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 昔 月 。

吃不到想吃的粮,很忧桑。

【薛洋在全职】君归路 四十三

*穿越狗血

*薛洋中心

四十三

去训练室之前大家都照例先去609,一踏进门惊喜的呼声此起彼伏,众人闹哄哄的一拥而上,对着靠在床头的薛洋一阵上下其手。

“给我拿开你们的咸猪手!!!”黄少天忍无可忍的吼道。

徐景熙雀跃的问道:“阿洋阿洋新手臂好用吗?”

这问法怎么感觉怪瘆人的,大家看着徐景熙不禁抹了抹汗。

薛洋搓了搓被他们摧残的脸蛋,抽出左手活动了一下:“还不太灵活,要适应几天。”说着按了按左臂舒展肌肉。

大家又嬉闹着蜂拥上去,又是捶肩捶腿又是揉手揉胳膊,一脸狗腿。黄少天被他们挤了个趔趄,徐景熙鞋子一脱直接跳上床给他又是按摩又是做手操,薛洋好一阵目瞪口呆,这待遇堪比皇帝老儿啊。

喻文州接过蓝河乐呵呵递过来的粥都不知道该往哪个缝隙插进去,清了清嗓子出声道:“先让阿洋吃饭。”

不等几人做出反应,黄少天直接像赶苍蝇似的气势汹汹地挥舞着手臂把众人往一边驱赶。

喻文州这才近了身,徐景熙美滋滋的在里边靠着墙纹丝不动,一边惬意的帮薛洋做着手操一边挤眉弄眼的看着被黄少天驱逐的几人,换来众人一排鄙夷的白眼。

 

去训练室之前黄少天下了死命令,不准下床、不准碰电脑、不准玩手机,薛洋极力和恶势力抗争不屈不挠地为自己上诉,只换来一阵阵耳鸣,喻文州在一旁笑得特别温和。

这绝逼是报复!薛洋在心里感叹老百姓没人权,谨记着往后得罪谁都绝对不能得罪这俩。

叼着棒棒糖百无聊赖的靠坐在床头,看着蓝河一会儿整理衣柜一会儿打扫房间,眼珠滴溜溜的转。

忽然甜甜的开口道:“小蓝~”

蓝河被他喊了个哆嗦:“怎怎么了?”

“小蓝~~”又是一声。

蓝河条件反射退后两步警惕的看着他:“你想干嘛?”

薛洋舔舔唇,毫无征兆地朝他抛了个销魂的媚眼:“你猜呀~~”

蓝河被媚眼抛了个正着,脸瞬间熟透,捂住鼻子毫无底气的道:“…………黄少走之前交代过不许让你玩儿电脑的。”

薛洋眼珠一转,朝他招招手挪出床边的位置道:“你先过来嘛~”

蓝河后退两步,捂着鼻子昂头望着天花板缓了缓,才抖着手指指着他结结巴巴道:“美美美人计对我是没有用的!!”

“你先过来嘛~我不玩儿电脑。”说着笑眯眯的拍了拍床边。

蓝河使劲甩了甩头,一脸不信任。

薛洋无奈地摊手,用真诚的双眼直视他,无比诚挚的道:“真的,你信我。”
蓝河摸着下巴谨慎地打量他,半信半疑的挪到床边。

薛洋忽然一把拽着他坐下,手臂圈着他的脖子,甜腻腻的在他耳边撒娇道:“就让我玩嘛,我就玩一会儿好不好嘛小蓝~真的,就一会儿。”

看着薛洋俊美的脸庞满是乖巧的讨好,亮晶晶的双眼看着他巴巴地祈求,可怜兮兮的模样简直我见犹怜,让人不忍拒绝,蓝河魂儿都被勾走了,不禁咽了咽口水下意识的点头。

薛洋还没来得及欢呼蓝河忽然又猛地摇头道:“不行!”

嘶………差点被美色迷惑,蓝河用力拍了拍自己的脸颊自我检讨,只叹自己意志力太过薄弱。连忙直起身子梗着脖子道:“黄少和喻队也是为你好,几天很快就过去了,再忍忍。”

不,少年你完全被他们的外表给欺骗了,生活在这危机四伏的环境里怎可如此天真?

薛洋又一把他捞了过来,使出杀手锏,搂着他的脖子在他脸颊蹭了又蹭,可怜巴巴的说:“那我看你玩儿总行吧?你玩儿我看着就行,小蓝~”

蓝河又动摇了,眼神左飘右飘,薛洋见状赶紧添把火:“这都不行啊~我一没下床二没玩游戏对吧,黄少天回来之前我们就关电脑还不行吗?好不好嘛?小蓝~”

“小蓝~”

“许博远~~”

“许公子~~~”声声尾调轻扬。

蓝河被他酥到不行,终于松了口看着他认真道:“那好吧,说好了不可以玩儿哦。”薛洋喜出望外,看着他乖巧的点头保证。

蓝河叹口气起身去搬电脑,薛洋朝他的背影露出一个得逞的笑。

蓝河把电脑桌搬到床头问:“上你的还是上我的?”

