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 昔 月 。

吃不到想吃的粮,很忧桑。

【薛洋在全职】君归路 三十五

*穿越狗血

*薛洋中心

三十五

全明星活动结束各战队也都陆陆续续的返程了,喻文州和经理商量了一下便带着薛洋去了车站。

上车不到五分钟薛洋就闹着难受。

得,晕车。

黄少天一边拍着他的背一边吐槽:“我说你天天飞来飞去怎么就不见你晕呢?太奇怪了吧?”

薛洋无暇反驳,耷拉着脑袋有气无力的问:“何时能到?”

黄少天看他这半死不活的样子实在不忍心再补刀。

薛洋拉了拉他的衣角无声催促,黄少天望着车顶,梗着脖子说:“一天多的车程,现在还没出发。”

“什么!!!”薛洋立马从座位上跳了起来。

“我要出去!”说着就要往车门蹿。

喻文州和黄少天赶紧拉住他。

“放开我放开我!我不要呆在这里!”薛洋极力挣扎,没两下又开始头晕反胃直冒冷汗,捂着嘴可怜巴巴的看着他们。

喻文州无奈道:“先下去再说吧。”

薛洋马上飞奔下去,呼出一口气稍微好了一点,不过也没好到哪儿去,索性蹲在地上不想动弹。

喻文州叹了叹气,这样子还不如让他飞两三个小时呢。

拍了拍他的背让他缓了缓才道:“先离开车站吧,这里空气不太好,走吧。”

说着扶起薛洋三人出了车站。

远离车站总算活了过来,望着车站的方向薛洋深恶痛绝的道:“我再也不要去那种鬼地方!!!”

两人看他咬牙切齿的模样不禁失笑,黄少天捏着他的脸蛋儿笑问:“那你说现在怎么办?”

“飞呗。”倒是答的利索。

黄少天捏住他脸颊的手不禁扯了扯:“我们三个人要怎么飞?”

薛洋愣了一下,拍掉他的爪子道:“坐那劳什子车要一天多的时间,还不如御剑,我一次带一个。”

“那你一个人返程的时候怎么办?你认路吗?飞迷路了怎么办?还不如挂着飞机放风筝呢!”黄少天说着又扯了扯他脸颊。

“那回去和大家一起坐下午的飞机,开GPS等会儿教你,以免跟丢。”喻文州说着给经理打了个电话,倒是果决。

 

三人又匆匆返回了酒店,再三确认薛洋会使用拨号和定位功能之后一行人便出发去了机场,过安检之前喻文州和黄少天又叮嘱了几句才进去。

薛洋一出机场便找了个偏僻的位置,戴上准备好的墨镜和口罩把自己裹成粽子严阵以待,直到黄少天的电话打过来才跳上降灾。

 

飞机落地后一行人在停车场张望好一会儿都没看到薛洋的影子,黄少天打了个电话过去之后捂着肚子指了指身后的车说:“成美说他要远离这个十里。”

众人哄然大笑,嘻嘻哈哈的上了车。


直至他们下了车薛洋才召回降灾降落到俱乐部的楼顶等着,远远瞧见一行人进了俱乐部,纵身一跃飞到他们身边,黄少天帮他把墨镜和口罩都取下,顺了顺他乱蓬蓬的头发。

经理第一次亲眼见证这玄幻的一幕,以往只耳听言传忙着补窗了,今天算是开了眼了。瞬时惊出一身汗,缓了缓神,心里的小算盘又开始啪啪作响,脚跟脚的跟着喻文州和薛洋。

各人自行回房间收拾行李,三人加上经理到了队长室,喻文州开口道:“阿洋把行李拿出来吧。” 

经理之前就觉得他们几个哪里怪怪的,尼玛这三个人从头到尾都是空着手来来去去。

薛洋拿出乾坤袋一抓,两个背包就躺在了床上。

经理下巴都被惊掉到了地上。缓了好一会儿才回过神来,揉了揉下巴连忙拉着他们几人开始畅谈理想,展望未来,好一阵天花乱坠的游说,活像个搞传销的。

“我一会儿就去帮他办理证件,可以先给蓝雨做做形象代言看看热度嘛。”然后又自顾自的摸着下巴叹息:“可惜没法玩荣耀不然发展面会更广。”

薛洋一听不乐意了,气势汹汹的瞪着他说:“谁说我不能玩儿荣耀了?” 

