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 昔 月 。

吃不到想吃的粮,很忧桑。

【薛洋在全职】君归路 三十一

*穿越狗血

*薛洋中心

三十一

喻文州看着薛洋悲戚的脸上满是泪痕和手背上两道醒目的血痕心慌意乱,张了张嘴一个字都说不出,伸手想替他拭去脸上的眼泪却被薛洋倔强地挡开了。

众人看着现在的局面全都傻眼了,剧情接连反转,有点消化不良。

黄少天急忙上前将他还挂在手肘的衣服拉起来,揽着他轻轻拍着他背,薛洋看着黄少天眼泪流得更凶猛了,黄少天慌忙抬手擦拭来势汹汹的眼泪:“成美乖,别哭了。”

苏沐橙和楚云秀也上前哄道:“阿洋我们刚刚给你买了好多新衣服你都还没试呢,还买了好多好多你喜欢吃的糖果,我们回屋去吧。”

 薛洋偏头看了看苏沐橙和楚云秀更是委屈,苏沐橙手忙脚乱的掏出纸巾给他擦眼泪,楚云秀急忙剥了颗糖送到他嘴边。

薛洋张嘴含住,俯身微微揽住楚云秀。

楚云秀轻轻拍着他的肩膀说:“阿洋,你看这里还有好多糖果呢,我们回屋去吃吧,吃完了我们又买,买好多好多,你不是喜欢吃草莓圣代吗?明天我们又去吃好不好?还有很多味道的你都没吃过呢,都特别好吃哦。”

薛洋在她耳畔蹭了蹭,抬起头看着她,红着眼眶点了点头。

楚云秀和苏沐橙连忙拾起地上的大包小包,拉着薛洋回房间。

苏沐橙走至韩文清的门口,将薛洋掉落的手机捡了起来。直挺挺的站在韩文清面前,狠狠地剜了他一眼,对旁边的喻文州也是没好气的瞪了一眼,然后转身潇洒走人。

众人不禁在心里给苏妹子点了个赞,爷们儿啊!

直到苏沐橙和楚云秀紧闭房门的声音传来,黄少天才蹲在地上哀嚎道:“靠!又被她们拐跑了!”

两妹子进了屋就开始忙活,把刚买的服饰发饰糖果铺了一床,苏沐橙去拧了把毛巾给他擦脸,楚云秀继续投喂。

久久薛洋才出声:“他为什么要护着他?”

苏沐橙和楚云秀对看了一眼才开口说到:“我们都是电竞选手,嗯……就是拿游戏当事业的人,游戏你知道吧?就是类似你之前手机上玩的那些,所以我们平时对这双手都非常爱惜,绝不会让自己的手轻易受一点伤,如果这双手出了什么问题就相当于习武之人被废掉了武功一样。”苏沐橙想了想又接着说“而且他之前并不在场,所以他不知道是韩文清先动的手,也没看到你手上的伤,他一过来就看见你捏着韩文清的手腕,我刚刚也说过这双手对我们的重要性,所以他才会那么着急。”

过了好一会儿,薛洋才抿着嘴委屈巴巴的说:“我以为那个人比我重要他才……”

“傻瓜。”苏沐橙揉了揉他的丸子头。

门铃声响了,楚云秀在猫眼里看了看才开门,拿了医药箱刚准备把门关上,一抹金黄看准时机冲了进来,是黄少天。

“成美!”黄少天一进门就喊道。

薛洋转头看着他委屈感又涌了上来,抿着嘴也不说话。

黄少天走过去坐到他身边,摸了摸他的头发道:“还生气呢?其实队长也不是有意的,他只是太着急了,他现在肠子都悔青了,真的!别生气了好不好?成美乖啊。”

黄少天看他还是闷闷不乐的样子一时也说不出什么安慰的话,只好轻轻抱住他安抚,薛洋把头埋在他肩上也不想开口。

两妹子对视一眼尽量把自己当成空气。

好一会儿薛洋才在他肩上蹭了蹭,抬起头笑眯眯的看着他们,几人同时松了一口气。

楚云秀拿过一边的药箱,翻出酒精和棉签帮他清理手上的伤痕。

看着薛洋手背上的鲜红抓痕和手腕上的清晰指印,楚云秀忍不住忿忿地数落:“这个韩文清,都那么大把年纪了,怎么还跟个孩子计较,他还真好意思出手呢!那么大个块头居然欺负一个伤员,真该把他拖出去游街示众三天!天天顶着一张钱包脸到处吓人也就算了,手里怎么也这么没轻没重的,都抓破皮了!不就被扒了下裤子吗,又不是故意的,搞得跟杀了他全家一样,那么凶!真是越说越来气!气死我了!好想套他麻袋!”

