作着蓝桥春雪倒退两步,众人不依不饶的蜂拥上前,薛洋捂着耳朵缓了缓,把耳机音量稍微调小了些才又戴上。

旁边一个牧师妹子操作着角色手舞足蹈激动的说:“蓝团长好久都没有见到你啦!大家都很想你啊!现在是回来了吗?”

薛洋愣了愣,这些人好像和小蓝关系很好的样子。挑了挑眉,清了清嗓子道:“你们好呀~”

声音一出耳机里一片静寂,这些都是蓝溪阁的老人了,蓝河的死忠粉,一听不是蓝河熟悉的声音都懵了一下。

薛洋饶有兴趣的看着这群人的反应,咯咯一笑:“小蓝去公会部门拿东西了,暂时不在哦~”

少年音清脆空灵,语调轻快明朗,让人不由自主的就增加了好感度。

众人明白过来后纷纷雀跃的开始你一句我一句的八卦,颇有连绵不绝之意,简直堪比某人啊。

薛洋抹了抹不存在的汗,刚想拣几条正常问题回答就听身旁一个元素法师妹子兴奋的说:“我们正要去迎风海峡杀60级的野图BOSS,你和我们一起去吧。”旁边几人连声附和。

连野图BOSS长啥样都不知道的井底之洋果断表态:“好啊,可是我玩荣耀才两天,你们说的野图我没见过哦。”没什么好隐瞒的,也瞒不住,继而有些期待的试探性问道:“和你们去没关系吗?”

这是个连野图BOSS都没见过的纯新人啊,这一组半人忽然都愣住了。

好一会儿刚刚那个妹子才出声道:“没有关系啊,正好去开开眼界嘛,你跟着我们走就行了,不用怕!我们有这么多人保护你没事的。”接着转动视角对着身边的骑士说:“队长快把蓝团长的号组进来吧。”

之前的牧师妹子也在一边鼓励:“是啊是啊不用怕,一会要是打起来你就躲在我们身后,哥哥姐姐们会保护你的,放心吧。”

这句哥哥姐姐听得薛洋眼皮直跳,咬着虎牙没吭声,野图BOSS听起来好有诱惑力的样子,貌似还会有大场面,可比蹲在角落里孤零零打怪让人兴奋多了啊,求之不得,求之不得。

队长倒也爽快,直接发了个组队邀请组上。

能不爽快么?这可是蓝团长的人蓝团长的号,号就杵那不动也可以震慑敌军,有百利无一害。况且队里的妹子们好像很亢奋?虽然有点小吃味,但就冲着蓝溪阁不成文的规矩,得罪了谁都不能得罪咱会里妹子的信条也得卖这几个妹子的面子,对于这个和尚庙单身狗泛滥的帮会来说,女玩家们简直就是宝啊,每次和中草堂对阵的时候能带上几个妹子那底气简直不能再足了,腰不酸了,腿也不疼了,面对老对家的垃圾话也能昂着头挺着胸得瑟的怼回去了。

骑士队长清了清嗓子出声道:“好了,大家都赶紧去迎空海峡支援吧,之前只派了附近的几组人过去,虽然只是60级的小BOSS比较简单,但是还有其他公会的人也在虎视眈眈,都准备好了就出发吧。”然后视角对着蓝桥春雪招呼道:“兄弟,你跟着我们跑就好。”

薛洋习惯性的点头,忽然意识到他们看不见,便甜甜的回到:“好的~”

会里的妹子瞬间心花怒放,边赶路边接着之前的话题巴拉巴拉的八卦个没完。薛洋用着蓝河指导的移动技巧来回切换疾跑、行走、小跑,虽然用得还不顺溜但也跟得上他们的步伐,甚至甩掉了好些人,还能轻松愉悦的回答几人的八卦问题,自来熟的一路上和他们有说有笑,相谈甚欢,时不时的还能听到妹子们银铃般的笑声响起,气氛十分活跃,等他们到达战场的时候众人已经将之前的‘小兄弟’‘小弟弟’的称呼直接改为阿洋了。

岸边的战场已是烽火四起,硝烟弥漫。

乌泱泱一大片人群拿着各式各样的武器战得不可开交,除了蓝溪阁其他公会的也来了。

中草堂、霸气雄图、烟雨楼。

迎空海峡围绕着60级野图BOSS海上夜归人甘烈一片腥风血雨,各种炫目的技能漫天乱飞,战场一片混乱,BOSS被蓝溪阁牵制在手中,剩下五分之三的血,蓝溪阁正被三家公会以扇形围困,处于下风,形势有些严峻。

“咦….怎么会长都来了?大家准备冲,远程策应周边注意站位,牧师和阿洋靠后。”队长边说边向正在战场中心挥舞着重剑的春易老发了个入团申请过去。

春易老将中草堂的一个魔道学者从空中斩落毙于剑下便立刻通过了申请,大概瞄了一下己方人数又马不停蹄的劈飞旁边一个试图挑衅BOSS的霸气雄图的骑士。

薛洋站在牧师营,身处硝烟弥漫的战场,亢奋得不能自已,热血早已沸腾,情不自禁的活动了一下左手,已经迫不及待提剑上阵了。

忽然一道阴森的黑色雾气自地上升起,雾气凝聚出触手般的线条自四面八方蔓延开,周围的惊呼声此起彼伏, 嘈杂的特效音里恍惚听见旁边牧师焦急的喊着快闪开。

薛洋下意识操纵着蓝桥春雪向前一个疾跑,躲闪掉一旁的触手,还没站稳便见几束光柱从天而降,直射被死亡之门抓住的几个牧师,四下扫荡,围绕着牧师们周边又一阵熔岩烧瓶从上方急速落下。

轰轰轰!!!

熔岩烧瓶落地炸开,燃起一片火海。

之前熟记的技能不断在脑海里闪现,试图寻找应对的招式。

心,砰砰直跳。


评论(5)

热度(3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