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 昔 月 。

吃不到想吃的粮,很忧桑。

【薛洋在全职】君归路 三十九

*穿越狗血

*薛洋中心

三十九

蓝河顶着两个黑眼圈急匆匆的赶来,一路上梁易春已经把事情说了个大概,两人紧赶慢赶的小跑到工作室,推开门就激动的喊道:“阿洋!”

薛洋戴着耳机没察觉。

蓝河上前拿下他的耳机欣喜的看着他,薛洋回头看着他展颜一笑,舔舔小虎牙甜甜的喊道:“小蓝~”

本无甚表情的俊颜此刻眉目含笑,如冰雪化融让人如沐春风,甜丝丝的少年音回荡在耳边,四人不自觉的咽了咽口水被酥到不行。

蓝河情不自禁的俯身揽着他肩膀。

薛洋抬手亲昵的搂着他脖颈,笑眯眯的蹭了蹭他的脸颊,乖巧得不行。

几人都有些愣神。

蓝河有些惊讶,薛洋离开之前对他还是不冷不热的,甚至连个称呼都没有,现在态度明显转变了许多亲密了不少。

蓝河受宠若惊,开心的揽着他一下一下抚摸他柔顺的长发。

温馨的气氛忽然被打断,黄少天神采飞扬的冲进了工作室:“成美成美吃饭啦………”

看着亲密相拥的两人黄少天整个人都冻住了,站在门口一动不动。

两人同时松开手臂,蓝河激动的回头看着自家偶像,黄少天见是蓝河脸色缓和过来,又笑嘻嘻的和还僵在一边手足无措的笔言飞和入夜寒招呼:“走吧,午饭时间到了,都下楼吃饭去。”

过去揉了揉薛洋的脸蛋儿,退出游戏牵着他和四人一起去了食堂。

将薛洋带到喻文州身旁坐下,招呼几人一起坐阻止几人起身,自己愉悦地转身去食堂窗口点菜,蓝河跟着自家偶像抢着端菜端饭,蓝溪阁几大高手看着自家剑圣奔来走去的忙活,手脚都不知道该怎么放了。
喻文州将薛洋散到身前的长发理了理,盛了碗老火汤放到他面前,薛洋端起碗当水一样咕噜咕噜几下喝光,喻文州看得直摇头,抽出纸巾给他擦了擦嘴:“慢点喝。”

黄少天夹了块糖醋咕噜肉送进他嘴里,薛洋眉开眼笑的说:“这个好吃~”

意犹未尽的咂咂嘴,像只贪吃的小馋猫。

黄少天揉了揉他脸颊,边给他夹了几块咕噜肉堆到碗里边热情的招呼着几人,桌上人人喜笑颜开其乐融融。

蓝河连日来被公会间的勾心斗角磨得身心俱疲,自暴自弃的跑去兴欣当卧底又被无下限的君莫笑不厌其烦地骚扰,莫名其妙的就留在兴欣给几百号小白做了几天义务劳动,里里外外的操碎了心。现在大家终于又聚在了一起有说有笑,看着薛洋笑得眉眼弯弯,心情也不禁舒畅起来,所有的烦闷也被一扫而空烟消云散了。


蓝河笑逐颜开地插卡登录好几天没上过会长号把明月清风加进蓝溪阁,组上队伍加上好友,准备带薛洋去刷格林之森副本。

帮里看到会长大人突然上线都在激动的刷屏,又看会长加了新人进来还只有8级都八卦的问东问西。

蓝河统一回答是初玩荣耀的现实朋友,然后拉了系舟、灯花夜、雷鸣电光几个公会的精英骨干进组。

让薛洋一一添加他们的好友,在组队频道里打字介绍:“这是阿洋,刚接触荣耀,我不在的时候你们就帮忙多带着点。”

雷鸣电光发了一个坏笑的表情调侃道:“哟!蓝河什么朋友啊你这么上心?老实交代男的女的?”

灯花夜哀怨道:“靠!蓝河你这是要脱离我们单身狗联盟?说好的要做彼此的天使呢?说好的不离不弃呢?”

系舟:“没有队友爱了......”

蓝河看着他们一本正经的胡说八道很是无语,发了一个流汗的表情说:“你们瞎YY什么呢?阿洋是男的!”

