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 昔 月 。

吃不到想吃的粮,很忧桑。

【薛洋在全职】君归路 二十九

*穿越狗血

*薛洋中心

二十九

苏沐橙和楚云秀打着买糖的旗号架着薛洋就冲出了酒店,这期间薛洋压根都没怎么抬头就‘嗯’‘哦’‘好’的回应着,两妹子坐在出租车上回望着耸立的酒店不禁捂嘴。

下了出租车拉着薛洋直奔商场的精品店,把他安置在沙发上坐着两人便兴高采烈的地去挑选发饰了。

苏沐橙一眼相中一条两指宽的暗红色绸带,上面绣着墨黑色暗纹有点古风的韵味,苏沐橙果断拿着绸带就奔了过去,往他丸子上绕了两圈后又在丸子后面系了一个蝴蝶结,绸带垂至腋下,配上倾泻而下的长发另有一番美感。

苏沐橙当即喊着楚云秀过来拍照,也没把绸带取下继续走到刚刚的位置又拿了几条其他颜色的发带,楚云秀挑了几根镶着水钻的发簪给苏沐橙看,两人兴高采烈的又奔过去往丸子上戳啊戳,乐呵呵的又是一通拍,薛洋安静的做着沉迷游戏的美男子,任她们折腾来折腾去。

两人乐此不疲的挑了大半个小时,跑过来又跑过去的来回奔走,终于满足了,架起薛洋又往服饰区逛,薛洋全程无挣扎无不适。

一直逛到中午才拉着薛洋从商场出来,两姑娘提着大包小包,一左一右的走在薛洋身边。

即使戴了口罩和墨镜,这身材这气质一看就是大美女啊,路人纷纷对明明人高马大却只顾玩手机的薛洋投去鄙夷加嫉妒的目光。

然而薛洋头都没抬。

 

两人找了间甜点屋歇歇脚,冰淇淋上桌薛洋还是专注于手机,苏沐橙舀了一勺草莓圣代送到他嘴边,薛洋下意识张开嘴抿进嘴里,突然猛地抬起头睁着大眼睛盯着苏沐橙,眼神发亮。

俩姑娘小小诧异了一下,随即反应过来,苏沐橙笑眯眯的问他:“阿洋,这个好吃吗?”

薛洋用力点头,开心的弯着眉眼问道:“这是什么?凉凉的。”

“这个是草莓圣代,冰淇淋的一种,还有很多其它口味的哦,阿洋要是喜欢吃我们明天再来好吗?”

“好~”薛洋开心的回应着,虎牙都笑出来了。

 

黄少天和喻文州从十一点开始就满楼层找人,打电话也没人接,黄少天急得跳脚跟无头苍蝇似的一间一间的敲门无果。

直到下午三点多才看到三人从电梯里出来,黄少天气不打一处来,冲过去就拉着薛洋一通训:“薛成美你胆儿肥了啊招呼都不打一个就跟别人跑出去了亏你还知道回来你知道我们有多着急吗还一去就是大半天等你吃饭等得饭菜都馊了你倒洒脱得很啊看我一会儿怎么收拾你还有你们!”说着转头瞪着苏沐橙和楚云秀“我说苏妹子你也太不厚道了吧?打你那么多电话都不接,你们想干嘛?你难道是诱拐未成年的奇怪阿姨吗?靠!真是看错你了!”

苏沐橙也不出声,只摊开两手,用眼神瞟向薛洋还抓在手里的手机。

黄少天顺着苏沐橙的眼神看过去:“………”

看着黄少天瞬间扭曲的脸,苏沐橙和楚云秀毫无形象地蹲在走廊上捧腹大笑,手里的大包小包抖落了一地。

薛洋茫然的看了看攥在手里的手机又看了看黄少天快气炸了的脸,咽了咽口水,心道这下药丸!刚想拔腿就跑,脚都还没动就被黄少天扯住了外套,顿时惊出一身冷汗。

“薛成美我今天跟你没完!”黄少天暴跳如雷。

薛洋被他吼得耳朵嗡嗡作响,条件反射的奋力挣扎,没两下就挣脱了外套,两人都愣了一下。

薛洋先反应过来撒开腿就跑,一条胳膊也不全是坏处。

黄少天也反应过来了把外套一甩就开始穷追不舍:“小兔崽子你给我站住!!!”

薛洋拉开几步距离就开始抖衣袖,抖啊抖,抖了半天没反应。

降灾呢降灾呢降灾呢………

低头看了看手里抓着的手机,傻了。

黄少天趁机扑过去抓住他衬衣的袖子,薛洋脚尖点地就跃起,结果被黄少天眼疾手快的拽了回来,扣子都拽掉一颗。

黄少天把他按在门上就开挠:“我让你不打招呼就跑!让你不接我电话!”

薛洋被挠得不自禁地咯咯直笑,右手拼命抵挡也终究架不住黄少天的灵活十指,靠在门上抖得都快站不稳了,只能一个劲儿的扭来扭去,没坚持一会儿就滑到了地上。

这下更糟,黄少天直接重演昨天的戏码,压着腿就开始使劲挠。

隔壁几间房的人被打闹声惊动,纷纷跑出来看热闹。

薛洋被挠得都喘不上气了,连救命都喊不出,只一个劲儿地摇晃着脑袋咯咯笑,眼角挂着泪花爪子无力的挠着门。

好些昨天晚上没在场的人也都认出是视频里的那个人,可算见到本尊了,一个个都悄悄凑过去看。

黑色衬衣随着黄少天的动作微微敞开,碎发微乱,耳鬓两旁的软发抚在脸上,面色绯红,正泪眼迷离的摇头挣扎,长发铺洒了一地。

此刻见他们靠近,睁着那双还挂着眼泪的桃花眼迷蒙的看着他们喘息着无声地求救。

众人纷纷捂住鼻子面红耳赤的看向天花板。

此时里面门开了,是韩文清和张新杰。

韩文清抱着双臂看着堵在门口打闹的两人脸都快滴出墨了,张新杰倒是饶有兴趣的观察起地上的那个人。

薛洋察觉旁边有人,急忙抓住这根救命稻草,攥着对方的裤腿无声呼救。

韩文清看着抓住他裤子的手不禁往后退。

薛洋发现对方有见死不救的迹象,抓住裤腿的手使劲一拉………

“………啊!!!”苏沐橙和楚云秀双双惊叫出声,双手迅速的捂住脸,楚云秀正拍着视频的手机都掉地上了也顾不上捡。

刚刚还在旁边欣赏美景的众人纷纷后退了几步。

黄少天听到惊叫声觉得有点不对,下意识看向旁边,手里的动作霎时定格了。

韩文清的裤子被薛洋拽到了腿弯,只剩一条灰色内裤挂着,韩文清正抱着双臂僵在那里一动不动。


“哈哈哈哈哈哈哈!!!”薛洋死拽着他的裤子笑得都快断气了,笑声在鸦雀无闻的走廊上显得特别清脆响亮。


评论(5)

热度(4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