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 昔 月 。

吃不到想吃的粮,很忧桑。

【薛洋在全职】君归路 十二

*穿越狗血

*薛洋中心

十二

蓝河提着保温饭盒进屋看见薛洋还在熟睡不忍叫醒,轻手轻脚的把饭盒放到床头柜替他掖了掖被子。

薛洋悠悠醒转,蓝河微微一笑道:“阿洋醒了~”

薛洋脑子昏昏沉沉,呆愣地点了点头。

蓝河扶他起身,垫高枕头倒了盅水:“饿了吧?我给你煲了点汤,来漱下口。”

拧了把毛巾给他擦脸,打开保温盒香味扑鼻而来,薛洋不禁咽了咽口水清醒了几分,一脸等投喂的呆萌表情望着蓝河。

蓝河哑然失笑,捋了捋在他脸上乱翘的碎发,从善如流地开始投喂大业。

 

给薛洋擦了擦嘴,见他一脸昏昏欲睡的样子,扶他躺下掖好被角。

 

看了看没什么事情做,刷卡上了游戏和君莫笑斗智斗勇去了。

蓝河没开语音,敲击键盘的力度也尽量放轻,时不时的转头看看躺在床上的人,睡得还挺沉。

投身到副本大业、和车前子夜度寒潭的互相伤害中不知不觉又到了饭点儿。

蓝河揉了揉脸,起身看薛洋还在熟睡也没叫醒他。

病人可不就该多睡才好得快么。

拿了保温盒轻轻关上门。

 

薛洋紧紧攥着床单,头痛欲裂,眉头紧锁,大颗大颗的汗珠不断从额头争先恐后冒出。

 魏无羡讽刺的声音无孔不入挥之不去………

 

“霜华又不是你的,凭什么说还给你?要脸吗?”

 

闭嘴!

 

“笑,你笑吧。笑死你也拼不齐晓星尘的残魂。”

 

闭嘴!!

 

“人家恶心透了你,你还非要拉他回来一起玩游戏。”

 

快闭嘴!!!

 

“你的确是在复仇。可你究竟在为谁复仇?可笑!如果你真想复仇,那最应该千刀万剐凌迟的,就是你自己!”

 

给我闭嘴啊!!!

 

 

“………薛洋,你真是…….太让人恶心了!”

字字诛心,每个字都刺得他鲜血直流,无处躲藏。

 

晓星尘…..

晓星尘………

晓星尘…………..

 

 

薛洋猛地睁开渗满血丝的双眼,瞠目欲裂。

机械地撑着床沿起身,陌生的房间里没有霜华,没有锁灵囊,没有他宝贝的糖。

没有…....

晓星尘.........

光着脚站在地板上,冰冷的地板没能唤清他的神智。

亦步亦趋地走向房门…….

 

打不开!

打不开!!

为什么打不开!!!

 

飞起一脚房门轰然倒塌。

 

地上的木屑深深扎进脚底却浑然不觉,血液被冷漠地踩到冰凉的走廊上,每走一步便是一个猩红的残印。

 

这是什么地方……

 

我在哪里…….

 

晓星尘在哪里…….

 

这条路怎么这么长……

 

为什么这么崎岖…….

 

哪里才是尽头…….

 

 

站在顶楼的天台上,好像生在云雾中,天边那一抹微光和晓星尘好像……

 

 

抬首望向天边描摹他的模样。

 

白衣道人,眼覆白绫,身负长剑,臂挽浮尘,明月清风。

 

 ‘你不说,我又何必问。萍水相逢,垂手相助而已’

 

‘你伤没好,一直不听话走动,可以吗?’

 

‘那可不行,你一开口我就笑,我一笑剑就不稳了。’

 

‘轮到你就有话说。换什么法子?’

 

衣袂剑穗飘飘,缓步行来,如踏浮云,看着他莞尔一笑。

 

‘阿洋,回去了。’

 

恍如隔世

 

‘走吧,回家…….’

 

冷冽的风吹起蜜色长发,披散的发丝在风中飞舞,可怜的白色衬衣像是忍受不住寒风的摧残,衣摆和空荡荡的袖子在风中激烈的舞动,好似下一秒就会背弃主人而去,光裸的双腿丝毫不受寒风威胁依然笔直向前……

 

 

‘走吧,我们回家…….’

 

 

评论(12)

热度(4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