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 昔 月 。

吃不到想吃的粮,很忧桑。

【薛洋在全职】君归路 二十

*穿越狗血

*薛洋中心

二十

喻文州一脸震惊的看着薛洋,说不受伤是假的。

本来吵杂的房间顿时鸦雀无声。

薛洋正埋头整理着瓶瓶罐罐,忽觉他们似乎太安静了些,有些奇怪,抬头看了他们一眼。

只见黄少天和蓝河都小心翼翼的看着喻文州,喻文州眼神有些黯淡的看着他。这才惊觉自己刚刚口气好像不太好。

一巴掌拍在脑门儿上开始解释:“这个是毒药,一点儿也不能沾的。”

呼…….几人这才缓过气来,喻文州脸色也好多了。

黄少天立马追问:“是鹤顶红还是断肠草?难道是敌敌畏?”

敌敌畏是什么鬼东西?

薛洋翻了个白眼给他:“这是尸毒粉。”

然后一脸坏笑的看着他:“要不要来点尝尝鲜?” 

 

“我靠薛成美你简直太过分了这玩意儿一听名字就不是什么好东西你还让我偿你的良心难道不会痛吗你晚上睡觉都不怕做噩梦吗而且刚刚队长明明只是碰了下瓶子你就那么紧张你这也太区别对待了吧难道我对你还不够好吗靠靠靠靠靠靠你这个没良心的小混蛋白眼儿狼枉我掏心掏肺的对你真是气死我了我要和你绝交!!!”

 

薛洋被他一通炮火轰得头都有点晕, 看看黄少天确实有些生气,立马笑眯眯的讨好道:

“这不没真让你试吗~”

“我就说说而已,说说而已~”

“而且我有的是解药。”

“吃不坏的~吃不坏的~~”

 

黄少天听了立马不服气,指着喻文州放慢语速说:“既然你说得那么轻松,那你怎么不叫队长试?偏偏只叫我和小蓝试?我和小蓝又不是后妈生的凭什么就该被你差别对待了?”

说着又指向蓝河:“你昏迷的时候人小蓝天天担惊受怕,为你忙前忙后食不下咽,人都瘦了一圈。人家天天陪着你,伺候你大少爷的吃喝拉撒还教你玩儿游戏,每天天都没亮就起来给你煲营养汤,人家容易吗?你就是这么回报他的吗?你的良心真的不会痛吗?真是越说越来气!不想理你了!哼!!!”

黄少天气得把脸别向一边不看他。

 

薛洋被他斥得愣怔,张张嘴不知道说什么,红着脸把头转向另一边,也看不清是什么表情。

黄少天瞄见他的反应心里一阵狂笑,哈哈哈哈哈!!!什么叫风水轮流转?叫你光玩儿手机不理人,这下终于解气了!

蓝河在心里给自家偶像点了一百个赞!!

喻文州也是,之前有多心塞现在就有多畅快,默默在心里感叹总算是大仇得报了!!!

 

好一会儿才见薛洋慢慢转过头来,看了看黄少天,拉了拉他衣角。

黄少天转头看了他一眼,又从鼻子里哼了一声继续把头偏到一边,留给薛洋一个下巴尖儿。

薛洋又拽了拽他衣角,撒娇道:

“别生气了~”

“我错了还不行吗~”

黄少天看着他挑了挑眉:“就这样?没了?”

薛洋抿嘴低下头,情绪有些低落的说:“以后不会了。”

黄少天强装了个淡淡的表情,心里却得意极了,悄悄的比了个剪刀手:“这还差不多!那小蓝呢?”

蓝河憋着笑慌忙摆手说不用。

只见薛洋抬起头看了看蓝河,眼眶有点泛红:“以后都不会了。”

这是把人弄哭了啊,几人心道这下糟糕了。

 

黄少天赶忙给自家队长打眼色,喻文州坐到床头,摸摸他的头发柔声说道:“阿洋真乖,知错就改,少天和你闹着玩儿呢。”

薛洋睁着红红的眼睛看向黄少天。

黄少天一个劲儿点头,薛洋却摇摇头苦笑,黯然的低下了头。

喻文州掰过他的脸问道:“阿洋,怎么了?”

只听薛洋轻声说道:

“曾经我做错事,晓星尘就永远都没有回来过。”

“宁愿散掉自己的魂魄也不想再看我一眼。”

“我花了八年的时间搜尽世间的秘法古籍也没能补齐他的残魂。”

“他是那个世界上唯一对我好的人。”

“是我把他逼得自刎。”

“就在我的面前。”


--------------------------------------------------------------------------------

有点短,明天补上。

评论(4)

热度(5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