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 昔 月 。

吃不到想吃的粮,很忧桑。

【薛洋在全职】君归路 三十

*穿越狗血

*薛洋中心

三十

众人心中一寒,不自觉的缩了缩脖子。

黄少天先反应过来,使劲扒开薛洋抓着裤子的手,张新杰也反应过来了,赶忙帮韩文清把裤子提上。

黄少天看了看韩文清铁青的脸赶紧去拉还躺在地上的薛洋。

奈何薛洋死赖在地上不起来,一个劲儿的翻过来滚过去的大笑:“哎哟笑死我了哈哈哈哈!!!”“简直太好笑了哈哈哈哈!!!”

众人看着韩文清一副随时要砍人的表情听着薛洋狂笑不止的声音不禁心里直发毛。

祖宗诶!快别笑了!会出人命的啊!

黄少天一手拉着他的胳膊一手搂住他的腰,用了吃奶的力气才把这个软成一团还抖啊抖的家伙硬从地上挖起来。

薛洋靠在黄少天身上还在不停地抖,黄少天下意识去瞄韩文清的脸色,吓得猛然闭起眼,可是这小祖宗还在没完没了的火上浇油,心下一狠在他腿上用力拧了一把。

“哎哟!!!”薛洋瞬间痛呼出声,也止住了笑声:“你干嘛掐我啊?痛死了!”瞪着那双还挂着泪花儿的桃花眼气呼呼的瞪着黄少天。

卧槽!!!这时候还卖萌!

黄少天顶着一副大难临头的表情用眼神示意他看旁边。

薛洋偏过头去看韩文清,只见韩文清杀气腾腾的瞪着他,一副要吃了他样子。

“噗哈哈哈哈哈太好笑了!!!”薛洋看着韩文清,脸对脸的就大笑了起来。

黄少天慌忙捂住他的嘴。

韩文清怒目圆睁脸黑得不能再黑了,众人纷纷猜测他可能已经忍无可忍了。

果然!

韩文清杀气腾腾地抓住了薛洋的手腕。

薛洋一惊,急忙一个后旋,隐约有听到啪啪几声。


薛洋偏头看着被扯至手肘的衬衣,也没去拉,反而将刚刚旋身时散落在胸前的长发和绸带都甩到背后,露出光裸的肩膀和绑着绷带的半个胸膛和腹部。

扣子被完全扯掉了………

狭长的走廊上霎时静寂无声。


薛洋抬起手臂阴沉的看了看腕上的指印和横在手背上的两条鲜红抓痕,手背已经抓破皮,血珠子正往外冒。

挑起眉眼将手背送至唇边,直直的看着韩文清,伸出舌头缓缓舔舐起手背上的血珠。

韩文清也愣住了,他本没想这么用力,只是在对方挣扎的时候下意识地增加了力道。

黄少天一看薛洋的表情觉得大事不妙,风一样的冲向2628搬救兵。

众人看着气场陡然变换的薛洋,不禁在心里打了寒颤,一时间没有人敢吭声。


薛洋舔着手背笑得一脸邪魅,慢慢走过去,看着韩文清甜腻腻的开口道:

“怎么这么粗鲁啊,都把我弄疼了。”

“招呼都不打就脱人衣服,还真是性急啊。”


挑起眼角直勾勾的看着面前韩文清:“既然你那么想看。”

“现在就让你看个够。”说着在他耳边暧昧的吹出一口气。

韩文清不禁微微偏头。

薛洋抬起光裸的手臂,将掌心轻轻贴至对方的锁骨处,拇指轻柔地摩挲,慢悠悠的向下抚摸至胸膛,极尽挑逗。

韩文清紧蹙着眉头,不自禁的小退了半步。

薛洋也紧跟上前,附在他耳边轻声呢喃:“嗯?不是很想看吗?”

说着将手掌缓缓往下滑。

两指并拢,轻轻一点。

韩文清身体猛然一僵,一动不动。

薛洋直起身子看着他,笑眯眯的抬手温柔的摸着他的脸颊,看着他的眼睛认真问道:“刚刚是哪只手来着?”

挠了挠头:“我怎么忘记了。”

指了指他的右手:“是这只吗?”

又指了指他的左手:“还是这只?”

歪了歪头,问道:“你记得吗?”

舌尖舔了舔小虎牙,狡黠的看着他:“要是你也不记得的话………” 

依旧甜丝丝还带了些无奈的口吻看着韩文清随意地说道:“那就只好把两只手都废了。”

说着便缓缓执起韩文清的手腕,拇指在腕处经脉轻轻摩挲,温柔至极。

 

这样的画面这样的动作这样的语气分明是亲密之人才有的情意绵绵,与语中让人胆寒的内容形成鲜明对比,不禁令人毛骨悚然如坠寒潭。

张新杰看韩文清一动不动意识到事态严重,刚有动作,薛洋骤然转头,危险的眯起眼睛看着他,眸中透着森森寒意。

张新杰心下猛地一沉,犹如寒芒在背。

只见他微微扬起唇角,捏住手腕的手骤然施力,张新杰伸出的手也霎时顿住了。

薛洋转过头继续看着韩文清,舔了舔唇,笑得满面春风。

 

“阿洋住手!”喻文州急匆匆赶来身后跟着王杰希和黄少天。

薛洋动作的手猛地僵在那里,机械的转头看向喻文州。

喻文州看着韩文清大颗大颗的汗珠往外冒,不禁沉下脸来,不复往日温和,严厉的开口:“放开韩队!” 

薛洋看着喻文州一动不动。

“放开!”

薛洋迷茫的看着喻文州脸上的陌生表情,松开了韩文清的手腕。

“解穴!”

薛洋头都没偏,两指随手一点。

韩文清顿时吁出一口气,张新杰连忙扶一把。


薛洋转过身子,定定的看着喻文州,歪着脑袋有些茫然的开口问道:“为什么?”
喻文州这才发现他衣衫凌乱衣襟大敞,大半个肩膀都暴露在外面。 

“明明是他伤了我,为什么你护着的人却是他?”薛洋双眼通红,直直的看着他,眼泪聚集在眼眶要落不落。

“为什么?”抬手飞快擦掉夺眶而出的眼泪。

“明明是他出手伤我在先,为什么我不能还手?”手背胡乱地在脸上抹着不断掉下的泪滴。 

“我并非存心戏耍于他,他却一副要把我拆吃入腹的模样,为什么我不能还手?为什么你要护着他?”


评论(3)

热度(5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