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 昔 月 。

吃不到想吃的粮,很忧桑。

【薛洋在全职】君归路 二十四

*穿越狗血

*薛洋中心

二十四

第二天一大早黄少天就把自己武装了起来,纯白高领毛衣,纯白休闲外套,纯白休闲裤,除了头发和鞋子全是纯白,特别扎眼。

喻文州看了特别满意,特地让他在窗帘大开的窗前多晃晃,直到时间差不多了一众人才出发去了场馆。

黄少天一直处于极度兴奋和度日如年的极端煎熬中,新秀挑战赛基本都在神游太虚,直到王杰希和高英杰那场令人感慨的师徒对战才把思绪拉回来了些,唐昊挑战林敬言以下克上和孙翔与韩文清的账号卡宿命对决都不禁让人心生感叹,之后听着东拉西扯的解说黄少天又开始如坐针毡,倍受煎熬。

旁边的喻文州拍拍他的肩安抚,直到主持人宣布结束之后黄少天才立马跳起催促众人一路狂奔出赛场。

夜幕降临,只剩微弱灯光。

 

站在2616门口黄少天忽然有些紧张,不断的深呼吸,喻文州拍拍他的背说:“别紧张,一会听我指挥就行。”

说着让于峰去2615把经理准备好的两包血袋帮他绑在腹部,小刀放进裤子包包里。

“加油!黄少!”徐景熙等人纷纷给他加油打气。

黄少天深吸两口气刷卡进门,插卡把灯开了个透亮,脱掉外套随手丢在床上,掏出手机插上耳麦就拨了过去。

喻文州那边接了起来,此时他正在黑漆漆的房间里举着望远镜张望:“暂时没看到,你到窗前晃一晃顺便检查下茶几。”

黄少天听命行事。

喻文州仍在静静观察,忽然门铃响了,徐景熙摸黑去开了条缝。

哇靠!!!明明只给袁柏清发了条信息怎么来了这么多人!刘小别也就算了,怎么连王杰希也来了还带了高英杰和情绪低落的乔一帆,而且人手一台装备,你们真的不是准备一起去看流星雨吗?

邹远看到一众人还堵在门口,也立马死拖活拉着唐昊狂奔了过来,手里还拿着两台望远镜。

徐景熙一看这阵仗立马回头对里面的人喊道:“先把窗帘拉上,等下透光进来会暴露的!”

众人手忙脚乱地把窗帘拉上。

徐景熙对门口众人叮嘱:“不可以开灯哦。”

众人纷纷点头徐景熙才放人进去,喻文州身边的位置被让了出来,王杰希自觉的补上,也开始举起望远镜观察。

 

黄少天在那边越等越焦急:“队长队长你说成美怎么还不出现啊不会是走了吧怎么办啊?”

喻文州对着耳麦安抚道:“冷静点少天,灯光有点暗不太好找,别着急。”

王杰希突然开口道:“是那个吗?穿白衣服的,半躺在顶楼边缘,现在正望着这个方向。”

喻文州一惊,这才发现房间多了好多人,个个举着望远镜。

顺着王杰希指的方向看去,薛洋正曲起一条腿踩在边沿,另一条腿蜷着侧躺在顶楼的边缘,悠闲的用手臂撑着头,衣袍和长发铺洒下来悬空飘荡。

如果忽略掉场所看上去很是赏心悦目,此刻看上去却是险象环生,让人心惊肉跳,众人不禁倒吸一口凉气。

“找到了少天,他正看着你的方向,你准备好了就可以开始了。”喻文州开始下达指令。

五分钟后,众人通过望远镜看见那个白色身影动了,只见他猛然起身向着这个方向观望了几秒,袖袍轻轻一拂,脚尖点地腾空而起,瞬息之间便飞跃过两栋大楼,停在了最近的楼顶边缘。

举着望远镜的众人纷纷发出惊呼,下巴都惊到地上了。

喻文州急切的开口:“少天,快挣扎几下,爬起来再倒下去,把血迹多的地方露出来 。”

不到两分钟便看见对面那人开始在边缘来回踱步,看上去很是焦急,还边张望着好像在找谁。

喻文州又开口了:“少天在脸上抹点血,把脸面向正对面,手上也多抹点,然后一只手捂住腹部,抹血的那只手撑着窗爬起来。”

随着喻文州的指示下达,众人就见对面那个来回踱步的人突然不动了,定定的望着隔壁的房间,光线太暗也看不清表情。

 

“现在倒下!然后别动了!”喻文州急切的指示。

 

“!!!”飞过来了飞过来了飞过来了!

接着听到玻璃碎裂的刺耳声音。

“少天抓住他!”喻文州调头就开始往隔壁冲,众人乱哄哄的跟上。

 

黄少天这边趁薛洋查探他伤势的时候抱住他仅有的手臂,还乐呵呵地说:“成美我抓到你了。”

薛洋被狠狠吓了一跳,满脸震惊看着他。

“你……”薛洋刚开口,门就被急匆匆的打开了。

“阿洋!”喻文州进门就喊道。

薛洋惊愕地看向门口的喻文州,条件反射地甩掉黄少天就往窗口跳,黄少天敏捷的扑了过去抓住他衣角。

 

“啊!!!”惊叫声伴着身体猛烈下坠,刚进门的众人只来得及听见黄少天的叫声,连人影都没看到。

喻文州慌忙跑到完好的那面玻璃窗扒住就往下看,所有人都心道不好。

薛洋听见黄少天的惨叫声回头,猛地一惊,在空中一个急旋身,俯身奔着黄少天下落的身体加速往下府冲,从袖袍里抖出降灾,只手搂住黄少天的腰身,将他身体固定在身前紧紧抱住。

凌空一个翻腾,飞跃而上,踏着降灾迎风缓缓行来。



评论(11)

热度(5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