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 昔 月 。

吃不到想吃的粮,很忧桑。

【薛洋在全职】君归路 十五

*穿越狗血

*薛洋中心

十五 

擦干净血迹这才发现裂开的伤口周围一片红肿。

张叔把药箱放到床头柜,开始查看伤口又摸了摸额头,烫得心发颤。

张叔眉头皱得能夹死几只苍蝇,赶紧在药箱里翻出针筒和药剂,针头在手臂一扎,药剂缓缓推了进去,又连忙吊上点滴开始对伤口进行二次缝合。

针头在皮肉里来回穿梭,躺在床上的人却非常安静,早已昏厥。

众人看着这缝合的过程不禁毛骨悚然头皮发麻,黄少天咬紧牙关站在一边大气都不敢出。

直到身上大小伤口全部清理包扎完毕众人这才呼出一口浊气。

喻文州却开口道:“还有脚。”

悬着的心才放下又被高高吊起。

张叔赶忙转身查看,双脚数道口子里有不少木屑嵌入皮肉,有粗些的木块直接嵌进骨头缝隙,刺眼地扎在脚底撑开伤口不得合拢,双脚各有两条细长的划伤,伤口现在还在悠哉地滴着血。

张叔一张脸黑得都快滴出墨,盯着喻文州语带怒气:“到底怎么回事?”

喻文州面无表情地看着薛洋惨不忍睹的脚掌。

黄少天张了张嘴什么都说不出来,一旁的于峰赶忙把床头柜的医药箱捧到床尾蹲着,一脸讨好。

张叔叹了口气,拿出镊子和酒精忙碌起来。

 

擦了擦额头隐隐透出的汗水,呼出一口气。

这下除了右手臂和那颗脑袋全是绷带,活像个木乃伊,有些喜感,现在却没人笑得出来。

伤口发炎导致高烧也就算了,就当作是护理不当。但是膝盖和惨不忍睹的脚又是怎么回事?这么多大活人难道连个高危病人都看不住吗?

张叔觉得自己苍老了好多岁,疲惫地开口:“说说吧。现在是什么状况?昨天不是还恢复得挺好吗?怎么今天又是发炎又是发烧,还有膝盖和脚是怎么回事?”

喻文州看着薛洋苍白的脸没有开口。

黄少天低着头,眼神空洞地盯着自己脚尖结结巴巴地开口

“昨天他有些情绪失控………”

“然后呢?”

“然后……想吃米酒汤圆……”

“简直胡闹!”张叔瞬间气得吹胡子瞪眼,死死瞪着黄少天训斥:“还有没有点常识?”

于峰也低头盯着自己的脚尖不敢吭声。

“看看他身上那些能要人好几条老命的伤是能碰一滴酒的样子吗?简直活得不耐烦了!好不容易捡回条命还不好好爱惜,再这样任性妄为以后都别再叫我!”张叔噼里啪啦的一顿数落,肺都快气炸了。

黄少天依旧盯着自己的脚尖,死气沉沉的回到:“不会了”

帅气的脸上丝毫没了以往活泼开朗的阳光气息。

看黄少天低落的样子,张叔叹了口气放缓语气道:“一会我给他开些助眠的药剂,我还要去医院拿血浆没时间来回折腾,谁跟我去取?”

蓝河连忙请缨。

 

张叔和蓝河出门之后,黄少天这才坐回床头看着薛洋,一动不动。

喻文州把被子掖了掖,走到窗前开了一条缝,静静的看着窗外。

其他几人被之前惊心动魄的画面惊得魂不附体,现在还没缓过神来,经理和老板已经闻风而至。

喻文州转身道:“出去说。少天你看好点滴。”示意其他人跟上。

宋晓把一直拿着的降灾小心翼翼的放在电脑桌上。

顶楼那一幕太过震撼惹眼,六楼的玻璃窗突兀地缺了一大块,再加上一地的血迹和队长室房门残骸足以引起轰动,已经没必要隐瞒下去了。

喻文州挑挑拣拣大致叙述了一遍,所有人都惊呆了。

倒是经理先缓过来,眼神发亮的看着喻文州。

喻文州摇摇头无奈道:“别想了,他没有左臂。”

经理和老板直叹可惜。

“好了,大家都快去休息一下,一会还要训练。”

所有人都堵在房门口看了又看才慢慢离开。

蓝河拿着药剂匆匆忙忙赶回,屋里只剩黄少天和喻文州守在床边,房间顿时空旷了许多。

黄少天正轻轻抚摸着薛洋的长发,像是要把心情都通过头发传入那人大脑,一下又一下那么温柔,那么小心翼翼,看得人不禁心里泛酸…….

这个人差点就没了……

看着薛洋苍白的脸毫无血色,如果自己能早些赶回来…….

蓝河把药剂放到床头柜,站在喻文州面前低着头,眼眶泛红隐隐透着血丝:“喻队,对不起,是我没看好阿洋。”

喻文州抬头看他情绪低落,一脸自责。

起身拍了拍他肩膀:“这件事情不能怪你,如果非要追究那也是我的责任。”

蓝河双手不自觉地抓着衣角。

喻文州见他眉头紧锁一副泫然欲泣的样子,掰了掰他肩膀,看着他温和的说道:“而且阿洋现在已经没什么大碍了,我们以后都多仔细点就好。”

蓝河抿着唇微微点头。

喻文州转头看了看黄少天接着对蓝河说:“下午你和少天一起照顾阿洋吧。”

拍了拍他的背转身去了训练室。

看着自家偶像低迷的样子不知道该如何劝慰。

唉……熬过这几天就好了吧?

默默拿起一边的降灾谨慎地放进空荡荡的衣柜里。

去队长室拿了些日用品,折叠床也搬了过来,看了看黄少天,想想又去后勤部再领了一套。

忙完这些蓝河也没出声打扰,看了看吊瓶,坐在一边默默用手机查找有助伤势恢复的靓汤。

喻文州临近天黑才提着大包小包食盒回来,走廊已经清理干净,除了门和写字楼的窗还没装上完全看不出之前让人胆寒的场景。越过自己房间进门放下食盒摸摸薛洋额头,示意另外两人先吃饭,黄少天无精打采随便扒拉了两口,蓝河也是没什么胃口,交待了张叔的叮嘱就回去了。

一路上感觉整个人都是飘的,真是惊心动魄的一天。

 

评论(4)

热度(4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