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 昔 月 。

吃不到想吃的粮,很忧桑。

【薛洋在全职】君归路 三十六

*穿越狗血

*薛洋中心

三十六

效果立竿见影,薛洋马上跟打了鸡血似的从床上跳起来。

黄少天也不磨叽,掏出账号卡就隐身上了游戏,看了下地图,操作着夜雨声烦到了人烟稀少的地方,一路上都绕开玩家走倒没出现被围观的景象。

起身将位置让给薛洋,在身后弯着身子手把手的教他使用鼠标,薛洋看着满屏的风景和怪物有些疑惑:“怎么看不见你?”

黄少天耐心的讲解道:“荣耀是以第一人称为视角的游戏,就是以玩家的视野去看一切事物,让玩家更能代入到游戏角色和场景中。你转动一下鼠标看看。对,你现在的视野只能看到眼前看不到身后对不对,这个时候是最有可能被人从视野的死角处偷袭,你可以通过耳机里的声音和观察周围的人物反应和事物发展来判断周边的环境,来带上耳机试试。”

说着帮他把耳机带上调高音量。

黄少天静静等待薛洋感受荣耀的魅力,好一会儿才移开耳机笑吟吟的问他:“怎么样?有没有听到风吹草动的音效,有没有身临其境的感觉?”

薛洋咽了咽口水望着他:“好真实!” 

黄少天揉了揉他的头顶:“走,我们去杀几只怪感受一下。”

说着重新帮他带上耳机,右手覆上薛洋握着鼠标的手,左手绕过他的肩膀操控着键盘,随意找了几只怪释放了几个技能。

薛洋偏过头目光炯炯的看着他,笑得眉眼弯弯。

看着薛洋俊逸的面庞满是醉人的笑意,勾人心魄的双眼正炽热的看着他,那双澄澈的瞳孔中,倒映出的是自己的模样。

黄少天鬼使神差地收回还交叠的手,温柔的摩挲着他的脸颊,这张神采飞扬的脸庞就近在眉睫,情不自禁的想再靠近一点……

“咳!!”一直静默的喻文州忽然出了声。

黄少天猛然回神,红着脸慌乱的直起身子:“我我我我我去收拾行礼”

火速捞起床上的背包就冲了出去,活像被一万头犀牛追赶,动作迅速得令人咋舌。

薛洋反应过来的时候早就没了黄少天的影子,指了指门口,一脸茫然的望着喻文州。

喻文州无甚表情的摇摇头,没说话。

薛洋咂咂嘴,继续转身折腾起夜雨声烦,刚走没几步,视角猛然一晃就被一地的青草糊了满屏。

薛洋一脸懵逼的转头看着喻文州眨眨眼。

喻文州看得失笑,走过去手轻抚在键盘上,将还趴在地上吃草的夜雨声烦爬起来,指着屏幕上凸起的那块石头,开始讲解游戏的基本操作和物理引擎。

 

薛洋一边赞叹着荣耀的风景一边留意路上的障碍物,时不时的还点只怪杀杀。

杀怪的过程那叫一个惊心动魄,只见他丢了鼠标着急忙慌地在键盘上乱七八糟一通胡按,一会儿又手忙脚乱地抓回鼠标找视角,忙得不可开交好一阵鸡飞狗跳,若不是夜雨声烦一身银装这会已经躺尸好多遍了。

喻文州坐在沙发上整理记录,时不时的关注着他。

可不得关注着吗?神之领域没有安全区,杀人越货常有发生,夜雨声烦一身银装随便爆一件那可不只是肉疼那么轻松。

看着薛洋张牙舞爪气势汹汹的对着一只小怪劈头盖脸的释放技能,喻文州不自觉的揉了揉太阳穴。

坎坷地磨死一只小怪后薛洋大呼出一口气,操作着夜雨声烦找了块大石头坐下,屁股还没坐热就听见耳机里隐约有声音传来,从远到近,从模糊到清晰,正转动视角就突然被几张放大的系统脸糊了满眼。

薛洋霎时被吓了个激灵,整个身子都条件反射的往后撤,视角刹时好一阵天旋地转。

只见夜雨声烦抽风似的从石头上摔下咕噜咕噜滚了好几圈……屏幕里的几个玩家瞬时顶了一脑门儿的省略号。

喻文州连忙起身过来查看,操作夜雨声烦利索地站起来,移动鼠标拉下当前频道看了看,也只是些求合影求抱大腿的信息,又看了看世界频道,在当前频道发了几个字‘嘘!别暴露我。’加上一个微笑的表情。

将麦克风打开,示意薛洋用语音和他们交流。

薛洋有些不知所措,试探性的对着麦打了声招呼:“诸位、好……”

尖叫声顿时透过耳机飘了出来,喻文州连忙移开耳机,捂了捂他耳朵。

耳机里还在一片欢天喜地的吵闹,薛洋觉得很是新鲜有趣,又拿起耳机放在耳边倾听。

喻文州看他兴趣正浓,将音量调小些帮他戴上,顺了顺他的头发任他自己去和玩家交流,搬了沙发椅过来坐在他旁边继续在笔记本上忙碌。

听着薛洋一会儿兴高采烈的和玩家们聊天一会又咯咯直笑,喻文州的唇角也不自觉上扬。

 

门忽然又被经理火急火燎的掀开了,喻文州离门口近不免被吓一跳,薛洋倒是目不斜视全神贯注的和游戏里的玩家有一搭没一搭的聊天。

经理把降灾放到茶几上,迫切的开口:“冯主席下飞机了,老板已经在机场候着了,快准备准备。”

喻文州也不敢怠慢,看了看视野里的几个玩家,移开薛洋的耳机说:“阿洋,我们先去见冯主席。”

薛洋正玩得开心,不乐意的指着屏幕说:“我要和他们玩。”

喻文州揉了揉他脑袋温和道:“乖,可以先加他们好友,等一会儿忙完了再和他们继续玩好不好?”

薛洋噘着嘴点了点头。

喻文州手把手的教他添加完好友:“你和他们打个招呼告别。”

薛洋看着屏幕,对着麦克风无比认真地说:“我晚些再来,等我。”

得到回应后乖乖的拿下耳机。

喻文州把夜雨声烦退出游戏,将账号卡放进包里揉了揉他的头发笑道:“把那几套衣服拿出来吧。”

薛洋从乾坤袋里拿出那几套古装放到床上。


经理拿起床上的衣袍看了又看,不禁啧啧称叹,看着喻文州征询意见:“你觉得哪套更合适?”

喻文州思索了一下:“白色吧,淡雅脱俗,阿洋穿过。”

经理点了点头:“我也觉得,先穿上看看。”

喻文州拿了套贴身的保暖内衣裤给他套在里面,两人七手八脚的里三层外三层的忙活好一阵。

系好腰带理了理袖袍,两人端详一番满意地点了点头,不过马尾经过刚刚的折腾已经乱蓬蓬。

喻文州寻思了一下,取下头上的绸带让薛洋坐下,硬着头皮拿起梳子梳理起那一头长发。

马尾是不要妄想了,难度系数太高,喻文州试图将耳鬓两旁的头发绑至脑后,无奈每次绑得不是乱就是散。在第八次尝试之后终于能看了,虽然有些松散不过倒也另有一番美感,白色绸带顺着长发垂下,配上白色衣袍颇为飘逸。

经理绕着薛洋转了好几圈连声道不错。

将郑轩李远等人一一挖出来,聚在俱乐部大门严阵以待。

薛洋自己一个人上了顶楼,整栋大楼灯火通明,楼顶上的身影清晰可见。


评论(12)

热度(4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