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 昔 月 。

吃不到想吃的粮,很忧桑。

【薛洋在全职】君归路 二十一

*穿越狗血

*薛洋中心

*刀子

二十一

几人被这信息量怔得缓不过神儿,一时没想好怎么开口安慰。

 

只见薛洋抬起头,眼神清明却有些黯然的看了他们一眼,继而低下头继续说道:

“我并不是什么好人。”

“我十五岁时便灭了常家五十几口人。”

“之后被晓星尘抓到,我怀恨在心,便对他进行报复。”

“我屠了他至交好友全道观,只留下他好友性命。”

“我挖了他好友眼睛。”

“他自责致极,于是挖了自己的双眼给他好友。”

“从此眼覆白绫隐遁于世无人问津。”

 

说着吸了吸鼻子,扯出一个比哭还难看的笑继续说:

“直到盲眼的他捡到频死的我,他没有认出我,还对我精心照料,我想的却是怎么继续报复他。”

“我让他带我一起去夜猎,我发现他的霜华会自动指引尸气,于是我散播尸毒粉,在霜华的帮助下他斩杀了无数走尸。”

“那些所谓的走尸其实还是活人,只是因为被我割掉了舌头才不能出声呼救求饶。”

“那时我欣赏着他毫不犹豫地斩杀那些无辜村民时心里很是痛快。”

“直到我讲了我小的时候为了一盘点心而被人戏耍欺凌之事后,他每天都会在我床头放一颗糖,他怜我孤苦事事迁就于我,这些是我从来不曾拥有过的。”

“我开始慢慢收敛自己的行为,我想就这样留在他身边做他眼中的无名小兄弟,想和他一起吃清粥白饭,想和他一起夜猎斩妖除魔,想说俏皮话逗他开心。”

“我以为日子会就这么平淡的过下去,直到他的好友寻他而来认出了我。”

“他好友中了我的尸毒粉又被我割了舌头,就这样被霜华指引匆匆赶到的他一剑贯心。”

“我的身份被小瞎子戳破,他毫不犹豫一剑刺来。”

“我与他理论常家灭门之事,怪他不该多管闲事引火烧身,他厌恶我至极。”

“我被他激怒开始口不择言,我把村民和被他亲手杀死好友之事一一摊开血淋淋的摆在他面前,嗤笑他自诩正义妄想救世却连自己都救不了。”

“他开始嚎啕大哭,覆在眼上的白绫一片血红,他就这样跪在地上抓着霜华自刎在我面前,那个天天给我糖的人就这样被我逼死了,连魂魄都碎了。”

 

说完抬起头,用通红的双眼直直的看着他们继续道:

“你们一点都没说错,我就是狼心狗肺之人,我恩将仇报罪恶滔天满手鲜血罄竹难书活该受千夫所指。”

“我承认我后悔对晓星尘的所作所为,但是对常慈安我绝不后悔。虽然当初灭他满门有试验阴虎符的原因,但是如果重来一次我还是会让他死得比以前更痛苦百倍千倍万倍。”

“看,这就是我。”

“一个杀人不眨眼阴狠歹毒又睚眦必报之人。”

“魏无羡说得对,晓星尘恶心透了我,他的任何一样东西都不属于我,我所得到的不过是我用谎言从他那里骗来的,是我偏执的活在自己设下的骗局里,一切不过是我痴心妄想罢了。”

“骗来的幸福总是不真实的,谎言一旦被拆穿它们就会被夺走,会消失,我已经不想再自欺欺人下去了。”

“我并非什么良善之辈,所以你们不要误会了什么,与其重蹈覆辙,不如现在就让你们看清我。”

 

薛洋说完静静的看着面前的三人。

 

屋里一片安静,三人都惊愕的望着他不能言语。

 

良久都没等到人说话,薛洋像是了然了。

把东西一一收进乾坤袋里,只留了一套白色道袍。

慢慢起身展开长袍,单手穿衣的过程有些曲折,在这个过程中无人问津,直到全部穿理好也没有人出声,薛洋不禁在心里苦笑一下。召回还嵌在墙上的降灾,没有回头,就这样出了门。

