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 昔 月 。

吃不到想吃的粮,很忧桑。

【薛洋在全职】君归路 十

*穿越狗血

*薛洋中心

屋里总算清静了。喻文州这才有时间整理沙发上的大包小包。

清点了一下袋子里的衣物,以衬衣和松紧带的休闲裤为主,两件羽绒服也是扣子的,面料也不错,方便单手操作,适合现阶段穿,蓝桥果然比较细心,喻文州想。

 

把衣物一一挂进衣柜后接了盅水,拿着崭新的牙膏牙刷放到床头柜,将枕头再垫高了些将水杯递给薛洋。

挤好牙膏,接过薛洋递还的空杯子。

空的?

 

那一刻喻文州淡定的脸差点破功。

 

薛洋把杯里的水喝了个精光.........

 

喻文州缓了缓,调整好表情试探着问:“你很渴?”

薛洋茫然道:“没有啊。不是你给我喝的吗?”

喻文州扶额“我是给你刷牙用的!而且那是自来水不纯净。”只是想让对方先润润口的喻文州很无语.......

 

薛洋一脸茫然的点了点头。

 

拿着空杯子把牙刷递给他,重新去倒了杯水。

薛洋把牙刷递还给他,喻文州下意识接住。

只见薛洋咂咂嘴说:“这个不怎么好吃。”

喻文州端着水杯的手一抖,杯里的水都荡出了不少。

看了看手里的牙刷再看了看薛洋砸巴的嘴,飞快地把水杯和牙刷放回床头柜,捏住他下巴试图把牙膏抢救出来。

喻文州双手捂住脸,闷闷的声音从手掌之间传出来,“你为什么要把牙膏吃掉?”

薛洋理直气壮的说:“不是你给我吃的吗?”

还气鼓鼓又委屈的补了句:“明明那么难吃。”

喻文州简直难以置信,觉得自己受到了一万点恶意伤害,用一张被雷劈过的脸盯着薛洋,张张嘴什么都说不出,一向从容的表情终于龟裂了。

 能反驳吗?好气哦

 冷静冷静冷静冷静要冷静。

 

沉默了五分钟,喻文州试探性的问道:“你没见过这些东西?”

薛洋一脸无辜的表情望着他摇头。

然后又指了指身后的电脑“这个呢?”

依然摇头。

“………”喻文州想了想“那这房间里的东西你说说看你都认识什么。”

薛洋虽然疑惑但是还是开始打量房间。

“那个是衣柜。”

又指着电脑桌“那个是书案。”

再指了指身下“床、被子”

喻文州沉默了。

想了想拿出钥匙打开衣柜最下方的格层,拿出一把通体漆黑的剑。

薛洋眼神一亮,指着剑目光炯炯的道:“降灾,我的剑。”

微微运转灵力,掐了一个剑诀,降灾脱出喻文州的手飞到他面前,握住剑柄,剑身在轻微震动,像在和主人撒娇。

轻轻甩了个剑花放到了枕下。

 

虽然在拿出剑之前就做好了心理建设,可是看见如此玄幻的一幕,喻文州下巴都快掉到地上了。

 

薛洋放好降灾转头看见他一副不可思议的惊讶表情,疑惑的问道:“怎么了?”

喻文州从震惊中回神,摸着下巴开始思索之前的种种强烈违和感:诡异的出现在蓝雨俱乐部,表字,长发,古人装扮,一身不寻常的剑伤,一看就不是凡品的宝剑,还有刚刚露出的这一手技能,这下全部都解释得通了,答案已然明了。

 

喻文州坐在床边定定的看着他,薛洋被看得心里发毛,忍不住动了动身子咳嗽两声。

 

喻文州收回目光,拿起牙刷重新挤好牙膏开始认命的帮他刷牙,一边还不断提醒他不要把泡沫吞了。

 

这种教小朋友的即视感真是…….

唉....心好累

 

刷牙教学完毕后又去浴室接了盆温水给他擦了擦身子。

 

拿了件宽松的白衬衣,扣上三颗扣子,再套了条纯棉的底裤。

 

坐定在床边,喻文州想了想还是慎重地开口道:“阿洋,这个世界可能并不是你以前所在的那个世界。”

 

薛洋不解的看着他。

 

“可能是几百年后甚至更久。”

 

薛洋睁大双眼。

 

“我不知道你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

“你回想一下出现在这里之前的事情吧。”

 

薛洋眼神空洞,呆呆道:“之前……之前在义庄和魏无羡蓝忘机交手。”

 

“然后呢?”喻文州继续问。

 

评论(8)

热度(5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