苏沐橙在旁边捂着肚子哈哈大笑,还抽空附和着:“就是就是!下次他再欺负你你就套他麻袋,别伤他手就行了。”

黄少天马上开口:“喂喂喂!有你们这么教孩子的吗?也不怕教歪了!成美要是真去套他麻袋你俩就是主谋者啊,被警察叔叔抓去关了小黑屋我可不会保你们!”女人护短起来还真是可怕啊!

俩姑娘笑得哈哈翻天。

薛洋看着他们眨眨眼问:“什么是钱包脸?什么是套麻袋?什么是小黑屋?”

苏沐橙边抹着眼角的泪花儿边解释:“钱包脸是我们给韩文清取的绰号,因为他五官刚硬又总是凶巴巴的一脸严肃,很多人见了他都不自觉害怕,只要他往那儿一站,就会有让人自动掏出钱包上缴的冲动。哈哈哈哈是不是很好玩儿?所以他也并不是针对你,他天生就那样的。” 

薛洋一边深以为然地点头一边摸着下巴说道:“怪不得。那套麻袋是什么意思呢?”

楚云秀马上接道:“套麻袋的意思就用………”

“喂喂喂!这个问题跳过!”黄少天嘴角直抽抽连忙截住话题,你俩还真教唆他去套人麻袋啊!

两姑娘又是一阵哈哈大笑。


这边几人倒是有说有笑其乐融融,另一间房的众人就没那么轻松了,房间里一片凝重。

喻文州无甚表情的说道:“基本情况就是这样。虽然阿洋性格有些乖张,但是从我和少天跟他相处的这段时间观察来看,他从未主动去招惹过谁,也从未恶意地伤害过谁。”

肖时钦扶了扶鼻梁上的眼镜:“那这么说来他并没有危险性?”

“武力值你们刚刚已经见过了,我不敢百分之百保证。只要别人对他没有恶意他也不会随便出手伤人。如果别人善待于他,他也必定会以善意回报,苏妹子她们就是最好的证明。”

肖时钦和众人了然的点了点头。
喻文州转身看着韩文清温和一笑,只是这笑意未达眼底:“对于今天的事情我很抱歉,阿洋还是小孩心性有些顽劣,希望韩队宽宏大量不要与他计较,我代他向你道歉。”

说完也不等韩文清答复,转头看着众人继续说道:

“我想你们也发现了,他只有一条手臂。”

“他肩上的伤现在还未愈合,身上也有几处致命伤。”

“虽然我从没听他说过痛,但这并不代表他不知道痛。”

“所以……”

定定的看着韩文清:“请韩队下次手下留情。”

房间里顿时鸦雀无声一片寂静。

所有人都惊讶的看着喻文州,惊讶他话里陈述的信息,也惊讶这个一向温和之人瞬间转变的冷漠态度。

韩文清脸上红一阵白一阵的没出声,张新杰尴尬的咳了一声说道:“抱歉,我们之前不知道他的情况。”

喻文州没搭腔。

房间一时又陷入尴尬的气氛中。

王杰希连忙出来打圆场转移话题:“那你们准备怎么安置他?”

喻文州看着王杰希脸色稍有缓和,开口道:“这个我已有粗略的打算,等他伤势痊愈了再做定夺。”

转头对众人说道:“时间也差不多了,都收拾收拾准备去全明星吧。”

喻文州说着先出了门。

刚出了门口便见薛洋几人,苏沐橙和楚云秀正给他整理身上的衣服,白色高领毛衣,浅海沙色绒外套,同色系休闲裤,白色运动鞋,头发用两指宽的白色绸带高高束起,发带顺着长发垂下,整个人都焕然一新。

“阿洋。”喻文州出声喊道。

薛洋转过头看他。

喻文州缓缓走到他面前,理了理他耳鬓的碎发,看着他通红的眼眶又蓄满眼泪,轻轻揽过肩膀温言道:“对不起。”

薛洋单手回抱着喻文州,眼泪夺眶而出。


评论(4)

热度(5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