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 昔 月 。

吃不到想吃的粮,很忧桑。

【薛洋在全职】君归路 八

*穿越狗血

*薛洋中心

手忙脚乱的拿过纸巾为他拭去脸上的泪滴,怎料泪水越擦越多。

 

到底怎么回事啊!怎么又哭了啊啊啊啊!!!黄少天在心里呐喊,手足无措的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只知道一边说着别哭别哭一边不断拿着纸巾试图止住眼泪流下。

 

蓝河提着大包小包站在门口看着这一幕,呆若木鸡。

 

明明那个一身重伤眉头都不带皱一下的真汉子此刻哭得像个泪人。

而以冷静著称的机会主义者、自家王牌、蓝河的本命偶像,此时正手足无措慌乱笨拙地安慰着。

蓝河的世界观正在崩塌,三观正在重塑。

这两人画风完全反了啊!一定是我开门的姿势不对。

 

蓝河默默的退回去准备把门关上,却被眼尖的黄少天瞄到,激动得像看到了救星“小蓝快来帮忙啊快打电话给队长!”

黄少天急切的声音唤醒了蓝河,赶忙把大包小包堆到沙发上掏手机。

 

喻文州气喘吁吁的走进房间直奔床边,薛洋双眼通红的看他,眼里流光溢彩却转瞬即逝。

喻文州偏头用眼神询问黄少天。

黄少天连忙激动地边摆手边起身道“我也不知道怎么回事啊!我真的什么都没有干啊队长!你要相信我啊队长!我用我所有的文字泡发誓我!真!的!什!么!都!没!有!干!”边说边举起右手。

 

喻文州叹口气坐到床沿。

 

黄少天默默地退到一旁和蓝河对视一眼肩并肩一起扮电线杆。

 

喻文州松开紧蹙的眉头,声音尽量柔和:“阿洋是哪里痛了吗?”

薛洋摇头:“没有,我很好啊~”

“那你……怎么了”为什么总是在哭?喻文州想知道却不能问。

薛洋嘴角上扬微微带笑,看着他说:“我开心呀~”

 

神一样的逻辑!!!

 

“………..”喻文州眉头紧锁

“………..”黄少天瞠目结舌

“………..”蓝河准备一会儿回家补一补小学课本

看着三人你看我,我看你,纠结得快扭曲的脸,薛洋’噗呲’笑出声,三人齐齐盯着他。

薛洋转过头,仰面看了眼天花板,把胳膊横在眼睛上笑得特别开怀。

 

这又是哪一出?一脸茫然的三人看他笑得直抽抽,像是要把全身的绷带全部抖落,却默契地没人出声阻止。

 

薛洋挪开挡住眼睛的手臂,偏过头。

看向上方的黄少天,拉了拉他的衣角。

黄少天下意识府下身,一脸呆滞的问“怎、怎么了?”

薛洋一本正经的清了清嗓子

“听仔细了~”

黄少天机械地点了点头。

只听那人俏皮的说道:

 

“我姓薛名洋字成美,字是阿瑶取的我特别讨厌,不过你可以例外哦~,无父无母无亲人朋友,夔州人氏,别人都叫我夔州小霸王~,伤是和夷陵老祖含光君打架弄的,我打不过他们~,虽然我不知道自己的生辰,但是~我肯定比~你~年~长~哦~,还有~,橙子味的糖~特别好吃~~~”

本就伶牙俐齿此时更是生动流畅的一一回答了之前黄少天的所有问题,清脆的少年音回荡在房间里,仿佛有雀跃的音符在空气中跳动。

故意拖长了尾音一脸狡黠的看着他,邪魅又张扬。满是调笑的眼神好似有星河在流动,眼里尽是恣意的轻狂,意外的蛊惑人心,可爱俏皮的虎牙衬得本就俊逸的脸庞更加神采飞扬,好像整个人都沐浴在了阳光下。

 

原来,这才是他本来的模样。

 

黄少天鬼使神差的伸出手,掌心贴在他的脸上流连忘返,拇指摩挲着已经干涸的泪痕。

 

轻声唤道:“成美”

薛洋笑意吟吟的望着他,收回拉着他衣角的手,覆在脸上的手掌上,用鼻音回应到“嗯~~~”

 

四目相对,眉眼含笑,温柔致极。

 

原来…….

 

被人捧在手心的感觉是这样的……..

评论(8)

热度(55)