经理一愣,看了看他空荡荡的袖子,又看了看喻文州和黄少天无声询问,喻文州笑着点头:“阿洋说伤好之后可以将手臂修复。”

经理被连惊几次后稍微淡定了些,缓过来之后马上喜出望外开始来回踱步的碎碎念:“先不说有没有成为职业选手的潜质,就算没有占一个选手位置坐在选手席上当个花瓶也能为蓝雨吸粉无数啊。我得给老板和冯主席打个电话报备一下,说不定联盟以后所有的荣耀角色形象代言我们都可以一举拿下。一定要让冯主席见见本人。对了对了先请个古风造型大师来打造一番,还有化妆师,得先精心包装一下,到时候先拍一组视频由官方发布到网上,再多拍几组海报做几手宣传,还有身份也可以适时爆出去,多方面运营不火都难啊!那时广告商赞助商还不踩破蓝雨大门啊!呵呵呵呵呵………”

薛洋看他盯着自己两眼放光,不禁额角青筋狂跳,努力抑制想要踹人的冲动,至于什么花瓶什么化妆已经自动无视了。

黄少天和喻文州看着经理盯着薛洋垂涎欲滴的样子也忍不住眼角直抽抽。

“咳……”两个人同时出声。

经理也发现自己有些失态,连忙清了清嗓子收敛了表情,喜滋滋的边掏手机边往外走。

 

二十分钟后经理着急忙慌的掀门冲了进来,跟火烧屁股似的,三人都是一惊。

经理急切的说:“冯主席晚上就飞过来,什么都还没准备,怎么办!”

薛洋和黄少天同时望向天花板。

经理慌了手脚,急得直转圈,从来都是打有准备的仗,哪里知道冯主席听了天花乱坠一通说之后就兴致高昂的马上要过来验证,都怪自己这张嘴啊呸呸呸呸!!!

喻文州倒是和气的道:“需要准备些什么?” 

听到喻文州的问话经理稍微镇定了些,不过总觉得需要准备的地方太多了,一时也找不到重点。

思索了好久才说道:“其他的已经来不及准备了,但是外形必须要包装一下,务必要给冯主席留下深刻的印象才行,这可关乎着蓝雨和阿洋以后的发展!!”

黄少天翻了个白眼说:“要印象深刻还不简单吗?成美直接从天上飞下来还有谁能淡定得了?你担心的不应该是冯主席的药有没有带够吗?”

经理一愣,用力拍着黄少天肩膀道:“对啊!阿洋本身就是焦点,即使不用包装那也绝对能瞬秒了冯主席。”

这话怎么有点怪怪的?不过管他呢! 

经理摸着下巴前前后后的打量薛洋,一边小声嘀咕还一边点头乐呵呵的傻笑,薛洋朝他翻了个白眼直接趴到床上,脸朝里边一动不动。经理依旧不屈不挠的上前继续窥视,薛洋抓过被子直接把自己裹得密不透风。

经理终于终止了他的视奸大业,面不改色的转头和喻文州黄少天讨论:“你们说我要不要去借几套古装过来?”

黄少天抓了抓头发说:“他有。”

经理看了看喻文州,喻文州颔首。

经理又看了看电脑桌上降灾问:“这把剑没有剑鞘吧?要不要拿去订制?”

喻文州也一直没见过剑鞘,俯身把薛洋从被子里挖了出来:“阿洋,降灾的剑鞘呢?”

“丢了。”薛洋恹恹的说。

喻文州示意经理把降灾拿走。 

经理一走薛洋马上在床上滚来滚去,然后忧伤的望着他们:“他以后都会这么烦人吗?”

“呃……大概吧?”喻文州不确定的回答。

薛洋顿时生无可恋的躺在床上一言不发。

黄少天立马使出杀手锏,在他脸上捏了一把:“成美快起来玩荣耀啦!给你看看本剑圣的夜雨声烦!”



评论(6)

热度(5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