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 昔 月 。

吃不到想吃的粮,很忧桑。

【薛洋在全职】君归路 九

*穿越狗血

*薛洋中心

房间被温馨的氛围渲染着,四人却心情各异。

 

蓝河觉得今天一天过于漫长,脑容量一时承载不了那么多的信息。那个人明明无惧无畏却意外的稚气,明明满面泪痕却意外的欢喜,明明过于沉痛的话题却被他轻描淡写一语带过,这人简直把每种情绪都体现到极致,从而反差到了极点。

好矛盾,想不明白啊!

刚刚说些什么来着?有表字,是孤儿,夔州人。

但是小霸王是什么鬼?还有打个架就把手臂都打没了?你真的不是黑社会吗?明明顶着一张十七八岁的脸却非说比黄少大,谁信啊!蓝河在心里疯狂吐槽…….但是这屋里的人包括他还真都信了。但是啊!你不是和喻队是一对儿吗?现在是什么情况?难道这是什么恶俗的三角大戏吗?你敢不敢分个眼神看一眼喻队啊喂!反正我不敢…….

蓝河在一天不到的时间里被视觉上和精神上的双重冲击击中不断刷新着自己的世界观,这个世界太玄妙有点儿看不懂,只能感叹自己果然还是太年轻。

 

一直缠绕喻文州的疑问已经被薛洋云淡风轻地解答了七七八八,虽然还有不明白的地方,但是看着眼前一站一卧的两个人他无法开口。

 

喻文州默默起身把床边的位置让给黄少天转身走了出去,蓝河也被外星人放了回来,后脚跟着喻文州出了房间,轻轻带上门。

 

呼出一口气,喻文州站在走廊看着对面的写字楼出神,那里是蓝雨的食堂和公会部门。

蓝河看着他依旧挺拔的身影不知道应不应该开口说点什么。

 

门外的两人沉默地站着,门内的两人却谈笑风生,偶尔夹杂着丝丝笑声传出。

 

等黄少天口若悬河地从荣耀网游讲到青训营再讲到职业战队天都黑了,薛洋虽然听不懂他在讲什么,看到黄少天讲得津津有味的模样一点也不想出声打扰,就这样笑眯眯的看着听着。

 

喻文州突兀的转了个身,对上蓝河来不及收回的眼神。

“………”愣了片刻然后微笑着说“到饭点了,走吧。”

“……….”喻队你刚刚其实是一直在关注食堂的开饭时间吗?偷瞄被抓包的蓝河又开始吐槽…….

 

 

喻文州带了几个食盒进门。

“队长队长你真是太好了我和成美都快饿死了食堂今天怎么这么晚才放饭啊饿死本剑圣了”黄少天一边口沫横飞一边扒拉着食盒。

“难道不是因为你话说太多才饿得比较快吗?”薛洋朝天花板翻了个大白眼。

“成美你怎么变坏了?”黄少天说着放下手里的食物作势要去挠他痒痒。

喻文州眼疾手快地抓住了那双准备作恶的手“少天,阿洋还有伤。”

黄少天愣了一下反应过来说道“好吧!本剑圣才不会趁人之危欺负弱势群体等你痊愈了看我饶不饶你~~~”

薛洋挑眉呵呵一笑,挑衅的冲着他坏笑“我痊愈了你还能近我身~~?”

黄少天瞬间炸毛“我靠我靠我靠薛成美你不要太嚣张啊不要以为你是病人本剑圣就拿你没办法你以为你是蹿天猴吗还能翻到天上去我怎么就近不了你身了本剑圣身手敏捷英武不凡分分钟灭了你!!!”说着还做了个五指张开再旋转捏住的手势。

薛洋看他炸毛得虎牙都呲出来了,黄色头发在灯光下发出耀目的光泽,活像只刚足月的奶狮子,这画面实在太喜感了,忍不住哈哈大笑起来,边笑边捂住肺部的伤口,笑得不能自已。

黄少天更加炸毛挽着袖子就要找他拼命,哪知薛洋忽然剧烈的咳嗽起来,一边咳嗽还一边大笑。

喻文州脸沉了下来,严肃道:“阿洋别笑了。”

薛洋看着黄少天担忧的表情和喻文州黑了的脸瞬间收了笑意。

刚止住笑‘哇’地吐出一大口血,床单和被子都遭了殃,红白相间刺眼夺目。

黄少天哪里见过这种阵仗,顿时就吓傻了。喻文州慌忙扯过纸巾给他擦了擦,薛洋毫不在意的抹了抹嘴角:“没事儿。”

见两人一脸好像他就要归西了的表情看着他,看得他忍不住眼角直跳。

索性放弃对他们的治疗。

心里默默的翻了个白眼,瞬间换上可怜巴巴的表情,撒娇道:“我饿了~”

屋里顿时一阵人仰马翻,这招一如既往的好使。

黄少天赶忙翻找食盒,这手速绝对有七百,喻文州倒了杯水给他漱口,把枕头垫高,拿过黄少天端着的粥试了试温度就开始喂。

黄少天也不喊饿了,就这样盯着他一勺一勺的吃完之后才把吊着的心放下来。

拿了颗大白兔在那里拆包装纸“成美,来张嘴~啊~~~~”

饭后一颗糖,投喂成功的黄少天比了个剪刀手瞬间满血复活。

薛洋一脸‘你真幼稚懒得理你’并附送了个大大的白眼给他。

黄少天也不敢和他闹了,扒拉完饭在薛洋脸上一通乱揉,见薛洋青筋狂跳就要发作,立马一溜烟儿地跑了。

 

评论(2)

热度(5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