哥儿几个一听又是男玩家顿时就垂头丧气焉了吧唧的,一个劲儿在频道里唉声叹气........

蓝河深深地感受到来自单身狗的怨念:“呵呵……不稀罕啊?以后别跪着求我去要签名!!!”

队伍频道一片安静……

系舟反应最快,飞快打字道:“求内幕!”

雷鸣电光:“求内幕!!”

灯花夜:“求内幕!!!”

蓝河乐呵呵的打了一句:“送你们一个眼神自行体会。”

队伍频道里瞬间多了三排鄙视的表情。

蓝河边和他们调侃边在公会仓库里翻了翻,没找到十级以下的装备,只得去NPC那里拖了几件白板装备,总比那身初始装备好点。

看了看薛洋的坐标飞奔过去,把他身上的装备全部扒了嫌弃地丢在地上,将刚买的白板装交易给他,带着薛洋进了格林之森的副本。

虽然几天没登录这个号,但沾了君莫笑不要脸的光,圣诞小偷活动的时候狠狠的连升了好几级,现在40级,格林之森只是个让新手玩家进一步熟悉游戏的5级小副本,可以随便碾压。

蓝河转头看着薛洋温和道:“一会儿你跟在我身后就可以了,你要是无聊了也可以打打我身边的怪。”

然后指着他的技能栏给他讲解了每个技能的作用,又和颜悦色的补了句:“你才第一天玩,现在技能用起来会比较生疏,以后多玩玩就会习惯的。”

说完笑着帮他把耳机戴上。

薛洋认真的点点头严阵以待,一副随时准备冲锋陷阵的模样,蓝河失笑,捏了捏他白皙的脸蛋儿,戴上耳机。


两人往森林深处走去,远远的就看见好几只精英小怪在来回巡逻。

忽听薛洋气呼呼的声音从耳机里传来:“我上午就是被它们杀的!”

蓝河转头惊愕的看着他。

薛洋一脸愤慨地指着屏幕里游荡的精英怪气鼓鼓的看着蓝河。

看着薛洋鼓成包子的脸蓝河慌忙用双手捂住即将失控的表情。

明明兴欣也有几百号小白,怎么偏偏阿洋就白得那么可爱呢?

蓝河缓了缓,调整好表情,移开糊住脸的手,薛洋正不明所以的歪头盯着他。

“噗!!!”蓝河瞬间破功,趴到电脑桌上笑得直抹泪花儿。

笔言飞和入夜寒也是忍俊不禁。

蓝河笑够了直起身来抹了抹眼角,装作什么都没发生,咳嗽两声说:“开始吧。”

说完直奔最前方的精英怪去,起手就是一招大范围攻击的拔刀斩,将范围内的怪直接劈得倒飞出去撞翻前面的几只吸引仇恨。衔接一招三段斩快速走位冲上去,一记横斩移动到被撞翻的怪物身边拉住仇恨,接着一记下劈向前移动再砍翻一只,再连接一记上挑将较远的一只挑进怪堆瞬时又砸翻几只。

蓝河高高跳跃起,赫然是一招银光落刃,剑锋直指地上横七竖八的怪物,剑气冲击得地面的小草四下飞舞,撩起明月清风的衣角,也撩起薛洋蠢蠢欲动的好战因子。

这招大范围高伤害的剑招一出精英怪就已经死得七七八八了,一招上挑将一只怪挑至空中,衔接一招连突刺刺向在地面的残兵游卒,被挑至上空的怪落下正正砸至残血怪身上,瞬时剩余的几只也灭了。

薛洋以明月清风的第一人称视角看着屏幕里的蓝河已经怔住。

幽暗的格林之森因为天顶上一片乌云遮住了太阳,变得更加昏沉,蓝河拿着一把橙色的光剑,一招一式都似有剑气溢出,华丽的技能看得人目眩神迷,招与招的衔接极快,动作流畅一气呵成,丝毫不拖泥带水,怪物声嘶力竭的嚎叫声震耳欲聋,剑技的特效音充斥着大脑挑动着神经末梢,似已置身其中以剑厮杀。

看着张牙舞爪的怪物随着蓝河在键盘上舞动的手指一个接一个的倒下,薛洋摸了摸左肩,握紧拳头,已经按捺不住。


评论(3)

热度(5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