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 昔 月 。

吃不到想吃的粮,很忧桑。

【薛洋在全职】君归路 二十六

*穿越狗血

*薛洋中心

二十六

喻文州看着一屋子的人咳了两声。

薛洋放开黄少天,看着他笑得特别灿烂,黄少天不禁抬手轻柔地抚摸他的脸,屋里的人都被这温馨的氛围感染着。

黄少天摸着摸着突然毫无预兆的掐住他脸颊,一边气吼吼的说:“我让你跑让你离家出走让你抛妻弃子不对让你抛家弃友刚刚还凶我来着哈翅膀长硬了知道飞了我还治不了你了今天不好好收拾你我就不叫黄少天!”说完就开始挠他痒痒。

众人看着黄少天一秒变逗逼的画风一阵目瞪口呆。

薛洋终于反应过来,咬碎嘴里的糖,拔腿就跑,满屋乱蹿。

一屋子的人纷纷遭了殃,不是被撞得东倒西歪就是当了肉盾,好一阵兵荒马乱人仰马翻。

黄少天一边锲而不舍的追一边还不断放垃圾话:“哟哟哟之前是谁啊吼人的时候不是还气势汹汹威风凛凛的吗怎么才一会儿功夫就怂了啊你有本事吼人你有本事别跑啊来啊我们来一决高下啊过来单挑啊你还跑你还跑看你往哪儿跑”

房间里人太多着实有点施展不开,薛洋一个急闪身才狼狈地躲过擦着他衣角的魔爪,拽过一旁人高马大的孙翔挡在身前。

孙翔一脸懵逼不知道发生了什么。

黄少天看着面前高出他半个头的孙翔对薛洋嚷嚷道:“靠靠靠你还要不要脸了居然拿孙翔当挡箭牌你好意思吗孙翔快让开”

孙翔下意识的就让开却被一把拽了回来。

薛洋手臂从孙翔身后一绕箍住他的腰挡在身前,还笑嘻嘻地抿着嘴里的糖把下巴惬意地磕在他肩上,悠闲地歪头靠在孙翔的耳鬓旁挑衅的冲黄少天挤眉弄眼。

孙翔猛然一僵,机械地扭过脖子,微微低头看向他肩膀上的脑袋。

薛洋也条件反射偏过头看他,细腻温润的触感停留在唇上。

“…………”两人同时惊诧的睁大双眼。

吵闹的房间顿时鸦雀无声。

众人纷纷捂眼,唐昊大爆手速拿着手机一顿狂拍。

黄少天近距离看着这一幕,气得指着薛洋的手指一个劲儿地抖啊抖,张着嘴半天都吐不出一个字。

喻文州和王杰希看着还黏糊在一起的两人同时咳嗽出声,薛洋慌忙直起身子放开还箍紧孙翔的手。

孙翔满面通红的看着他,薛洋挠着脸偏向另一边尴尬得不行。

黄少天怒气冲天的大吼:“薛成美我今天要打断你的腿!!!”

薛洋被他吼得一愣,黄少天气势汹汹地冲过去就把人推倒在床上,一屁股坐到他腿上,压住腿按在床上就是一顿挠。

薛洋被挠得咯咯直笑,手臂奋力挥舞抵挡也什么卵用,刚想起身又被黄少天灵活的爪子挠得倒回去,躺在床上扭着上半身翻过来又覆过去的挣扎躲闪,笑得上气不接下气,摇晃着脑袋直喊救命。

喻文州过去拉起不肯罢休的黄少天,薛洋趁机一掌拍在床上借力,敏捷地跃起,一个后空翻,差点撞到天花板,召来被遗忘在窗边多时的降灾,猫着身子踩在降灾上,拍着胸口直喘气。

长发随着微倾的身体倾泻开来,衣袍有些凌乱的洒在空中,抬手抹了抹眼角的泪花,广袖随之舞动。

薛洋拨开额上的碎发索性蹲在降灾上喘息,衣袍铺洒开来遮住了降灾漆黑的剑身,只剩下剑柄和飘荡的剑穗还暴露在外面。

所有人都惊愕的看着这副画面包括之前看过黄少天坠楼那一幕的人,之前灯光微弱看得不甚清楚,现在屋里如同白昼,一举一动都看得分外清晰。

众人纷纷觉得这太尼玛玄幻太不真实了。

后进来的三人震惊的望着蹲在空中的人,不可置信的张大嘴发出惊呼。

黄少天不屈不挠的跳起来想抓住他衣角,薛洋哪里肯让他抓住,刚才的教训实在太惨痛了,万万不想再来一次,这家伙欺负起伤残人士一点儿也不见手软,薛洋不禁对他退避三舍避如蛇蝎。

蹲在降灾上指尖微动,直接从众人头上飞过,冲出门户大开的房门,低低的飞在酒店长长的走廊上。
薛洋直起身子稳稳地踏在剑身上对着门口观望。

果然黄少天急吼吼的就追了出来,薛洋开始四处逃窜。

“靠你有本事别跑啊你有本事下来啊咱们堂堂正正来一决胜负呀跑什么跑什么跑算什么本事啊”

薛洋看他一边不断挑衅一边气急败坏的追着他不放,不禁捧腹大笑,满走廊溜着他玩儿。

黄少天追来追去满走廊跳来跳去就是抓不着,气喘吁吁地扶着墙,弯着腰大口大口喘气:“你给我下来!”

薛洋看他累得上气不接下气,将高度降到与地面一拳的距离,然后哈哈大笑的挑衅道:“你上来呀~” 

黄少天气得跳脚:“你给我过来!!!”

薛洋从善如流的靠近了些。

黄少天一个箭步冲过去抓住他广袖的边角,薛洋一惊,赶忙往后飞撤,挣扎掉黄少天的魔爪慌忙转身就开溜。

心有余悸的拍着胸口往后看,呼……


刚回过头就被一张放大的五官糊了一脸,薛洋直直地撞到对方身上,砰地一声伴随着降灾落地,两人重重摔倒在地上同时发出两声闷哼,衣袍和长发铺洒了一地。

薛洋脑子都摔懵了,小虎牙磕在对方唇角上,血珠子霎时往外冒。

眨眨眼,下意识伸出舌头舔舐唇上的血滴。


评论(9)

热度(5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