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 昔 月 。

吃不到想吃的粮,很忧桑。

【薛洋在全职】君归路 十八

*穿越狗血

*薛洋中心

十八

薛洋今天精神很好,也没什么瞌睡,眯着眼睛看蓝河在屋里忙来忙去,蓝河走到哪他的头就偏到哪儿……

蓝河见他实在无聊就把手机给他玩儿,忽然想起这人连手机是什么都不知道,叹口气开始手把手教他玩些简单的游戏,顺便普及了下手机的用途。

见薛洋玩游戏玩得津津有味也就放他在那玩儿了,自己刷卡上游戏做新年任务去了。

中午喻文州回来的时候薛洋叼着根棒棒糖还在那和手机斗智斗勇,闻见食物香味,咽了咽口水才觉得肚子有点饿了,嘎嘣几下咬碎嘴里的糖,终于放过了蓝河的手机。

蓝河默默把电充上…….

早上喻文州特地交待了阿姨煲了些鸡汤,这会打开盖子香味四溢让人垂涎三尺,勾得薛洋馋虫都跑出来了,舔舔小虎牙砸吧砸吧嘴一脸迫不及待,喻文州不禁莞尔,摸摸他乱糟糟的头发开始喂食,招呼蓝河一起吃,护食洋居然没反对。

蓝河估摸着是手机帮他刷了不少好感度,感叹一个大活人还没一台手机来得有价值,顿时心塞满满。

吃完饭后收拾了一番,喻文州撑开折叠床垫了几张毛巾在边缘位置,将薛洋抱过来,隔了两张毛巾在脖颈处以免沾水,蓝河已经准备好水盆和洗发用品,拿了羽绒服盖在他胸口,前期工作准备完毕,两人开始投身洗头大业中,一个冲水一个抓头忙得不亦乐乎……

等四十多分钟过后两人腰都快直不起来了,骨骼发出一阵脆响,对视一眼不禁失笑,看来得去领两条小凳子…….

将薛洋抱回床上靠好,顺了顺他的长发,手感真心不错,看上去柔顺多了,两人成就感油然而生,通体舒畅。

 

喻文州靠在沙发小憩,蓝河在和几大公会抢夺BOSS,薛洋拿着手机继续和手游搏斗。

今天,阳光正好。

 

“喂!”

刚进门蓝河就听见薛洋急切又暴躁的声音,这个‘喂’明显是冲着自己来的,蓝河疑惑的望着喻文州。

喻文州摇头笑笑在他耳边低语了一阵,蓝河不禁笑出声,喻文州拍拍他肩膀出了门。

蓝河清了清嗓子:“我不叫喂,阿洋要是不知道的话我可以自我介绍一下。我叫蓝桥春雪,是我游戏ID,你可以叫我蓝桥,也可以叫我本名许博远。”

“这关怎么过不去?”

“…………..”被无视了被无视了被无视了

薛洋瞪着那双桃花眼气鼓鼓的无声催促……

蓝河叹口气放弃了对自己称呼的执着说道:“先吃饭,吃完再玩儿。”

薛洋不为所动,抓着手机一脸过不了关绝对不吃饭的架势。

“……..”真尼玛任性啊!我能怎么办?

在薛洋脸上掐了一把出气,蓝河认命的开始指导。

有兴趣爱好是好事,总比瞪着天花板强多了不是,还能更好的融入现在这个社会。

 

晚上喻文州提着食盒和一众人浩浩荡荡回来,蓝河有些疑惑,这些天在阿洋的武力镇压下已经很少出现集体围观的场面了,这是要干嘛?

 

蓝河吃完饭故意慢悠悠的收拾着,见喻文州也没催促的意思索性整理完毕也跟着杵在人堆儿里围观。

只听喻文州小心翼翼的开口:“阿洋,我有事和你说。”

薛洋叼着棒棒糖靠在床头玩手游,抬头看了看喻文州,点了点头,继续玩儿手机…….

黄少天站在喻文州旁边拍拍他肩膀做了个加油的手势。

“我……有事要离开几天。”

众人盯着薛洋的表情,准备一有情况立马用甜言蜜语和准备好的糖衣炮弹轮番轰炸。

哪知薛洋头都没抬…….

良久才回了一个“哦”。

 

屋里一片静寂,纷纷向自家队长投去疑惑的目光,这和说好的不一样啊!说好的哭包洋软萌洋呢?

喻文州也一头雾水,试探着说:“我几天都不会回来。”

薛洋还是没抬头,机械的回了个“嗯”。

尼玛!!!

这哪有一点不舍和粘人的样子?真怀疑你有没有在听啊!你敢不敢从手机里出来抬头看一眼队长啊?队长脸都黑了好吗!!!

“……………..”喻文州觉得自己整个人都不要好了,白纠结担心这么多天,现在自己居然已经连一台手机都比不上了吗?好想摔了那万恶的手机啊怎么办!心好塞!心好塞!!心好塞!!!

准备了特别礼物讨他开心的黄少天顿时泪流满面,一万匹迷一样的生物在心里奔腾而过。

所有人都默默在心里为队长和黄少点了一排蜡…….

“咳…..”喻文州调整好表情,恢复了以往的温和从容。

“那从明天开始就蓝桥陪着你了。”

“另外,你这几天糖吃太多了,以后每天只能吃三颗,蓝桥你监督好。”

…..….这绝逼是报复!!!队长一如既往心脏啊!好怕怕!

什么人都能得罪,千万不能得罪心脏,薛洋摊上大事儿了!所有人都改为薛洋各点了一排蜡…….

结果人家头都没抬果断回了个字“好”

卧槽卧槽卧槽!自作多情了!!!尼玛不管了!各找各妈去!

黄少天见薛洋不搭理人,只顾着玩手机很是气不过,冲过去掐着脸颊就一顿捏,薛洋眼神都没分一个给他,剑圣大大被气得掩面跑回自己屋里,捂着被子抱头痛哭了。

蓝河也在为手机的影响力叹为观止。

嘶……忽地想起手游是自己教的,会不会被迁怒啊?怎么总感觉后背凉嗖嗖的,好恐怖……


评论(9)

热度(5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