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 昔 月 。

吃不到想吃的粮,很忧桑。

【薛洋在全职】君归路 十一

*穿越狗血

*薛洋中心

十一

“然后呢?”喻文州继续问。

 

“然后…..”薛洋空白了几秒猛地想起了什么,瞳孔骤缩眼神一黯,气势陡地一变:“然后小瞎子和他们联手!霜华和锁灵囊都被他们抢走了!!!”

喻文州心下一沉,还是问道:“你身上的伤和手臂也是那个时候伤的?”

 

“嗯。”摸了摸左肩道“蓝忘机夺走锁灵囊之后我被魏无羡激怒,让避尘刺中几剑。”

 

“偏偏小瞎子还在一边帮着他们对付我!”

 

薛洋双目充血,露出虎牙邪狞一笑:“然后我就打碎了她的阴魂。”

 

“我也被蓝忘机的避尘刺中了这里。”指着胸口上的致命伤,森然的看着喻文州。

 

他瞪着渗满血丝的双眼,继续咬牙切齿地道:“我扑向他!我拼了命去抢!我要夺回属于我的东西!”

 

“却被避尘斩下左臂,连同最后一颗糖一起丢了!”

 

喻文州听得心惊胆战。

 

“苏悯善忽然赶到用传送符把我传走了。”

 

他低下眼定定的看着仅剩的手掌,仿佛在看着他曾经得到又失去的东西。

 

传送符?喻文州心下一亮。

 

忽地肩上一阵疼痛。

薛洋抓住他的肩膀双眼通红,眼中尽是癫狂,声嘶力竭的咆哮道:“他们为什么要抢走它们?那是我的东西!晓星尘的剑是我的!晓星尘的魂是我的!晓星尘的糖也是我的!通通都是我的!!!他们凭什么抢走?啊?他们凭什么!? ”

 

松开抓着喻文州的手

 

“为什么要抢走它们!?为什么!?”

 

薛洋瞠目欲裂,暴戾之气席卷而来。

 

“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

 

他声嘶力竭像疯了一般大吼着一掌拍在床头柜上。

 

嘶吼声伴随着床头柜碎裂的巨响。

 

喻文州着实被狠狠吓了一大跳。

 

薛洋看着地上的木屑脸上空白了一瞬。

毫无预兆的抓住自己头发,像是要把头皮都揪下来,一边喃喃地重复问着为什么…….

 

喻文州赶忙上前制止这近乎自残的行为。

 门忽然被打开。

黄少天一身睡衣头发乱糟糟的冲了进来

“怎么了怎么了成美怎么了?”

黄少天刚进屋住在隔壁的于峰也跑了过来,想是刚刚动劲太大了。

听见黄少天的声音薛洋抬头看看他,双眼通红却一脸空白。

这又是怎么了?黄少天凑过脸去焦急的问到:“成美成美你怎么了?”

薛洋看着黄少天放大的脸,又呆滞的看了看眉头紧蹙抓着他手臂的喻文州。

 

薛洋慢慢松开抓着自己头发的手,把手伸向喻文州,却在中途黯然的收了回去。

 喻文州心猛地揪起,想抓住他收回的手,却不能,他知道薛洋眼中的人并不是自己。

 黄少天顺了顺他的长发,薛洋眼神空洞的看着黄少天喃喃自语:“我什么都没能留住。通通都被我弄丢了。再也找不回来了,再也找不回来了。”

“我…….”

“什么都没有了........”

黄少天看着这张之前还神采飞扬的脸上写满绝望,心都揪紧了,俯身捧住他的脸道:“说什么傻话呢?你不是还有我和队长吗?还有小蓝啊你忘了吗?我们会给你买好多好多糖你想要多少我们就买多少好不好?等你伤好了我们去最好的酒楼吃最好吃的菜喝最好喝的酒,你想吃什么咱们点什么。”

黄少天说着说着也开始哽咽,跪坐到床头倾身微微揽住他,薛洋把头埋进他的胸口看不见表情。

黄少天一下一下的轻轻拍着他的肩膀。

门口的于峰嘴巴从进门起就没合拢过。

 

良久,忽听薛洋闷闷的声音传来“我想吃米酒汤圆~”

这么重的伤吃米酒汤圆…….

黄少天转头用眼神询问喻文州,喻文州皱了皱眉头,叹了口气无奈的点点头。

一旁的于峰自告奋勇跑腿,风一样的跑了,速度快得令人咋舌。

 

看着睡得不甚安稳的薛洋,喻文州和黄少天对望片刻不禁摇头叹息。

 心力交瘁的一天总算要熬过去了。

评论(11)

热度(5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