薛洋挠头想了想:“要不上你的大号吧。”

蓝河点头在床边坐下,从兜里掏出几张账号卡,找出蓝桥春雪登录了游戏。

一上线春易老就来了消息,一个问号。

蓝河捉摸了一下这个问号的意思回道:“阿洋想看。”

春易老回了个哦。

蓝河忽然飞速的补了一句:“千万不要让黄少知道!!”

春易老倒是爽快,果断回了个好。

蓝河长呼出一口气。

薛洋看着陌生的地图很是好奇,趴过去边问东问西边去抓鼠标。

蓝河把他按回去,回以他一个‘别以为我看不见你的小动作’的眼神才仔细的跟他讲解普通区服和神之领域的区别和关系。

薛洋吞了吞口水,向往的问道:“我也能来是吗?”

蓝河摸了摸他头发,笑眯眯的道:“嗯,现在荣耀有十个大区,而神之领域只有一个,每个玩家都以进入神之领域为目标,这里汇聚着各个大区的精英高手,不管角色在哪个区,只要完成了挑战任务都可以进入神之领域。你的号是在第十区,等你完成神之领域的挑战任务你也可以来。”

薛洋立马热血沸腾起来,握紧拳头信誓旦旦地道:“我一定会去的!”然后又欣喜的道:“那我以后就可以找我那几个好友玩儿了。”

蓝河惊讶的看着他:“你在神之领域有好友?”

薛洋开心的点头道:“是呀~我第一次玩儿的时候用夜雨声烦加的好友,黄少天说等我小号升起来了就能见到他们,原来是这样。”

蓝河了然。

薛洋趴在蓝河肩头雀跃的看着蓝河操作着蓝桥春雪,时不时的提出些疑问一副不耻下问的好好学生模样,蓝河一边不厌其烦的口传心授,偶尔还释放几个技能做示范。

门突然被猛力掀开了,经理欣喜若狂的站在门口,一手拿着剑鞘一手挡住来回反弹的门。

投身荣耀的两人都愣愣的看着他。

经理拿着剑鞘以入室抢劫的气势冲了过来,把剑鞘往电脑桌上一搁就对着薛洋里里外外的一通检查一边还喋喋不休的碎碎念:“祖宗诶可算是醒了!可把我们给急坏了,你都不知道老板最近愁得白头发都多了好多,天天唉声叹气吃龙肉都没味儿。还好冯主席不知道,不然又该吃多少救心丸了,你说你这证件都还没批下来呢就差点被销了户,太吓人了啊,可别再整什么幺蛾子了,心脏受不住啊,现在感觉怎么样了?还有没有哪里不舒服的?手臂呢手臂怎么样啦?瞧瞧这都瘦成什么样了,唉!这段时间必须得好好补一补才行。”经理指着他的琵琶骨,一脸痛心疾首。

薛洋衣服都快被他扒了个光,被他巴拉巴拉一通绕只觉得有无数蚊子在耳边嗡嗡叫,浑浑噩噩的看着他忘记了动作。

经理又指着他身上粉色的疤痕郑重其事地问道:“这些伤真的好了吗?要不要去医院再检查检查?要是落下病根可就不好了,这次实在太凶险了,以后势必得把不安的因素扼杀在摇篮里才行。”说着还握了握拳头以示决心。

蓝河从蒙圈儿中回神,连忙把薛洋被扒至手肘的衬衣拉起来,直到扣子扣完薛洋才回过神,闭上眼睛生无可恋的往床上一倒。

经理被他突然的举动吓了一跳,连忙俯身焦急的问:“怎么了怎么了?怎么这才刚清醒又昏过去了啊!这可怎么办才好……”经理急得团团转掏出手机就要拨张叔的号码。

蓝河连忙拉住他道:“阿洋只是累了。”

经理看着躺在床上的薛洋一脸不信。

蓝河赶紧扯了扯薛洋的袖子,薛洋这才掀开眼皮子看着他微微点头。

经理呼出一口气心有余悸地拍着胸口:“吓死我了!还以为你又晕了,既然累了那就好好休息吧,晚点再来看你,剑鞘你看看合不合适,不喜欢再换。”说着还帮他掖好被角用慈母般的眼神看着他。

薛洋闭上眼睛点头,经理这才拍了拍他盖在身上的被子转身出了门。

薛洋立马在床上翻过来又滚过去的哀嚎,最后把自己弯成一只虾米一动不动。

蓝河看他一副痛不欲生的模样不禁失笑,拍拍拱成一团的被子无声安抚。

薛洋一脸忧伤的望着他。

蓝河叹口气道:“起来吧,让你玩一会儿。”


PS:今天电脑要搬家,会有好几天不能更.........

评论(10)

热度(5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