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 昔 月 。

吃不到想吃的粮,很忧桑。

【薛洋在全职】君归路 三十八

*穿越狗血

*薛洋中心

三十八

黄少天一大早就被薛洋从温暖的被窝里挖了出来,半睁着双眼插卡登录了夜雨声烦,揉了揉眼睛稀里糊涂的又钻回了被窝。

喻文州找过来的时候薛洋正叼着棒棒糖杀气腾腾的摧残着一只小怪。把还在熟睡的黄少天叫起来,两人架起薛洋就去了609梳洗吃饭。

喻文州拿出一张新的账号卡,在第十区注册了’明月清风‘后开始科普荣耀角色四个基本属性的作用和影响,技能树着重讲解必备技能和剑客技能,调出新手攻略勾出奖励属性点和技能点的必做任务后两人才匆匆去了训练室。

第十区已经开放了一个多月,新手村已经不再那么拥挤,薛洋在新手村里东转转西转转,一会儿去别人摊位上看看这个看看那个,其实也看不懂就是觉得新鲜,一会儿又凑过去偷听三三两两聚在一起的玩家聊天,别人见他才1级也没说什么,新区什么最多?小白啊!!认真你就输了……

薛洋看够了新鲜终于开始把注意力放到任务栏上,任务提示看得不是很明白,有些字不认识。

新手村的任务倒是不难,都是以教学为主,就是找NPC跑来跑去的交任务,根据坐标提示寻找附近的失物,帮NPC送送信件或帮药师挖挖草药之类的,很多玩家觉得无趣的繁琐任务薛洋倒是乐在其中,做得津津有味。


训练室的门突然被大力掀开,冲击力让门来回弹了好几下,所有人都被吓了个激灵。

薛洋气鼓鼓的站在门口,不进去也不说话。
黄少天跑过去把他拉进训练室坐下,揉了揉他鼓成包子的脸蛋儿问道:“成美怎么了?”

其他人也都放下手里的训练围了过来,薛洋委屈巴巴的说:“死了。”

黄少天疑惑的眨眨眼顺口问道:“什么死了?”

薛洋递出攥在手心里的账号卡。

几人明白过来了,只是这新手村的任务都很简单,偶尔要求杀只怪也都没什么危险性,怎么会挂呢?而且新手村的怪物根本不会主动攻击。

纷纷开始恶意的猜测会不会是掉下悬崖摔死的…… 

黄少天插卡登录已经升到8级的明月清风,只见画面一片灰暗,周围N多只精英怪在明月清风的尸体旁优哉游哉的散着步……

怎么就蹿到副本去了呢?

黄少天看着薛洋气鼓鼓的脸砸砸嘴,其他人也是纷纷扶额。

黄少天把明月清风复活回新手村,看了看技能栏和装备拦,技能学得那叫一个五花八门,战法的龙牙、流氓的耳光、神枪手的浮空弹……

之前喻文州重点勾出的技能倒也学了,1级!!!

身上的装备一件都没换,全是初始装备,拿着一把木剑要怎么单刷格林之森的副本?

黄少天擦了擦额头上并不存在的汗,还好角色20级转职的时候可以重置技能点,不然………

黄少天呼出一口气看着喻文州,意思很明白,这得要人手把手的教才行,过几天就有和微草的比赛,没有人敢怠慢,这抽不出时间啊。

喻文州看着屏幕里的明月清风思索了一会儿,拨了蓝河的号码后又给梁易春打了个电话,带着薛洋拿了帐号卡去了对面楼的公会部门。

梁易春已经候在电梯门口,喻文州和薛洋一出电梯就热情的招呼着进了休息室,给二人倒了杯水坐下。

喻文州开口介绍了一下双方,然后开门见山直奔主题:“阿洋刚接触荣耀,不懂的地方很多,过几天联盟又有赛事,我和少天抽不出时间手把手的教他,训练营也不太适合他。所以想看看你这边能不能抽调出一个人来带。”

梁易春有些不解,既然是刚接触荣耀那肯定不是战队的预备队员,那为什么要这么重视?还要正副队手把手的来教?

喻文州看出他的疑惑也不瞒着:“昨天冯主席来过了,已经和荣耀网游负责人谈妥,确定让阿洋用这个新号出道,他以后会为24个荣耀角色做代言,至于能不能成为职业选手这个另说。既然是为荣耀角色做代言那操作方面就要过得去,所以想请你找个合适的人来指导。蓝桥倒是很适合,操作好又耐心仔细和阿洋也熟悉,只是我之前打他电话关机。”

梁易春惊愕的看着喻文州,荣耀所有角色形象代言人?这在以前从来没有过,因为荣耀职业有24个,每个职业各有各的特点,形象气质大不相同,很少有人能驾驭三到五个职业,一直都是不间断的换人代言。

梁易春打量了一下薛洋,长发披肩,面容俊美,1米8的身量,外形确实很出众。此时无甚表情的看着窗外,无端给人一种冷傲的气场。看上去有些不苟言笑,会不会不好相处?这分量可不轻,千万不能得罪了。

梁易春在心里嘀咕,喻文州清了清嗓子,梁易春回神忙说:“蓝桥请了几天假,不过假期也快到了,我一会儿去找他,先让笔言飞和入夜寒带着吧。”

喻文州点点头:“那就这样吧。”

拍了拍走神的薛洋::“阿洋,我们先去公会部门看看。”

梁易春推开公会高层的工作室,只有笔言飞和入夜寒在,二人戴着耳机投身在游戏中完全没有察觉.

梁易春走过去拿下他们的耳机,两人有些讶异的看着他,梁易春让出身后的喻文州和薛洋。

笔言飞和入夜寒瞬间从座位上弹起来,站得笔直,梗着脖子看着喻文州:“喻、喻队!”

喻文州笑着点了点头示意他们坐下:“这是阿洋,刚接触荣耀,以后要麻烦你们帮忙多照顾。”

二人点头如捣蒜连声应好。

喻文州给薛洋整理了一下发带,把帐号卡交给他又叮嘱了几句便回了战队大楼。

梁易春给薛洋在旁边开了一台电脑帮他插卡登录了游戏。明月清风?还真是意外的和气质契合。

梁易春拉开椅子让薛洋坐下,几人看了看他的技能和装备不禁眼皮直跳,怪不得喻队说要手把手教。

梁易春对笔言飞入夜寒又交代了一番才匆匆忙忙的出门,这保姆的工作果然还是让蓝桥来吧!

笔言飞在薛洋左边开了抬电脑,把位置挪了过来登录游戏,两人一左一右的看着他,有点像哼哈二将。

薛洋一边看两眼然后看着屏幕砸咂嘴,从包拿出一根棒棒糖,用牙齿撕开包装纸就把糖含进嘴里惬意的看着他们。

笔言飞看着他违和的动作条件反射的看向他的左手,却只看到空荡荡的袖子,不可置信的拿起他空无一物的袖子,两人同时惊愕的看着他。

薛洋拿出含在嘴里的棒棒糖看着他眨眨眼道:“怎么了?”

笔言飞从震惊中回神,才发现自己有多无礼,慌忙连声道歉。

薛洋摆摆手神态自若。

看着薛洋用一只手操作着明月清风孜孜不倦地满屏跑来跑去的做任务,两人不禁热泪盈眶地感叹荣耀的魅力,这是多么励志的感人画面啊!!


评论(10)

热度(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