 

直到玻璃碎裂的清脆声响起,几人这才从薛洋的故事里回到现实,屋里哪里还有薛洋的身影,三人纷纷冲出门,只见写字楼的玻璃碎了一地,没有薛洋的人影,几人条件反射抬头看向空中。

 

那人已踏月而去,恍如谪仙。

长发飞舞衣袂飘飘,像是下一秒便会脱离视线消失在无边的黑夜。

黄少天不禁大声呼喊他的名字,那个人没有回头。

他……早已飞出几百米之外。

黄少天仍旧不肯放弃,一遍又一遍的呼喊着,像是期待着奇迹的发生,期待那个人能回头看他一眼。

直到那个孤单落寞的身影被黑夜吞噬。

于峰众人早已被呼声惊动,只看到黄少天望着空中声嘶力竭的呼唤,空中早已没了那人的痕迹,只剩一轮残月。

黄少天颓然坐到地上也不管有没有玻璃渣,眼神空洞的看着一地碎片,又机械的望向站着的喻文州喃喃说道:“怎么能就这么走了,明明还有那么多糖没吃完,我的礼物都还没给他。”

忽地抓住喻文州的裤腿怒吼道:

“那个世间的恩怨情仇关我们什么事!!?”

“他杀过多少人关我们什么事!!?”

“那个世界跟我们又有什么关系!!?”

松开喻文州的裤腿自顾自的喃喃道:

“我只知道我每天都把他气得跳脚,他也从来没有伤过我一分一毫,哪怕是一个指头一根头发。”

“因为一颗糖就开心到哭得满面泪痕像个孩子,他明明那么珍惜现在所拥有的,明明那么想抓紧唾手可得的幸福却怕我们不能接受他而黯然离开。”

“他分明就是世界上最可爱的人。”

看向喻文州继续道:“你看他一身重伤却连哼都不哼一声,像是已经习惯了的样子,再看看他身上的那些旧伤痕,不知道受过多少委屈吃过多少苦。”

“他是因为日子过得太苦了才那么喜欢吃甜的东西吧。”

“不行,我要把他找回来。”

黄少天说着爬起来就开始往电梯跑,一旁的众人不知道该拦还是不拦,喻文州冲上去抓住他胳膊道:“少天,你冷静点!”

黄少天瞪着通红的眼睛吼道:

“你叫我怎么冷静?”

“他一身重伤就这么跑了出去, 明明脚都还没好!”

“他就穿了那么一点点要是又发烧了怎么办?他要是晕倒在哪个角落里要怎么办?没有人照顾,他要怎么办?他只有一只手啊!”

喻文州皱着眉头沉默了。

过了好一会儿才看着他说:“那你说你要怎么找?又要往哪里找?”

“我不管!!!”黄少天激动的回应着。

喻文州死死拉住他不松手,两人就这么僵持着。

 

黄少天忽然放松了力道,双手捂住脸蹲在地上,闷闷的声音从掌中传来:

“我不想让他觉得自己又被遗弃了……”

“都怪我嘴欠,明明之前还好好的,都怪我……”

喻文州俯身拍拍他的背:“是我们对他了解得太少了。”

 

黄少天就这样蹲在地上,喻文州在一旁守着他,也不催促,良久才摸摸他的头发道:“走吧,回屋里看看。”

黄少天缓缓起身,有点踉跄,喻文州连忙扶了一把,蓝河也上来扶着自家偶像,一众人才回到了609。

 

屋里灯光还亮着,被子空荡荡地搭在床上,床头柜上还放着各种各样的糖果,两张折叠床安静的躺在角落,之前还食用过的餐具整齐放置在茶几的隔层,墙上还有降灾留下的痕迹。

黄少天走到床头坐下,拿起旁边的糖果摩挲着,喻文州沉默地整理着床铺,良久都无人出声。

 

今晚注定是一个不眠之夜。


评论(7)

热度(5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